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我们不想再做所谓的英雄”,美国疫情愈演愈烈,护士却纷纷辞职

新闻来源: 全球零时差 于 2020-05-21 11:12:50  


美国已有100多万确诊病例,缺乏保护性支持的第一线工作的护士们做出了一个让人心痛的决定——辞职。 他们装备不足,无法与疾病作斗争,他们不仅担心自己的安全,更担心家人的安全。

这些护士中的许多人都因辞职而遭到攻击,但他们说新的CDC协议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可以牺牲的,没有人把他们的安全放在心上。这让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离开自己热爱的工作。

“因为我是母亲,是妻子”

凯莉·斯坦顿已经在护士这个岗位上工作了28年,而如今,她已经连续几个星期没有睡好觉。 每当她躺在床上,一想到要去一家位于华盛顿地区的医院工作,她就会变得十分焦虑,她害怕自己会把新型冠状病毒带回家 ,传染给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这是完全可能的,甚至是一定会发生的,因为她在工作时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保护。

今年3月初,她亲眼见证了联邦卫生工作者安全规程在这场流行病中逐渐崩溃。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关于个人防护装备的指导方针也不断改变。

斯坦顿说:“我和我的护士同事们都被告知医院的防护资源储备是有限的,而我们是很少有机会能够使用这些有限资源的,医院多次要求我们要重复使用一次性口罩。当护士这么久,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梦中,我都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

每当安全规定发生变化时,斯坦顿都会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不是一位一线护士。

她开始思索到底是要家庭还是要工作,但很显然,这个选择是很艰难和痛苦的。

直到三月下旬,在医院工作的风险越来越大,斯坦顿最终递交了辞呈。

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但作为一名母亲和妻子,我的家庭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挣扎到最后,我发现我还是不能接受我的家人因为我被感染或死亡。”

“我们不是炮灰, 我们都是鲜活的生命。”

随着国家在疫情初期开始对不断减少的医疗用品进行盘点,CDC关于个人防护装备的指南迅速退居次要地位。

在此之前,N95口罩是满足病人和医务人员可接受的防护标准的。而如今N95口罩的供应不断减少,为了应对资源缺乏的问题,商业级口罩、外科口罩以及最极端情况下出现的自制口罩,如围巾和手帕,竟然都得到了CDC的默许。

由于没有证据表明新的指导方针将提供任何关于免受病毒感染的重要保护措施,护士及其他医疗卫生工作者预计会转向和适应这一新指导方针。

有人曾警告说,流行病即将蔓延至美国。她说: “医院管理人员、州和联邦政府应该储存个人防护装备。但三个都错过了最佳时机。”

虽然最开始COVID-19患者人数只是涓涓细流,但斯坦顿可以预测到事情的发展方向,细流最终会汇成汪洋大海。 她说,几乎可以确定护士在这种情况下会有生命风险。

“我们不是炮灰, 我们都是鲜活的生命。”斯坦顿说。

“护士对病人有责任,但护士对自己也有责任”

在许多方面,护士都不得不在很少或根本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治疗COVID-19患者,特别是在流行病早期,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附加伤害。

根据疾控中心2月至4月进行的一项初步调查,包括护士在内的近1万名前线医护人员的检测呈阳性。

但是,由于数据收集一直进行缓慢且数据不全面,许多患有COVID-19的人并没有症状,所以很可能实际数字要高得多。

5月7日,美国护士协会表示已经至少有79名护士死于新型冠状病毒,该协会一直在做独立跟踪报告。

美国护士协会伦理与人权中心主任莉兹·斯托克斯说:“现在,护士们面临着巨大的伦理困境。试想一下,你每天都要决定——在没有足够安全资源的情况下,你是否要履行你照顾病人的专业义务,而不是牺牲你的人身安全,甚至是家人的安全。”

试想一下,你每天都要决定——在没有足够安全资源的情况下,你是否要履行你照顾病人的专业义务,而不是牺牲你的人身安全,甚至是家人的安全。

斯托克斯说,护士对病人有责任,但根据护理道德准则,护士对自己也有责任。 这些都是平等的义务,如果你觉得抛弃哪一方都是道德败坏,你就得做出最适合你的决定。

斯托克斯还说,我们应该要感谢那些决定离开的护士们,这很重要。因为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他们身体或精神上都没有处于一个最好的状态,没有这种状态是不能来提供护理的。

“没人想成为待宰的羔羊”

丽贝卡是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地区的一名护士,她不想使用自己的全名,因为她担心自己在新闻报道之后不会被重新雇用。当她看到一位医院管理层成员把地上的N95口罩收集起来锁紧柜子里时,她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厄运临头的征兆。那个时候还是在3月初,整个美国还并未陷入全面危机。

