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我们不应该试图做中国人”!澳华裔上将讲述他的华裔人生

新闻来源: 小伙伴在澳洲 于 2019-12-03 2:09:06  


Darryl Low Choy从小在昆州远北地区长大。

虽然他身体里流着中国人的血,但是他从来没有过过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这也成为他一个终身的遗憾。

01这不是中国姓氏

现年72岁的Darryl Low Choy是一名退休的少将。他表示,自己直到5岁才发现自己是华裔。

“我放学回来唱着我学过的一首歌,歌的名字是《中国佬》。”

“我妈妈对我说,你不应该唱这首歌,因为你是华裔。”

“五岁的我还不知道自己与别人有什么不同。事实上,我还不知道华裔意味着什么。”

(第一排最左边)

直到数年后,他在大学图书馆借书。

当时的一位华裔图书管理员问他姓氏的来源。

他自然而然地回答说,Low Choy是一个中国姓氏。

然后,这位华裔图书管理员的回答几乎使他沮丧:

这不是中国姓氏

这位图书管理员的话一直烙印在Darryl Low Choy的心里。

多年后,当他对自己的家族史进行研究时,他意识到自己的姓氏在某个阶段被英语化,因为他的祖父的姓氏是Low Joy。

(高中时的Darryl Low Choy)

16岁那年,Darryl Low Choy参了军。

参军的原因很简单,

他可以跟朋友们在一起,而且在踢完一场足球比赛后可以买到便宜的啤酒。

他说:“有人发现,如果加入公民军事部队,就可以买到便宜的啤酒,而且喝啤酒也是合法的,要知道那时候合法的饮酒年龄是21岁。”

“Innisfail军营就在足球场旁……部队的啤酒不需要缴纳州销售税。”

(最后一排最左边)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

这改变了他的人生。

由于踢球导致膝盖受伤,Darryl Low Choy没有上过陆军军官学院,但是他接受了单独的指导,并且在普通军官训练系统之外参加了考试并通过了考试。

然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军事生涯,一直做到预备役军衔最高的少将。

他是担任该职位的第一个有记录的澳洲华裔,退休后他在学术界从事工作。

John Howard执政时期,Darryl Low Choy帮助通过了《 2000年国防立法修正案》,该法案允许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召集预备役。

Low Choy为国防军首长和政府就后备行动的部署(例如向东帝汶,以色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维和行动)提供了咨询。

Low Choy在预备役的部署中向国防军首长以及政府提供建议,包括在东帝汶,以色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维和行动。

02“我们不应该试图做中国人”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澳洲实施《白人澳大利亚政策》,把移民限制在欧裔,并将澳洲义为白人国家。

在白澳时代背景下,Darryl Low Choy的父母和祖父母生活在昆州远北地区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白人社会。因为华裔的生活,他们遭受了多年的种族歧视和羞辱。

Darryl Low Choy的祖父母是甘蔗种植者,他们不仅经历过制度种族主义,而且还经历过甘蔗公司的经济种族主义。

Darryl Low Choy表示:“他们无法获得早期甘蔗种植者可以得到的政府支持……糖厂向华裔甘蔗种植者支付的报酬比欧洲农民低。”

为了避免被歧视,他们最终选择了同化。

也正因为这样,Low Choy家族的历史和文化认同长期缺失了。

Darryl Low Choy的祖父拒绝教他的儿女们中文,这其中包括他的母亲。

“祖父对她说,你出生在澳洲,你是澳洲人,你必须在澳洲生活,所以你没有必要学中文。”Darryl Low Choy说道。

(Darryl Low Choy和妻子、女儿和父母)

受祖父影响,

Darryl Low Choy的父母也没有把各种中国文化传授给他。

“我母亲曾经告诉我,我们不应该试图做中国人。”

“我知道任何文化观念都会受到澳洲白人政策的阻碍。”

“回头来看,我很失望中华文化没有传承到我的身上。”

03“被他出生的国家拒绝”

除了中华文化的缺失,Darryl Low Choy也不了解父亲和曾曾曾祖父与军队曾有关联。

直到有一天,Darryl Low Choy问起来这件事。

原来,二战爆发时Darryl Low Choy的父亲Tibby希望加入空军,捍卫澳洲。

尽管他有能力驾驶吉普赛飞蛾(Gypsy Moth)飞机,这是澳洲皇家空军在二战之前和二战中使用的飞机。

但是,他在因尼斯费尔、凯恩斯、汤斯维尔、布里斯班和悉尼参军,统统遭到拒绝。

只因为,

在二战期间,

入伍士兵必须“基本上是欧洲血统”。

Darryl Low Choy说:“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有很多亲戚,所有在这里出生的澳洲华裔都在二战中参军了。”

“但是,我父亲无法突破那个天花板。

“即使他从未对我提起这件事,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被自己的出生国拒绝,他会感到非常沮丧。”

好在,Darryl Low Choy在二战中加入了志愿者消防队,这也是以另一种方式为澳洲做贡献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3)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