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疫情下的歌舞伎町:风俗娘收入腰斩,牛郎集体南迁…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20-04-10 1:48:30  


在过去的一天4月7日,日本国内新增确诊352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如果加上“钻石公主”号游轮及包机回国者,那么日本国内感染者累计已达到5155人。 而在东京都方面,昨天新增确诊80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有57人的感染路径不明,占新增人数的七成之多,形势依然严峻。

东京都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人口众多,路上行人常常是密密麻麻。其中不得不提到位于新宿区的歌舞伎町,这里聚集着不少影院、酒吧、风俗店、情人旅馆等,每天都是灯红酒绿的不眠夜。

作为日本少数的大型红灯区之一,歌舞伎町里合法与非法活动混集,来往人员更是鱼龙混杂。这种复杂的现实状况也就导致了:如果在歌舞伎町有人确诊感染,将很难追踪到感染路径。 据统计,在东京新宿区区内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中,其中四分之一都是从事夜间生意的相关人士。

新宿区区长吉住健一介绍称: “在夜店里工作的人往往都是匿名,而前来消费的客人往往也是匿名。而且这里有个规矩,不能随意将真实信息外泄。”“在这样匿名比例高的业界里,即使发现了感染病例,也很难追踪到当事人曾经和谁有过接触。”

在疫情影响下,不少行业都遭遇寒冬,更不用提少不了亲密接触的风俗业。这两个月来,虽然歌舞伎町里不少店家依然坚持营业,也确实还是有客人来光顾,但随着确诊感染人数日益增多和政府措施的收紧,这里的生意还是较往日要冷清了不少。

前些天3月底的时候,在日本网络论坛出现一条帖子,某位风俗娘在线抱怨收入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 “我是一名风俗娘,现在的收入好低啊。”“干了6天才赚2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这也太扯了吧,还以为调低单价就可以吸引客人,但根本没用啊。” “新冠病毒别添乱了好嘛。”

这位风俗娘还贴出了自己最近的收入记录,在收入表上可以看到,她详细记下了3月17日~22日期间每天消费60分钟、90分钟的客人数量。

为了证明不是网上随意找来的照片,风俗娘还在收入表上写上自己的ID“2lMZ1uvc0”。

按照这位风俗娘的说法,3月中下旬这一个星期只赚了25万日元,虽然这已经是一些普通日本人的月薪水平,但她还是感到不开心,毕竟这个数字还不及往日的一半! 在后续的聊天中,风俗娘回答了网友们的提问,并介绍自己的经历和店里的现状—— 网友:现在真的不会想去消费啊,你不如也先回老家比较好吧。

风俗娘:我是从地方来到东京赚钱的,没想到情况会这么惨。

网友:一定会有感染新冠病毒的客人吧。

风俗娘:也许吧。因为感觉很害怕,所以每天都要量体温。

网友:如果你一天工作要从9点待命到24点,就赚这些的话也蛮可怜啊。

风俗娘:不,是12~24点。

网友:为什么选择干风俗业这一行?

风俗娘:因为想要钱。

网友:感觉你一天就可以赚到10万日元啊(约合人民币6485元)。

风俗娘:在新冠疫情前很轻松就可以做到噢。

网友:听我前女友说,做泡泡浴每个月就可以赚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97万元),看来果然没有乱说呢。

风俗娘:完全没问题,我5年前就可以做到了。

网友:一般来说,泡泡浴通风都很差,感冒的风俗娘也多,感觉最危险啊。

风俗娘:所以会一直开着排气扇,待命的时候还会打开窗户。

这位风俗娘的收入的确很高,即使疫情期间收入腰斩过后,还是远超日本社会的平均工资,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高的收入,或者是来钱快花钱更快,完全没有为特殊情况预备的存款。 “这里有很多人都过着独居生活,我自己也是这样。为了交房租水电,我还是要来工作。”“但如果说哪天让大家都停工了,我也就不干了,但在此之前我还是得上班。”

“这种工作大多都是日结,很多人都没有存款。”“因为只做过晚上的工作,要是在这里失业了的话,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

而作为夜店的经营者,面对这段时间日益减少的客流量,自然也是苦不堪言。即使是名声在外的日本牛郎界帝王Roland,也在3月31日深夜宣布自己在歌舞伎町经营的牛郎俱乐部“THE CLUB”将暂停营业: “餐饮业停业可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这样一直保证给员工发工资,持续地白交租金,总归是有极限的。”

就在Roland宣布被迫关停自家牛郎店的前一天3月30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记者会上公开点名夜店行业: “尤其是在这些不眠街,很难掌握大家的行动经历。”

“当下,请大家不要去酒吧、夜总会等提供‘接待’服务的餐饮店。”

小池百合子发话几天后,某夜店的女性经营者介绍了歌舞伎町现在的经营惨状: “2月份的营业额只有往日的三分之一,而在3月底知事公开点名夜店行业后,现在的营业额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大部分小规模的夜店,无奈纷纷进入了休业状态。”

另外在4月初,日本政府商议决定向因新冠疫情导致收入减少到一定标准的家庭发放现金,每户家庭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 日本全国约5800万户家庭中,预计约有1000万户将成为对象。 起初,这项停业补偿计划的对象不包括风俗业从业者,顿时引起很大的争议: “风俗业也有交税啊,在性命攸关的问题上就因为职业不给人发补助金,这不是歧视吗?”“风俗业也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生意变得无比冷清,希望能同样给与补助才对啊!”

受此影响,在4月7日举行的记者会上,日本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又“改口”明确表示: “嗯,风俗业相关从业者也将成为这次补助的对象……”

结果又遭到一波人的抗议,表示不想把自己缴纳的税金发放给风俗业从业者。总之就是不管给不给风俗业发放补助,都会有人批评,也是很难啊。 也是在昨天傍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于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对象地区为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时间持续至5月6日。

随着紧急事态宣言的发布,虽然并不意味着封城,但作为对象地区的知事将获得法律依据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①要求民众避免不必要非紧急的外出; ②要求或指示停止或限制使用学校、电影院、百货店等设施;③可强制征用医药品和食品等,并为开设医疗设施而强制使用土地和建筑物。

鉴于东京将进入紧急事态,作为娱乐行业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于是歌舞伎町一家大型牛郎店宣布,将派遣旗下超过50名人气牛郎到不在紧急事态名单中的名古屋营业!

这波顶着“皇辅”、“橘光”、“夜神永远”、“夜一枫”、“江户川爱兰”、“ZE零RO”等名号的牛郎天团,将从东京南迁名古屋。 也许在将来,这一迁徙会被称为“令和2年鸭群南迁事件”。

结果引来网友,尤其是名古屋方面一波臭骂: “这已经可以说是恐怖行为了吧!希望你们住手!”

“拜托了,就留在东京,别过来!”

“别来啊,脑残啊。”

昨天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强调,希望未来一个月时间大家能少出门: “近期感染者正在成倍增长,按现在的节奏,2周后的感染者将增至1万人,1个月后将超过8万人。” “对于专家的估算,我们所有人将加倍努力,最少要减少七成、尽量做到降低八成人与人接触的机会。这样两周后,新增感染者就会越过峰值,转而呈现减少的趋势。”

所以说啊,就算东京歌舞伎町的现状多么冷淡,牛郎们还是别冲动啊=。=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