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居然又有人要阻拦神兽归笼?德国家长集体抓狂,联名上书!

新闻来源: 特特米拉在德国 于 2020-05-22 2:54:54  


前集回顾,德国黑森州在5月4号的复课议程不太顺利,被法兰克福一个四年级女孩告到了黑森州行政法院,在原定开学的前一个周五,法院紧急判决通过诉讼,黑森州的复课就此按下了暂定键。

德国各联邦州自行管理,即使像北威州拜仁州等已经陆续复课,黑森州还是按兵不动,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谨慎。

本周三5月13号,我们收到家委会的来信,同一个学生,再次提交了紧急诉讼。

不同于上次的晴天霹雳,周五教委收到法院一纸命令不能开学,学校只能被迫赶紧通知家长,所有人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次媒体异常敏感。

才周三,媒体就第一时间曝光了这一重磅消息。

女学生将“5月18日黑森州四年级复课”告上了法院,希望免除四年级生下周一就要返校的义务教育。

她认为,防止传染和安全卫生保护非常重要,而学校的措施并不能保证这一点。

特特所在学区的家委会主席当晚给我们写信呼吁,请希望复课的家长和孩子们站出来,依据法律正当抵制。

他在信中写道:

“很多家长都在担心孩子是否能够复课,但目前我们正处在政客和他们的反对者的激烈讨论中。

两周前的紧急取消复课,我们家委会就考虑到应该如何改善目前的复课计划,以及如何应对再次的被投诉,教育部的回答如下:

上一次法院是基于如下原因紧急叫停了开课,因为与新冠疫情下受到保护而暂停上学的其它年级小学生相比,四年级生5月4日开学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他们的基本权利受到了侵犯!

事实上我们是计划所有孩子都要回去上课的,只不过我们分成了两步,先让四年级复课,积攒了经验后才给1到3年级的孩子复课。

为了避免误会,我们这次明确了复课日,四年级生在5月18号,另外三个年级在6月2号,也就是说,所有的孩子都是要复课的,只不过时间早晚而已。

但是这次被投诉却是另一个原因:

希望免除四年级生的义务教育。原因是申请者认为传染病保护和健康保护很重要,在新冠大流行病期间,学校并没有做到很好的防范作用。

有些家长来问我,为什么一个单独个例的感受可以做出如此大的影响?以及我们作为父母和家委会成员,还可以有什么法律上的措施?

我在此给出一些(并非律师)的建议:

1.在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公开场合,可以用请愿书的形式去尝试左右行政和立法人员的决策的空间。作为家长和学生,还可以给文化教育部施加压力,迫使法院无法做出某些判决。

2.专业律师必须评估,是否有可能对复课提出异议,毕竟教育部是完全站在家长这一边的,他们主张开放部分学校,并正在积极推动复课。”

于是从周四开始,我的WhatsApp上就充斥了各种家长群转发的这份“请愿书”,被在家学习的神兽折磨得不成样的德国家长,希望抵制这个女孩的“疯狂”行为:

请愿书一共发布才两天不到(13号到15号),从周三到周五中午,共有4883条评论,获得了1万2千多签名,其中来自黑森州的签名多达1万1千多名。

我摘取了一些德国家长和老师在评论区的言论:

战争结束75年了,这种思维方式早已不再流行,不可能一个人来推动成千上万其他人的命运。30%的感冒都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新冠病毒会通过交叉传染产生抗体来保护儿童,以便不会感染其他人。

我的神兽得去读书!

我的神兽在家待了八周了并且饱受折磨,不仅失去了部分应该在学校学到的知识,重要的是没有体育活动和任何形式的社会交往。上一次紧急取消复课让他和所有相关人员非常的沮丧,这次我不希望再次发生!

四年级生需要慢慢的跟他的同学们告别啊!

因为所有的儿童都有接受学校教育,并与他们的老师和同学朋友保持联系的权利。

我的神兽就读四年级,为什么我们要因为一个孩子或者他的家长,就让那么多孩子不得不承受停课?这些孩子损失了应该学习的知识,目前这种状况对他们来说已经承担太多了。如果觉得卫生条件不够足够,这个法兰克福的女孩可以自己待在家啊。

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人来替所有人作决定。谁要是害怕,可以自由放飞啊,别的州可都有四年级生复课了呢~

不能因为一个女孩,把神兽归笼的机会给抹杀掉!

