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已不能阻止?华人医生:戴口罩才是最重要的.....

新闻来源: 第一传媒 于 2020-03-29 1:05:28  


3月27日,新州新增确诊病例186例,该州总数达到1405。在维州,也出现54例新增病例,全国累计确诊达到3050例。

确诊病例上涨的速度令人担忧。

每个返回澳大利亚的人

都将在酒店隔离两周

今天上午,由总理和州及各领地领导人组成的全国内阁召开了电话会议做出以下决定。

莫里森赞扬了澳大利亚人在过去一周所付出的巨大努力,配合政府的封锁措施。

但是他说现在一些人不遵守自我隔离规定的行为,特别是撤离邮轮的一些人的行为令人担忧。

总理说,无论你住在哪里,从海外归国的每个人都必须隔离两周。如果有人居住在塔斯马尼亚州,但通过墨尔本返回澳大利亚,则该旅行者将不得不在墨尔本停留两周。

澳国防军将协助各州和领地监督民众自我隔离。

新规定将于明天(3月28日)11:59 pm开始。

此政策相比之前的政策更加严苛,可以看出澳洲政府正在逐步实施更有效的抗疫计划。

此举或许能减少境外输入病例给大众带来的感染风险,但对于阻断本土的传播,澳洲政府可能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没有做到。

医生:口罩十分紧张

澳大利亚一些顶级医生呼吁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对个人防护装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PPE),比如口罩、防护服和手套供应的实际水平保持透明。

Geraldton全科医生伊恩·泰勒

只有少量口罩和防护服

他对此感到紧张

全国各地的医院和全科诊所都在努力储备个人防护设备。医疗专业人士被告知这些设备的储备量已很少了,但并没有明确说到底有多少。

来自昆士兰东南部一家医院一名要求匿名的临床医生说,昆州各地医院将在“大约一周内”耗尽防护装备。  

这位医生说:“许多医务工作者已经面临这样一种处境,他们会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做了,要么就离岗,自我隔离’,而出现这种情况的话,医疗系统就会崩溃。”

AMAQ主席迪利普·度佩利亚(Dilip Dhupelia )说,医生对于如何获得防护装备一头雾水,昆州政府需要“有清晰明确的交待”。

“医生们不管是在公共卫生部门还是在私营卫生部门工作都在呼吁紧急澄清情况,以便能够继续向昆士兰民众提供一线医疗服务。”杜佩利亚博士说。

昆士兰州首席医疗官珍妮特·杨(Jeannette Young)博士说,上周五收到的“大量”额外物资将“作为紧急事项配发”。

但杨博士说,医务工作者仍然必须节省个人防护装备的使用,“只有在必要时才使用……而且要考虑如何使用”。

“我已经在与联邦政府密切配合,增加我州个人防护装备等基本物资的储备,”杨博士在昨天下午的视频讲话中对医务工作者说。

“医用物质是抗疫工作中的关键资源,我们需要确保在疫情持续期间,拥有足够的资源。”

“新的工厂即将开工生产,新的医用品也会补给上来——除非临床医生有合适的个人防护设备,否则不会被要求诊治新冠患者。”

然而此前,澳大利亚卫生官员表示,公众没有必要戴口罩。外科口罩不能密封面部,因此不能过滤空气中的病毒颗粒。

“生病的人应该戴口罩。对于健康的人来说......在社区层面,口罩是没有用的,”新南威尔士州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阿布拉·楚赫塔伊博士(Dr. Abrar Chughtai)说。

澳大利亚传染病预防控制协会(Australian College for 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主席菲利普·卢索(Philip Russo)副教授也支持澳大利亚政府和有关部门不建议民众都戴口罩的做法。

“在公共场合戴口罩不仅缺乏证据支持,而且我们还应该积极地不去鼓励大家这么做,”卢索副教授说。

他认为,大多数人戴口罩的方法都不正确,而且戴口罩会让人摸自己脸的频率增加,加大病毒传播的风险。而且,现在医护人员更需要口罩来护理病人,戴口罩的民众越多,留给真正需要者的口罩就越少。

然而从中国取得有效成果的抗疫经验来看,对普通民众来说,戴口罩确实可以减少被病毒感染的风险。更不用说我们“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的医务人员。

