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非洲告急!新冠确诊人数两周增4倍,恐是下一个风险点

新闻来源: 东方号 于 2020-04-06 8:40:57  


据非洲疾控中心数据,截至5日,非洲有51个国家报告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累计确诊人数8736人,累计死亡人数399人,仅有3国暂未报告确诊病例。

而两周前,非洲累计确诊人数为1654例。两周之内,非洲确诊人数增长了4倍。

从疫情传播情况来看,非洲已有多国出现本土传播现象。分区域来看,南非、阿尔及利亚、埃及、摩洛哥和喀麦隆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多认为,以感染总人数和增速来看,非洲目前的数据可能存在被低估的情况,其中的一个信号是,当3月中旬试剂盒到位后,非洲确诊人数呈直线上升趋势。

对于非洲的公共卫生防控体系,专家认为,虽然在埃博拉疫情后有所改善,但仍有较大隐患,试剂检测、日常防疫和医疗条件是三大难点。3月27日,《柳叶刀》提醒,新冠疫情下一波感染浪潮可能来临,非洲和拉丁美洲则首当其冲。

试剂盒分发是分水岭

截至6日,全球确诊人数超125万人,欧洲60万人,美国34万人,非洲不到1万人。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增速上看,两周之内,非洲确诊人数增长了4倍,原因何在?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中方主任唐晓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缺乏检测能力和跟踪能力,非洲的数据可能不全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朱伟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非洲仅有3个国家没有报告新冠肺炎病例,分别是莱索托、科摩罗,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3个国家是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连病毒检测的手段都不具备。此外,很多非洲人可能还没有能力进行检测。在非洲,做一次需要75美元,而非洲40%以上的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2美元。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发展合作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复旦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姜璐则观察到,自从3月中旬试剂盒到位后,非洲的确诊人数便开始一路猛增,试剂盒分发可以看作成非洲确诊人数上升的一个分水岭。

姜璐正带领其研究团队“非洲咨研”追踪非洲的疫情。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3月底,至少有46个非洲国家具备了检测能力。随着3月中下旬检测试剂盒分发量的增加,确诊数目呈明显上升态势。近期流行病学家的研究已表明,温暖气候并未减缓新冠病毒在非洲大陆的扩散速度。在这一假设下,如对比非洲与其他地区的确诊病例增长,亦可以看到滞后和低估的情况。这表明,此前检测试剂盒的缺乏延迟了对案例的确诊速度。

法国索邦大学EPIcx实验室研究主任维特多利亚·卡利扎在《柳叶刀》上撰文指出,根据她对非洲国家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治方面的研究,基于300个早期的新冠病毒国际传播病例分析,她认为约有60%的感染者都在检测中被遗漏。无症状感染者、当地的检测能力弱是导致非洲前期数量少的原因。

非洲的防疫体系是否撑得住?

那么,疫情当前,非洲的公共卫生体系是否有能力应对?在埃博拉疫情后,非洲的公共卫生体系有了哪些改善?

唐晓阳认为,非盟建立了疾控中心(CDC),这是最大的进步。非盟CDC于2017年1月正式建立,总部设在埃塞俄比亚。近几年来,非盟CDC在非洲传染病防治中扮演重要角色。

姜璐也观察到,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过程中,非盟CDC在防疫宣传、数据透明及与世卫组织合作方面可圈可点。

不过,对于公共卫生方面的“硬件”,专家认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医疗卫生体系仍十分薄弱,且难以在短期内提升。

姜璐称,虽然非洲长期对抗包括艾滋病、结核病等在内的传染病,使其在应对传染病方面有一定应对经验。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埃博拉等传染病的扩散速度和广度没有新冠病毒这么严重,且两次埃博拉主要波及西非和中非相对少数的非洲国家。虽然大多数非洲国家从2月开始即对新冠疫情表现出高度重视,一些国家在国内出现为数有限的确诊病例后即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对防疫举措,包括旅行管控、病例检测、日常防疫、隔离收治等。但如果疫情一旦在非洲蔓延开来,则充满隐忧。

唐晓阳认为,隐忧大致可分为两方面,从政府方面来看,检测、跟踪、隔离、治疗、维持治安、处置尸体都是薄弱环节。

“检测仍是首要问题。”姜璐向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补充道,“在检测方面,非洲疾控中心已向48个国家分发共计25000份试剂盒,并有63000即将分发。但是,非洲本土不具备本土生产检测试剂盒的能力,且使用失误也造成了进一步浪费。此外,另需注意非洲各国日检不平衡的问题。南非业已检测近5万人,但津巴布韦、纳米比亚截至近日仅检测300余人,人口大国尼日利亚的日检测能力目前也仅为1500人左右。”

姜璐担心,一旦疫情高峰来临,非洲多国的医疗系统可能瞬间崩溃。即使南非、埃及、突尼斯这样医疗水平相对较好的国家,也仅有几千张病床,ICU床位更为有限,如南非公立医院、埃及均有约千余张ICU,尼日利亚则有350张左右;呼吸机则总共只有数百台,埃及600多台、突尼斯公立医院200多台、尼日利亚500台左右。普通小国甚至只有数百张床位、数十台呼吸机。

唐晓阳称,从民众方面来看,卫生设备(如口罩、消毒液、水资源)短缺,对公共卫生的理解和教育,信息传递,封锁导致的经济困难都与目前的发达国家水平和操作完全不同。

姜璐提及,在非洲一些水资源缺乏或卫生条件极差的地区,部分非洲民众连洗手这样最基本的防疫方式都难以实现。虽然各国政府通过各种渠道加强对勤洗手、避免社交等日常防疫的宣传,但在现实生活中恐怕难以实现。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