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多伦多2人康复但体内仍有病毒 境外加拿大感染人数飙升!

新闻来源: Rick 于 2020-02-14 8:24:19  


安大略省卫生局最新消息,首两名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已经康复(recover),但病毒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反应出体内仍有病毒。两人目前在家中自我隔离。

安省卫生局副局长Barbara Yaffe医生说,这对50多岁的夫妇自我感觉良好。她表示:“我们在安大略省的所有病例至少都得到了临床治愈。”

安省公共卫生当局表示,首名确诊感染的男子,2周前出院,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但在其鼻及呼吸道进行的测试中,结果显示仍带有病毒;其妻子,即第2名确诊患者,体内也继续带有病毒。

安省公共卫生局的Vanessa Allen医生表示,从2人的测试中,并不能知道其体内的病毒是属于活病毒还是死病毒;当局需要2个阴性测试,才能知道2人不带病毒。

2人于1月22日乘搭中国南方航空由中国返回加国时,体内的冠状病毒十分顽固,安省首席医疗官员David Williams表示,首名确诊患者已经50多岁,并有其他健康问题,故可能较难清除其体内的病毒。

此外,日本邮轮“钻石公主号”在爆发新冠病毒以后,每天的感染人数都在上升,令船上人心惶惶。

截止目前为止,目前船上已经完成病毒检测的累计713人中,感染人数已经达到218人。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乘坐“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加拿大人中,至今共有12人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与此同时,另一艘承载279名加拿大人的“韦斯特丹号”游轮,在海上漂了两周,遭五国拒收后,终于停泊在了柬埔寨。之前至少有5个其他港口因担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拒绝其入境。

一边是人心惶惶的日本邮轮,另一边则是依然惬意的海上漂游生活...

船上无人感染 丰富细节曝光

“韦斯特丹号”在海上飘荡了近两周后,于周四凌晨终于停靠在柬埔寨西南部的西哈努克港。这艘游轮本周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此前,出于对covid-19病毒爆发的担忧,它被禁止进入泰国、日本、台湾、关岛和菲律宾。

该船的运营商荷兰美洲航运公司(Holland America Line)说,船上的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员,其中没有确诊的病毒感染病例。加拿大乘客人数为279人。

加拿大外交部说,领事官员已经被派往西哈努克镇,协助加拿大人返回家园。

早些时候,柬埔寨卫生官员说,大约20名乘客报告有胃痛或发烧,但船上的卫生工作人员认为这些是“正常的疾病”。来自这些乘客的样本已由一架军用直升机运送,以检测是否是新型冠状病毒。

虽然在海上漂流,但是似乎船上的乘客情绪还比较安定,生活一切如常。

在甲板上散步

舞会

toutiaoabc.com

健身房

toutiaoabc.com

瑜伽

toutiaoabc.com

荷兰美洲航运公司在其网站上表示,他们将安排和支付所有回家的机票,以及全额的邮轮退款和未来的邮轮积分。

加拿大乘客鲍彻说,尽管他们这次旅行泡了汤,但他和妻子的精神状态仍然很好。

他说:“荷兰美洲航运公司在所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我们吃得很好,玩得很开心,我们得到了所有我们能期待的支持,甚至更多。”

钻石公主号上一对华裔感染

与此同时,“钻石公主号”上共有255名加拿大人,该船将在横滨港口以外水域隔离至2月19日。

其中至少有一对加籍华裔夫妇确诊,双双被送往日本医院医治。星岛日报联系上一对来自大多伦多地区的华裔夫妇,他们称目前“困在船上好像在蹲监狱等死”,希望联邦政府好像武汉撤侨一样,赶快把他们营救出来。

多伦多中文电台“A1早晨”报道说,“钻石公主号”上有一对华裔加拿大夫妇感染。

在电话访问中,来自大多伦多地区的周姓华裔夫妇说,每多留在船上一日,被感染的风险便会继续增加,但日本卫生部门却不批准乘客落船。

隔离前的餐食

“船上的200多名加拿大人现时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周先生说,他们与渥太华的政府部门接触,但完全没有回应。加拿大驻日本的领事馆也只是表示,一切要依循日本的规定。他们在加拿大的家人与华裔国会议员叶嘉丽接触。叶嘉丽也曾打长途电话与他们联络,并表示会向政府跟进。

邮轮抵达日本横滨是2月4日,以14日隔离时间计算,应该是2月19日可以下船。他们极为担心:“随着船上不断有新的疫情出现,如果一再要隔离14日,以船上有2,600多人计算,岂不是要在船上住上6个月。到时没病也变成有病,即使没有感染病毒,也可能会忧郁而死。”

他们说,所住的船舱起码有一个大窗;但有些旅客是4个人住在没有窗的内舱房,他们的情况更加恶劣。虽然他们极力保持好心情和注意个人卫生和健康,但情绪仍难免经常起伏。

随着隔离时间愈来愈长,焦虑和压力也不断上升。因此个人感到非常疲惫。夫妻两人彼此互相支持,并且得到很多亲人和朋友打电话慰问和支持。

周先生声称,船上的疫情不排除有部分原因要归咎日本卫生部门。卫生官员第一次上船用耳探热仪器为船上所有人测量体温时,并没有使用一次性的保护罩或用酒精消毒,而是接着不断测量其他人。他当时已经提出质疑,但由于当地官员不讲英文,彼此无法沟通。现时船上感染人数上升至218人,并且包括一名最初上船的日本医护人员。因此怀疑这是船上爆发疫情的其中一个可能的传播途径。

隔离后的餐食

周太说,邮轮在香港停留了一天,有300名乘客在香港上船。由于一名上船的80岁老翁已被感染,因此一传十,十传百;但如果船上的清洁和卫生做得够好,应该不会出现有大量人被感染的失控情况出现。他们说,即使现时的隔离期间,船上供应的食物也没有遮盖,工作人员讲话或打喷嚏造成的飞沫会有机会接触到食物。况且送餐时间完全不定,早餐由上午7时至11时;午餐有时是下午2时,也曾延至4时。经常是饿至没有胃口。

“邮轮的餐饮在疫情前后,是天与地的差别。”周先生说:“看到外界的报道声称船公司做得很好并不准确。虽然提供更多电影和免费上网,但讯号非常差,短短半小时的电话就已经多次断线。每日3餐与坐监没有分别,食物是冷的,面条像隔夜。”

他们说,经常是从外界获得的消息比船上的通知快很多。船上每日只是播放有多少人患病上岸,完全没有讲是哪一个区域,也不知是船员还是乘客。因为缺乏讯息,反而令乘客更人心惶惶、惊恐和情绪化。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