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齐唱中国国歌喊加油!刷屏的日本芭蕾舞团内,藏着白毛女的“祖奶奶”?

新闻来源: 环球人物 于 2020-02-14 6:29:23  


“我们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胶着,来自日本的声援令中国民众倍感友邻情谊:从政府到民间,从物资到精神,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到鞠躬90度募捐的旗袍女孩……每一次“雪中送炭”都暖若春风。

中日友好的“尖兵”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更是一团热情。

他们特意录制慰问视频,用中文唱起《义勇军进行曲》,声嘶力竭地为武汉、为中国、为人类加油。

这段激昂的视频令无数中国网友感慨动容!

成立于1948年的松山芭蕾舞团,是第一个将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的艺术团体,曾先后17次访华演出,用艺术谱写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中日“芭蕾外交史”。

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更是用一句“我们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定下了整个舞团70多年来传承至今的“爱华”基调。

·清水正夫

初识“白毛女”

松山芭蕾舞团的创立源自一段柔美的爱情故事。

上世纪40年代,在日本东京大学就读建筑专业的高材生清水正夫疯狂迷恋芭蕾。当时,身形姣好、天赋极高的松山树子是芭蕾舞界的明日之星。

二人相遇是佳偶天成的结合。

·松山树子

不过,这段爱情起初也遭遇了男方家庭的强烈反对。因为对演员这个职业的不认可,出身书香门第的清水父母百般阻挠婚事,最终还是没能拦住执拗的儿子,成全了这段姻缘。

1947年,两人结为连理。

婚后,为了夫人钟爱的芭蕾舞事业,清水毅然放弃建筑师的职业,并于1948年1月借用夫人的名字成立了“松山芭蕾舞团”。

偶然的机会,他们看到中国电影《白毛女》,被其生动感人的故事情节深深吸引,萌生了将电影《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的想法。

这样的操作难度可想而知:用带有强烈西方特色的芭蕾舞来表现中国传统故事,这种混搭很容易让人出戏。

好在有“贵人”相助。彼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先生给他们寄去了厚厚的歌剧《白毛女》剧本、乐谱及舞台剧照,日本作曲家林光则为芭蕾舞剧《白毛女》创作了配乐,清水正夫亲自操刀改编剧本,夫人松山树子披挂上阵出演喜儿。

·松山树子扮演白毛女剧照。

技术难题能克服,外在压力却难扛。

因为历史背景与战争因素,排练“白毛女” 这个题材不是当时日本主流社会所乐见的。因此,松山芭蕾舞团经常遭遇不公待遇,被主办方以各种理由拖欠演出费或交通费。

无论如何艰苦,清水夫妇从未动摇。他们不惜花费所有积蓄,一次次举债维系,最后甚至抵押了松山芭蕾舞团的土地。

1955年2月12日,芭蕾舞剧《白毛女》迎来首演。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白毛女的悲惨命运深深打动了日本观众。

·《白毛女》芭蕾舞剧海报。

据清水正夫回忆:“那天天气非常冷,但是观众人山人海,连补座票都没有了。大幕一落,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剧场。”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演出中国剧目的外国团体,松山芭蕾舞团备受瞩目。清水夫妇也没想到,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自此成了他们一生的事业。

开启芭蕾外交

因饰演《白毛女》芭蕾舞剧主角一炮而红的松山树子,当年就获得中国文艺界的邀请来华。

在出席国庆招待会时,周恩来总理亲自“做媒”,缔结了《白毛女》的跨国姻缘。

他在宴会上召集起三位白毛女,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演歌剧《白毛女》的王昆女士,这位是演电影《白毛女》的田华女士,这位是演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松山树子女士,你们是中日友谊的象征。”

周恩来还对松山树子的芭蕾舞团发出邀请:“下次带着《白毛女》,大家一起来。”

