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新突破】德国研究所破解新冠病毒密码全力研发疫苗;Webasto新增两例患者仍旧全面复工

新闻来源: 德国生活报 于 2020-02-13 6:53:51  


2月11日晚,巴伐利亚卫生部通报州内确诊新冠病毒的病例增加2例,达到了14例。

目前,全德已有16例感染者,其中两人为武汉撤侨,其余14位均为汽车制造商伟巴斯特Webasto的员工。据悉,新确诊的病例依然是伟巴斯特Webasto的员工。

也就是说,除了从武汉撤回的确诊病例,所有的确诊病例都与伟巴斯特Webasto相关。

这家伟巴斯特Webasto公司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感染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伟巴斯特Webasto是全球知名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在中国就有10家工厂,其全球最大的工厂便开设在武汉。

默克尔也曾为伟巴斯特武汉工厂剪彩

1月19日,一位伟巴斯特Webasto上海分部的中国女性员工飞到德国总部,参加为期3天的培训。虽然这名员工来自上海,但其父母都是武汉人,在出发接受培训前,其父母从武汉赶到上海看望了女儿。彼时疫情并没有大规模被报道,许多人对疫情的严重性一无所知。

在德培训期间,这名来自上海的中国员工和一名伟巴斯特Webasto总部的德国员工参加小组讨论,有过频繁密切接触。

3天的培训很快就过去了,起初这名上海员工并没有觉得不适。但在返程的飞机上,症状出现了。在落地后,她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而与她小组讨论过的那名员工,很快也出现了呼吸道症状,起初他没放在心上,依旧正常回到公司上班。在公司听到中国同事被确诊后。他立即赶往医院检查,随后也被确诊。

这之后,传播链开始出现。伟巴斯特Webasto的员工相继被确诊感染,甚至有一名员工一家四口(包括2个孩子)都被感染。

就总体而言,德国境内状态还算平稳,也没有出现一人传播多人的超级传染者出现。伟巴斯特Webasto在关闭公司全员在家隔离14天后,原本应该在今日,也就是2月12日正常复工,可是就在昨晚又有两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尽管出现了2例新感染病例,伟巴斯特Webasto公司依然在今天恢复工作。

Webasto总裁Holger Engelmann 认为公司的传染链已经中断

早在伟巴斯特Webasto刚刚发现员工感染的时候,德国第一批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病例样本就紧急从巴伐利亚送往了柏林,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也快速进行了分离病毒毒株的工作,对病毒进入了深入分析研究。

分离病毒毒株,对战胜病毒有着重要意义,有了毒株,就可以开始研制疫苗、开发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包括开发迅速准确有效地测试病毒方法,这一切关乎于疫情赛跑的研发都离不开病毒毒株。我国的科研机构已经于今年1月份分离出病毒毒株。

柏林的夏里特病毒研究所和慕尼黑的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也已经成功分离出30多种新冠病毒毒株。因为病毒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都会进行变异,样本越全面,对后续的研发能提供更好的数据支持。

夏里特病毒研究所一个研究组负责人丹尼拉·妮美耶博士(Dr. Daniela Niemeyer)正在夜以继日地在实验室工作。分离出了毒株之后,丹尼拉·妮美耶博士还要对病毒进行深一步的研究。目前夏里特病毒研究所已经研发出可以在三小时之内即可确诊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他们还在尝试进一步开发更快的检测试剂,希望可以达到15-30分钟即可出结果,那么对于疑似患者的诊断将会有极大帮助。

目前中国疫情中,仍然依靠CT和试剂盒联合诊断,由于试剂盒对于某些患者的咽拭子的反应为阴性,所以当下更依赖于CT检测。CT的检测对于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的肺部扫描可以快速确诊,但是对于肺部其他病症的诊断也可能误诊为新冠病毒。所以快速准确的检测试剂如果可以研发出来,将会大大提高疑似患者确诊的时间,在与疫情的这场战役中,非常重要。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病毒样本是从拜仁州的第一批患者身上取来的,实验室用送来的样本接种到人类肺细胞中。接种的第三天,原本平坦的细胞表面就已经出现了许多小孔,原先健康的肺细胞已经被侵蚀。

丹尼拉·妮美耶博士说:“这太令人吃惊了!这个病毒生长得如此之快,意味着我们能从上呼吸道中成功分离病毒毒株。但这也非常令人担忧,这个病毒生长地十分快,具有高致病性。非常容易传染。”

夏里特病毒研究所所长同样也是德国病毒研究专家克里斯蒂安 ∙ 德罗斯腾博士(Dr. Christian Drosten)自中国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曾多次接受过采访。

德罗斯腾博士和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在研究所

德罗斯腾博士不希望关起门来搞研究抢成果,而是向全球同行们分享分离的病毒毒株。

他说:“每一个病毒研究所都应该有研究这个病毒的机会,我们正准备向各家研究所寄送我们分离出来的病毒毒株样本。”

但寄送病毒可不是普通的快递邮包,不但费力而且耗资。

为了打包病毒毒株,实验室必须先对分离出来的毒株进行钝化、扩增和复制。病毒样本外部的包装一定要保证结实到即使被大卡车碾过也不能泄漏出里面的病毒毒株溶液。

德罗斯腾所长表示,在目前的局势下,他和同事们不会加入科研成果的竞赛,而是让尽可能多的实验室共同参与研究。以便快速制服新冠病毒。

不只在德国,全球几乎所有的病毒研究尖端专家都在夜以继日的研究病毒。2月11日,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WHO召开了针对新冠病毒全球专家会议,旨在攻克新冠病毒,希望可以尽快研发出疫苗以及找出诊疗方案。

任何一个新出现的病毒,我们都不知道它究竟会对人类带来多大伤害。这不只是中国的事情,更是全人类的事情。所幸,我们拥有那么多一直致力于与病毒战斗、赛跑的医护专家们,他们在各自的战场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希望一定就在下一个转角。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