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被美国盯上,九年内战,几十万人死亡!它就是下一个叙利亚...

新闻来源: 英国报姐 于 2020-01-21 9:52:57  


中东进入2020年以来,就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叙利亚和也门的内战依然在继续,和平看起来遥遥无期。

(图:叙利亚政府军)

美国和伊朗剑拔弩张:美军无人机炸少将,伊朗导弹洗地回击。还有一家乌克兰客机不幸中枪。

中东之所以混乱,就是因为其错综复杂的政治关系。

它内部就矛盾重重:伊斯兰教的不同教派——什叶派、逊尼派,瓦哈比派、阿拉维派各自之间不可调和,导致对立。现代化以来中东还出现了各种支持世俗和民主的势力,让局面雪上加霜。

(图源:Blue Mosque)

而且,中东没有一个可以一锤定音的大国:埃及、土耳其、沙特、伊朗几个国家都有称霸中东的野心。这就导致每一次中东的战乱都能看到全中东不同国家、不同宗教的势力入侵。

内部不稳定,就给外部介入制造了窗口,美国、俄罗斯、欧洲接踵而至,想在混乱的局面中获得自己的利益。而石油这种黑色金子的存在,让全世界都想要来分一杯羹。谁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中东人最大的幸运,还是最大的不幸。

(图源:marketwatch)

在叙利亚之后,另一个国家又步上了他的后尘,很可能就会成为下一个被无数国家蹂躏的棋盘。

就像已经写好了剧本一样,上面所有提到的问题,它都一应俱全,头也不回地滑向了那个恐怖的战乱深渊。

这就是利比亚的悲剧。

熟悉利比亚历史的同学应该都清楚:2011年,在多国部队的干预下,执政利比亚42年的独裁者卡扎菲被反抗军推翻。他满身是血的尸体被“革命者”抬出示众。

(图:年轻的卡扎菲(左))

战争结束了,独裁者死亡了。在几乎是全世界国家的支持下,利比亚开始了自己的民主化进程。美国和欧盟在这个时候是非常满意的:普世价值观又一次得到了伸张,民主可以治百病,利比亚人民的好日子终于要来了。

(图:当时的利比亚人民感谢欧美干预)

然而就像几乎所有曾经的中东的革命一样,事实证明,这个国家内部的复杂性,远远超出想象。从卡扎菲死亡的那一刻起,利比亚各个势力就失去了和谐共处的诱因,整个国家陷入到混乱之中。

(图:利比亚人抗议政府)

2014年,利比亚全国还由“国民议会”所控制。但国民议会是一个非常松散的联盟,主要由那些之前反对卡扎菲的势力组成。他们之中有非常亲西方的民主派、资产阶级,希望利比亚可以成为西方那样自由民主的国家。

但与此同时,国民议会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极端宗教主义势力。卡扎菲在世的时候推行世俗政策,女性不必戴头巾,反对宗教势力干政。现在他死了,各路之前蛰伏着的极端宗教组织都蠢蠢欲动。

顺带一提,震动美国的2012年班加西事件,杀死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的就是极端宗教组织。

(图: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武装分子在利比亚)

在国民议会中,穆斯林兄弟会、公正与建设党这样的伊斯兰政党逐渐掌握了政府权力,当时国民议会的主席就出自这个派别。

这样的国民议会开始进行宗教保守化的改革:用政府资金支持伊斯兰武装团体,通过了在全国实行伊斯兰教法(沙里亚法)的决议,学校性别隔离,女性强制带头巾…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卡扎菲上台以前的样子。

(图:利比亚国民会议)

如果你觉得这很耳熟,这就是1979年伊朗革命所发生的事情:原本是支持自由的市民抗议政府腐败,结果政府倒台以后抗议者中的极端宗教分子窃取革命果实,成立政教合一的政府。

(图源:NYT)

2014年,在宗教保守的利比亚国民议会逐渐加强自己权力的危机关头,利比亚军队领导人哈夫塔尔宣布政变,对利比亚国内的各种宗教武装势力发起了进攻。他当时试图进军首都地的黎波里逼迫国民议会解散,但没有成功。利比亚第二次内战就此揭开序幕(第一次是推翻卡扎菲的那次。)

(图源:Borsa Gundem)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哈夫塔尔就是什么想要保卫利比亚的圣人。哈夫塔尔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军阀,在叙利亚内战前曾经是卡扎菲军队里面的指挥官,但因为机缘巧合在80年代后成为了欧美支持的反对派,叛逃以后长期生活在美国。

熟悉他的人应该都知道,哈夫塔尔很像典型的中东世俗独裁者:卡扎菲、穆巴拉克、阿萨德…想要凭借军队的支持扫清利比亚的极端宗教势力,然后成为新的独裁者。

(图:卡扎菲)

