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病毒学家感染,忍不住痛哭“我一生与病毒战斗,现在它来复仇了!

新闻来源: DC华人 于 2020-05-20 5:10:46  


一位全球最厉害的病毒专家,也不幸染疫,甚至差点付出宝贵生命。

他从鬼门关回来后,忍不住痛哭:“我一生与病毒战斗,现在它来复仇了…”

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是比利时的一位病毒学家,曾担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也是上世纪70年代发现埃博拉病毒的研究人员之一。

一生都在与病毒战斗的他,近日突然被任命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特别顾问,专门负责处理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事宜。

而在两个月前,他才刚刚感染新冠病毒,目前虽然已经痊愈,但称“这场与新冠病毒的对峙,改变了我的一生。”

3月19日彼得教授开始发烧、头痛欲裂,“头骨和头发异常疼痛”,但没有咳嗽症状。

他觉得自己可能中招了,但又有点疑惑。因为过去的10年里,他没有请过一次病假,生活规律健康。

症状并没有好转,到4月1日,他扛不住了,去到医院检查,这时候他的肺部已经呈磨砂玻璃样了。

这位顶尖的病毒专家被确诊。

和流浪汉、清洁工等一起住在同一个病房里接受治疗。

被病魔折磨的痛苦,让他感觉自己在鬼门关徘徊。

所幸一周后,他病情好转出院了。

本以为摆脱了病毒控制,但没想到,煎熬才刚刚开始…

他的肌肉开始退化,难以正常行走,全身乏力,哪怕是爬个楼梯都喘不过气来。

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只好回医院复查。

除此之外他还出现了房颤,心律每分钟高达170次;

需要通过治疗来预防血栓事件,特别是中风。

“新冠病毒的威力被远远低估了,它会影响我们体内的所有器官。”

“我一直很尊重病毒,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与病毒作斗争。

然而,病毒非常狡猾,能够突破人类的一道道防线。

这一次,病毒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感到自己在病毒面前更加脆弱了。”

这位病毒学家如此反思。

他说至今仍有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感染仅会导致1%的病人死亡,大部分人不过是像得了一场流感。

但“事情可能更加复杂,许多人将面临慢性肾病和心脏问题,甚至神经系统也遭到了损伤。”

“全球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余生中需要进行肾透析等慢性病治疗。”

不只是彼得教授,每一个与病毒抗争并最终痊愈的患者,都经历了我们难以想象的痛苦。

而对于一些人来说,治愈,是另一种痛苦的开始。

近日,美国一些ICU医生机医学院教授在媒体的采访时都表示“新冠重症患者将很难恢复全部的身体运动机能。”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教授马克·沃尔费尔就表示部分重症患者会出现严重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ARDS是严重的肺部损伤,需要通过呼吸机和重症监护来维持生命。”

沃尔费尔教授强调,这样的重症患者即使治愈,生活也会被改变。

康复的患者只有一半能在一年内完全恢复正常,“很多治愈者的肺可能会在长时间处于虚弱状态,留下持久的后遗症。”

早前,已有多个研究表明,新冠后遗症给人带来的伤害包括:心脏、嗅觉、睾丸、血管血循环、肺、肾脏、肝脏、中风等。

但是,还有一种隐形的伤害也很可怕,那就是心理伤害。

一些新冠患者可能遭受歧视、被人背后指指戳戳,被人当成瘟疫一样躲避。

治愈回家了也不敢靠近亲人,不敢出门。

甚至连最亲近的人也会疏远自己。

他们劫后余生,迎来的却是周围人的疏远、冷漠甚至谩骂。

在加拿大,患者的身份信息和住址等基本不会被公开,虽然有网友认为此保护隐私的做法不利于追踪感染人群,这样却能帮助患者“去耻辱化”。

尽管如此,一些康复患者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许多康复者都面临心理影响,例如抑郁和轻度认知障碍。” 沃尔费尔教授说。

可以想象,当自己被冠上“新冠患者”的那一刻开始,对死亡的恐惧,未来的不知所措,加上疾病的反复折磨,以及往后余生可能存在的后遗症…

病人要完全恢复到从前,的确不容易。

今天是维多利亚长周末的第一天,有报道指许多省民已经开始走亲访友,渡轮BC Ferries被塞爆。

居家避疫2个月的民众已开始放松了。

卫生官Bonnie Henry则说新的病例仍在出现,希望居民待在家中,不要旅行。

“让我们度过一个照顾和考虑自己的家庭、社区和BC省的夏天。

一个我们回想起来是个和善、平静和安全的夏天。”她说。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