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英国堕胎人数破20万创新高,反堕胎运动在高校突然升级

新闻来源: 英国大家谈 于 2020-01-14 6:37:20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英国有20万名女性终止妊娠,创该国历史新高。

《独立报》: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堕胎数量达到20万空前水平

一个最新的动态是,反堕胎活动人士正越来越多地将矛头指向英国大学生。

英国卫生和社会保健部 (DHSC) 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英格兰和威尔士进行人工流产女性人数为200608人,比上年增加了4%。

根据Abort73.COM对英国卫生和社会保健部 (DHSC) 发布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

2018年,20多岁的女性是进行堕胎的主体,20至24岁的堕胎率最高。

16岁以下青少年占所有堕胎女性数量的1%,16至19岁女性占7%。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居民中,未婚女性占所有堕胎女性的84%。

但同时,也有专家表示,2018年堕胎率的增长是由于年龄较大的女性和已经有孩子的母亲更易选择堕胎。

反堕胎活动人士表示,最新的堕胎数据代表了一场“国家悲剧”。

“生命权”慈善机构的发言人Clare McCarthy说:“每一次堕胎都代表了我们的社会未能保护胎儿的生命,未能为意外怀孕的女性提供充分的支持。”

如今,在英国的大学里,反堕胎社团的数量增加,也有越来越多的社会人士带着反堕胎的图片在校园里进行示威活动。

《卫报》:反堕胎活动人士越来越多地将矛头指向英国大学生

随着大学保护言论自由的压力越来越大,校园反堕胎运动已经颇具势头。部分学生组织受到威胁,如果他们试图阻止反堕胎组织成立,他们将会受到法律的制约。

《独立报》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反堕胎团体试图招募新成员并举办活动,校园内的紧张气氛正在加剧。

一些反堕胎学生社团的存在引发了抗议,还有一些反对堕胎的学生收到了来自其他同学的“恐吓”。

《独立报》:随着反堕胎学生社团在大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愤怒和威胁也随之而来

英国总学联(NUS)称,全英大学学生会中,现在至少有14个反堕胎社团,许多遭到了支持堕胎的学生的强烈反对。而去年这个时候,反堕胎学生社团只有8个,今年预计还将涌现更多。

此前,包括伯明翰、阿伯丁(Aberdeen) 和斯特拉思克莱德(Strathclyde)大学在内的许多学生会都因言论自由的法律要求,取消了对成立反堕胎组织的禁令。

最近,卡迪夫大学的校园外发生了一系列反堕胎活动人士的举行示威活动,这引发了一些学生的抗议。

随后学生会投票后决定,与其它一些大学一样,结果是支持堕胎,这使形势更加严峻。

卡迪夫大学生物信息学研究生Isadora Sinha提出进行投票的动议,去年11月举行的投票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

自那以后,卡迪夫大学的校园外至少发生了三次反堕胎的抗议活动,皆由英国生物伦理改革中心(CBR UK)发起,他们最近还针对支持堕胎的工党议员Stella Creasy进行抗议活动。

伯明翰大学三年级的医学学生,同时也是伯明翰学生组织Student for Life的秘书Helena Purle说:“我认为大学中一直存在反对堕胎的学生,但现在因为言论自由,我们终于可以成立社团并组织活动。”

但支持堕胎的学生对反堕胎社团依旧存在很大的敌意。

阿伯丁生命伦理社团今年也才刚成立,创始人Alex Mason说他们已经收到了扔奶昔的威胁。

Alex Mason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表示:“在新生欢迎周的时候我们出现在那里,当时有一个小规模示威,抗议我们的出现,一些路过的人向我们投来不悦的目光。但总体而言,我们与同学们的互动都还是很有成效的。”

反堕胎学生联盟 (APS) 的首席执行官Madeline Page表示,这学期很多社团都“受到了骚扰”,“这是由于学生社团和其他学生并不宽容,并且在英国大学中还会看到反对意见以及非法的行为。”

尽管存在着这些反对意见,但Page相信,今年反堕胎学生社团的数量将“与英国反堕胎运动的势头共同增长”。

不过,英国总学联 (NUS)称,学生支持堕胎的行动有所增加,越来越多的学生团体重申他们支持堕胎的立场。

NUS有关负责人Rachel Watters向《独立报》表示:“尽管一些反对堕胎的社会人士在校园内表现出更大的存在感,部分人试图成立反堕胎社团,但是大多数学生和学生组织都是反对他们的。”

Rachel Watters说:“反堕胎社团造成的争议和冒犯之处在于,他们的表现方式是令人羞耻的。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挑战他们的地方。我认为对付校园内反堕胎活动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为校园内支持堕胎和女性主义的社团提供支持。”

Rachel Watters补充表示,如果新生来到大学,在新生欢迎会上看到“令人蒙羞的图片”,那将是“非常痛苦的”,会让他们失去在校园内的安全感。

“校园内的反堕胎组织可能会给学生造成巨大的痛苦,这是我们必须非常小心的事情。我们需要确保学校不会因此分裂。”

Rachel Watters表示,应该由各校学生会来决定如何对反堕胎社团对新生发放的消息等行为进行处理,但Watters也强调称,学生的福利是至关重要的。

英国平等与人权委员会 (EHRC)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大学必须是言论自由的堡垒,为学习和辩论提供开放、包容的平台。”

“我们知道堕胎权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大学也必须考虑平等义务,但阻止反堕胎组织成立社团可能违反大学保护校园言论自由的义务。”

学生事务办公室(OfS)的一位发言人补充道:“我们永远不会在法律范围内限制言论自由,我们只会利用我们的权力来促进而不是限制言论自由。”

“大学就是人们可以遇到挑战、有时也会遇到令人反感的想法的地方,但大学也是可以看到这些想法遭受质疑的地方。这是我们应该鼓励的。”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