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全德禁社交,默克尔被隔离,这位强硬派州长怒批“太晚了”

新闻来源: 德语达人 于 2020-03-24 11:41:37  


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德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26847人,死亡99人。

确诊人数最多的依然是北威州(8019例)。但从人均感染者数来看,疫情最严重的是汉堡(每10万人有51.2人确诊)。

01

刚刚过去的周末,德国最令人关注的两件大事莫过于:全德“社交禁令”(Kontaktverbot)颁布,以及默克尔被隔离。

2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进一步收紧全德出行限制,并公布了一系列具体计划。德国媒体将此称为“社交禁令”,并总结成以下九点:

简言之,就是要求全国所有人没有充分理由不能出门,公众场合人与人保持1.5米以上距离。一起外出的人数也有限制:可以单独外出、与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外出、或与1位非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外出。

除此之外,全德所有仍在经营的餐厅和酒店需关门停业,但针对家庭的外卖业务仍可开展。理发店、美容院、纹身工作室和按摩院等也需全部停业。仍在运营的公司必须为员工提供保护措施。

该规定将自周一起生效,至少持续两周。

更令人震惊的是,发布会刚刚结束,德国政府发言人就宣布,默克尔需要接受隔离,因为她周五曾接触过的一位医生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02 巴伐利亚州长:“社交禁令”来的太晚了

默克尔在发布会上表示,这一系列措施是与各联邦州商议一致通过的。但据德国媒体报道,这些措施的出台也并非那么顺利,甚至还引发了一场唇枪舌战。

这场论战的主角是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Markus Söder),此人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就因强硬的作风频频登上各大媒体头条,他严厉的防控措施还被一些政客批评为“反应过度”。

巴伐利亚州是全德国最早实施“禁足令”(Ausgangssperre)的联邦州,该州所实施的禁令也是最严格的。与默克尔宣布的新计划中“允许与一位非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出门”的规定不同,巴伐利亚州早在周五就已经严格禁止非共同居住的人一起出行。

在昨天德国电视一台节目《Anne Will》上,索德尔明确表示,默克尔所宣布的社交禁令“太晚了”。他说:“没有任何理由去犹豫或等待”。

默克尔宣布新的措施后,索德尔依然不改强硬的作风。他明确表示,不会改变该州的防疫规定。也就是说,巴伐利亚州不会执行全德统一的“宽松”禁令,而是坚持只有同一住所的人才能结伴外出,不同住的人不能约见,两个人也不行。

据德新社消息,周日默克尔在宣布新的防疫计划之前曾与几位州长和部长举行了电话会议,会上就已经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争执。

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

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在电话会议上直言批评索德尔特立独行,在未与联邦政府和各州商议的情况下就自行发布了“禁足令”。这种指责显然令索德尔很生气,他甚至威胁要“挂电话”。

《世界报》称,北威州是德国疫情的“震中”,但州长拉舍特一直采取保守的防疫政策,关闭学校和幼儿园的决定也是姗姗来迟。有人质疑拉舍特为了个人的政治抱负而延误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

过去几天,不少政治家都对禁足令表了态,下萨克森州长Stephan Weil (SPD)也曾明确表示反对限制民众出行。他对记者说,“设想一下,一家人挤在狭小的房子里,没有阳台和花园。家里有很多孩子,也不能出去呼吸新鲜空气。长时间这样生活是难以想象的。”

当然也有一些州跟强硬的索德尔站在了一队。例如萨尔州州长Tobias Hans就宣布了与巴伐利亚同样的措施,还称赞索德尔所作出的决定是“及时而勇敢的”。

石荷州州长Daniel Günther (CDU)也对索德尔表示支持,他说石荷州的饭店早已关闭,这一决定比巴伐利亚州还要早一些。

《南德意志报》报道称,周日的会议上,默克尔努力促成全部16个联邦州统一行动应对病毒。此前,各联邦州各自为政,政策的时间和细则都不一致,导致没有人清楚到底什么地方是什么规定。

文章评论表示,联邦制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优势,但现在面对疫情时,更需要的是各州团结一致。

03 急诊科医生:医疗资源告急

在德国电视一台的节目中,还邀请了沃尔夫斯堡医院(Klinikum Wolfsburg)急诊科主任Bernadett Erdmann 女士。

她说:“我担心,几个星期以后我们(医疗系统)会崩溃,因为(医疗资源)供应无法继续保证。” 她也赞同索德尔,认为社交禁令的颁布可能已经太晚了。

Erdmann医生说,现在德国医院各部门都出现人员短缺。她表示,这是过去20年来医疗改革的结果。

据报道,从1991年到2017年,德国医院数量减少了五分之一,可用床位数减少了四分之一。因此当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时,德国医务人员和防护用品均出现缺口。Erdmann医生表示,她所在的医院里,预定的防护用品迟迟未到,目前防护用品仅够维持一周。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bombe发送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8:39:39
设想一下,一家人挤在狭小的房子里,没有阳台和花园。家里有很多孩子,也不能出去呼吸新鲜空气。长时间这样生活是难以想象的。
-------------------------
所以这比病死还惨么?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