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研究病毒四十年罹患新冠,教授感叹“还好我得的不是埃博拉”

新闻来源: 全球零时差 于 2020-05-21 11:09:54  


彼得·皮奥特:“还好我得的是新冠肺炎而不是埃博拉。”

协助发现埃博拉病毒的科学家、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院长彼得·皮奥特讲述了自己在感染新冠肺炎后与死神擦身而过的经历。这位教授此前从未患过重病。四十年间,他研究并领导了全球范围内应对艾滋病等传染病的行动。“终于,我被病毒感染了。”皮奥特感叹道。

2017年,皮奥特因其为科学做出的贡献被授予荣誉骑士称号。目前,他因严重肺炎住院后仍在康复中。凭借专业知识和个人经验,皮奥特对该病毒对公共卫生的潜在影响有着非凡的见解。他预测许多患者将会留下慢性肾脏和心脏问题。但他希望这场危机能够缓解疫苗这个紧张的政治议题,迫使反疫苗运动人士重新评估他们的立场,并促使世界卫生组织改革。

在他感染病毒后的首次采访中这位教授说,他于3月19日开始出现高烧和剧烈头痛的症状。那时他还有一些和新冠病毒无关的症状。皮奥特在接受比利时杂志Knack的采访时说:“奇怪的是我的头骨和头发都很疼。”该杂志的英文版已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当时他并没有咳嗽的症状,但他直觉自己就是患上了新冠肺炎。他以为病会慢慢好起来,所以继续担任了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的特别顾问。

他研究了四十年传染病,却但没想到自己会感染病毒住院。“我一生都在和病毒做斗争,最终被它们报应了。整整一个星期,我在天国和人间往返,在鬼门关前徘徊。”他说。“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从没生过重病也没有请过病假。我的生活方式健康,还有规律地行走锻炼。唯一感染新冠的风险就是我七十九岁的高龄。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所以我相信自己一定会痊愈的。”

皮奥特是英国、联合国和世卫组织对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反应的主要批评者之一,他称这些应对“太慢”。“还好我得的是新冠肺炎而不是埃博拉,”他对该杂志说,“尽管我昨天读到的一项科学研究得出了一个结论:你最终因新冠肺炎在英国医院死亡的几率是30%。这个数据与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的总死亡率大致相同。

经过两周的自我隔离,皮奥特最终住进了医院。这位教授的血氧水平低到危险的程度,出现这种新冠肺炎症状的患者不会有呼吸困难或痛苦,但血氧饱和度太低到会导致患者意识不清。

“肺部图像显示我患有严重肺炎,典型的新冠肺炎和细菌性肺炎症状。我经常感到筋疲力尽,而通常我总是精力充沛。这种感觉不仅仅是疲劳,而是彻底的疲惫;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那时尽管我的病毒检测呈阴性,我也不得不住院治疗。这也是新冠肺炎的特征之一:病毒消失后,患者受到的影响还会持续数周,”他说。

“我很担心自己会立即接受呼吸机治疗,因为我在书上看到带呼吸机会增加患者死亡的几率。我很害怕,但幸运的是,他们一开始只是给了我一个氧气面罩,然后面罩起作用了。所以最终我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前厅的一间隔离室。”

“我和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个哥伦比亚清洁工,还有一个来自孟加拉国的男人同住一个房间。这三个人都患有糖尿病,这与已知的新冠肺炎症状是一致的。白天和黑夜都是孤独的,因为没有人有精力说话。这几个星期里我只能窃窃私语;即使是现在,我的音量在晚上也会不自觉地变小。但我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这样一个问题:我痊愈后会是怎样?”

一周后皮奥特出院了,但几天后又回到了医院。他患有一种“由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组织性肺炎引发的肺部疾病”。皮奥特补充说:“这是免疫系统超负荷运转的结果。”

皮奥特仍在恢复中,他警告说我们对这种病毒了解得越多,发现的问题就越多。“全世界将有数十万或更多的人余生都需要依赖肾透析这样的治疗。”他预测道。“我们正在摸着石头过河。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许多站在局外缺乏洞察力的评论家感到恼火,他们这样批评科学家和决策者试图控制疫情是非常不公平的。”

文/穆沁阳

图/网络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