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揭秘奥运延期博弈,破解日本疫情之谜

新闻来源: 唐驳虎 于 2020-03-25 1:24:32  


核心提示:

1. 日本至今真实的感染规模并非1000多人,应在5000人左右,但仍大幅低于其他已经存在社区传播的国家增长数字

2. 日本公共卫生、个人卫生到位,民众普遍有戴口罩习惯、保持“社交距离”,削低了病毒在日本的传播,但不能完全阻止

3. 2014年,富山化学推出的流感用药法匹拉韦有抑制新冠病毒增殖的疗效,稀里糊涂地治好了大量新冠肺炎轻症患者

4. 从日本与奥委会签署的承办合同条文上看,谁先提出延期,就算谁违约,要承担损失,形成了日本政府与国际奥委会的博弈

应各方的强烈要求,今天先来讨论一下令人看不懂的日本疫情。

事实已经证明,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当国内病例超过100人,出现社区传播并未加强力干预之后,就必然按照病毒传播规律,进入7天10倍、Rt=3.88的指数式增长。

但唯独日本的确诊人数却只是龟速增长,画出了和很多国家全然不同的疫情发展曲线。这早在2月份就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

没有大面积爆发,没有医疗挤兑,甚至没啥动静,社会照常运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马拉松照跑,万人裸祭照办,奥运圣火照传。日本这是怎么了?

在网上,大家都议论纷纷。但是始终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第一重质辩:日本人卫生习惯无敌?

对这个现象,一般的解释是日本人有良好的卫生习惯。

勤洗手、消毒液、分餐制、环境清洁这些本来就是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更关键的是日本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常年喜欢戴口罩的民族:

3月22日,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众多游客戴着口罩欣赏樱花

与欧美人对口罩的偏执抵触截然相反,日本人对口罩的喜爱有悠久历史。这种文化传统可以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至今已近百年。

很多女性平时戴口罩用来遮掩素颜、懒得化妆、或者遮阳。而且日本人花粉过敏的比例很高,春天本来就是日本戴口罩防花粉的季节。

3月22日,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众多游客戴着口罩欣赏樱花

另外,日本人习惯保持“社交距离”。欧美的贴面拥抱在日本不可想象,就连全人类通行的见面握手,在日本也是少数——日本人更习惯互相鞠躬。

可能的原因还包括,日本人一般在公众场合低声交谈甚至保持缄默。甚至也包括日语是实际使用元音最少辅音最多的主要语言(元音是在发音过程中气流通过口腔不受阻碍发出的音),因此减少了飞沫传播。

日本也缺少像韩国、伊朗这样的大规模宗教集会,另外,日本人老年人不和年轻人同住,再加上大量御宅族,家庭规模较小,减少了家庭传播。

3月22日,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也有很多不戴口罩的人

但是,以上这些卫生社交习惯再良好,还是有如下漏洞:

1、日本社会基本照常运行,写字楼上班、会议,购物娱乐照常。虽然疫情开始后佩戴口罩的人增多,但比例也仅达到了60%~70%。

还有大量的人群不戴口罩,属于易感人群。病毒仅在这些人当中传播,就能产生大量的感染病例。

观众密集狂欢的LiveHouse(小型演唱会)

2、日本人虽然平时保持社交距离,但依然有如下众多紧密接触的场合:

著名而拥挤的上下班通勤电车,观众密集狂欢的LiveHouse(小型演唱会),气喘吁吁的健身房,放纵的风俗店,上班族下班后饮酒畅谈的居酒屋。

当然,还有不可能完全避免的家庭传播。

质疑者可以坚信,日本人仅靠相对较高的戴口罩比例,不可能完全阻止病毒传播。

第二重质辩:日本人数据造假瞒报?

然后是第二重的实质质疑,日本人究竟有没有故意隐瞒疫情规模,数据造假?

从宏观数据上看,5000多万人口的韩国,仅仅到3月15日,就已经对25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确诊8000多例,比例约3.2%。

但1.26亿人口的日本,一直到3月23日,一共只检测了2万人出头。其中武汉撤侨829人、测出15人,入境检疫1189人、测出17人,国内18322人、测出1057人。

由此可见,对于武汉撤侨、入境中疑似这样的高危人群,测出的比例也不过1.8%。而在国内最终获得检测的人群中中,确诊比例就高达5.77%。这很不正常!

日本的检测量也在缓慢增加,但大部分日子全国只有50件左右

在日本,想要获得检测难度也相当大,要连续4天高烧37.5℃以上,且出现各种符合的症状才能检测。

除了医生判断需要送检的疑似患者,根据厚生劳动省公布的资料,3月20日之前,共有23万多人主动申请检测,最终经过初筛,最终能够获得检测的,不过7659人,获准率是3.3%。

可以想见,这其中必然还遗漏了大量的病毒感染者。日本日检测数量之低,在网络特别是中国网络上已经沸沸扬扬。

当然,更著名的新闻莫过于日本首富孙正义觉得日本检测量太少,就想捐100万核酸试剂。结果日本网民不干了,把他骂上天:

你是不是想瘫痪我们的医疗体系? 你是不是想让确诊人数爆掉? 你是祖国(韩国)派来搞我们的吧!

