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法国复课一周感染70学生,加拿大不复课被骂惨,课到底复还不复?

新闻来源: 海外即时通 于 2020-05-22 11:04:52  


最近“枫叶国”各省对小学生复课的骚操作,可把加拿大家长给折腾坏了。

先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魁北克省,争做复课第一省,结果开学第一周就有多名学生感染COVID-19。紧接着还有半月开学的蒙特利尔市,突然出现大量儿童感染罕见新冠肺炎……整得魁省家长们每天忧心忡忡,责怪“政府的重新开放计划根本没经过深思熟虑”,“置孩子的安全于不顾”。

另一边,已经于5月4日重启经济的安大略省,本是出于“好心”为孩子健康考虑,宣布今年上半年都不开学。不想,此举却遭到一众家长的口诛笔伐。省长福特的推特留言区一片怨声载道,有人抱怨“你让我去工作,可是我三岁的女儿谁来照看?”,还有人威胁说下一次大选绝不投他。

复课被骂,不复课也被骂……而且看起来,还各有各的道理。这或许表明,在这场疫情大考面前,无论是加拿大各省政府,还是家长们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叶知秋,和加拿大一样,许多仍在遭受疫情困扰的国家和地区,也面临着同样的两难。

一、魁省开学第一周“出师不利”,多校爆发新冠

你在这头电话会议,孩子在那头敲锣打鼓;你在电脑桌前奋笔疾书,孩子在旁边哭天喊地。

在每个人心中,2020年的新冠疫情俨然成了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尤其对于全球家长而言,居家抗疫期间,职场上再体面的中年人,也干不过分分钟逼得你想暴走的“神兽”。疫情之下,苍天饶过谁?

和所有家长一样,加拿大家长也曾日日盼着学校重开,好放“神兽”归笼。可当生活在加拿大疫情震中心的魁省家长们接到开学通知时,却慌了。

作为全国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最高的省,顶着巨大压力在5月11日开学的魁北克,复课第一周就就遇到了麻烦。

先是开学第二天,位于魁省加蒂诺的艾尔默勋爵小学,一名学生进校门不过三小时,就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不久又有一家日托中心两个孩子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就在17日,魁北克西部的一所法语学校,也遭到了新冠病毒的袭击。

据教育部5月初通报,加拿大已有多家日托中心爆发新冠肺炎,造成至少7间日托中心被迫关门。

一周前才刚刚宣布返校的法国,已发现了70例新冠病例,导致超过50所学校重新关闭。

蒙特利尔一家被关闭的学校

眼看着形势越发不妙,原本定于5月25日开学的蒙特利尔市,于5月14日紧急宣布将小学开学日期推迟至今年9月份,日托机构推迟至6月1日。就连一直没有给出开学时间表的安大略省,也在19日中午宣布:安省公立学校这个学年都不会复课了。

显然,随着疫情的持续发酵,加拿大各省市都在酌情调整复课计划。然而魁北克Outaouais公共卫生局依然坚持认为,在已有学生被感染的情况下,“其他在校学生感染的风险很低,他们可以继续上课。”

二、魁北克为何顶着巨大压力复课?

究竟是何原因,让魁省政府不惜顶着巨大的压力也要坚持打开学校大门呢?

按照省长弗朗索瓦·莱戈特之前的解释:这么做部分是因为年幼的儿童患COVID—19并发症的风险非常低。而且有特殊需求的儿童,需要与老师、同学们交流。况且目前COVID—19的情况已“得到控制”,医院足够空间可接纳大量的COVID患者。

教育部长让·弗朗索瓦·罗伯奇(Jean—FrançoisRoberge)也表示:“重返学校是必然的。我们不仅要考虑到学生的心理健康因素,还有那些家境困难的学生。一旦这些孩子无法上学,他们将无法获得免费的食物,家庭支出也会随之增加。

不过官方这种处处为学生着想的说法,却遭到来自魁北克省的一位护士的反驳。这位护士在抗疫日记中表示,她在“小学复课”讨论会上,曾听到一些防疫专家谈及复课的理由:根据现在的情况,9月之前出疫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停课到九月,那时所有的孩子集体返校,必然会出现一次大爆发。

若医疗资源无法承受,后果将不堪设想。现在开学,可以为九月份可能发生的感染做一次分流。魁北克此前的复课意愿调查结果也显示,有60%的家长表示会将孩子送到学校。

另一方面,随着加拿大各省经济逐步重启,为了解决家长们复工的后顾之忧,复课也是必须迈出的一步。

不过就目前家长们的反应,对于是否应该复课也一直摇摆不定。有些家长认为,复工之后孩子没人带,学校不开门自己也没法安心工作,而且孩子长期呆在家里不利于身心健康;还有的家长则因为疫情肆虐,担心孩子在学校没法得到应有的保护,甚至因此丢掉性命。毕竟,前不久加拿大多所儿童医院均出现了新冠爆发的情况。

三、不止加拿大,多国已将复课提上日程

事实上,除了加拿大,欧美许多国家也已开始筹划将复课和重启经济提上日程,有的国家甚至已经先行一步。不过对于复课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各方却各执一词。

上周三,作为全球疫情最严的国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呼吁全国各州的州长,重新开放因新冠疫情而关闭的学校,并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我们国家必须尽快恢复正常。如果学校关闭,我将很难做到这一点。”

就在特朗普发话的当天,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托尼·瑟蒙德(Tony Thurmond)宣布了初步复课计划。他提出,学校可能会采取轮班制的教学制度,将会有一半的学生在上午上学,另一半的学生则在下午。“这可能是减少班级人数的一种方式,也是为了便于学校落实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则。”

