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从杂货店员到万亿娱乐业之王,他让迪士尼重现辉煌

新闻来源: 日本通 于 2020-05-21 11:12:48  


迪士尼,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米老鼠和唐老鸭,意味着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动画:《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木偶奇遇记》《美女与野兽》《狮子王》……

在收购了漫威电影公司、卢卡斯影业、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之后,迪士尼也意味着复仇者联盟、钢铁侠、美国队长、金刚狼、万磁王、星球大战、神奇四侠……

简言之,迪士尼就意味着超级IP。

但事实上,迪士尼帝国的快速崛起,也就是最近十几年的事。

它曾濒临崩盘,最引以为豪的动画事业,也一度跌入了低谷。就在危机关头,有一个牛人站了出来。

在他的带领下,迪士尼先后经历了“内部换血”和几次大手笔的收购,这才止住了颓势,并且一步步逆天改命,成为了现在的巨无霸。

这个牛人,就是迪士尼的现任CEO:罗伯特·艾格。

在危机关头,他先是收购了乔布斯经营的皮克斯动画工厂,让迪士尼搭上了电脑动画的顺风车;

后来又收购了著名的漫威漫画公司,打造出了叫好又叫座的“漫威宇宙”系列电影;再后来又收购了乔治·卢卡斯的卢卡斯影业公司,把《星球大战》这个大IP据为己有。

艾格甚至说,如果乔布斯在世的话,连苹果公司也可能和迪士尼合并。

原来,不是米老鼠有超能力,而是这个男人有超能力。

迪士尼背后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今天,小通给大家推荐他的自传:《一生的旅程》。

在这本自传里,罗伯特·艾格回顾了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讲他如何带领迪士尼公司走出低谷,重现辉煌。

同时,还完整分享了自己在迪士尼工作十几年的管理和经营经验。

他从美国广播公司最基层的“场工”做起,经历了20种职位和14位老板;

曾被上司直接告知晋升没戏,也曾听说领导表态“绝对不可能是他”;

一次公司被收购,一次差点被收购;

而最终,他执掌了全球第一的娱乐帝国,带领迪士尼打赢了一次又一次翻身仗。

著名的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说:

"

罗伯特·艾格让迪士尼品牌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而且他还做得非常优雅和大胆;这本书会告诉你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

美国知名的畅销书作家丹尼尔·科伊尔说:

"

这不仅仅是一本回忆录,它还会告诉我们怎么应对这个时代的关键挑战,如何推动变革、利用技术、建立持久的文化。

"

今天,小通从书里选取了部分内容,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迪士尼”背后男人的传奇故事。

1

初次工作,却被人“出示”裤裆里的东西

1974年7月,我进入美国广播公司(简称ABC)工作,岗位是“现场节目监制”,工资是每周150美元,这是在ABC能拿到的最低工资。

现场节目监制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个干杂活儿的。比如,凌晨4:30,录音棚里需要照明,我就得去;明天就要拍一部肥皂剧了,今天晚上要把布景弄好,我就得去;有人说盒饭没到位,或者空调坏了,我也得去处理。

还有,节目录制完以后,主持人和演员们在场外休息的时候,我还负责传达制片人审核节目的修改意见。

整天干这些,自然没人瞧得起我。

▍美国广播公司大楼

有一次,我们刚刚录完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就走了,他到附近的酒吧里,要了一杯双倍加冰的马丁尼酒喝。他一边喝酒一边跟我说,哎,你回去看看,刚才录得怎么样?

我跑回摄影棚,看见制片人正在控制室里看片子。我傻愣愣地闯进去,对制片人说:主持人要我回来看看,录得怎么样?

制片人带着一脸不屑看着我。突然,他伸手拉开裤子拉链,把裤裆里的那个东西掏了出来。然后他指着那个东西对我说:“我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那件事到现在已经过去45年了,但是每次我一想起来,仍然感到很生气。

2 把体育新闻当成戏剧去做?

我觉得这种工作没有什么前途,很快就辞职不干了。我去了美国广播公司的体育台,开始做体育节目。

那个时候,体育台是美国广播公司最火、最挣钱的地方。为什么呢?我去了才知道,我的顶头上司、体育台当时的负责人鲁尼·阿利奇(Roone Arledge),真的很有一套。

他反复告诉体育台的人:我们不是在播报一个事件,而是要讲故事;我们不是在报道体育竞赛,而是在转播一场“人类戏剧”;一定要把运动员当成戏剧里的人物,找到他们之间的冲突,然后用故事把他们解决冲突的过程报道出来。

对这个理念,一开始我不理解,后来我比谁都理解。

▍艾格(右)和鲁尼(左)在ABC电视台

我记得,鲁尼为了节目出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他绝对拒绝平庸。他的口头禅是:“为了更好,不惜一切。”(Do what you need to do to make it better.)