当然,辩护者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18322人只测出1057人,5.77%的测出率其实并不算高。

现在意大利、纽约等大规模检测的地区,测出率高达1/3。

而像新泽西州,一共检测了3297人,检出2844人阳性,检出率86.3%。

因此,辩护者可以坚持认为,日本的检测规模、检出率是符合真实的。

第三重质辩:日本人能瞒得住吗?

在检测环节各说各话,无法达成共识,那么就得进入下一轮的质辩:

如果日本人想搞系统的隐瞒,瞒得住吗?对医疗系统的冲击能承受吗?

看了一下日本的医疗系统规模,还真能承受。

日本有着全世界最高的人均床位数,每10万人950张,平时的空置率在20%以上(24万张以上),无需动员扩充,就能直接承受每10万人190名病患。

另外虽然日本的医生数量少,属于东亚模式的每10万人240人。但日本的护士多,属于欧美模式的每10万人1130人,医护比例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的。

日本医疗系统无需动员就能容纳24万病患,这个比例确实非常强悍。

辩护者则声称,假如日本真的出现了上万病患,网络传言必然沸沸扬扬,甚至证据确凿。

数据可以掩盖作假,但是民众的行为不会作假,而且日本政府并不具备彻底控制国内舆论的能力,也无法让全国各地医生系统性地进行隐瞒和造假。

但目前日本国内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出现大面积的恐慌。

疫情爆发后的东京海鲜市场

可供观察的另一个视角便是在日华人华侨,规模高达近百万,占到日本常住人口的近1%。

如果日本病患上万,按比例在日华人也会有近百人感染。消息必然传到国内,引发轩然大波。

而目前在日华人除了心慌,并无多少确诊病例传出(2月份有自我怀疑被感染的,后来确诊是流感)。

第四重质辩:只能通过数据测算

通过一般性的论据辩论找不到确切答案,我们就得另辟蹊径了。

关于新冠病毒疫情,实际上有三件事是造不了假的,分别是:

1. 名人感染情况

2. 对他国的输出病例

3.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死亡规模和比例

根据这些线索,我们才能展开实质性的分析。

热烈对谈的日本居酒屋

第一,名人被感染,是这次全球疫情的显著特点。

因为病毒在国际间首先通过跨国航班传播,较为富有、国际化的人群是首要的密切接触者,其次才轮到本地社区传播。在遥远的巴西,新冠肺炎都被视为“富人病”。

另外,名人也比普通人有更好的医疗资源和关注度。若被感染,难以也不必隐瞒。因为不仅影响自身安危,还会影响其他同等阶层的往来者,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因此,无论是明星还是政要,欧美国家都纷纷中枪。但除了足协主席,日本几乎没有名人被确诊。可以相信,日本存在一定规模的疫情,但是规模不会太大。

第二,对他国的输出病例检测,这个也完全不在本国政府的掌控之内。

现在,据不完全报道,至少有十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日本的输出病例:

这包括泰国,马来西亚,印尼,澳大利亚,巴西,菲律宾,埃塞俄比亚,以及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省等。

其中泰国至少有7例,总数大致在10来例的规模。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1月17日,当武汉输出国外病例仅仅3例(泰国2例、日本1例)的时候,英国皇家理工的公共卫生研究机构就测算,武汉的感染人数规模,应该在1000~4000人之间,平均值1700人。

当时很多人根本不相信这个数字,但事后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的回溯性研究,还真就是1700人这个规模。

日本的检测数量也在缓慢增长

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确信,日本的被感染人数绝不止其官方公布的1000人出头。

但由于难以确证日本输出病例数量和日本近期出国人数规模,仅从这个角度只能得出定性分析,还难以得到定量数据。

第五重:破案的关键

第三,由于日本有很好的医疗条件,医疗系统也特别充裕,远未到被挤兑的程度。我们可以用充裕条件下的病亡率,对日本病例规模进行推算。

而且我们还可以有一个非常好的参照——“钻石公主”号。

爱知县就是名古屋(中部都市圈),兵库县就是神户所在,兵库+大阪是大阪都市圈,东京都+北边的琦玉、南边的神奈川、东边的千叶才是完整的东京都市圈

这艘游轮大部分病例都在日本进行治疗,而且前期也基本按时得到了检测。

而且游轮是在1月底传播,2月初下船,绝大多数病人的病程已经结束,剩余重症只有13位而已。前天刚刚新增2名病亡者。病亡率从1.1%增加到1.4%。

500万人口偏远的北海道由于努力检测,病例数远高于1400万人的东京都,爱知县(名古屋)也是一个检测较多的地区

还有“钻石公主”号大部分乘客是老年人,70岁以上确诊患者占比46.5%。比日本本国的感染者平均年龄还要大,救治难度也大。

中国和韩国的救治经验都表明,在医疗资源充裕的条件下,对年龄分布较为均匀的群体,病亡率在0.9%左右。

但是,跟日本本土的数据一比,就比出问题了:日本本土的病亡率达到了3.68%,几乎接近了医疗救治不及时、医疗资源紧张条件下的病亡率。

为啥日本本土死亡率,是以纯老年人为主的“钻石公主”号感染乘客的近3倍?

