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人民的希望”终于要来了,但最好的希望还是远离新冠病毒

新闻来源: 美国华人 于 2020-04-10 7:20:37  


(图片来自吉利德科学公司网站)

上周六,4月4日,中国传统的清明节,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抗疫工作组例行报告会上谈到COVID-19 治疗类药物的进展时表示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 Inc.)公司的实验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正式进入新的1000人规模的三期临床试验。我为之一震,“人民的希望”终于有消息了。可是又不敢对它在拉住美国和世界死亡人数这匹野马的过程中能起的作用太乐观,因为 1)从二月份把三期试验的药品运到中国后到现在才生产出够1000人用的,说明生产工艺的效率还实在太低;2)对三期临床来说,几个月已经是快得不能再快了,等做完批准了再推广还得死多少人啊。说不定高峰期都已经被熬过去了。

本周一,4月6日,有报道吉利德公司将新生产出来的150万剂量的瑞德西韦全部捐献出来,除三期临床试验外继续为“同情使用” (compassionate use)提供资源。【注1】

因为临床试验还没完成,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还不能批准上市,药厂不捐赠的话病患就得不到救治。很应该为吉利德点赞。150万剂量够14万人治疗一个疗程。也就是说将有14万重症患者有望免于死亡。这真是太好的消息了。遗憾的是尽管吉利德表示改进了生产流程,加快了一倍,相对于目前的感染人数来说还是太慢。下一批够50万人的药日夜兼程也要十月见了。希望批准后能有更多药厂加入生产(由于产权保护,一般情况下不可能。现在不是被比作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特殊时期么)。

也许有人好奇“人民的希望”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发音相近之外名副其实吗?我知道的也有限,简单说说吧。

药本身是合成的核苷酸类似物,可与多种冠状病毒都依赖的RNA复制酶发生高特定性接合,阻碍复制酶发挥正常功能,从而阻断病毒的复制。很简单很直接的机理,是吧? 它原本是为治疗埃博拉病毒研发的,但小范围试验中疗效不如预期。病人太少,尽管以安全为重点的一期二期临床都通过了,三期一直进展不大。

收治美国第一例新冠病毒病毒感染者的华盛顿州Providence Regional Medical Center(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020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州普罗维登斯区域医疗中心(Providence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收治了全美第一例经CDC检验确诊的COVID-19感染者。感染者刚从武汉探亲返美,求医时已发烧3天。确诊和入院时是发烧的第4天。入院后以支持疗法为主,即退烧、点滴,服抗菌类药防交叉感染等。但肺炎症状很快出现并加重,入院第6天开始需用导管吸氧。第7天,也就是发烧后第11天,医院在“同情使用”条件下使用了瑞德西韦。

所谓“同情使用”是允许医生在病患重症期没有任何已知可行办法时,在病人自愿条件下使用试验性新药。

这美国第一位感染者真是不幸中有幸,发得早,瑞德西韦还容易得到。用药后仅一天情况就明显好转,不再需要吸氧,肺部症状也有明显反转。到1月30日,即入院第10日和用药后第3日,除咳嗽改善比较缓慢外,所有其他临床症状均已消退。1月31日病例报告就在顶级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网版上发表了,引起关注。【注2】

几乎与之同时,1月25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向《细胞研究》杂志提交了题为“瑞德西韦和氯喹(Chloroquine)体外试验中有效抑制近期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的论文。文章在2月4日正式发表。【注3】

文章说他们用感染者的肺洗液作病毒源,用培养皿中的细胞为载体,比较了多种药物对病毒感染细胞的影响,发现瑞德西韦(来源为美国一家非医用试剂公司)有最强的抑制作用,氯喹次之。对细胞毒性两者都属最低。文章给出7种药的对比结果。

除以上两个研究之外有无其它资料让世人对瑞德西韦寄予厚望,中国人称之为“人民的希望”,我没有继续考证。但武汉研究所的论文对中国人想到试用氯喹无疑是有作用的。我就是从一个中国的研究生自买氯喹治好女友父亲后发的网文里看到武汉研究所论文链接的。有意思的是他连诊断都是DIY(自己来)。在两次核酸检测都报阴性,但症状却越来越典型时果断自行在家用药。

武汉病毒所的报告里有一个实验比较有意思。往细胞皿加病毒和加药包括了如下两种加法:1)先用2小时让病毒侵入细胞,然后加药,1小时后混合液一起洗掉;2)先加药1小时然后加病毒,2小时后一起洗掉。细胞经过一段时间培养后检测细胞分泌出的病毒,代表细胞受病毒感染程度。他们发现瑞德西韦先加不管用,后加才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这和它在病毒繁殖期阻断复制酶的机理是吻合的。然而氯喹却两种情况都管用,尽管不如瑞德西韦强。氯喹能抑制COVID-19感染和繁殖的机理还不是很清楚。但这个实验似乎显示在没有病毒的情况下氯喹让细胞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对病毒产生某种对抗能力。这似乎为许多印度人和一些纽约的医护人员感觉先吃氯喹有防护作用提供了一点根据。

再说回瑞德西韦,吉利德表示已经有1700多人通过“同情使用”得到救治。因为相对需求药品极度短缺,这些人大多是儿童和孕妇。特朗普总统在4月6日的报告会上说已火速送药(不只这一种)到伦敦去救4月5日重症入院的英国首相鲍里斯。今天的新闻报道说鲍里斯首相已经脱离危险,愿他早日康复。

尽管加大了生产量,如果感染率不降低,看来到明年瑞德西韦都不能满足需要。所以每个人能给自己的最好的希望还是远离病毒,不被感染。坚持居家,保持社交距离,注意卫生,小心处理购买的物品。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