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26万人参与的性剥削案主犯曝光!深扒吓呆众人:女艺人也是他奴隶?!

新闻来源: 英国报姐 于 2020-03-25 8:58:35  


2020年3月25日,赵主彬被公开逮捕。

这个名字在第一时间,传遍了韩国每一个网站的新闻头条。

赵主彬,赵博士,N号房的运营者之一,行走在人间的恶魔……

@한국일보

他的公开逮捕,让所有因为N号房事件而提心吊胆的韩国女性,有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公开第一个主要罪犯的身份只是第一步。

或许,还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或许有一日,在N号房事件中,所有犯下罪行的人,都能够得到处置……

@개드립

N号房,这个26万人参与的超大性侵偷拍案,是最近所有韩国人都在关注的话题。

几天前,报妹给大家详细报道过这一事件→戳这里回顾。

这里,也给大家简单地概述一下。

韩国有很多在阅后即焚app上发展出来的N个聊天群,这些聊天群也就是所谓的"房",需要付费加入,付费获取“资源”。

运营者去各个网站发送钓鱼链接,抓住女孩们的把柄,威胁、恐吓一步步升级,最终,逼迫她们录下各种惨无人道的性剥削视频,成为他们口中的“资源”。

这些视频,包括但不限于强奸、虐待,有些会发展成线下的性侵直播,有些会留下永久的伤害,有些视频的尺度令人作呕。

她们真实的恐惧和痛苦,她们凄厉的哀鸣与挣扎,成为了所有N号房会员拍手叫好的娱乐。

还有一些房间,想加入必须要发表偷拍身边女性的的视频。

每个加入N号房的会员,都要提供自己拍摄的“资源”。他们架起摄像头,偷拍下没有防备的女性亲友的隐秘,然后发到N号房中,供人意淫辱骂。

所以,不只是运营者,每一个N号房的会员,每一个付费、或是偷拍的人,都在对他人施加性剥削。

他们,都是犯罪者。

在这件事情爆出之后,这个数字,让所有韩国民众感到了恐慌。

26万人。

韩国一共5000万人,其中男性大约一半,也就是每100人中,就有一个N号房会员。

也就是说,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人在观看着那些女孩子们凄厉挣扎的视频。

@koreastardaily

有一个韩国推特上说——

“韩国一共有26万出租车,N号房一共有26万会员。

你在街上碰到出租车的概率,就是你碰到N号房会员的概率。”

这在韩国引起了轩然大波,数百万网民在青瓦台网站请愿——

“请公开赵博士的个人信息和照片”

“请公开加入N号房的26万名会员的身份。”

截止到3月25日中午,这两项请愿,已经分别到达了260万人,和188万人。

而公开赵博士身份的请愿,是青瓦台请愿史上,首次突破200万人次的请愿。

赵博士是谁?

他是这件事情中,最令人愤怒的三个主犯之一,也是手段最残忍、迫害人数最多的人。

他开设了3个房间,并将其中一个设置为付费入场,入场价接近万元人民币。

为了让自己的“资源”配得上这个入场价,他亲自上场,去引诱那些需要兼职的贫穷女性和涉世未深的未成年女孩。

他以“招聘兼职”为借口,要求女孩发送自己的身份信息,步步设局,让这些女孩一次次发送尺度越来越大的视频。

最后,让她们成为自己的奴隶。

在赵博士的“资源”里,这些女孩甚至用刀在自己的身体上刻下了“奴隶”的字样,来证明这些视频,都是这个房间里原创的。

@三联生活周刊

有一位匿名的受害女学生在昨日接受媒体采访,自述道——

“初中时,家里需要生活费,我开始找兼职。他问我要不要做“赞助兼差”,即收到对方金钱“赞助”,陪伴或是替对方完成任务。

他开价一个月400万韩元(2.3万元),我同意了,开始和他有联系。”

“他以汇款和赠送礼物为理由,从我这里获得了家庭地址、电话号码、账户号码等个人信息。”

“最开始的任务很简单,后来开始要求我拍摄一些身体部位,我拒绝了,但他用强硬的语气告诉我,我给你买了礼物,连这个也做不到吗?”

@연합뉴스

然后,她一步步走入地狱,拍摄了40多段视频给赵博士,也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他有脸部照片,声音,有我的住址,我能怎么办呢?”

而和她一样的女性,接近上百人,现在已经被掌握的被害者已经达到74人。

其中最小的,仅仅只有11岁,还在小学的年纪。

他在运营的博士房里,大摇大摆地写下了——

“这些奴隶都是被威胁的,所以无论你要求什么,她们都会做。”

同时,他还掌握着多个“艺人奴隶”,包括现役爱豆和10多岁的女歌手。

如果有会员怀疑,这些奴隶是否是艺人本人,他就会上传艺人的身份证号码和地址,告诉会员可以“去这里见到艺人”来自豪地展示自己的大度。

“博士是大众的!”

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他提到的艺人达10多人。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曾经宣称自己可以出售枪支和毒品,威胁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去年,赵主彬和同伙姜某为了报复举报N号房窃取受害者信息的女性,找到了她女儿所在的幼儿园,告诉她——

“不支付400万韩元,我就杀了你女儿。”

@이데일리

JTBC的代表理事孙石熙,也曾经受到过赵主彬的威胁。

他将孙石熙家人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发送给他,告诉他——

“什么时候只要一块砖头就可以解决了,会在延边雇用人。”

@매일경제

这样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谁都不会怀疑他随时可以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

如果就让他默默无闻地入狱,再隐姓埋名地重新回归社会,又会对普通人造成多大的威胁?

