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疫苗、特效药……德国科研人员正与“死神”赛跑!

新闻来源: 道德经 于 2020-03-27 6:07:40  


德国病毒学家预计,如果不采取措施,包括没有疫苗的话,德国将有60%至70%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那就是5000万人左右。按目前德国接近0.5%的病死率算,将有25万人死亡。按目前全球平均4%病死率算,数字就有点吓人了。

所以,研制抗新冠病毒疫苗,找到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特效药”,成为全球病毒研究专家和医药学家的当务之急。德国作为医药研究生产的世界领先国家,自然也不甘落后。根据德国科研人员日前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德国已经成功破解新冠病毒复制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蛋白酶Mpro,并找到了一种代号为13b的化合物,可以有效阻断这种蛋白酶的作用。这将对新冠病毒特效药的研制起推动作用。

▲图源:www.swr.de

在新药研发成功之前,各国对现有多种药物、包括中药对新冠病毒肺炎的可能疗效,进行了试验。各国对疫苗的研制,也如火如荼。那么,目前进行到什么程度呢?

一、病毒特性

新冠病毒爆发虽然已经三四个月,但病毒学家对它的认知,还在初级阶段。不过,相对于Sars病毒,这种被称为Sars-Cov-2的新型冠状病毒提取和分离相对容易,加上科学家对冠状病毒研究已有不少积累,人们对它的了解,已经远胜于17年前对Sars的了解。

▲图源:www.swr.de

新冠病毒很小很小,只有百万分之一毫米,由一层薄壳包围的基因组链组成。与细菌或人体细胞不同,病毒组成非常简单,它们不会自行移动,离开了宿主,无法自行繁殖。所以,它们不是生物。病毒的唯一目标,是找到宿主,帮助繁殖。如果冠状病毒通过飞沫进入喉咙,它便会附植到人体细胞表面的某些结合点,进入细胞内部。冠状病毒可以侵入呼吸道的细胞,首先是喉咙,然后肺,但也可能进入肝和小肠。

病毒一旦成功入侵,便会迫使人体细胞复制其遗传基因,并生产新的病毒包膜。被感染的人体细胞成为病毒工厂,每个细胞可生产多达1000个新病毒。病毒生产到一定程度,人体免疫系统发生惊觉,便立即生产抗体来抵御或杀灭这批外来入侵者。当人体产生了足够的抗体,便对这种病毒有了免疫力。

▲图源:www.ausrad.com

二、疫苗研制

疫苗的意义,便是通过向人体种入适量的病毒,让人体预先生产出抗体,拥有免疫力。

常规疫苗研制,前提条件就是分离出病毒,这个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按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维勒在2月中旬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疫苗投放市场需要大约1年的时间。

据此间媒体报道,德国目前在用常规手段研制疫苗的同时,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以加快疫苗研制的速度。这种方法在医学界引发极大希望。

德国发明的这种新法,不再采用病毒本身,而是只需要病毒的基因信息。也就是说,这种新型疫苗一旦开发成功,就可以快速地、廉价地大批量生产。这对抑制这场大流行病来说至关重要。

▲图源:www.swr.de

具体来说,新疫苗不包含新冠病毒本身的成分,而只带病毒包膜外刺突部分的“施工图”。接种疫苗的人根据这一“施工图”,自己生产出刺突蛋白,免疫系统设别这种刺突蛋白,并产生抗体。

新疫苗执行“施工图”的工具是“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简称mRNA)。所谓“信使核糖核酸”,便是在蛋白质合成过程中,将DNA传递到蛋白质的“信使”。与常规的疫苗相比,“信使核糖核酸”这一工具非常安全。所以,研究人员希望,新疫苗可以不再需要做费时的动物试验,而是直接用到人体。这自然将使疫苗启用的时间大大加快。

这种新的疫苗研制方法,已经在尚处于研制阶段的狂犬病疫苗上采用。这一经验正好直接运用到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制中。所以,研究人员预计,这种新疫苗在两三个月以后,就可以用到人体试验。

▲图源:picture alliance/Ole Spata/dpa

三、药物试验

目前尚没有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医药学家和临床医生能够做的,是找到一些现有的能够减缓病毒发展的药物,配合以呼吸机等器械,维持危重病人生命,使人体有时间生产出足够抗体,战胜病毒。

全世界还没有一款药物,已经作为新冠病毒的治疗药注册。所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个体治疗尝试,都是一种试验。疗效有好有坏,缺乏临床报告支持,也没有哪款被正式推荐为治疗药。国际上已经试验的药物,名单很长,但主要有以下几种:

▲图源:PHANIE/ALAMY STOCK PHOTO

1、抗艾滋病药克力芝

总部在美国的艾伯维生物制药公司研发的克力芝(Kaletra)药剂和药丸,是抗艾滋病病毒注册药。这种药结合了两种所谓的蛋白酶抑制剂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17年前就曾经用于Sars治疗。

这种药能够阻断病毒渗透到细胞所需的特殊机制。目前在新冠病毒肺炎病患肺功能衰竭、不得不人工呼吸时试用。但是,所有试用都作为个案,需要医生权衡作用和副作用大小做出决定。此间媒体称,中国曾经试用该药,一份对199名患者试用的报告,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2、抗埃博拉药瑞德西韦

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制的瑞德西韦,本来打算用于埃博拉治疗,但因其疗效不佳而未获批准。

与埃博拉不同的是,在对新冠病毒的体外实验中,人们发现瑞德西韦有明显作用。它也许不能阻止病毒侵入细胞,但能够抑制病毒在细胞内的复制繁殖。因为瑞德西韦不是注册药,所以,医生在每次试用前,都必须向制造商和监管机构提出申请,程序走下来最长需要6天。

据报道,德国联邦药品和医疗器械研究所(BfarM)已在本月批准两项研究,在德国对瑞德西韦做人体试验,证明该药是否适用于新冠病毒肺炎治疗,并尽快提出报告。

▲图源:www.genengnews.com

3、抗疟疾药氯喹

氯喹作为抗疟疾药已经有80多年历史。目前,中国、意大利和法国均对该药治疗新冠病毒肺炎进行了试验。疗效如何还不完全确定,但对是否能用争议很大。氯喹有很大的副作用,而且需要大剂量才能使其到达肺组织。尽管如此,德国已开始对新冠病人试用氯喹,并将提出临床报告。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