不过这种轮班制教学虽降低了学生的感染率,但对于某些家庭来说并不现实。一位加利福尼亚州的家长冈萨雷斯表示:“我们夫妻俩每天都在同一时间上班,因此从通勤上来说,我们很难确定轮班时间表。”

类似的做法,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也比较盛行。在悉尼,很多学校采取了分阶段开放的措施,每周开课一次,每天为每个年级的四分之一的学生开设课程。重点仍然放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

还有一些地区,例如英国,也在近日推出了“三步走”的经济复苏计划,并计划在6月份重新开放学前班、小学一年级和六年级。

复课的规则是:每个教师最多只能有15名学生(原来是30名),不同班级错开上课和下课时间。一些学生可能要去不同的学校上课。此外,学校还将把走廊变为单行道,实行单向进出的方法,避免小朋友之间正面接触。

可以明显看到,目前已经复课和正打算复课的国家,提出的复课指南几乎大同小异。其根本逻辑还是分流、避免人群聚集,减少非必要的正面接触,让学生在尽量保持安全距离的基础上降低感染的风险。

四、如何确保孩子们保持两米社交距离?

不过,这些看似精心策划的复课指南真的有效吗?实施起来真有那么容易吗?

如果这次重新开放没能取得成功,家长们和社会将付出怎样沉重的代价。这是许多嚷嚷着要恢复经济,重开校园大门的政客们,不敢想也不愿直面的问题。

而在复课这件事上,各国专家和政府之间也一直存在广泛争议。

就美国的复课问题,“抗疫队长”福西博士最近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上周二,福西博士在参议院委员会上表示,各州决定是否重新开放学校,应该因地区而异。“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这种病毒,尤其是对于儿童,要特别小心。”

美国儿科学会(AAP)方面给出的建议则是,在各个学区重新开放之前,需要与当地卫生部门合作考虑并制定相应的计划。例如,如何在教室或操场上使孩子们彼此保持安全距离,以及当感染率上升时何时需要再次关闭学校。

还有一些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对疑似感染者的测试和追踪。如何适当地保持社交距离,限制儿童和工作人员之间的互动?如何分阶段重新开放,使本地卫生官员可以监视社区感染?是否考虑制定运动和体育赛事等其它课外活动计划……等等。

英国上周发布的复课计划,则遭到了85%的教师和众多家长表示反对。许多家长担心他们的孩子,无法与许久未见的小伙伴,在校园始终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

此外,在英国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口罩”。复课之后,学校也许会鼓励孩子们经常洗手,频繁地打扫教室,在所有学生可能接触的地方喷上消毒水,但学生和老师都不会戴口罩。因为英国官方的指导意见是:“不允许在学校或其他教育场所佩戴口罩。”

英国工党影子教育大臣丽贝卡·隆-贝利(Rebecca Long-Bailey)表示,在复课问题上,政府首先需要解决教师们的“担忧、焦虑和困惑”,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保持社交距离在学校教育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小班授课将如何实现。”

除去这些必须要考虑的安全因素,学校重新开放,还有一个巨大的担忧是成本问题。理想情况下,学校将能够雇用额外的清洁人员,教师和助教,以确保安全重新开放。但在经历了新冠大流行之后,许多被迫关门的学校已经陷入财务危机,预算非常紧张。

美国教师工会国家教育协会(NEA)主席莉莉·埃斯凯尔森·加西亚(Lily Eskelsen Garcia)指出:“税收大幅减少,学校不仅没有钱来扩大班级规模,而且可能会有大量裁员。”,这会导致“生活在创伤之中的孩子们,在面临了数月的恐惧回到校园之后,学校将无力雇佣护士和心理学家提供相应的医疗服务,也没有能力雇佣更多工作人员为学校消毒。”这些都将为复课带来巨大的隐患。

五、类“川崎病”肆虐,复课安全性面临巨大挑战

另一方面,对于儿童感染病毒的风险,是否比其它年龄段人群更低,在医学界仍存在广泛争议。也对复课的可行性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目前一个普遍的认知是,即便有数据证明儿童感染COVID—19的风险比成年人更低,但他们也是更容易传播病毒的一个群体。

前不久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来自中国的相关研究表明,儿童可能在相互之间和向弱势成年人传播病毒的过程中起主要作用。他们更容易把外界的病毒带回家,而长期关闭学校可能有助于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

而最近在英国、美国和加拿大开始流行的儿童罕见新冠病症,也证明了新冠病毒在儿童之间的传染风险正在悄然增加。

据报道,英国最近3周激增了大量与新冠病毒有关的类“川崎病”儿童重症病例,目前已有上百名儿童受到影响。其中一些孩子心脏和肺部器官已经衰竭,需要依靠生命支持系统。就在上周六,一名仅8个月大的婴儿死于新冠病毒相关的川崎病,成了英国最年轻的该病症患者。

美国纽约州州长库莫也在近日简报上特别指出,这种罕见炎症性疾病已经导致3名美国儿童死亡,100多人感染,其中有71%被送入重症监护室,9%的孩童在接受插管。

在加拿大,过去几周蒙特利尔的Sainte—Justine医院,已经出现了大约20名有类“川崎病”儿童患者,其中有1名已经进入重症监护病房。

有研究表明,在被感染的类“川崎”儿童病例中,一些虽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但一些被检测出身体中已经具有了抗体。也就是说,很多儿童可能在感染新冠病毒数周之后才出现这种罕见症状。这意味着,这种病症很可能是由于人体对病毒的延迟免疫反应所致。

由此看来,国际上关于儿童新冠感染的医学研究方面,尚存在许多“盲区”。在新冠疫苗还无法投入使用,各国疫情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贸然开学,随时都有可能让社会和家庭面临难以承受的巨大风险。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