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一桩命案里的少女帮凶

新闻来源: 真实故事计划 于 2019-12-02 6:53:55  


未成年犯罪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但鲜少有人真正进入少年犯的内心世界。本文来自于一名记者,她曾采访一个帮助母亲杀人的少女,随着聊天深入,逐渐发现缺爱对一个青少年意味着什么。

故事时间:2018 年

故事地点:南方某省 我在一家奶茶店见到李玉。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她留着利落的偏分短发,眼睛大而亮,身材微胖,看见我,她摘下耳机,站起来,笑着和我打招呼。闲聊中,谈起父亲让她减肥的事情,自己先笑个不停。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爱笑的女孩曾入狱七年。李玉15岁时,因为帮母亲合谋绑架、杀害一名同学,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她因表现良好提前出狱,现在还处在监外执行期。2018年,我在一家地方电视台的法制栏目组工作。我接到任务:去采访一个入狱七年的女孩,以呈现法院关注未成年犯人的主题。女孩便是李玉。她当时正在一家奶茶店打工,我联系到她,她同意接受采访,我们约在她家附近的一座小花园见面。闲聊了一会,气氛放松了些,我适时抛出疑惑:“当年为什么会帮母亲做下那件事?”李玉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直到15岁,她才第一次见到母亲。

李玉在当地一所普通中学上学,而她在那里,连普通都算不上,学习成绩不好,打扮土气,又是单亲家庭出身,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一直是灰暗的。生活里开始出现光亮,是初中三年级时。到了课间操时间,她随着人潮走到门口,班主任把她叫住:“有人找。”李玉跟着班主任来到办公室。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的女人等在屋子,她走过来,把李玉揽到怀里:“傻孩子,我是你妈呀。”眼前的女人,妆容精致,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李玉不认得女人衣服的牌子,看上去只觉得很贵。李玉自己穿着不合身的校服,头发脏脏乱乱的,她觉得这女人仿佛是来自另一个星球,更意外的是,她还声称是自己的母亲。直到女人准确地说出李玉的出生信息、家中情况,李玉才相信。女人说自己叫宋婉萍,还提出给李玉请一天假,老师不同意,说要给李玉父亲打个电话,宋婉萍连说不用。出了办公室的门,宋婉萍一路挽着李玉的胳膊,把她送回教室。做完操的同学已经陆续回来,在走廊上玩闹。送到门口,宋婉萍给李玉一个大大的飞吻才离开。同学们围上来,问刚刚来的女人是谁啊,好时尚好漂亮。李玉全身被有母亲的幸福感包裹了。在此之前,她一直跟着父亲李森生活,李森是一名建筑工人,收入不高。在家里,关于母亲的一切都被清除,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李玉曾旁敲侧击地问起关于母亲的事,李森总是不说,问得急了,就说:那个女人早死了。