结论来了

所以,符合真实的情况是,日本至今的1000多人规模是不准的。真实的感染规模应在是5000人左右。

目前根据日本严苛的检测条件,只有部分重症患者得到检测,这就造成了病亡率偏高。

当然,5000人的数字还是大幅低于其他已经存在社区传播的国家增长数字。

3月4日,东京品川站的人流

这可以说明,公共卫生、个人卫生到位,再加上民众普遍有戴口罩习惯、保持“社交距离”,的确削低了病毒在日本传播的Rt值。

另外,日本公共卫生系统对感染集群(如大阪livehouse、千叶健身房、大分风俗店、兵库名古屋日间护理机构、北海道酒吧、东京呼叫中心等各种不同场景),还是进行了追踪,一定程度避免了大面积扩散。

让疫情在日本走出了和其他国家所不同的曲线(当然,比现在大家看到的曲线还是要乘以5倍)。有人估算,病毒在日本的实际Rt只有1.45。

另外,日本还有一个特别有利的条件。

目前抑制流感早期病程,一共有三种特效药。用的最多的是1999年瑞士药业巨头罗氏推出的奥司他韦(商品名达菲),较为冷门的是原苏联药物化学研究中心研制开发1993年俄罗斯上市的阿比朵尔。

这两种药在中国早期都曾尝试过能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救治,结果疗效都不成功。

但是日本有自己的流感用药。那就是2014年富山化学(Toyama Chemical)推出的法匹拉韦。

无论理论计算、体外实验结果都说明,虽然设计上是用于抑制流感的,但法匹拉韦抑制新冠病毒增殖的疗效,也仅次于被期待的“神药”瑞德西韦、老药新用的氯喹,排名第三。

而中国进行临床试验也最终证实了法匹拉韦的功效,将被纳入诊疗方案。

但在日本,法匹拉韦本来平时就是日本医生开给流感病人的基本“国产药物”。

所以,日本大量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治好的……

一方面说明日本药物化学研究实力强,一方面这也真是运气好……

日本与国际奥委会的博弈

最后说一下日本政府与国际奥委会的博弈。

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今年7月的东京奥运会是不可能举办了。但为什么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国际奥委会,一直到3月20日都还在嘴硬呢?

因为按照日本与奥委会签署的承办合同,东京2020奥运会必须在2020年举办,超过2020年即取消。还有一个条款,就是奥委会有权因战争,灾难,或影响运动员健康的情况下,取消奥运会。

这两个条款都对日本不利,停办比较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但合同偏偏没有载明,如何实施延期举办,以及延期举办的相关损失承担问题。

历史上有过奥运会停办的先例,但从未有过延期的先例。这份不完善、缺乏预见性的合同,就造成了日本政府与国际奥委会的博弈。

从合同条文上看,谁先提出延期,就算谁违约,要承担损失(比如赞助转播权、门票经济损失等等)。而显然谁都不想担这个责任和经济损失。

现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几个G7国家已经率先开口,配合日本制造国际舆论,施压国际奥委会先开口延迟举办。这样日本就不用承担违约责任了。

今晚,国际奥委会宣布,鉴于新冠肺炎感染患者数量急剧增加,国际奥委会需要在不同的状况下采取措施,在与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讨论后,完成疫情对奥运会冲击的评估,决定推迟东京奥运会至2021年夏天举行,延期后的奥运会名称仍保留“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

所以就这么回事。可见,签如此重大的合同,还是得考虑周全一点,各种情况都要考虑得到。

3月22日,在日本岩手县宫古火车站外,人们观看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

可以说,虽然因为国民特性的缘故,日本疫情不算严重,增长率也低,但依然走在一条危险的钢丝上,令人捏一把汗。

日本疫情新增趋势图,日检出病例在增长

比起东京奥运会,对全世界、全中国影响最大的,还是愈演愈烈的欧美疫情。

欧美国家的国家、社会与消费停摆,已经影响到了我国的大面积外贸行业,而且冲击将远比贸易战严重得多——加个5%关税,了不起影响一点点中国产品竞争力,

而欧美社会消费停摆,那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算来已经一周多没有跟踪分析过欧美疫情了,所以明天开始恢复分析这已经令人麻木的数字。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