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网友向新西兰总理请愿“救救考拉”,纽村专家表示拒绝,澳洲却直言“不需要,我们自己搞得定”

新闻来源: 走进新西兰 于 2020-01-14 7:58:33  


最近没什么事情

比澳洲山火更惹人关注

而大火中的考拉

更是让人揪心!

2019年9月6日晚间

澳洲Jimboomba警察在Gold Coast

救下一只雌性考拉

考拉外形呆萌、行动迟缓

一对大耳朵毛茸茸地立着

一对小眼睛却天生近视

一天之中有20个小时都在睡觉

享有“澳洲熊猫”的美名

但连续数月的大火

摧毁了大面积的考拉栖息地

甚至烧死了不少考拉

2019年10月30日

新南威尔士州Lake Cathie

附近烧死的一只考拉/Emma Siossian

大家不仅为那些丧生、受伤的考拉心疼

更有全世界的好心人

真金白银地捐钱捐物救助考拉

甚至有人在网上对

新西兰总理Jacidna Ardern喊话

“考拉这么惨,引入新西兰吧!”

这则请愿由Koala Relocation Society发起,请愿中写道——

“考拉在澳大利亚已经面临功能性灭绝困境,但在新西兰或许可以再繁殖,还有许多澳大利亚生物都面临着相同的命运。考拉不会对我们本地的生物系统造成危害,因为他们一般都栖息在桉树林中,主要的食物来源是桉树叶。”

“新西兰有28575公顷的人工种植桉树林,主要集中在北岛中部地区,与澳大利亚的桉树林差不多,虽然树龄较短,但桉树长得很快。”

“如果现在我们不行动起来,一旦考拉灭绝,责任不仅在澳大利亚人头上,也会落在我们新西兰人头上。”

“ANZACs,来吧!如果我们好好管理,就能驯养世界上最乖巧的有袋目动物啦。”

这个请愿下边,许多新西兰人纷纷表示支持。

新西兰生物学家,齐声反对

奥克兰大学的James Russell 是一名保育生物学家(conservation biologist)对此表示:“当一个物种离开原生环境的时候,可能会有新的行为。他们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期望。如果把考拉引入新西兰,结果却并不不好,甚至灭绝了,那就是个坏主意。如果引入之后,结果很好,他们繁衍生息,甚至变成了害虫,那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们自己的kākāpō和takahē就已经够忙活了,况且谁来买单呢?”

生物遗产全国科学挑战计划(Biological Heritage national science challenge)的主任 Andrea Byrom表示,虽然目前考拉的处境让人心碎,但引入新西兰的确不是个好办法。

“解决别国生物危机的办法绝不是随机引入。我们真的不知道引入考拉一类的物种会对新西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奥塔哥大学动物学教授Phil Seddon也指出:“这类动物在原生国家数量有限的原因是他们有疾病和天敌。如果让它们脱离这样的自然条件,一不小心就会给它们创造出一个过于舒适的条件,结果它们就开始疯狂繁衍。当年负鼠就是这种情况。”

James Russell博士说:“如果来到新西兰的负鼠还是跟在澳大利亚,那它们就只会嚼点植物,维持一个较低的密度。问题是,它们一来到新西兰,突然性情大变,吃起了许多它们以前并不吃的食物,因为这些东西澳大利亚没有!”

Russell博士补充说,吃上新食材的负鼠在新西兰疯狂繁殖,其密度达到此前预估的10到20倍。越来越多的负鼠开始啃噬森林,而它们携带的牛结核病给农业造成了损失。为此新西兰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财力。

Russell博士更发出直击灵魂的拷问——

“考拉被烧,的确很惨,但我们应该着眼大局。

新西兰真的要变成澳大利亚的保育所吗?”

Jacinda Ardern的一位发言人也表示,目前我们仍然致力于为澳大利亚输送消防员,希望能帮助他们将火情控制住。“我们的焦点是控制住火情,让考拉们能继续在自己的栖息地上生活。”

就在新西兰总理和专家全身心拒绝的时候

澳洲的专门也没闲着——

他们也不同意……

澳大利亚专家也说“我们搞得定”

昆士兰大学研究员Bill Ellis说,其实在澳大利亚对于考拉的管理是存在不少问题的,尤其是在French Island和Kangaroo Island。

French Island上的考拉

French Island上的考拉被人为迁走,剩下许多考拉也被用上了节育措施,因为当地考拉数量太多,食材不够。据悉,每公顷土地上一只考拉是比较理想的比例,但在French Island上一度达到每公顷土地8只考拉的地步。

据统计,澳洲Kangaroo Island上大约有5万只,其中一半在连绵数月的大火中丧生了;但其实在山火到来之前,已经有13500只考拉做了节育手术或其他避孕手段。

因为考拉数量不断增多,岛上的一种植物——曼纳胶树(manna gums,考拉最喜欢的食物)已经几乎绝迹了。政府自然资源保护部门表示,考拉是没有自己控制数量的能力的。

Bill Ellis还表示:“我们有能力自己拯救考拉。”

“考拉其实是生存能力很强的动物。跟负鼠一样,它们在半城市化环境中也能成功生存。只要我们不再杀考拉,就没事啦。”

对考拉来说,最大的威胁是行驶的汽车、狗和栖息地的流失,以及疾病;而昆士兰的考拉数量急剧下降主要是因为农业用地及城市化带来的土地清理。

而悉尼大学的一群研究员更是直言不讳——虽然考拉的确面临着生存困境,但功能性灭绝的说法是错误的。

野生动物副教授Mathew Crowther说,功能性灭绝的说法极具误导性。

“这种说法可以用在那些数量太少,无法对生态系统做贡献的物种,或数量少到无法继续存在的物种,这两种情况都与考拉的境遇不符。”

就在这场大火烧起来之前,悉尼大学曾估计澳大利亚有33万只考拉。副教授David Phalen表示,维州和南澳的考拉数量稳定,部分地区持续增长,少量地区数量过多。新南威尔士和昆士兰的考拉数量比较令人担忧。

澳大利亚专家认为

有些地方,考拉数量在下降

但还有不少地区的考拉

活得很好,还在不断繁衍

大火中失去家园甚至生命的考拉

的确让人无比揪心

但新西兰暂时还没有出手的必要

考拉以及其他在山火中失去的生命

都值得大家的关注与同情

但考拉并未陷入功能性灭绝的困境

而我们衷心希望并祈祷

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