当天傍晚放学,李玉在校门前再一次看到宋婉萍,她站在一辆黑色奥迪车旁,招呼李玉过去。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下,李玉上了车。车上,宋婉萍对她嘘寒问暖,和李玉约定周末出来玩,还特别嘱咐,一定不要告诉李森。周末,等父亲出门,李玉赶往两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宋婉萍带她去商场,给她买了很多衣服。午餐则选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李玉进了包间,看见餐盘、杯子在灯光的映照下明晃晃的,服务员送上湿毛巾,李玉不知用来做什么,窘在那里,宋婉萍笑了一声,把毛巾丢在地上,说:“不整那些虚的,吃。”席间,宋婉萍给李玉讲起自己的创业经历,当年自己如何开起第一家小饭馆、怎样吓走来闹事的混混,“这个社会上,要么欺负人,要么被人欺负”,她总结道。最后,宋婉萍给两人分别倒上一杯酒。第一次喝酒,李玉感觉像火烧过喉咙,宋婉萍则笑着说:“这才像我的女儿。”听完,李玉把酒杯里的酒,一点不剩地喝光了。几次相处下来,李玉觉得母亲能干、大方,比那个不怎么讲话、旧手机用了好多年的父亲,不知强多少倍。李玉想和李森摊牌,她认为一个女儿,有权利正大光明地见自己的母亲。可碍于父亲的威严和宋婉萍的阻挠,她一直没说。但李玉越来越明目张胆地把宋婉萍买的东西带回家,即使在李森在家的时候,也会躲在屋子里,和宋婉萍通话。李玉和父亲的关系很疏离。李森每天早出晚归,晚上到家常常是九点多了,沾了枕头就睡。他不善言辞,很少和女儿交流,进入青春期后,李玉的很多少女心事,也不便讲给父亲听。初一时,李玉给班里一个喜欢的男孩写情书,最终,情书却被张贴在操场边的告示板上,被许多同学围观。李玉凑过去时,有男生起哄“女主角来了,无关人等速速退让”。看到那封情书,李玉觉得全身被冻住了。她低头站着,直到人群散开,天暗下来,她才回家。父亲问为什么回这么晚,不知如何向父亲开口,她谎称班级活动。李森也没再多问。那天晚上,李玉失眠了,她开始幻想母亲,相信母亲一定不是故意抛下她,而是受不了父亲的沉默才离开的。她曾听邻居说起,自己的母亲非常漂亮。在想象中,她认定,母亲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真正见到母亲,对李玉来说,就像美梦成真。她也曾经委婉地问过宋婉萍,当初两个人为什么离婚,但宋婉萍也三缄其口。

一个周六,宋婉萍开车来接李玉,被李森发现了。李森情绪很激动,追问宋婉萍:“为什么来找她?”宋婉萍说:“她也是我的女儿。”但她没继续争执,离开了。回家后,李森警告女儿不准再和宋婉萍见面,否则就搬家转校。李玉不愿意,大声质问李森当初两个人为什么离婚,李森甩了一巴掌到李玉脸上。那个周末,李森没去工地,一直看着李玉,父女俩一句话也没说。周一,李玉约宋婉萍见面。她提出,想和宋婉萍一起住一段时间,被宋婉萍以“你爸爸会不高兴的”为由拒绝了。李玉那天才知道,宋婉萍已经再婚了,有一对双胞胎儿子。李玉的愤怒变为嫉妒,觉得是这对双胞胎抢走了自己的母亲。这件事之后,李玉和宋婉萍很久没再见面。同时,李玉发现父亲开始时不时在桌上留下些五元、十元的零钱,这种行为持续了一段时间,她才意识到,父亲是为了讨好自己。临近中考,几所重点高中的老师来学校做招生宣讲。班主任则把李玉和几个成绩差的同学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们可以试着考七中的艺术特长班,现在签约,不管中考考多少分都能上。有同学说妈妈已经帮他规划好,上高中的时候学美术;有同学说父亲认识县里中学的老师,高中可以去县里上学。李玉低着头不说话,她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班主任叹了口气:“你回家跟家长商量商量吧。”李玉不确定,上高中才开始学艺术是不是有点晚,花费会不会很多,她想回家问父亲,转念一想又算了,如果问父亲,父亲肯定像以前一样说不了解,你自己做决定吧。这之后,她更加嫌弃父亲,认为如果有一个能干的母亲,她的生活会好很多。一个月后,宋婉萍再次出现。李玉说想去游乐场,这次,宋婉萍爽快地答应。在游乐场,宋婉萍一直神色忧愁,寡言少语。吃饭时,李玉问宋婉萍怎么了,宋婉萍哭诉道:“玉儿,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妈妈。”宋婉萍说自己做生意借了很多高利贷,钱还不上了,催债的人天天上门要钱,她已经东躲西藏了一个月。“要不,你帮妈妈约个有钱的同学,你们出来玩,咱们跟他们家要点钱?”宋婉萍还说自己现在的丈夫帮不了她,前夫又恨自己,两个双胞胎还小,现在能帮她的,只有李玉了。李玉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宋婉萍会让她做违法犯罪的事。可看着哭得满脸是泪的宋婉萍,她又不忍心拒绝。另一方面,她觉得做完这件事,或许自己在宋婉萍心目中的地位就能超过双胞胎。她还幻想,事情结束后,母亲会接纳她,同意她们一起生活。我问李玉:“你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我妈一直说,这点钱对于那些有钱的人家来说不算什么,但却能救她的命。而且只是吓唬一下,又不会伤人。”

