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拷问英国政府!这四个绝望的死亡故事!

新闻来源: 凤凰欧洲 于 2020-03-26 1:03:09  


前英国累计死亡465例确诊9529例。今天,现年71岁的英国查尔斯王子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为英女王儿子、威尔士亲王、英王第一继承人,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英国未来的国王。

但这其实并不是今天英国疫情最轰动、最需要关注的新闻。

因为今天一天,爆出了四起令人绝望的死亡故事。

这四起死亡是英国疫情爆发以来,最令人伤心、最能代表英国疫情严重程度的消息……

首先,是今天中午由天空新闻爆出:一位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21岁女孩,无基础性疾病,这也是英国疫情爆发以来首次在媒体上出现如此低龄且无基础疾病的死亡病例。

虽然此前英国出现过一例更年轻的死亡病死(18岁患者死亡),但那一例被爆也患有潜在的健康隐患。

因此,如今这位21岁健康女孩的离去,说明了英国疫情已经出现了一个需要警惕的新变化:

1、死亡呈现健康人群低龄化,说明英国疫情已十分严重;

2、英国政府对疫情的基本判断片面,之前政府更多论调是“死者绝大多数老人,或有基础疾病”,而如今这一例,就明确告诉英国政府政策可能需要立即改变。

此前,英国政府一直坚信,新冠病毒是老年人及其他高危人群的“杀手”,而身体更加健康的年轻人即使感染也是轻症,甚至还曾提出让超过60%的人感染已获得“群体免疫”。

这一死亡病例,足以给英国敲响警钟。

媒体称,这位女孩的母亲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请那些认为这只是普通病毒的人三思”。

第二例,一名到死都没有进行新冠肺炎检测的、拥有三个孩子的英国妈妈。 刚刚据卫报披露,一位居住在伦敦南部的三个孩子的妈妈,上周六(21号)死在了自己的家中,年仅36岁,死前曾出现多种新冠肺炎相关症状,但至死,她都没有机会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据报道,该女子周五出现咳嗽、高烧、胸部胃部严重疼痛等新冠肺炎相似症状,其丈夫威廉当天致电英国急救中心999,当天医务人员赶到现场,为这位3个孩子的母亲做了一些检查后,告诉患者:“医院不会接受你,因为你不是优先考虑的患者。”随后医务人员就离开了。 但女子第二天(周六)身体状况急速恶化,据丈夫威廉回忆:“当天早上我为妻子洗澡,还帮她穿了衣服,然后给她喂些汤”。但就在威廉自己短暂休息后,再次走进妻子房间时,发现他的妻子正低着头,再仔细看后威廉发现“妻子已经死了”。

威廉再度拨通999,可赶来的医务人员并未挽回妻子的生命,随后赶来的警察也没有进入死者家中,一小时后殡仪馆的人赶来,将妻子的尸体用手提袋包裹好,并将床单裹在她脸上(称这是传染病的特定程序)后便离开了,离开前告诉作为密切接触者威廉需要自我隔离。 就这样,三个孩子失去了疑似因新冠肺炎死去的妈妈,而至死、截止到目前,她都没有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这样的极端病例,再一次拷问英国政府一周前轻症不检测、以及所谓优先检测等做法是否合理。

第三例,也是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姑娘,不同于前两例的是,她是自杀身亡。

上周日,一名来自诺福克郡的19岁女生艾米莉确诊新冠肺炎,而她因担心隔离期间无法面对“封闭的世界”,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杀身亡。

她的家人透露,在悲剧发生几天前,她曾警告家人,“在这段期间,因自杀而死亡的人数可能超过病毒本身。”

她的姐姐安娜贝尔·欧文告诉记者,“艾米莉非常关心新冠病毒,但她也更担心孤立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和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令人更伤心的是,据英媒报道,艾米莉在12岁的时候就登记成为器官捐献者,现在她离世后,将有3个孩子因此获得新生。

目前,艾米莉的家人正在号召,在病毒流行期间为那些在精神健康问题上挣扎的人提供更多帮助。

艾米莉的悲剧说明,英国政府需要立即关注疫情给民众造成的焦虑情绪和心理创伤,刻不容缓。

第四例,是意大利式悲剧,她不是病毒感染者,而是治疗病毒感染者的护士,自杀。

之前一周曾爆出意大利抗疫护士投河自尽的消息,今天,一名英国重症病房护士自杀了。

本周一傍晚,伦敦国王学院医院一名20多岁的护士被发现在医院内自杀身亡。据悉,她曾在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工作,那家医院已有8名患者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有报道称,她可能服用了过量的药物。

国王学院医院表示,“我们在这个困难时期向他们的家人提供支持,并希望尊重他们的隐私。”

