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花钱可买检测包?又是一条给有钱人开设的VIP通道...

新闻来源: LA Times 于 2020-03-25 18:05:41  


全国各地的人们无法及时进行COVID-19的检测,但最近,一名圣塔莫尼卡的儿科医生通过电子邮件向他的患者的父母表示,可以花费250美元从他的诊所购买检测包。

图片来源:LA Times

 杰伊·戈登(Jay Gordon)医生写道,只要花250美元,他们就可以购买一个测试包,以在家中进行检测。即使他们没有症状或并不担心自己被感染,他们也可以购买这些检测包以备不时之需。但是,他表示,保险很可能无法支付此费用。 因为他只得到100个试剂盒,所以他要求测试仅限于他的患者及其他们的家人。 戈登说:“这些检测包几乎就要卖光了”,随后他又订购了数百套检测包。 他说:“人们现在真的急需它们。”

图片来源:insider 

尽管加利福尼亚州正在加大测试力度,但持续的短缺状态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希望接受检测。 一些私人医生和公立医院的医生都在单独为病人提供价格昂贵的检查包,尚不知这种做法的普及程度。同时,由于没有症状的名人和职业运动员都受到了测试,而其他并不太知名的运动员却在等待名单中,这引起了人们的愤怒。 戈登承认,他的提议强调了医疗保健系统中的不平等。 戈登说,他正在将测试卖给客户,因为他有责任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一些医生对所提供的测试包是否有效表示怀疑,并批评医生想要赚取客人的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上周五发表声明道,它尚未授权对COVID-19可进行的任何居家检测。儿科医生,州参议员理查德·潘(D-Sacramento)谴责以高价将检测包卖给有购买能力的人。加利福尼亚医学委员会应进行,这调查属于非专业行为。 他说,医生应该遵循CDC的指南,该指南优先考虑那些出现了COVID-19症状并已住院的患者。这些人或因免疫系统受损或因其他因素使他们处于高感染风险中;或最近去过疫情严重的国家或与感染该病毒的人有密切联系的人。 “在危机中,这就是我们的处理方式?我们拍卖这些测试包吗?这就是我们希望社会运作的方式吗?” 潘问。“我们不应将稀缺资源拍卖给最高出价者。”

图片来源:myconciergemd 

在比佛利山庄,初级保健医生戴维·纳扎里安(David Nazarian)医生说,自从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他一直在接听电话。 但是,由于他有VIP医疗服务,这意味着他将客户限制在了“有影响力的人和名人”的范围。 纳扎里安的年度会费从$ 5,500起,最高可达$ 10,000。 大约一个月前,当COVID-19病例基本上只发生在海外时,纳扎里安就开始搜寻检验冠状病毒所需的材料。 由于测试套件“严重短缺”,纳扎里安决定订购快速测试套件,他说这种快速测试套件已在中国和韩国使用,几分钟之内即可产生结果,而不是几天。 纳扎里安说,他希望这项涉及血液样本采集的快速检测能够在本周末从中国运抵美国,届时他希望为任何愿意支付大约500或600美元的人提供一个检测机会。 “我们有很多新患者与我们联系,金钱对他们已经不是问题了,他们愿意支付任何所需的费用,”他说。“但是我们现在不在考虑如何通过测试赚更多的钱?” 或“我们可以向谁收取更多费用来进行测试”。实际上,我们希望照顾好我们的患者,然后弄清楚如何增加测试质量并为社区造福。”

图片来源:CCTV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生物学家安德鲁·佩科斯(Andrew Pekosz)说,近几周来,外国公司涌入开发新的冠状病毒血液测试。他说,出于对可靠性的担忧,他本人不会参加这样的测试。 佩科斯说,血液抗体检测只能表明一个人是否感染了病毒,而CDC批准的鼻拭子检测可以检测到是否感染新冠感染。 CDC建议使用鼻拭子进行病毒检测,并说口腔拭子的优先级较低,只有在无法进行鼻腔检测时才应采用。佩科斯说,口腔拭子会使人们咳嗽或使测试者接触该病毒的风险更高。

图片来源:drgarycohan 贝弗利山庄内科医师加里·科汉(Gary Cohan)医生说,他不得不拒绝许多申请测试的患者。 他说,他对提供给私人患者的某些检查的可靠性表示怀疑,并说医生不应收取额外费用。 圣莫尼卡的儿科医生戈登说,他每次检查向客户收取的费用只比他从实验室收取的费用高出50美元。

图片来源:korvalabs 

他的一位患者的父母告诉他,San Dimas有一家实验室-Korvalabs正在销售COVID-19测试包。戈登说,他对实验室和测试包进行了审查,并根据一项小组研究确定它是有效的,他说,该测试表明口腔拭子测试的结果与鼻样本相同。 该测试可以在家中自行管理。戈登说,他把测试卖给客户,看他们是否有症状,但要求他们等到怀疑自己可能生病后再使用。 克劳斯纳说,该实验室是提高美国COVID-19测试能力的一部分。他还说,有关免费测试的观念是一种“幻想”,美国人一直不愿为这场危机提供医疗资金。 克劳斯纳说:“我们需要依靠自由市场。” “就是美国。”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