在破天荒的二百万人请愿后,青瓦台公开了赵主彬的身份。

“对因公开身份引起的嫌疑人人权、及嫌疑人家属、周边人可能遭受的二次伤害等限制公开的理由,进行了充分的讨论,从国民的知情权、防止同类犯罪的再犯、及预防犯罪的角度出发,综合审议了是否符合公共利益后,决定公开个人信息。”

这也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性犯罪而做出公开身份决定的嫌疑人。

@joins

“博士”赵主彬,25岁,1995年生。

仁荷工业专科大学,信息通讯专业,成绩4.17还算优秀,多次获得奖学金,在校报的编辑部工作。

记住这张脸。

令人心情复杂的是,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同事也说他“好像是随处可见的安静孩子”。

长相普通,学历普通,经历普通,却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反社会恶魔。

而当媒体深挖他的经历时,却挖到了更多细思恐极的事情。

——他是一名“公益爱好者”。

@joins

他很喜欢当义工,去孤儿院参加公益服务,50多次报名参加义工团队。

他说:“我将志愿者服务视为生命的一部分。”

他还在公益活动中,因为表现出色被选为队长,在多个保育院进行过服务。

如果不是N号房的爆出,谁都会觉得他是一个正直,而充满爱心的好人。

@joins

“他的无私行为不可能源自于同情。反社会人格的特征是无法对弱者的痛苦拥有同理心,他的亲社会行为,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利益而采取的行动。”

“自卑的人痴迷于展现自己的优越感,他似乎对社会弱势群体有热情的目光,来证明自己的优秀,这也是为什么他自称博士。”

韩国的心理学家们讨论着他的行为,但也有网友评论道——

“他在志愿活动的过程中,面对那么多毫无防备又亲近的小朋友,不知道做过多少禽兽事情。”

“这样的人去孤儿院做公益让我心有余悸,他……是去挑选商品的。”

@upkorea

更令人作呕的,是挖出来的实名发言。

在匿名的N号房中,他是无恶不作的魔鬼。

在需要实名发言的问答中,他是正直高尚的维护者。

他在学校校报担任主编时,曾经撰写关于“防止校园性暴力”为主题的报道,并指出举办性教育讲座的意义。

2014年,预防学校性暴力

在他回答的各种问答之中,也有很多……正直到令人不安的内容。

网友提问:女团性感服装是否会煽动社会混乱?”

赵主彬回答:“不是这样的。如果因为衣服短就引起混乱,那是禽兽的世界。”

“阿拉伯世界的人都是黑袍罩身,但性犯罪率依然居高不下,这个提问一开始就无法成立。”

@joins

网友提问:“和姐姐一起跟叔叔玩,叔叔把手伸进姐姐的裙子里,怎么办?”

赵主彬回答:“告诉你的父母。性暴力经常发生在亲戚之间。要一直警戒。”

@橙雨伞微博

这样的答案,非但没有显露出他的反社会人格,反而无比政治正确。

他不是不明白这样行为对于女性的伤害。

相反,他太明白了。

@SBS

如果他出现在你的身边,你也可能会觉得他是没有危险的朋友,因为他伪装得太好了,甚至伪装到让所有人都相信他是一个尊重女性、平和善良的人。

他知道该如何行动,才能让女性降低戒心,让她们误以为他是一个正直的好人。

然后,实施自己的罪行。

@joins

但还有一个问题,让所有人陷入了沉思。

网友提问:“下载淫秽物是否会被处罚?会被抓走吗?”

赵主彬回答:“只要不是儿童和青少年的淫秽物品就行。被查处发现的话会被抓走,但被发现的概率低,不要担心。”

或许,在他的思维中……错的不是行为本身,而是“被发现”。

@스포츠조선

在N号房的罪行暴露之后,他被警察逮捕。

而他的第一反应,不是道歉认罪,而是在身份公开以前,试图自杀。

据警方透露,赵主彬16日在警察署拘留所试图自杀未遂。

今日,他的身份被公开,被当众送交检察院。

他没有佩戴口罩,向因自己受害的人谢罪。

"对孙石熙、尹长贤市长,金雄记者等,因我而受到伤害的人真心道歉,感谢让我停止恶魔般的生活。"

他提出了三个受害者的名字,却没有向那些女性道歉。

@뉴스퀘스트

警察管理学教授吴允成教授说:“他是一个善于语言艺术,对媒体了解通透的人。”

他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像是读准备好的手稿,然后提出这三个名字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而在记者询问他是否承认犯下的罪行,是否为此感到愧疚时,他一概不答。

——是的,他不愧疚,他只是遗憾于被发现、屈从于被逮捕而已。

@네이버블로그

今天下午,韩国媒体曝出——

“N号房,1万名会员身份将被曝光!这里面不仅有教授、人气明星,还有体育明星和著名创业公司CEO。”

@theqoo

或许,这些恶魔,就像是赵主彬一样。

他可能就是你我身边的某个普通人,看起来打扮体面、温顺老实,实则人面兽心。

他有思想,他会伪装,他清清楚楚知道所做的一切,知道这些带来的后果,却依然犯下了这一切罪行。

他们以为,这些在匿名时所作的一切,对女性所作的伤害,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人生。

@SBS

对于这些犯罪者来说,公开身份无异于社会性死亡,人生就毁了。

但对于更多的普通女性来说,公开这些犯罪者的身份,揭开他们伪善的面具,她们才能感到安全,让她们不至于怀疑到每一个无辜的男性头上。

但愿,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名单。

但愿公开赵主彬的身份,真的,只是N号房事件处理的第一步……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