这四则令人绝望的消息,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英国疫情形势已加速恶化,医疗系统处于崩溃边缘,民众恐慌情绪不断发酵,而这些也拷问英国政府:需要立刻作出疫情应对改变。

昨天,英国出现单日最高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增幅——新增死亡87例,总死亡数达到422例,增幅高达26%。

其中,伦敦西北大学医院(London North West University Healthcare NHS Trust)报告了21例死亡。

根据英媒消息,现在与意大利疫情重灾区伦巴第相比,伦敦和马德里的新冠病毒爆发更为严重。《金融时报》的研究表明,伦敦的死亡人数每两天翻一番,比英国的平均水平要快整整一天。

此前,意大利伦巴第已取代中国中国武汉,成为世界上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但意大利当局表示,之前两天意大利的单日新增感染率均为8%,是意大利报告首例死亡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果根据当前的病毒传播轨迹,伦敦和马德里很可能将成为继伦巴第之后的疫情“热点地区”。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上周末鲍里斯警告民众,“英国可能就是下一个意大利”。

昨天媒体还爆出,意大利贝加莫市长要求在英国读书的女儿尽快回到意大利。

贝加莫可是号称“全世界最恐怖疫区”,为何这位市长认为贝加莫比英国更安全,恐怕也与英国如今的疫情形势和应对措施有关。

今天,一个使人感到震惊的预测使英国疫情形势更加“扑朔迷离”——

牛津大学理论流行病学教授苏尼特拉·古普塔团队的模型表明,1月中旬新冠病毒可能就已在英国传播,目前或许已有一半英国人口感染病毒。

这一研究意味着,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病毒已获得了广泛传播,许多英国民众已对此免疫。

这一研究与此前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截然相反,而后者已经促使政府放弃“群体免疫”计划,转而采取更为严格的干预措施。

古普塔教授称,“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获得如此无条件的认可”。

她表示,她的新模型的准确性尚未得到证实,将立即进行大规模的血清测试来评估这一理论。

根据英媒消息,如果该结论被证实,则意味着英国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将尽快放开各种“禁足”措施……

这则研究是否可信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每天公布的确诊数据与英国疫情已经远远不能反映英国疫情的严重程度,进一步恶化的状况,已让英国不堪重负。

首当其冲的是英国的医疗系统。根据英媒消息,伦敦可能会在4天之内使用完所有的重症监护病床,而全国将在2周内宣布重症监护病床告急。

研究人员表示,英格兰7个试点地区中将有5个地区出现更多危重患者,超过他们在两周内所能治疗的人数。

面对此种大规模短缺,曾经在意大利医院内面临的生死抉择又一次在英国上演。一位护士透露,“医生们正在决定谁应该带呼吸机,谁不应该带呼吸机”。

目前,医务人员已经被允许放弃生体较弱的患者,转而抢救其他更为年轻健康的患者。

这位护士还透露,由于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照顾感染者,甚至连出现流感症状的员工都进入病房加入工作。

为了应对当前的医疗行业压力,昨天,英国政府宣布成立25万人的NHS志愿组织,由他们为正在“隔离”的150万高危人群(有基础健康问题)提供必要的帮助,如运送食物和药品、带他们去就医,并通话保持联系。

据悉,不久前,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25万的预期。这也意味着,每分钟就有将近200人在NHS官网上填写了表格。

志愿者必须年满18岁且没有冠状病毒症状,高风险人群可以通过电话提供支持。成功入选者可以在‘GoodSAM’这款APP上将自己可进行协助的时间标记为“值班”。他们将获得入门指导,并在扩大社交距离的要求下完成大多数任务。

除此之外,汉考克证实已经有11788名最近退休的NHS工作人员同意重返工作岗位,包括2660名医生,2500多名药剂师和其他人员,以及6147名护士。预计下周将有约5500名和18700名即将毕业的医学生和护士学生将加入抗疫一线。

下周,位于伦敦Excel会议中心的“方舱医院”也将投入使用,该医院将有两个巨大的病房,每个病房可容纳2000人。如果顺利,或许能在4天后伦敦医院全部告急后解燃眉之急。

但可以肯定的是,英国目前所采取的种种措施,早已过了未雨绸缪的阶段,而更像是在数字不断攀升的压力之下做出的被动选择。

现实很残酷——

由于缺乏足够的防护设备,许多医务人员被迫在工作和安全之间做出选择。今天,《卫报》的头版消息便是——“医生发出辞职威胁”。

代表基层医生的英国医生协会主席瑞纳什·帕玛博士认为,“政府需要保护一线卫生工作者,作为回报,他们将提供百分之百的努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来保障他们的健康,而是与他们不断讨价还价。”

一位医生表示,“我有一个免疫力低下的丈夫。没有个人防护装备,我每天都会冒险。如果不能尽快解决,那我将离开。”

