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洲现在最火的一条谣言,连你也上当了吗?

新闻来源: 微生活 于 2020-01-14 2:09:47  


山火谣言中,你们不知道的真相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所有信息来源于权威媒体,所有评论源自于笔者的专业知识和相关工作经历,不代表本人所服务的或者曾经服务过的任何机构或组织。

前方挑战固有观念多图长文预警,预计阅读10分钟。

最近网上介绍澳大利亚林火的文章里最闪耀的莫过于知乎上这一篇回答了:

作者是墨尔本大学环境学毕业的田学姐,当年的超级学霸,人在国内却依然照耀着我等苍生。强烈建议大家读读,请移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5329555/answer/963573916

在这类优秀的科普性文章走红的同时,微信朋友圈也没有耽误平时传播谣言的工作。各种爆炸性的标题层出不穷,导致国内的家人专门来信来电来寻问我们是否平安。

笔者经常忙完工作抬起头翻翻手机,发现很多在澳洲本土社交媒体上一边倒地挨骂的谣言,在朋友圈里却相当有市场。约稿时小微给我看了一条骨骼清奇的评论:

槽点太多,无从下手,可能真的有人没见过水泥……玩笑不多开了,我们来看看当前最火的谣言: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The Canberra Times)

“眼前的大火和气候变化无关,是由树林里的燃料大量堆积引起的。以绿党为首的环保主义者的政策阻止了消防部门进行预防性减灾焚烧(Hazard Reduction Burn),他们应该为这次大火负责。”

这个言论可以算是林火季谣言里的陈芝麻烂谷子,今年率先拿出来翻炒的是国家党议员巴纳比·乔伊斯。反正笔者在新闻里听到乔伊斯议员的名字都是括约肌一紧,因为每次都是爆炸性的新闻和言论。

近年来乔伊斯议员最出名的事要数婚外情丑闻。上一次出现在媒体的摄像机里还是在悉尼议会大厦门口,率领人群抗议议会投票赋予新州女性堕胎权。

这番言论也是槽点无数,总结起来有四个问题可以讨论:

1. 气候变化和眼前这场贯穿整个东澳的大火无关吗?

2. 什么是燃料堆积?在森林大火的产生中起到什么作用??

3. 什么是预防性焚烧?

4. “以绿党为首的环保主义者”或者其政策有没有阻止当局进行预防性焚烧?

这四个问题在这场大火的所有辩论中都至关重要,下面的讨论会为你拨开迷雾,看清这场大火中的每一方、每一个面孔和每一个冲突。兴奋地搓搓小手,我们开始R&D之旅(refute & debunk):

1、气候变化和眼前这场贯穿整个东澳的大火无关吗?

作为环境学人,也作为一个在维州环境和国土资源管理行业工作的人,笔者可以负责任地说:气候变化是现实存在的,全球年平均气温在逐年升高,异常气象活动也变得逐渐频繁。

气候变化时时刻刻影响着每个国家和每个行业,它是国际科学界的绝对共识。对于农业、林业和环境这种第一产业,气候变化(或者全球变暖,虽然这个叫法相对不专业且过时)的影响可以说是切肤之痛。

各个领域都有无比充足的证据。去年11月有11,000多名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签署联名信要求各国政府宣布“气候变化紧急状态”。

这个大前提上不接受反驳,在本篇也不深入这个话题,毕竟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图片来源:NOAA-美国国家环境数据中心)

古气象学模型表明北半球年平均温度从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一直在逐步升高,其中最近30年的升温速度是过去800年以来最快的。近代以来有三次可观察到的减弱:一战、二战和09年全球金融危机,因为这个历史事件都导致了工业生产的停滞乃至大规模的人口死亡,直接证明了人类活动加剧气候变化。

可是如此宏观的气候变化和澳洲的大火有什么关系?简单地来说,气候变化使得澳大利亚南部地区更加温暖和干燥,这就导致了本就干燥的夏季会有越来越多的天数出现高火险气象等级。