在鲁尼的带领下,美国广播公司体育台的节目非常抓人眼球,也成为了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我也很快就学会了怎么利用镜头来讲故事。

因为表现突出,后来我升了职,成了体育台的“二把手”。

1988年2月,美国广播公司体育台去加拿大的卡尔加里报道冬奥会。我是那次活动的现场负责人。本来我准备十足,也信心满满,但是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冬奥会现场出了状况。

▍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

一股不知道从哪刮来的热风,把当地的温度一下提高到了15度以上。

在这个温度下,冬奥会的高山滑雪道和一些比赛场地里的冰雪,全都融化了,很多重要的比赛也因此取消了。

这么一来,原本按照比赛日程做好的转播规划,就一下子全被打乱了。

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原本确定的比赛没法报道的话,那就必须找到一些其他的节目来填补空白,特别是体育台的黄金时段。黄金时段如果没东西播,那可要了我的命!

控制不了的事我认了,我要做的是想办法挽回。我想出了3个对策,来应对这一突发情况:

第一,我尽量给自己的团队打气,让他们保持一个乐观的情绪;

第二,我想方设法跟冬奥会组织方沟通,尽可能地改变一些比赛的日程,至少让体育台的黄金时段有比赛可以报道;

第三,我每天都派一组人,专门去寻找一些比赛背后的故事,要讲得生动讲得有趣讲得感人,通过这些赛场外的故事,来填补体育比赛停办留下的空缺。

万幸,在我的努力下,观众对这次冬奥会的报道非常满意,还一度创造了体育台的收视率纪录。“把体育比赛当成戏剧去做”,鲁尼的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耳畔。

我不知道的是,这件事也改变了我在老板心中的印象。

▍当时美国广播公司的两位老板:汤姆·墨非(右)和丹·伯克(左)

有一天,老板突然找我谈话。他说:“我们希望你能成为娱乐公司的总裁。”他说的娱乐公司,指的是当时美国广播公司旗下的一家公司。

我听到之后非常吃惊,要知道,我从大学上写作课以后,就再也没有读过剧本了,我一点也不熟悉那块的业务。

但是老板非常和蔼又确定地说:“你会很棒的,我们相信你能做好。”这时候怎么办呢?说“yes”接下来?还是说“no”拒绝呢?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直觉总是让我对每一个机会都说“yes”。

我全然接受了新的安排。几天之后,我就正式上任,从体育界跳到了文化娱乐界。

3 当上CEO,公司却被收购

冷不丁地跳到娱乐行业当老板,这个老板当得真辛苦。

因为一开始对娱乐行业的很多事不熟,所以经常跟不上公司的节奏。比如说,白天开会的时候,那些编剧、导演和经纪人在讨论一个剧本的“第一幕”“第二幕”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很多时候,我用手翻剧本的速度,都赶不上人家讲剧本的速度。

每当这种时候,我最大的任务就是不让我的自负压倒我。我要想装作什么都懂,很容易;我要想装作有权威,也很容易。

可是,真正的权威和真正的领导力,来自于知道自己是谁,而不是伪装成你不是的东西。

我告诉自己:你必须问你需要问的问题,无需道歉地承认你不理解的东西,并努力尽快学习你需要学习的东西。

所以,一到开会的时候,我就会问很多问题,不厌其烦地跟现场的人请教;不开会的时候,我也会找公司里最有经验的下属,去向他们请教怎么分析剧本,怎么跟那些艺术家们相处。

这个做法虽然让很多下属感觉“烦”,但是看到我的态度这么诚恳,很多人也从心底认可了这个新来的老板。

上班的第一天,我还拿到了一大摞剧本,一共有40本,都要尽快看完;第二天也是这样,第三天还是这样,永远有一大摞的剧本要看。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每天晚上都把这些剧本带回家看。

就这样,我算是比较快地熟悉了新业务,适应了娱乐公司的工作。当时我们的娱乐公司还拍出了一系列很有影响力的电视剧。

其中最成功的一部叫做《双峰》(Twin Peaks),是一部关于犯罪题材的电视剧。这部电视剧播出的时候,一共有3500万人收看,这个数字差不多是当时美国三分之一的电视观众。

▍艾格(前排正中)跟《双峰》的工作人员在一起

后来,我们娱乐公司还拍出了美国第一部限制级电视剧,这部剧获得了20项艾美奖,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电视剧之一。

因为这些突出的成就,我从一个分公司的总裁,被提拔成了美国广播公司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就是CEO。

但是,就在我的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迪士尼公司以195亿美元的大手笔,收购了整个美国广播公司。我的东家换人了。

▍迪士尼宣布收购美国广播公司的那一天

4 “不可能,永远不会是他”

ABC刚被收购的半年时间,是我的职业生涯当中,最令人沮丧、最没有收获的时期。

为什么呢?