华人医生:不戴口罩不可行

在悉尼担任全科医生的李江表示,针对当前的形势发展,澳大利亚政府采取应对措施的速度慢一些,但基本上还比较积极。

悉尼全科医生李江认为

应该对公立医院特别是

急诊科的医护人员提供完善的个人防护装备

就李江医生自己来说,他说政府给他们发了一些指引和相关资料,还组织培训,教他们如何进行自我防护。同时也没有阻止他们戴口罩。

不过李医生说,在新州,很多全科医生诊所都面临着“口罩危机”。部分诊所储存的口罩最多只够用两周时间。

“我们提前一至两周就向卫生部门提出了口罩短缺的问题,但他们的效率要慢一些,”李江说。

他指出,眼下一个急迫的问题就是公立医院,特别是急诊科的医护人员无法完全做好个人防护装备。

“社区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公立医院急诊的医护人员都没有戴口罩,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与全科医生相比,急诊室人员,尤其是接触呼吸病症患者的医护人员,染上病毒的危险只多不少,”他说。

李江表示,随着形势的发展,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也算是正常的反应。不过,民众需要做到是掌握“度”,既不要恐慌,也不要大意。

他说,如果没有特殊的症状,可能没有必要在空旷的公共场合戴口罩。虽然无论去哪里都戴口罩不会有明显的防护作用,但是去医院、全科诊所或发烧门诊等地方时,依然有必要戴口罩。

来自布里斯班的玛丽亚·波尔顿全科医生说:

“新冠病毒会在任何表面存活数天——会在头发、皮肤和衣服上存活——所以需要一件长袖防护服,最好是带帽子、能盖住头发的那种。”

中国医护身穿防护服

“需要戴护目镜,需要戴手套,而且很多海外医务人员还会戴防护面罩,从严格意义上说,应该在看诊每位病人后更换防护装备。”

“此外,还需要消毒或清洁使用过的任何设备,所以还必须擦拭听诊器、书桌、椅子等。”

波尔顿医生说,如果她同意自己的诊所作为发热门诊的话,当地的初级医疗网络会给她两个N95口罩。

“两个N95口罩只能看两名患者,仅此而已——他们没有防护服、护目镜和手套的库存,”她说。

医院物资被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用品公司主管表示,在全球个人防护设备库存短缺的情况下,医院也不得不防止医用品被盗。

“有些人在偷医院东西——医院得把口罩锁起来,有些医院免冲洗手液会整货盘地被偷,”该公司主管说。

这位主管说,他的公司从中国一家制造商那里订购了1000万个口罩,但目前还不能空运到澳大利亚。他警告说口罩的价格会上涨。

“物流的问题很棘手。由于航班班次减少,运费价格是之前的三倍。“口罩的价格将会继续上涨——疫情前的价格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悉尼皇家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执行临床主任保罗·托兹洛(Paul Torzillo)说:“政府和各部门需要对形势保持透明。他们的储备有多少,有什么办法可以获得更多的储备?”

目前,面对各种棘手的物资短缺和病例激增的情况,人们逐渐意识到了疫情扩散的危险。

各大医用物资生产工厂已经借助军队力量提升产量。位于维州的Med-Con口罩厂就是其中收到援助的工厂之一。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澳洲本土的生产不足以供应整个国家的医用需求。因此他们必须依靠进口的成品口罩和原材料,来维持口罩的生产。

现在口罩制造原材料出现巨大的缺口,原因之一是全球物资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些原来澳洲依赖的原材料进口国家如美国和刚刚经历疫情的中国无法提供原材料。

另一个原因是,已经购买到的物资短时间内无法运回澳洲。

本地的一些工厂也开始转型,以确保口罩原材料的生产。

比如当地的无纺布制造商Textor Technologies,原本是生产婴儿尿布湿巾和卫生巾的工厂,已经开始生产口罩原料。

澳洲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物资专责小组,已确保医疗物资的供应。

或许,不是人们不想戴口罩,而是口罩根本供不应求。口罩不管是对于普通民众,还是医护人员来说,都是抗击疫情必不可少的“武器”。

希望医疗物资能早日送到一线医护人员的手中,帮助他们战胜这场疫情!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