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德国人不宽容、充满偏见和专制主义?

新闻来源: wEGZUDE留德圈 于 2020-02-12 7:45:05  


盲人摸象的故事大家肯定耳熟能详:几个盲人摸一头大象。摸到尾巴的说大象像绳子。摸到耳朵的说大象像扇子。摸到大腿的说大象像柱子。大家有没有想过,难道这种以偏概全的言论只会发生在盲人身上?视觉无障碍的我们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大家同样耳熟能详的这句诗是著名诗人艾青的作品。而他的儿子艾未未则貌似对让他父亲常含泪水的这片土地的爱没有那么深沉。公开资料显示,他从2015年开始旅居德国柏林,时不时爆出一些反华动作。最近他又有了新动向:离开德国,前往英国定居。

在接受英国老牌媒体《卫报》采访时他说:“(英国人)至少讲礼貌,德国人不宽容、充满偏见和专制主义(intolerant, bigoted and authoritarian)”。一个多星期前我在英语和德语媒体都看到这篇新闻,若不是新冠病毒爆发,这话很可能登上热搜。我对他的这番概括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在柏林生活了一年半的感受几乎和他一样。但不同的是我依然对这个城市爱得深沉,如果不是生活不下去我根本不会离开,现在在慕尼黑安居乐业的我也在找机会回到柏林。此外,他这样评价柏林也许不无道理,可是他评判的是整个德国。

在欧洲旅居有年的我时不时会接触到一些国内来的游客,他们去过一两次布拉格或哥本哈根就开始评价那里的风土人情:捷克穷,丹麦冷,捷克人没礼貌,丹麦人性冷淡……这和摸到大象鼻子就说大象长什么样又有什么区别?这两个国家的首都我本人各去过不下二十次,而且为了更深入理解文化已经开始学习这两门生僻的语言。但是每次去依然有新的发现,新的境遇,新的体验。所以让我谈印象我反而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第一次去一个国家旅游,基于新鲜感也许能谈出很多,但都是个人所见所闻而已。像我在西班牙住了近十年,刚去就赶上经济危机。所以我在那边体验再深,也是失业率20%的西班牙,而刚加入欧元区时的西班牙黄金十年我是没有感受过的。奇怪的是AI未未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未能免俗,将自己在柏林三五年的个人体验说成是德国人一直以来的样子。

他有好好学过德语吗?难道难民潮开始前的德国也是他总结的那样吗?他有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柏林生活过吗?他听说过柏林生活的是“不想当德国人的德国人”吗?我在柏林生活半年之后搬到科隆半年,当街上行人数次对我微笑后我感到了在柏林、汉堡、慕尼黑、纽伦堡、莱比锡、德累斯顿等城市从未有过的如沐春风之感。他有去过这些城市吗?

所以,他并不爱柏林。他以为全德国都那副德行,所以他也并不爱他想象中的德国。想到这,他为什么对中国并不“爱得深沉”也就不难理解了,估计他对下一个居住地英国剑桥也不会有美好的憧憬。也许现在出国已经不算难事,但是生活过三个甚至更多国家的人还不算多。他算一个,我也算一个。

我记得刚出国那阵子也是有意识地自我强化外国好,外国妙,外国的生活呱呱叫的思想。不这样想,不是白花一大笔银子出国了吗?多年以后,我依然庆幸当初的选择,但是祖国的样子已经不那么“面目可憎”了。面目可憎的只可能是我当时的生活,而不可能是我生活的地方。国内也好,国外也罢,我们都竭力生活成朋友圈中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小粉红”或“卖国贼”,其实都是对自身处境的反思罢了。

同样,在德国生活了一年幸福时光之后,2017年我依依不舍地又回到西班牙,开始了如坐针毡的生活,每天都盼着快点再次重新回到德国。2018年底终于正式开始在柏林定居,一落地就失业半年多。在那段入不敷出的岁月,我依然用在西班牙“不堪回首”的经历鼓励自己留在德国。后来终于决定离开贫穷的柏林,在富足的慕尼黑找到栖身之所和稳定收入。回想过去,西班牙也没有那么“不堪”,德国也没有那么“美好”。我也不是“崇洋媚外”,更不是崇“德”鄙“西”,只是权衡自身后,十年前决定放弃中国来到西班牙,十年后决定离开西班牙投奔德国。

总有国人喜欢说祖国的负面新闻,也总有人说这种人是“崇洋媚外”。我想说,我遇到的最崇洋媚外的就是两种人:中国人和丹麦人。没想到吧,年年排名最幸福国度的丹麦居然“崇洋媚外”?我在丹麦遇到的所有人都众口一词,他们的择偶观很简单:远香近臭。越是外来的,亚洲的、非洲的,和他们皮肤、发色、眼珠不同的,他们就越喜欢;相反丹麦的、北欧的、欧洲的,随着范围扩大他们都不会优先考虑。这样的观点换做在国内早就被骂死了吧?

而民族自豪感最强烈的则是中国人、西班牙人和捷克人。西班牙经济已经烂到千疮百孔了,他们自己还天天穷开心。再有钱,旅游度假也首选国内,吃吃喝喝也首选jamón(火腿)和Mahou(啤酒品牌),认为法国大餐只是装逼骗钱而已。西班牙人一提起加泰人简直不共戴天。而捷克人对待游客总有敌意,我说着结巴的捷克语他们不高兴,我说德语他们更不高兴,我无意中说了个俄语单词他们简直脸拉的比长江还长。不要以为他们和斯洛伐克和平分手,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不想当捷克人的斯洛伐克人。

有个段子是关于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的。移民官问他:您想去哪个国家?他转了转地球仪,问:您有另一个地球仪吗?我读过六七本他的小说,书中透露出的那种凌厉之气让人并不舒服。也许他不是要换一个国家,他要换的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也就是改变命运。不然他到哪里都还是要挑剔的。时过境迁,这种对地域国度的过分敏感也渐渐不见。他和祖国的分歧也渐渐消弭。捷克也恢复了他的国籍。

这些想法,在我开始在第三个国家生活才渐渐体悟到,所以我不能要求别人也这么想。年纪越大,换一个国家居住困难越多,适应过程越漫长。等我到四十岁还想换一个国家。回首之前的居住地,越来越体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感觉。那些地方带给你的都是回忆,就好像看电视剧:剧情悲伤,你也不会说剧本烂;剧情轻快,你也不会因此而久留不前。

人生是一场旅程,就算你选择原地打转,周围的花花草草、山山水水也依然瞬息万变。不变的,应该是生活下去的动力,也就是初心。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