因为迪士尼的公司文化跟美国广播公司,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原来的老板既热情又随和,就像两个叔叔伯伯一样,有事我可以随时找他们谈;而迪士尼当时的CEO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则是一个真正的“霸道总裁”。

▍艾格(左)和当时的迪士尼CEO迈克尔(右)

收购前美国广播公司的内部权力比较分散,老板会给我比较大的运作空间,不会太干涉业务上的事情。

但迪士尼正好相反,迪士尼内部有一个叫做“战略规划”的核心部门,这个部门的权力很大,可以控制公司的其他所有部门,每个分公司的重大决定也都要经过这个“战略规划”部门的同意。

有的时候,本来好好说话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总公司却总是摆出一副权威的架子,而且各种要求也都非常苛刻。这就让我很不爽。

对于这种变化,我一开始非常抵触,有时候甚至觉得很生气,一度想辞职不干了,但是我最终选择留了下来,因为我寄希望于新领导可以让我来做整个迪士尼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也就是COO。

不久之后我就失望了。CEO迈克尔聘请了另外一个人当首席运营官,名叫迈克尔·奥维茨。

我经常在开会前给这位新的COO有用的资料,结果第二天他什么也没看就来了,还跟我说:“把事实告诉我”,然后要我快速给出意见。

我回想自己当初刚做娱乐的时候,每天看一大堆剧本,只能长叹一声,人和人不一样。

▍艾格(左)和当时的迪士尼CEO迈克尔(右)讨论工作

更失望的是,没过多长时间,CEO迈克尔和COO迈克尔,两个迈克尔闹别扭,而且矛盾越闹越大,局面甚是尴尬。

他们俩就像两个总是吵架的父母,弄得下面的“孩子们”也很情绪化,每个人都不知道干什么才是对的。

闹到最后,CEO迈克尔干脆就解雇了那个COO,在之后的三年里,迪士尼就没有新的COO,这个位置一直都空缺,什么事都是CEO迈克尔自己亲力亲为。

因为长期没有COO,再加上迈克尔一直不愿意把部门的权力给同一个人,而是喜欢分摊给几个人,这就导致迪士尼内部管理非常混乱。很多人都忙着争权夺利,对本职工作反而都不重视了,这也对公司的运营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我怎么办呢?我不能变成那些整天吵着要升职、整天抱怨“怀才不遇”的人,我要通过自己的态度、精力和专注力,让我成为老板必须求助的人。

当时迈克尔自己主要负责迪士尼工作室、迪斯尼公园和度假村,而我主要负责媒体网络、消费品和海外业务,其中的海外业务就包括在中国选一个地方建造一家新的迪士尼主题公园。

我跑了好几趟,最后选择了上海浦东,这也就是后来的上海迪士尼乐园。

▍视察开业前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左),出席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开幕仪式(右)

到1999年,独自经营管理这么大一个公司的压力,让迈克尔付出了代价。他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非常孤立、非常没有安全感,对周围的人非常不信任、非常挑剔。迈克尔对我的态度也是“忽冷忽热”,我完全捉摸不透。

1999年8月的一个晚上,迈克尔和其他几位迪士尼董事会成员在洛杉矶一起吃晚饭,当时就讨论起谁来当“二把手”的问题了。席间有人提到我的时候,迈克尔说:

“不可能,永远不会是他。”

很快就有同事把这件事告诉了我。那位同事说:“迈克尔不相信你,他跟董事会说你不行,我看你还是辞职吧。”

当时我就崩溃了,心想干了这么多年,成绩也有不少,怎么就不行了呢?

冷静以后,我跟那位同事说:我不会辞职,如果迈克尔要解雇我,我需要直接从他那里听到。

接下来的1个月是提心吊胆的1个月,我每天都觉得迈克尔会找我谈话,让我辞职。9月的时候,迈克尔终于找我了。

我推开他办公室的门,他直接问了我一句:

“你觉得你已经准备好,要永久地搬到洛杉矶来,帮我管理公司了吗?”

我愣在那儿,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不是要我走人,而是要提拔我。

到12月的时候,迈克尔正式提议,让我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并成为迪士尼董事会的成员。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