气候变化和林火的直接关系有限,毕竟气候变化没有去点那个火,通常点火的是闪电和人;但是却有千丝万缕的间接关系,因为不断升高的温度让大火更难以控制,让消防员更难找到水来灭火。

以这次被浓烟锁城的首都堪培拉为例,联邦环境和能源部的模型显示,如果年平均气温升高2度,堪培拉地区的山火强度就会增加25%,这意味着更大片的区域会被焚烧,零星的火情也更有可能组团变成大型山火。

再通俗一点,在设定好的时间内,烤箱的温度越高,饼干就越容易烤糊。如果烤箱的温度还在不断升高的话,给人反应和补救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可是饼干会烤糊与否,不是还和饼干的成分有关系吗?面粉多水份少的配方本身就容易烤糊吧。

这就涉及到下面的问题:燃料堆积。

2、什么是燃料堆积?在森林大火的产生中起到什么作用?

天气状况、地形和燃料对山火的动态和强度有决定性的作用。而燃料在这个山火季节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燃料(fuel)是一个林火专业术语,指的是森林地表的落叶、树皮、树枝和灌木等等,基本上是地表上一切可以着火的东西,和日常所说的汽车燃油无关,也无关树木本身。

这些燃料天然产生,在林间地表不断积攒。在林火中,火势利用燃料在地表蔓延。可见,燃料在森林大火中,充当了一个火柴的效果。

典型的地表燃料

(图片来源:Bushifirezone.weebly.com)

3、什么是预防性减灾焚烧(Hazard Reduction Burn)?

预防性减灾焚烧进行中

(图片来源:新南威尔士州国家公园管理和野生动物保护局)

既然燃料在山火中起了一个火柴的作用,那我在林火季到来前,尽可能地把所有地区的“火柴”掐掉,是不是就可以防止引发林火了呢?预防性减灾焚烧是一个经典的以火制火策略。

简单地来说,各种预防性减灾焚烧就是在气候适宜、不干燥且无降水的秋冬季节,在不烧死树木的情况下,控制性地烧掉地表的落叶、树皮和灌木等燃料。

这样到了更干燥的季节,也不必担心地表厚厚一层可能被点着了。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传统型焚烧(Cultural Burn)也是一种迷你型的预防性减灾焚烧。这个逻辑看来非常清晰,所以一直沿用至今,属于最老的林火防治手段之一。

维州消防员使用的手持点火器(Drip Torch)和车载火焰喷射器

(图片来源:维州森林消防管理局 & 维州乡村消防局)

这此大火中最大的呼声来自于新州和维州的乡村地区,一些人将山火归咎于各州消防部门没有做好预防性焚烧,才导致了各地山火频发。其中比较有组织且站在队伍前面的是新南威尔士州志愿消防员协会:

(图片来源:新南威尔士州志愿消防员协会)

上图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篇,其他还有相当数量的文章,但是都直接呼应了上文乔伊斯议员的几个观点。这样看乔大爷突然显得好睿智有没有,毕竟有消防员支持啊!

然后这篇就被改编了一下,变成大字报体,转载到了微信朋友圈里:

那是不是加大预防性焚烧力度就可以有效乃至彻底解决澳大利亚的林火问题了呢?最科学的答案是:真不一定,看情况。澳大利亚每个州都有林火,但是火和火是不一样的。

森林的种类不同,其产生的燃料也各不相同。燃料中的这些有机质着火后的状态取决于其中的水分(moisture)。草地和桉树林一般水分少,起火后燃烧快且温度高;

相反,雨林起火后烧起来就相对慢。而过去针对森林大火的研究发现,预防性减灾焚烧后的湿润型森林和之前比反而更加容易着火,因为本身相对湿润的环境被人为地改变了。

而雨林等湿润环境的树木往往没有进化出对于大火的适应性,烧没就没了。这就是2016年塔斯马尼亚高山大火的悲剧。

2016年塔州高山大火后的世界遗产区域(图片来源:ABC News)那我们逮着桉树林做预防性减灾焚烧不就好了?反正桉树是适应大火的啊。呃…… 不是这么回事。

桉树有759种,并非所有桉树都能在林火后快速重生。即使是浴火重生技能点满了的杏仁桉(Eucalyptus regnans),也需要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在下一次大火到来之前,上一次火后长出来的树得以长至成年并产生种子留在地表。而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就是大火越来越频繁。