她说:“看到有人明知道你可能需要这些东西,却还是当着你的面把他们占为己有,这让人心寒,让人感到人受到了打击。但这整个场面是非常有象征性的,象征了局势会如何恶化,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

丽贝卡已经当了四年的护士,她说沟通和基础设施开始迅速崩溃,护士们却被要求做出残酷的妥协。

分配给每人每周的口罩只有一张,有时还要多人共用一张。 只有护理COVID-19检测为阳性的患者的护士才会被给予额外的N95面罩,即使护士要照顾那些已经出现症状但尚未被检测的患者也不能用以一张额外的N95。

在一次16小时的轮班中,没有戴口罩的丽贝卡多次与一位后来测试呈阳性的病人密切接触。

她说:“我知道这是我没有精力继续了,我知道我的极限。”

丽贝卡已于4月中旬辞职,辞职一周前,她做了检测,检测结果为阴性,并未因接触COVID-19病人而感染。

自从辞职以来,她对许多像她这样的护士在疫情期间离职时所受到的批评很敏感。她说:“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要对他们的离职决定保密。”

当她在社交媒体上读到护士们不应该抱怨,因为他们“报名参加了这个活动”的评论时,她说:“这是尤其伤人的。我们没有报名成为待宰羔羊。 在没有足够资源的情况下,我们也不会报名参加一场与致命疾病的战斗。大家都说我们是冲锋陷阵的士兵,但你不能派没有任何武器装备的士兵去打仗,还要求他们一定要完成任务,但这正是你们那些写这种评论的人要求我们去做的事。”

成千上万的其他护士也有同感,他们都觉得自己被置于危险的环境中。

上个月,纽约州护士协会代表3,000多名护士,就治疗COVID-19患者的护士的健康和安全问题对纽约州卫生部和两家医院提起了三起诉讼。

除其他事项外,诉讼还指出国家没有为护士提供适当的防护设备,没有对从医院单位部署的护士进行适当的培训,也没有为高风险员工提供足够的工作条件。

虽然美国卫生部拒绝直接对这起诉讼发表评论,但卫生部明确表示“非常感谢纽约医护人员检测可能感染的人,并治疗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感谢他们为减少COVID-19的传播做出的努力。”

许多护士都想到了辞职,卡拉·伦斯福德是一名护士,她创建了一个在线护士社区Holliblu。

根据Holliblu的调查显示,在1000多名受访者中,6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完全放弃工作或职业。

伦斯福德说:"这些护士并没有报名参加工作,没有受到任何医疗安全保护,许多护士的压力也开始越来越大。”

她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护士没有受过士兵训练,也没有处理过生物威胁,他们几乎没有保护措施和资源。如果他们为了理智或安全而离开,他们也不应该被当作叛逃者对待。”

丽贝卡说:“经常被公众贴上“英雄”的标签,但这也不无助于缓减逐渐增加的压力。尽管英雄是一个很不错的形象,但这也意味着你必须要独自冒险,没有任何支援,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就是一个懦夫。”

她还说:“也有一些同事在她离开后表示想要辞职,但大多数人还没有决定。”

"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有得选,"她说。"很多护士都有学生贷款、汽车贷款,他们是单亲家长。他们不能辞职,他们现在只能被人利用,这让我很苦恼。”

“这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

凯特已于今年4月从弗吉尼亚医院辞职。疫情爆发后,仅仅经过四个小时的培训,她就从麻醉后护理室重新指派到了重症监护室。

在她曾就职的医院里,只有COVID-19阳性患者拥有防护设备,但因为当时病毒检测尚未完全普及,她从来不知道是否有人被感染,更糟糕的是,她不知道她是否会把病毒带回家。

凯特下班回家后,会直接去阁楼,远离丈夫和孩子。但是,这样做非常不利于他们的家庭关系和感情,她再也不能离开她1岁和3岁的孩子了。

她知道她必须要辞职。

虽然经过痛苦的抉择,最终是把家庭放在第一位,但她仍然为离开而感到极度内疚。

她说:"我不是不想留在病人身边,相反,我很希望。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也是一种召唤,是一种使命,离开它是非常困难和痛苦的。”

凯特说:“如果口罩不再紧缺,流行病预防措施能够落实,那毫无疑问,我肯定还在工作。"

美国护士协会的斯托克斯也说:"我们要强调的一个问题是:无论护士做出什么决定,无论他们是选择冒险,还是选择不冒险保护家庭,都必须得到支持。”

许多护士都表示,离开他们的同事和病人让他们感到悲伤。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这本身可能就是情感创伤。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