·1955年,松山树子第一次来北京。图为周总理与王昆(左二)、松山树子(右二)、田华(右一)三位“白毛女”合影。新华社发

1958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呼声越来越高,松山芭蕾舞团来华公演水到渠成。

中国观众热情似火。北京天桥剧场门外,观众通宵排队买票,剧场日日高挂满座的牌子。

来华两个月,松山芭蕾舞团辗转各地演出28场,场场爆满。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1958年3月12日在北京表演《白毛女》,“喜儿”由松山树子饰演。新华社发

·松山芭蕾舞团在中国各城市系列演出的海报。

结束公演回国后,松山芭蕾舞团随即投身宣传活动,打出“早日恢复日本与中国邦交”的标语,成为日本民间团体主张恢复中日邦交的最早文字记录。

·1971年10月18日,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部分成员在北京游览长城。新华社发

1972年7月,上海舞剧团应邀赴日本公演《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此时正值中日关系发生重大转折的关键时刻。

这次访日演出得到了松山芭蕾舞团的鼎力支持。清水正夫全程陪同,并向上海舞剧团开放全部练功场地。他还特意留着一把大胡子,自称“不亲眼见到中日邦交正常化就不把胡子刮掉”。

·1973年2月10日,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演员和中国舞剧团的演员,在北京天桥剧场同台演出《红色娘子军》。新华社发

1975年秋,在欢迎中国艺术家代表团访日的晚宴上,清水正夫先生开场致辞首先讲了三句话:

——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

——我也是最爱中国文化的日本人,

——我更是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日本人!

三个排比句,让在场的中国代表团成员无不感到震撼。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半个多世纪以来,清水夫妇和《白毛女》的故事一直延续。无论中日关系和风细雨还是陷入低谷,他们和松山芭蕾舞团始终都在为中日友好做着自己的努力。

作为日中友协的负责人,清水正夫毕生出入中国国门100多次。2008年6月25日,清水正夫在日本逝世,享年87岁。

婆媳接力“白毛女”

薪火相传,泽及后人。

清水夫妇的儿子清水哲太郎亦是芭蕾舞爱好者,他在与知名芭蕾舞演员森下洋子结婚后,继承家业掌管了松山芭蕾舞团。

·清水夫妇与年幼的清水哲太郎

·清水哲太郎与妻子森下洋子

森下洋子也接过婆婆的衣钵,成为芭蕾舞剧《白毛女》中喜儿的又一扮演者。

·森下洋子

两代清水夫妇接力,演绎象征中日友好的传奇故事。

·清水夫妇与儿子儿媳

2012年,中国发行了松山芭蕾舞团的纪念邮品,特别设计了印有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夫妇剧照的个性化邮票。

·森下洋子(右)

2017年,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森下洋子录制视频表达对中日友好的祝福。

2018年,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缔约40周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开启访华巡演。在保利大剧院演出结束谢幕时,为表达对侵略战争的反省与愧疚,全体团员高唱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松山芭蕾舞团在国内演出。

此次武汉疫情蔓延的消息传到日本,团长清水哲太郎先是以舞团的名义去中国大使馆捐了一批消毒水和口罩,之后又安排全团演员在排练之余录制了这段视频。

危难面前,松山芭蕾舞团再次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发出休戚与共的强音。

善良可以传递。其实在疫情爆发之初,不仅是松山芭蕾舞团,很多来自日本高层与民间的善意,早已直抵国人肺腑。

日本自民党国会议员每人向中国捐款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18元)↓↓

日本医药机构捐赠的物资上写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一段视频中为武汉加油,提到“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东京街头一位女孩身穿旗袍,90度深深鞠躬为武汉募捐↓↓

大阪街头高高挂起“武汉挺住”的条幅↓↓

于微澜处,可见真章。

每一份善意都值得铭记。正是这些超越民族、跨越国界的大爱,让正与病毒殊死搏斗中的人们感觉并不孤独。

谢谢你们,“陪”中国共渡难关!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