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触目惊心!澳洲山火后,多地饮用水变漆黑!这些华人区毒气锁城!空气质量全球最差!华人务必注意身体!

新闻来源: 英伦大叔 于 2020-01-15 0:35:50  


一架救灾飞机从高空向灼烧的森林喷洒阻燃剂,像一场粉红色的暴雨。图源:SMH 这是澳大利亚近段时间屡见不鲜的一幕。然而烈火灼化的灰烬,再加上为了灭火投放的大量阻燃剂,可能让悉尼人民迎来新一轮灾难。 自2019年9月起,澳大利亚山火从自燃到扩燃到燃尽一切, 这近4个月时间里,澳大利亚政府向正在被山火灼烧的大地投放了共数千吨阻燃剂,红色的阻燃剂从火场上空飘下, 烟雾弥漫的天空像是下了一场粉红色的雨。

飞机从空中投放阻燃剂,这些粉末全数落到了土地上。 前几天,新州的天空降下甘露,随着节气更迭,澳大利亚的雨季近在眼前。 澳洲群众和消防队员们皆欣喜若狂,喜迎大雨,然而眼前的一切似乎像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份报道显示,澳洲这场大火终究会熄灭, 但它绝不会以熄灭而告终。

SMH:恐怖的物质可能影响到敏感饮水区的饮用水。

水生与火热

倘若一场痛疾的后遗症与并发症算作疾病对人身的最恶劣影响,那么这场澳洲大火所遗留下的问题也要算作影响澳洲土地最深远的梦魇。

据一项报道显示,大火烧去了澳大利亚数百万公顷的森林,而随之而来的污染甚至会给澳洲带来更深远的问题。 受灾地区周围的空气,众所周知,已经快成生化试验现场了, 而随之而来的,是谁也逃不掉的土壤和水污染。

据《Sydney Morning Herald(悉尼晨锋报)》报道, 在本次大火中,在新州各地洒下的数千吨阻燃剂可能会对该州的饮用水和水生生物构成致命风险, 更让人担心的是,即将来临的雨季,在有助于扑灭大火的同时, 也会将这种水污染风险推到最高潮。 阻燃剂的危害 澳大利亚在大火中洒放的阻燃剂规模究竟多大? 看看下图就明白了。

此前,为阻止失控的大火继续蔓延, 悉尼北部地区特拉慕拉南部附近的丛林、街道和房屋已被直升机喷洒了阻燃剂, 当地许多居民下班回家后发现, 自己家的房子竟然变成了粉红色。

然而阻燃剂固然对灭火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但也对环境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悉尼大学副教授Tina Bell对阻燃剂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提出了极大的担忧, 逃出大火魔爪的生物们,可能会被阻燃剂团灭了。

美国加州大火后,路面上的阻燃剂 目前,尽管阻燃剂被认为不会对人类或哺乳动物有害, 但生活在水里的鱼就逃不掉了。 大量的阻燃剂会使鱼类死亡,并导致蓝藻增生, 这两个危害,都会直接影响人们的饮用水健康。

首先,蓝藻的危害就不用多说了, 蓝藻是一种细菌,在水中极易形成有毒浮渣,导致该地区的水质不再适合作为饮用水, 也不适合作为农业用水。 倘若再下一场雨,那么这种危害就会被最大程度扩散!

蓝藻是绿色的,不利于鱼们的感情生活。 Bell教授表示, “如果阻燃剂投放到了河道内,或是随着雨水流至河域内,它将直接影响鱼类和其他水生生物。蓝藻将大量大片繁殖,对饮用水产生影响。” Bell教授曾参与了2005年维多利亚州对阻燃剂危害的研究, 而他对本次RFS喷洒在澳大利亚土地上的阻燃剂安全性,表示非常担心…

我们先来明确一些定义上的问题。 阻燃剂,顾名思义,阻碍燃烧的剂, 在澳洲,最受欢迎的阻燃剂就是Phos-Chek。 Phos-Chek以其独特的红色颜料而闻名, 这样一来,飞行员可用来追踪其喷涂位置, 新州RFS使用的就是这一种阻燃剂。

然而,Phos-Chek阻燃剂的本质就是肥料, 是一种与增稠剂和腐蚀抑制剂混合的铵。 Phos-Chek内配方一直受到业界争论,其中可能含有有毒化合物PFAS, 这恰恰也是本次阻燃剂本担忧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RFS表示,自己不能确定本次使用的Phos-Chek的配方… 但在这种情况下,Phos-Chek已经在全新州人民的头上自由的飞翔。 你!在!搞!笑!吗!