嗯,如果哈夫塔尔成功,利比亚一个独裁者换另一个独裁者,相当于白打了十年仗。但他要是失败,那么利比亚就可能变成一个极端保守的神学国家。

事情就是这么魔幻。

(图:卡扎菲)

2014年,内战中的利比亚举行了首次大选,选出了“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因为城市居民的支持,这一次世俗民主派大获全胜,极端宗教势力失败。

理论上来说,之前的“国民议会”是过渡性质的政府,而“国民代表大会”则是正牌政府。但手握宗教武装势力的“国民议会”拒不承认“国民代表大会”的正统性。没办法,这些新被选上的国民代表只能逃离首都,投奔哈夫塔尔的政变军队。这也给与了哈夫塔尔师出有名的正统。

(图:哈夫塔尔)

从2015年起,利比亚就是两个议会,两个政府,无数支军队的混乱局面。南方多地武装开始乘乱出击,占山称大王。甚至ISIS也来插了一脚。卡扎菲生前维持的利比亚国家崩溃以后,对于这个国家的认同似乎也一并烟消云散了,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某某教派,某某部落,某某民族的一员,唯独不是利比亚人。

(图:2015左右利比亚内战局势。绿色为“国民议会”,红色为哈夫塔尔,黑色为ISIS)

中国历史上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论多么混乱都会有华夏的概念,大家可能会觉得其他国家也是这样。其实并不是。这里可以稍微说一下利比亚的历史。“利比亚”国家在进入现代之前是不存在的,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今天的利比亚由几个行省组成。

之所以会出现“利比亚”,是因为1911年意大利从土耳其人手里夺走了这片土地,开始对它殖民。这才使从前无关的这些土地连接起来,成为了一个政治实体。

相比于我们2000多年的统一历史,利比亚只有100多年,其民族凝聚力就可想而知了。对于当地人而言,他们并不会觉得自己是利比亚人,他们会觉得自己是阿拉伯人、柏柏尔人、是穆斯林、是某个部落的成员,仅此而已。

(图源:libyan express)

卡扎菲上台以后,他也经历过一段身份迷失的的时期。早期的他希望和突尼斯和埃及合并,成为阿拉伯国家。因为他认为自己是阿拉伯人,而不是什么利比亚人。

直到这些努力都失败后,他才开始转而想要培养国内的爱国主义,强化利比亚概念。但又有什么用呢?由共同记忆组成的民族认同,可不是短短的十几年就可以完成的。

其后果,就是卡扎菲一倒台,利比亚就散了。

各国势力争相介入,都挤破了利比亚的家门。

为什么?因为利比亚有石油。

(图:利比亚,图源:NYT)

卡扎菲时期,利比亚也经历过一段繁荣,不查还真的不知道,利比亚在卡扎菲执政末期的人均GDP都快要接近1.5万了,和现在的波兰差不多。石油给他们带来了财富,但也给他们带来了战争。

(图源:NYT)

俄罗斯来了,他支持哈夫塔尔的国民军。一并支持哈夫塔尔的还有意大利和法国。他们都想哈夫塔尔可以让利比亚重回稳定,从而好控制这个国家的石油产业。

埃及也支持哈夫塔尔,因为价值观相似。现在的埃及领导人塞西也是军人独裁政府。

土耳其也来了,他们支持亲宗教势力的“国民议会”。土耳其自诩伊斯兰世界的守护者,自然要拉自己兄弟一把。支持这个阵营的还有卡塔尔。

(图:土耳其总统厄尔多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各个国家都开始往利比亚送钱、送物资、乃至军队…

2020年目前的战况,是俄罗斯支持下的哈夫塔尔直逼“民族团结政府”首都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主要由亲西方的民主势力和宗教势力组成,继承了之前“国民议会”的地盘。

(图:最新战况,红色为哈夫塔尔,绿色为民族团结政府)

在这个时刻,土耳其突然宣布向“民族团结政府”派去援兵,直接介入利比亚内战。

在外国势力介入的情况下,利比亚内战的未来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能决定内战结局的,已经不再是利比亚的人民,而是其他国家的总统了。

当然,这里报姐所写的利比亚内战局势,只是一个大概。要说得细的话,还有无数的细节可以说。这是一场相当复杂的战争,每一方都有自己的动机和诉求。

但它同时又反应出了中东局势的某种规律和定式,独裁政府被推翻——极端宗教势力登场——民主势力无能为力…

最后的结果,要么是美国长期驻军,政府维持表面的民主(伊拉克、阿富汗),或者是极端宗教势力成功上台(伊朗),或者是新的独裁者上来摆平局面(埃及、利比亚)。这取决于其他国家的干预结果。

这样的怪圈,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