一个地区年复一年被大火清空,根本没有时间让树长大。这也是为什么维州林业局每年大火后要用直升机播撒种子,因为天然产生的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植被恢复的需要。

其次,树和土壤是共同生存和演化的。大火后的森林地表只剩灰烬和松散的土壤,大雨一冲刷就容易流失,偏偏澳大利亚还是夏季暴雨最集中。如果没有土壤的话,树木长不回来。

稀薄的残余土壤可以长出一些低质量小树或灌木,而这些植被所存有的水分远远不如高大的乔木,所以在干旱的季节也更容易着火。

坏事总是可以越来越糟糕,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开这个头。在这个呼声在网上开始蔓延的几周后,官方也站出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NO!”

(图片来源:ABC News; SBS News)

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以及新南威尔士州的消防总长都纷纷站出来辟谣,一致地表明:

1)根本不是预防性减灾焚烧没做够,是气象条件恶化导致减灾焚烧工作无法再进行;

2)预防性减灾焚烧不是万能药(silver-bullet),防治林火要比这复杂地多、困难地多。

3)乔伊斯议员的观点,无论是有关绿党的还是有关减灾焚烧的,都不会得到我们消防部门的认可。维州的消防总长甚至直接称这种观点为“一堆情绪化的狗屁”(An Emotional Load of Rubbish)。

有兴趣的读者请移步SBS对新州乡村消防局局长的采访:《减灾工作收效甚微,消防指挥官:火势全看天气》

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hazard-reduction-not-a-panacea-rfs-boss-shane-fitzsimmons-says

燃料中的水分既和森林种类有关,也像上文提过的,和气象条件是否干热有关。气候变化带来的升温使得秋冬季节进行预防性减灾焚烧变得越来越难,因为能够进行焚烧的“窗口期”(Window)变得越来越短。

各种减灾焚烧都要求在目标地区有适宜的温度、湿度和风速,三者缺一不可:温度过低、湿度过高加上风速太低会导致焚烧无法传播,无法烧到需要的面积和强度;

温度过高、湿度过低加上风速太快会导致火情难以控制,那么减灾焚烧将变成纵火,森林会被烧掉不说,周围的居民的生命财产也会受到威胁,而后者是各州政府最怕最怕的。

针对一片区域的窗口期经常只有一天乃至半天,烧不完就是烧不完,第二天再回来做,风险会成倍上升。下一次再有窗口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完全看天,如果入夏前一直干热,那么这里的燃料就得不到清理。

2015年11月在维州中部兰斯菲尔德镇(Lancefield)附近进行的减灾焚烧失控,3000公顷的国有森林和农场被烧毁。

之后的一份独立报告指出,这里有人祸---在场的人手不够,焚烧计划不够完善;而最主要的还是天灾---当天温度升高,起了大风,导致林火冲破边界。

这也是为什么做减灾焚烧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和审核报批,也是为什么消防部门限制农民自主进行农场的减灾焚烧,因为风险实在太大了。

在没有完善计划、训练有素的人员、设备和科学指导的情况下,如此严重的后果没有人能负担得起。

维州用来灭火的S-64艾里克森直升机,又称空中吊车。在墨尔本南部的Moorabbin机场北侧可以看到。

(图片来源:Thenewdaily.com.au)

新州志愿消防员协会是一个会员制的论坛,为该群体提供一个讨论和信息发布的平台。不属于掌握资源和信息政府机构,也不是长期跟踪研究林火的科学团体,比较像自发的地区性行业协会,也就是说该组织的会员多数是乡村地区的农民和农民兼职的季节性志愿消防员。

笔者不认为这个组织的观点有权威性和充分的科学性,只能说在为其会员的利益服务。从利益相关方的角度分析一下,也很容易看出为什么乡村地区居民支持加大预防性减灾焚烧的力度。