Phos-Chek品牌于1960年代由化学巨头孟山都(Monsanto)公司率先创立, 而此前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Round up陷入致癌漩涡, 据悉被狂罚20亿美元… Phos-Chek Australia总经理Darren Webb则表示, 这种阻燃剂,应该避免在水流附近使用。

然而本次澳洲大火中,想要完全避免阻燃剂Phos-Chek进入河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大火后的饮用水和农业用水威胁可能又会给澳洲人当头一棒。 据研究, 1998年,维多利亚州阿尔卑斯山国家公园发生的毁灭性喀里多尼亚大火中, 澳洲政府狂撒120吨Phos-Chek(D75R)阻燃剂, 而后果…

《The Age(时代报)》报道说, 当时,当地居民们观察到一条不寻常的油泥从流域流下, 该流域为当地9000余人供水。 随后一年多,一些居民更表示,自己身体上出现“严重皮疹,瘙痒,疮,失眠和眼部不适”, 该河流流域居民抱怨不断。

随后,CSIRO随后被委托进行调查。 它的报告指出,Phos-Chek阻燃剂中的添加剂“可能有害”。 即便这份报告最终得出结论,阻燃剂产生的健康风险不高, 但阻燃剂Phos-Chek中的配方和添加剂被称为是“商业秘密”, 至今未披露。 悉尼大学Bell教授表示, “阻燃剂的确导致了植物死亡,并会随着雨水流向河域,影响饮用水健康。”

山火水污染 除了阻燃剂之外,山火本身也给悉尼水质造成了不可忽略的污染, 大火产生的黑尘和烟灰,让悉尼海滩的黄沙变成黑土。

据《SBS》报道,悉尼Bamoral海滩因大火而被严重污染, 在当地居民拍摄的影片可看到,悉尼Balmoral海滩一带海水混浊, 黑色浪头退去时,在沙上留下如同墨水的痕迹与层层灰烬。

只要伸手一抓,就可见到形状仍接近完整、被大火烧过的树叶和其他碎片。

海洋科学家警告说,悉尼的海滩因丛林大火灰烬而变成黑色, 而且灰烬可能污染新南威尔士州的饮用水。

当地居民表示, “我到大海游泳时,部分水域的灰烬太厚了,我甚至看不到拨水的双手。”

海洋生态学家约翰斯顿(Emma Johnston)指出, 一旦灰烬被雨水带入集水区,就可能污染悉尼居民的饮用水, 导致人体健康受到影响,鱼类也可能无法觅食。

此外,还有可能间接引发藻类繁生,消耗水中氧气,将使得鱼类大量死亡。

约翰斯顿教授说: “由于颗粒物的密度很高,所以这可能会堵塞鱼鳃或者导致滤食动物无法进食。” “第二个更间接的影响是可以触发藻类大量繁殖。而且,如果遇到非常非常大的藻类爆发,当其开始分解时,它会消耗掉所有氧气,从而可能导致鱼类在低氧气环境中死亡。”

再看看这被山火染黑的沙滩,不用专家多说, 大家也应该知道,这样的水质必然对健康有害。

灰烬和烟灰落到海水中,造成附近流域水环境的崩坏, 而同时,这些“杀人”的雾霾也在一点点侵蚀着我们的城市。 昨天,墨尔本人民迎来了最黑暗的一天。

墨尔本,烟雾临城

今晨,墨尔本卫生部门(EPA)表示, 墨尔本今天凌晨0:00至凌晨4:00的空气质量成功战胜全世界各地区, 拿下了“世界最差空气质量”称号。 空气质量被评为“危险级”。

News:墨尔本的窒息,烟雾弥漫整个城市。

ABC:墨尔本空气质量将至危险水平,大火弥漫维州。 今天这一天,是墨尔本面临最严厉考验的一天。 据报道,墨尔本目前的空气质量已经可以算毒气了… 视频中,这再也不是那个充满热气球的童话城市, 而是工业革命时期的重度污染灾区…

