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84岁钟南山奔赴武汉!耄耋之年,再战前线

新闻来源: 英国万事通 于 2020-01-22 6:01:17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备受关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他给出建议:“我总的看法,就是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但18日傍晚,84岁的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赶往武汉防疫最前线。

从广州到武汉再到北京,连日来,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上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解读最新情况……他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关键时刻再次站出来的钟南山,又勾起人们对这位当年敢讲真话、敢涉险滩、敢啃硬骨的抗击“非典”英雄的集体回忆,更有满满的敬意。

△钟南山在赶往武汉的高铁餐车上。(苏越明摄)

从广州到武汉到北京3天工作行程满满当当

连日来,从广州到武汉再到北京,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上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解读最新情况……84岁的钟南山院士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1月18日,星期六,从广州赶往武汉

钟南山院士从深圳抢救完相关病例回到广州,当天下午还在广东省卫健委开会时,便接到通知要他马上赶往武汉。当天的航班已经买不到机票了,助手匆匆帮他回家收拾东西,直接到广东省卫健委会场跟他会合后便匆匆赶往广州南高铁站,挤上了傍晚5点多钟开往武汉的高铁。春运期间高铁票紧张,临时上车的他被安顿在餐车一角。一坐定,他便马上拿出文件来研究。晚上快11点到达住处,他又简单听取了武汉方面的情况,满满当当的一天工作和行程才算结束了。

1月19日 星期天 从武汉赶往北京

上午开完会,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的钟南山院士又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中午来不及休息,下午开会到5点,钟南山又从武汉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到达北京,他马上赶往国家卫健委开会,回到酒店,凌晨2点来钟才睡下。

1月20日 星期一 又是高强度的一天

才睡了四个来钟,早晨6点来钟,钟南山院士便起床看文件准备材料,匆匆吃完早餐,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又马上开始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又是忙到深夜。

不忘初衷,勇敢逆行他便是我们的心安

17年前,非典刚发现的时候,某权威专家断定非典肺炎的病原基本可以确定为衣原体。

这一结论,让我们失去了把非典掐死在摇篮里的先机。

是钟南山站出来挑战权威,抗住压力和非议,提出不同的判断。

非典肺炎的病原是病毒,之前所有对非典病人的治疗都是错误的。

他不仅勇于纠错,还带领团队,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

面对非典,我们封锁那些感染的病人,送餐送药都隔着小小的窗户。

连坚守在一线的医生们都有太多的顾虑,不敢给病人面对面的治疗。

是他主动接收非典中的重症患者,是他带领自己的医护团队和病人开始了正常的接触,“护士照样见病人,照样给病人量体温”。

这是榜样,也是首先打破整个非典一线医生群体恐怖气氛的开始。

“医院是战场,作为战士,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

非典曾是我们经历的梦魇,是钟南山带着我们走了出来。

在“非典”这场战斗中,给千万医生们带来了最佳武器去对战病毒,给病人带来了最大的安心。

在非典期间他曾突发高烧,但那个时候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是不是自己也被感染了。

那时候,每天都有医护人员感染非典。死亡的医护人员将近占了整个非典死亡总数的三分之一。

虽然左胸很疼,手拿个碗都会往下掉,但他一直有一个信念,此时此刻他不能倒下。

幸好他没有感染,幸好他还在。

今年84岁的钟南山,毅然赶赴他口中那个“没有特殊情况,近期尽量不要去”的武汉。

那里需要他,他便来了。

他会实话实说告诉我们传染病毒现在真正的情况,他在那,那里的病人就多了一份胜算,他在那,我们少了一份惊慌。

白岩松八问钟南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情况到底如何?

新型冠状病毒传播途径是什么?跟SARS有何区别?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20日晚,钟南山院士接受了白岩松采访,回应了民众的关切。

1、白岩松: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跟SARS区别是什么?

钟南山:现在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既跟SARS不一样,也跟中东呼吸综合征不一样,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一个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现在刚刚开始,同时正在爬坡,所以跟SARS那个时候相比传染性没有那么强,毒力也还没那么大。我觉得从疾病的严重性跟传播力来说,两者还是有差别的。

https://v.qq.com/x/page/d3055tpyq5j.html

2、白岩松:1月19日,武汉市的累计确诊病例198,但累计死亡病例是3(截至20日20时)。这个数字是否意味着它对人的威胁性远远小于2003年的SARS?还是因为我们积累了打SARS那场战役有很多的经验,因此导致“3”这样一个数字不至于让大家太过担心?

钟南山:两个因素都有。一旦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话,我们确实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治疗的措施比以前有很大进步。另外一方面,因为这个疾病是处于一个起始阶段,现在的病死率不能说明全面,恐怕还得看这个疾病的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当前这个情况并不能代表它的全貌,因为这个疾病刚刚开始,也处于一个爬坡的阶段。

3、白岩松:这两天一下子新增病例非常非常多,是由于我们采用了新的试剂来进行判断,包括检测速度更快了、更准了,还是也跟病毒自身规律有关? 钟南山:两个原因都有。对新的疾病,各地的试剂各方面不一样,需要一个权威的单位来进一步印证,需要拖一些时间。另外一个因素,这几天情况都有不同,在一定意义上说明,这个疾病在局部发展是比较快的。 4、白岩松:跟SARS比较,这次集中在武汉,而且像上海、广东等地都是输入性的病例,这对防控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吗? 钟南山:任何急性的传染病出现都不是好消息!在一定意义上从流行病学看,它不单是集中在武汉,而且集中在两个区,这两个区大概占了45%。这两个区有一个特点,有一个比较大的所谓海鲜市场。实际上并不是海鲜,而是野味,野生动物。从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学分析,它实际上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这是比较大的可能。但是现在还是出现人传人的现象,这是我们应该提高警惕的时候。 5、白岩松:怎么判断是人传人的? 钟南山:目前资料显示,它是肯定有人传人的。在武汉有这样的肯定证据,在广东有两个病人没去过武汉,但是家人去了武汉以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所以现在可以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 https://v.qq.com/x/page/v3055t51rnn.html 6、白岩松:因为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对它的了解到了哪个程度?离知道它的病原还有多远?

钟南山:现在对它的了解还是很不够。我们只能从原则上,第一,它是一个新型的冠状病毒。它引起的一些症状,跟以前SARS有些相似。第二,它的源头是什么动物,基本上还不清楚。只是从各方面的流行病学调查的话,是来自野生动物可能性比较大,比如说像竹鼠、獾这一类这些。

7、白岩松:从医学专家的角度,包括整个医疗体系,该怎么办?普通人应该怎么防范?

钟南山:它的传染性,现在已经存在人传人,同时医务人员也有传染,要提高警惕了。关键的几条:一个就是预防,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这个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不舒服或者感冒,应该到当地的发热门诊去看,必要的时候进行排查。不舒服的话是要戴口罩,戴口罩还是有用的,实际上并不一定非要戴N95。因为这些病毒不是单独的存在,它常常存在飞沫里。一般的外科口罩还是能够阻挡大部分的,戴口罩还是有用的。https://v.qq.com/x/page/g3055u280rr.html 8、白岩松:普通人出现什么症状就一定要去医院治疗,是发烧吗?

钟南山:因为在冬季,流感比较多,光是发烧还是不够。一个是去过武汉或者说家里边有从武汉过来的,这是一个前提。另外,自己有发烧,这个就要警惕了,必须到发烧门诊去看,同时,必要的时候做核酸检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