1)乡村地区的居民是林火的最直接受害者。这也是他们踊跃志愿参与消防救援的一大动力,这里就是他们家,大火面前必须自救。就像田学姐的文章里提到的,专业的林火消防员主要是乡村消防部门、林业部门和国家公园管理人员组成,人数少之又少,所以志愿消防员在澳大利亚的消防工作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2)预防性减灾焚烧需要很多人手,当地乡村消防部门和国家公园管理机构的人手根本不够,这就要求临时雇佣很多当地的劳动力来帮忙。对于收入匮乏的农牧业社区,能够创收自然是好事。想必来自乡村地区的乔伊斯议员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政客最懂的就是选民想要什么。给农民创收当然无可厚非,但是纳税人的钱必须花在正确的方向;

3)当地的消防任务一定是保护当地的人员和财产安全。假设大量预防性减灾可以减少林火发生的概率,那么救下来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农场,这个逻辑在大家看来都很清晰。

4、“以绿党为首的环保主义者”或者其政策有没有阻止当局进行预防性焚烧?

为什么这一部分被土澳网民骂得最惨呢?因为大家都恨发国难财的人,而政客发国难财的形式就是在国家遇到大型自然灾害时,散播阴谋论嫁祸于对手,通过激起民愤和逼着老百姓选边站的方式获得更多支持。

当然我也不是绿党支持者。之所以选择说出来,是因为不想看到华人社区被欺骗甚至开始分裂,权当是给原力带来平衡。首先,绿党一向是支持预防性减灾焚烧的:

不仅如此,还有绿党青年在一线工作执行这些减灾焚烧:

其次,无论在联邦还是州的级别,政府职能部门做事情依据的是最新的科学理论和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和大学走得很近,毕竟科学问题只有科研人员懂。

政客想说什么都可以,但是不会影响政府职能部门在基层的决策,因为政府各部门归根到底要为老百姓负责,而不是为任何一届政府负责。

同理,现场有民众示威也不会左右部门的做事方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除非你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和数据。

各级政府在制定政策时也有流程要求民众参与和征求民众意见。再者,绿党是议会里最小的党派之一,也从来没有在任何州或者联邦执政过。

绿党在联邦参众两院总共只有10个席位,占两院议员总人数的4.4%,换句话说,绿党的任何提案都必须得到工党和联盟党这两大党派的支持才有立法的可能,澳大利亚联邦历史上还找不到一部绿党的法律。

这个问题就好像家里揭不开锅了,肯定不能怪刚满月的小宝宝。乡村地区有相当多的绿党支持者在当地乡土保护团体和国家公园工作,这些人是在第一线植树造林和抗击山火的,笔者在维州偏远地区工作的时候和他们中的很多共事过。

前总理艾伯特在前线志愿消防的照片被媒体广为传颂,为什么这些常年在一线工作的环境专业人士要受到诋毁呢?

谣言总会过去,蛰伏着等待下一次兴风作浪的机会,但是在这周而复始的轮回中,人心坏了。除了上面这个闹得沸沸扬扬的谣言之外,还有一些零星的和让人哭笑不得的:

(图片来源:ABC News)

“澳大利亚当局已经以故意纵火罪逮捕了接近200人,但媒体和名人还在继续将这场灾难归咎于‘气候变化’。”这个谣言就聪明了不少,报了一个数字出来,但是不改变它假的本质。

(图片来源:ABC News)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经过调查发现,“实际因故意点火而被捕的人数只有24人,其中只有一部分人真正造成了大的火情。”

同时,“一名美国极右派人物加大了造假力度,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左翼‘环保恐怖分子’放了这些火。”看来专门花时间造假的都有一定目的,无论是攻击政治对手还是只是想恶心(troll)一下别人。

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浮现的社交媒体机器账号宣传大军也在今年的大火中形成了不可小觑的造谣势力,好在基本都是在针对美国网民,用不实信息煽动民众去仇视左翼进步团体和个人。

这样做有什么后果吗?有啊,基督城那个事儿不是刚过去吗?下一个出场的是别人问过我的一张截图:

从哪里开始吐槽好呢……Liam Sheahan的案子也是被辟谣过的陈年往事了。

故事是这样的,当地郡议会(council)规定每人只能在清空屋子周围6米的植被,结果Liam大叔清了100米,拿推土机私自铲掉了近250颗树,被罚了5万澳元,同时又搭进去5万请律师。

几年后正赶上09年维州大火,他的房子没被烧掉,他邻居的房子都被烧了,所以Liam大叔觉得自己做的没错,想把罚款要回来。听着又是很有道理对不对。但是砍了门前的树就能防止自家不着火吗?