我是四年级的老师,在第一次取消复课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么伤感和失望的四年级生,他们没法跟朋友玩。学生们很想念平时学校生活,他们的朋友们,还有社交状态。

神兽有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有规律的每个早上去上课,他们感觉也很好。

在家上课实施的不够好,孩子和老师是(学习)成长必不可缺的因素。

民主的正确性并不是让一人受益而其他人没有。大多数家长希望孩子去学校,这是义务教育,而不是想或者不想果。

我们所有人都有(安全卫生的)担心,但是大多数家长和孩子都在期待四年级的开学,不能因为一个家长或孩子来为成千上万的孩子做决定。

四年级孩子马上要上中学,这对他们的过渡准备很重要。并非每个孩子在家都能做到很好。有些家长整天工作并不能辅导孩子的学习,把孩子置之脑后风险也很大。我的孩子祈求回到学校,我们学校的安全措施已经准备好了。

教育是未来一项非常重要的投资,而不能被允许成为附带损害。只有在良好的教育基础上,德国才能摆脱目前痛苦。

我们是家长而非老师,重启学校非常有必要,我觉得在家学习和课堂教育应该并存。

说实话看到德国家长们积极送神兽归笼,我太能理解了,我在公众号里也已抱怨多时,在家辅导孩子和工作的日子真不好过。

但是我对女孩申述的理解是:

这位学生抱怨在大流行病期间,她却有不得不上学的义务,她想继续在家学习,但只有高危人群成员的家庭才能选择,而她别无选择,所以只能起诉复课。

原则上学校应该同意继续提供家庭学习Homeschooling的可能,而那些想要回去的孩子,学校则应该重新开放。

我曾经为此给校长写过信,也是提到如果不想送孩子来做炮灰有什么办法没,校长一开始是同意的,但是本次开学前,却又明文禁止了家长做主的在家学习。

我很好奇,整个德国社会对在家学习的一刀式抗拒,好像不能像现在这样在家学习,那就只能是在学校学习。这中间明明可以还有一个中间解,一种缓冲的方式,比如有效提高网课的可能性。德国家长迫于新冠和不得不居家隔离的压力,只考虑到孩子是低危群体,所以积极推动复课。

但是他们对开展多媒体教学这条思路很少提及,更不要说展开具体措施。

既然被学生投诉卫生安全隐患,那么教育局的反应不应该是,我们做好了一二三四条安全措施,我们也会积极配合不愿意送孩子来上学的家庭开展在家教育吗?

德国昨天感染的人数上千,比前天的四五百人要多很多。社交禁令刚刚放开,两周的观察期人数会慢慢增长上来,如果只考虑孩子的社交和学习内容,而不积极建设另一种优质的教育形式,未免固执。

我在群里晒的特特的课程表如下,暂时只到6月2号,跟平时上课基本无差,从8点15到11点45,除了体育和宗教,好像没有少什么课。

但是我们妈妈群里别的妈妈汇报得就不一样了,这种开学也是挺神奇的:

有的公立学校学校从6月2日开始1234年级轮流上课,每个年级一周就上一天!然后七月初放就放假了,从复课开始到放假,总共就去四五天学校吧。

也有的妈妈说,她家孩子上的幼儿园,平时是每天上午去,现在是隔一天上一次上午,每周去两到三次。

有妈妈说,他们没有艺术课,先四年级学生分组上两周半天课,等全校开学了,再隔一天上一次课。加上德国五月六月好几个宗教节日和桥日(周四如果是假期,有时候周五学校放假,这一天被称为桥日,衔接假期和周末),放假前总共上不到二十天课。

大家怨声载道,家长太折腾了!尤其是去学校就上课一个半小时的,很快就下课回家,家长还要消毒,而且这么去一次学校,感觉也不能学到什么,就是听个作业,见个面。

数据保护也好,教育的公平性也好,都是小障碍,德国在线课程的保守性比美国英国都要相差很远。其实在德国的私立和国际学校一样把网课开的风生水起,难道同一国家有着不一样的数据保护么?一切在某些前提下,都是可以安全实施的,而且比让孩子们非要每周去一天上课,要好得多得多!

复课开展得挺不容易的,孩子们很期待,家长们既开心也忐忑,这是整个学校慢慢恢复正常的必经之路,也会是全民免疫的一部分吧。

明天特特就回学校了,结果如何拭目以待吧,给孩子们加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