另一位护士也表示,“我感到完全被抛弃了。我们没有急需的防护设备,而我们的孩子正像孤儿一样受到对待。”

昨天,卫生部长汉考克已承诺“竭尽全力”,以确保医务人员拥有所需的设备。他表示,过去24小时内已经运送了超过700万件个人防护设备,并且已经建立了一条求助热线供医务人员求援。

虽然,这些措施看出去有点“亡羊补牢”。

今天,是鲍里斯政府宣布“禁足令”的第二天,但伦敦地铁在早高峰时被英媒曝光:依旧人满为患,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他们的愤怒——

“我对TfL零尊重!他们真的是盲目还是无情?”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待在家里,早上和晚上高峰期需要更多火车。”

“关键工作者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卫生工作者不能在拥挤的地铁里保持社交距离!”

“比起在医院工作,我更担心通勤时的健康状况。”

据悉,在今天的高峰时段,伦敦的一些地铁线路每20分钟才发动一班,而平时应该是3-5分钟一班,英媒评价:在让充满“死亡陷阱”的车厢和站台上,出现了更加严重的拥挤现象。

面对质疑,汉考克表示没有充分的理由减少地铁服务,“提供全套服务将使人们能够坚持与社会保持距离,并帮助NHS员工上班”。

对于这种说法,伦敦市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给予了毫不留情地反击,“TfL公司近三分之一的员工现在处于病假或自我隔离,包括火车司机和控制中心人员。由于这些岗位需要多年的安全培训,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以替代他们。

TFL将竭尽全力为关键工作者提供服务,但如果TFL公司生病或隔离的员工人数继续增加,我们将很遗憾地通知——我们无法选择,只能进一步减少服务。”

他认为,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制止人们不必要的出行。

有消息称,如今已在主要车站部署了500名警务人员,以提醒乘客只有那些必须上班的人才应该使用地铁和火车。

英国轨道交通警察局已表示,将强制“确保只有关键工作者才能使用地铁和火车”,并补充说:“如果人们不听取建议,我们的官员将随时为铁路运营商提供支持”。

根据英媒消息,周四新冠病毒法案将正式通过,警察将获得新的权力来处以罚款并进行逮捕。

“这些措施不是建议,而是规则,将由警方执行,不遵守规定将面临至少30英镑的罚款”。

但是,英国政府到底是否有能力来强制确保“禁足令”真正发挥作用,还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

这种矛盾也可从今天英媒的头版消息看出。

《每日电讯报》称,警察将尽量采用“说服,哄骗,谈判和建议”而非“强硬态度”来要求人民遵守规定。

但是《地铁报》今日的头版,却特意强调“强制执行者”(The Enforcers)——“警察将不得拆散抵抗封锁的人群”。

前GMP首席警官彼得·法西爵士警告,实施与意大利类似的严厉措施将非常“具有挑战”,因为英国各地所能征召的警察比意大利少得多,可能面临多达2万民的警察短缺。

“如果您将我们比作意大利,我们的警察人数大约是他们的一半。”

因此,他认为,不可能仅通过执法就实现这一目标,而必须是政府继续解释信息,公众对此予以高度接受。

另外,警方还警告,如果将重点转向新冠病毒,他们将不得不忽略其他犯罪行为。

除此之外,BBC的报道显示,英国政府正在考虑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监狱中释放一些罪犯,来减轻新冠病毒大流行所带来的影响。目前,大约有3500名监狱工作人员(10%)因生病或隔离而无法工作。

司法部长罗伯特·巴克兰表示,“监狱部门必须在保护生命和保护公众之间取得平衡,但是尽可能早释放囚犯可以帮助减轻压力”。

大赦国际英国总部政府事务部负责人艾伦·霍加斯认为,如果不对自身或社会造成威胁,应立即考虑释放老年和患有潜在疾病的囚犯。

据悉,已有13名囚犯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怀疑还有更多潜在病例。

以上内容均显示,英国正在面临巨大的人手压力,医疗、交通、警力都亮起了红灯。由此或许可以推测提,高民众自觉度才是让“禁足令”发挥作用的关键。

今天,《每日星报》头版呼吁民众宅在家中做“沙发土豆”。

《每日镜报》也打出感情牌——一位4岁的孩子恳求家人“请为我留在家中”。

汉考克也表示,家庭现在已成为抗击冠状病毒的“第一线”,他敦促人们团结起来,减少在英国因感染传播而死亡的人数。

希望今天的这4起令人绝望死亡病例,能真正地让英国政府和民众有所震动,开始切实地制定和执行各种抗疫措施,让悲剧更少出现……

刚刚据英国副首席医疗官最新说法:如果人们遵循政府规定的社交限制,英国疫情将在复活节期间到达高峰,然后开始下降。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