余烬传火(Ember Attack)解释图

(消息来源:researchgate.net)

除了田学姐提到过的大型山火利用闪电传播外,微观上山火使用余烬(ember)传播。余烬是着了火的树叶、树皮和树枝,在火场被强风吹到临近的树林或者房屋上,由于其中带有火星,很可能变成火源引起火灾。

余烬可以随风漂浮几公里,把农场全部铲平铺上水泥也没用。造隔离带的做法很多人都试过,但是鲜有成功的。Liam大叔的房子在大火中没被毁坏真的是运气好,可能是风向的突然转变将大火引到邻居的农场上,或者干脆是消防轰炸机路过把火压制住了。

更何况以一个孤立的事件来质疑法律有点站不住脚,实验人员没有几千个样本都不敢发论文的。上天惩罚什么的就不说了。澳大利亚年年都有山火,土著人登陆澳洲之前就有。

一切在科学面前都是可知可探讨的,无需畏惧。简单的逻辑带来不负责任的结论,长篇的反问句带来更多的困惑和分歧。

就好像没有人敢买地摊上的高考大纲一样,我们在获取信息时应该依赖没有商业利益瓜葛的主流权威媒体,笔者推荐ABC News和SBS News。ABC和RMIT有一个联合的打假平台(Fact-check),定期检验政客名人的言论,调查他们每一句话后面是否有事实根据。

同样,在科学问题上,我们应该去看澳洲顶尖科学家的评论,而非政客自己的解读或者极端小报上的评论员文章。澳洲华人的教育水平是移民群体里最高的之一,不应该在主流社会留下一个好骗且容易被煽动的形象。

写在最后

大火之后的澳洲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气象局)

2019年是澳大利亚有记载以来最热的一年,年平均气温超过1960-1990平均气温1.52°C。

前天澳大利亚气象局宣布2019年是澳大利亚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各地纷纷打破历史最高温纪录。大旱之后是难以为继的生计,大火之后是许多人破碎的生活。

大火会需要多长时间来恢复?这个问题太难回答:有些人的房子几个月后就会建起来,捐款在不断涌入澳洲受灾地区;

被毁酒庄和果园几年后才会长出能坐果的作物;树木来年就会冒出新芽,二十年后会长得很高很大,就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单纯就这次大火释放出来的二氧化碳而言,可能真的需要100年才能被植被吸收。

锡克族志愿者团队在维州东部向受困群众发放食物

(图片来源:SBS News)

没有什么成功是偶然,也没有什么成功是轻而易举。澳大利亚的环境其实并不算好:古老且贫瘠的土壤、易发山火的环境、夏天大面积国土被副热带高压控制引发持续干旱。

正是一代一代澳大利亚人的用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政策,才使得我们今天拥有令人羡慕的自然环境。我们只能希望在我们这代人手上,交给我们的,我们也能够传递下去。

大家如果想向受灾的社区捐赠的话,建议直接捐钱而非捐任何衣物和食品,一者是没有足够的人员来分拣这些物资,其次现在唯一匮乏的是重建房屋的资金。

最近网上出现了虚假的捐款平台,请大家小心。我在这里贴上维州官方的捐款平台,所有资金会被用于灾民安置和灾后重建。

https://www.vic.gov.au/bushfireappeal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7)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maxdll发送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23:33:17
一派胡言,颠倒是非。历史马上就会证明绿党的愚蠢和傲慢。
评论人:cxy1223发送时间: 2020年01月15日 4:42:15
旁的不说,就绿党那位旅游式防火的姐姐也敢贴出来,也挺佩服你的勇(马)气(虎)。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