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轰动日本的新宿牛郎被刺案公开宣判,背后的案情让人唏嘘。。。

新闻来源: 别样日本 于 2019-12-09 0:34:59  


2019年5月23日的傍晚,在东京都新宿区的一栋公寓内一名当红牛郎被其客人刺伤,由于事件的争议性一时间轰动了日本,而这起案件也在日本媒体的广泛关注之下于12月3日,正式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庭审理。

这张照片就是被害人・琉月

捅伤琉月的嫌疑人叫高冈由佳,在被警方当场逮捕后她这样供述道: 「因为我真的是太太太喜欢他了。于是我想杀了他之后---自杀!」

「当我刺伤他之后,他对我说:喜欢我」

 这起事件发生时,引起了日本国民的广泛关注,无论是高岡被告在离开新宿警察署时流露出的恐怖微笑。还是在她平静的坐在浑身是血的琉月身边抽烟的样子都掀起了日本的全民讨论。开庭当日,很多人来到了东京地方裁判所外,抽取旁听。当日的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队,难得一见。

 在当日的法庭上,被害人琉月平静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个新宿牛郎店混的风生水起的年轻男孩今年才20岁,是刚进店才一年的新人,而高冈被告则是他的常客......

在公判前日仍在牛郎店上班的琉月接受了日媒采访并吐露了案发过程以及现下的心境。

琉月打工的牛郎店就坐落在新宿区政府所在的大街上,12月2日的早上6点刚过,记者就来到了琉月打工的牛郎店,虽然时间很早但是店里已经挤满了从早上就开始营业的牛郎们。坐在座位上迎接记者的琉月是个身材瘦小面容精致的现代年轻人。

 在给记者递名片时,上面印着「败给了疼痛的琉月」。 刚一露面,琉月就笑着说道「真是对不起哦,我不能喝酒,因为肝没有了(笑)」。    琉月顺势用熟练的手势往玻璃杯里倒茶,然后笑着干杯,并淡淡的对记者说到自己身上从腹部到胸部所留下的巨大的十字形的伤痕。记者打趣要看看的时候,琉月爽快答应。直到记者亲眼看到了那惨烈的伤痕,才意识到刚才一直轻松愉快的和自己聊天的琉月到底经历了什么......

案发后坐在浑身是血的琉月身边平静打电话的高冈

对于和高冈被告人的过往,琉月如是说到:

「和由佳酱的相识要从我第一次去她工作的陪酒店说起了,在去年的10月我曾到她的店玩过,那之后从今年的3月份开始她就经常过来给我捧场。大概一个星期3次左右吧!每个月光花在我这儿的钱就有100万日元左右(约6万5千人民币)),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好的客人,但是并不是“女朋友”」

「怎么说呢,作为牛郎和客人之间的肉体关系我们是有的,但是网上说我和她同居这件事儿其实不是真的。因为我是住在寮(宿舍)里的。

一般我工作结束,会去看电影,去猫咖啡,也会去她的家里。她有对我说过『希望我和她交往』,但是我也对她说过因为我是牛郎所以不能和你交往。

也就是说二人虽然是不是男女朋友,但是之间却有着“肉体关系”!

高冈由佳自拍照

之后琉月开始叙述案发当天的经过:

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天案发后我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肚子附近非常的热,非常的疼,也很头晕……

「其实说起来,案发当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我大概下午3点左右结束工作,之后因为由佳叫我去她家,我就和往常一样去到了她的家里。见面后她给我的感觉也是和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后我说我先睡了,于是我就只穿了条内裤就睡着了。。。

 大概过了30分钟左右吧,我就觉得肚子附近非常的热,非常的疼,等我张开眼睛一看,一把刀就插在我的肚子上。然后她骑坐在我身上,对我说:“我们一起死吧”……」  据警方透露,高冈嫌疑人用一把长约14.8cm的刀刺向了琉月的腹部。当时整把刀贯穿了琉月的身体穿过了他的后背。

「看到这个场景我十分恐慌,事后那个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她对我说,一起去死吧,问我你喜不喜欢我之类的。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如果我说不喜欢她还会发生什么,于是我就对她说了“喜欢她”。

不过说实话,那个时候的真实感情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因为我毕竟也只是个普通人,面对她倾其所有的感情,我想无论是谁也不能说毫无感情吧。  但是我想当时的我应该更渴望获救吧,于是我把刀拔了出来,什么都不知道的走出房间,然后坐了电梯下了楼,最后倒在了公寓的大厅里。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在那种情况下,我竟然还能坚持走那么远......

事后我听警察提起,当时无论是由佳的房间里还是电梯中都是一片血海!」

而当时被送到医院的琉月一直徘徊在生死线上,能存活的几率也只有2成,这也是琉月醒来之后在医生的口中得知的。

琉月: 「在医院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身体疼的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而且因为被刺的事情让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完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之后还接受了心理治疗。甚至还因为好几次梦到了由佳从医院的窗户进到了我的病房,让我害怕到要求医院给我换了房间。」  而在整个受伤的期间一直支撑琉月的就是同为牛郎的同伴们。在记者采访时,琉月数次向记者表达了对伙伴的感激之情,甚至几度哽咽到说不出话来,泪流满面。

「店里的伙伴们在我住院期间,每天都会过来看我,当我被告知我的肝脏已经被摘除时,他们还对我说“以后我就是你的肝脏”。而这些话不仅是说说而已,直到现在因为我不能喝酒都是由伙伴们代替我喝的。

现在这里对我来说就像家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依旧回到了这里继续我的工作。现在客人也慢慢的回来了,总算可以维持下去了。」

 记者的采访就在公判的前一天,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琉月说他并不恨高冈。 「那个家(案发现场),是在被由佳逼着同居时,我对她说『等我辞了牛郎的工作,就和你一起住』于是她就租了那个房子。那之后她也数度和我提过『希望我辞了牛郎的工作』、在今年5月初的时候她还说过『如果你不辞职我就去死』,为此她还跑到楼顶想要跳楼。  而她之所以会走到如此极端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她为了支持我在牛郎店的业绩,去做卖身的工作。而我完全没有顾虑到她的心情,我的态度也不妥当。

我,真的就是个垃圾。她给我发信息我也不回,电话里约好了只要我不爽我也不去,对于将来也完全没有规划......我就是个垃圾」

在记者采访中,琉月不但没有责怪高冈,反倒希望她能获得减刑。

「像我这样的垃圾,还能这样去活着真的可以吗?其实我曾经收到了由佳的谢罪信,里面写着今后都会用来赎罪。其实她也很年轻,但是因为这次的案件无论是名字还是样子都被放到了大众面前,以后也应该会非常的不好过吧。想到这里我还是想原谅她......」

 12月3日,琉月和高冈在法庭上见了面,面对审判官琉月也正如他所说的,他不仅没有去责怪高冈,反倒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以不用赎罪的形式来判决”。

听到琉月对法官说的这句话,一直很平静的高冈由佳留下了眼泪。。

法官最终的判决是三年六个月。。。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