ABC主持人身后的这座城市,你认得出是墨尔本吗? 浓烟环绕,像是发生了一场全城火灾。

看着身后的“雾都”,主持人带货上阵, 开始推销防毒面具了…

上面这些都是凌晨的墨尔本,这些空气中的“薄纱”并不是雾气, 而是颗粒状的雾霾。

维多利亚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表示: “在墨尔本,(空气质量)一夜之间的确达到了世界最严重的水平。”“显然,当温度较低且颗粒物可以沉降到地面很低时,这些情况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墨尔本的烟雾浓度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据报道,消防员整夜都在被警报器唤醒, 这些警报来自居民或商业用房的烟雾警报, 烟雾大到警报器都以为室内失火了。

雷特·萨顿(Brett Sutton)对此表示, 空气质量水平很危险,包括健康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而凌晨的空气质量似乎持续了整个上午, 对墨尔本人民来说,这无疑是一场天降的灾难。

路上能见度如图所示,这还是《News》用高清摄像机拍摄的, 烟雾稍微再浓一点, 守候在路口的人们恐怕就看不到红绿灯了。

墨尔本那充满魔力的摩天轮被淹没在烟雾中, 在路上,你只能看到它若隐若现的样子

墨尔本的污染迫使市政关闭了室外泳池和海滩,呼吁群众尽量不要呆在室外。 澳网比赛也因此暂停一小时, 毕竟谁也不想在夺冠之路上先患了肺炎。

这一上午,美丽的墨尔本像是被棉花塞满了, 海滩、街道、市区全都黏在了一起似的。

风景如画的Dromana海滩前后对比 连雨水都是黑色的。 一位澳洲人家里的储雨盆中,雨水呈黄黑色, 恰似一盆焦油。

气象部门表示,随着白天温度的升高,颗粒物也随之升高, 届时,墨尔本的雾霾状况将会得到一定的改善。 澳大利亚本次灾难级山火依旧在继续, 动物、城镇都仍在经受着毁灭性打击。

灾难仍在继续

在烈火经过之处,生灵涂炭, 原本生机勃勃的小生物圈, 如今只剩一大片黑色“墨林”和烧焦的尸体。

一只袋鼠试图穿越丛林小道,逃往暂时还没有着火的树林, 但是它失败了, 下一秒它就被烈火吞噬, 活生生倒在求生之路上。

这只小考拉貌似刚从外面“出差”回来, 它一脸懵逼地看着满目疮痍的森林, 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安详惬意的小镇也遭到了毁灭, 大火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攀上的房檐, 将这里化为灰烬。

上图是王子公路桥,建于1920年,是澳洲维多利亚文化遗产。 这一场大火,将100年的时间烧回了原点。

安宁的Cobargo小镇也在新年之夜化作灰烬, 镇上一对父子葬身火海,父亲63岁,儿子仅29岁。

Eden的一家芯片厂因大火付之一炬, 该厂为当地许多民众提供了工作机会, 是一家满是情怀的工厂。

同样在Eden,Boyds Tower这个地标性建筑遭到毁灭性打击, 原本,这座塔是丛林中的一点红, 现在变成了废墟中最后的坚强。

著名旅游景点袋鼠岛遭到大火吞噬, 岛上原本门庭若市的著名度假村, 如今被烧得只剩外壳…

看到这些,作为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一员,不论国籍、信仰、意识形态, 都会为此感到震惊与可惜, 希望澳大利亚早日渡过难关, 面对随之而来的新的挑战, 也能做好充足的应对准备。

澳洲山火从去年九月燃烧至今, 所经之处生灵涂炭、万物杳无声息。 然而,澳洲众多学者表示, 雨季来临,澳洲即将面对更加深远的挑战。

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都是澳洲即将面临的问题, 阻燃剂、烟雾,都给澳洲环境或多或少带来了打击。 目前,大火仍旧在继续,墨尔本今日迎来了最严重的污染, 澳洲各类建筑、村庄、文化遗产付之一炬。

希望灾难早日过去, 希望澳大利亚的每一个小伙伴都能坚守在这个时刻, 夏日的烈日即将落下,秋风会更加舒爽。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