或许因为年纪小,她还不清楚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李玉答应宋婉萍先试试,可一连约了几个人,都被拒绝了。宋婉萍催得越来越急,她告诉李玉,如果再不还钱,下周催债人就会剁掉她的手指。李玉把目标锁定为班上的马雪娇。马雪娇家里做生意,总是用最新款的手机。她打电话约马雪娇,马雪娇很快答应了。按照宋婉萍的指示,李玉和马雪娇约在一家酒店包房见面。不一会儿,宋婉萍出现,马雪娇也没怀疑,和李玉母女俩聊得很开心。后来,宋婉萍拿出一瓶酒,让马雪娇尝尝,喝完后,马雪娇便晕倒了。宋婉萍结了账,和李玉一起搀扶着马雪娇下了楼,送上车,并把车开到城郊无人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胶带把马雪娇绑起来,中途,惊醒的马雪娇大声呼救、挣扎。宋婉萍死死捂住马雪娇的嘴,李玉则帮着母亲按住她的手。没多久,马雪娇不动了。李玉惊慌起来,说要叫救护车,宋婉萍不同意,她说人已经没气了,接着,把马雪娇的尸体用麻袋装起来,丢到河里。做完这一切,宋婉萍用变音手机分别给李森、马雪娇的父亲打电话,说出勒索的金额,都在百万以上。宋婉萍让李玉待在原地,自己去见李森和马雪娇的父亲,假装也收到了勒索电话。2小时后,李玉接到宋婉萍的电话,叫她扔掉变音手机,自己回家。若是看到李森和马雪娇的父亲,就说两人根本没被绑架,马雪娇自己去外地见网友了。回家后,马雪娇的父亲也赶来了。李玉按照宋婉萍说的告诉了他们。她不敢看李森,一直低着头,马雪娇的父亲没有说什么,回家去了。“那天晚上,我爸一直在窗台边抽烟,我想要不要告诉他,可又觉得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也没用,第二天跟妈妈商量下再说。”可还没等到天亮,警察就找上了门,把李玉带走了。李玉后来才知道,宋婉萍去找李森和马雪娇的父亲,装作同是受害人,催促他们交钱了事。可马雪娇的爸爸坚持报警。庭审现场,宋婉萍丝毫不为自己辩驳,一副坦然接受判决的样子,李森则跪在地上,恳求法官轻判,自己愿意变卖一切家产,赔偿被害人。过程中由于李森情绪过于激动,法官还宣告暂时休庭。当年11月,法院判处宋婉萍死刑立即执行,考虑到李玉是从犯,认罪态度良好,且未成年,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李玉说,在庭审现成看到父亲大哭时,她才意识到父亲是爱自己的。李森也终于告知她当年离婚的真相。

李森三十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宋婉萍,第一面就被宋的漂亮所惊艳。曾有人委婉提醒李森,宋婉萍这个人比较爱玩。但李森觉得自己老大不小了,不要太挑,他相信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就会收心。两人很快领证结婚。婚后,宋婉萍每份工作做不了多久,就闹着要辞职。李玉出生后,宋婉萍不愿意带孩子,把李玉扔给了李森母亲带。李森每次都退让,自我安慰他可以赚钱养家,宋婉萍还年轻,尚未适应为人妻、为人母的角色。有了孩子,开支骤增,两人的日子过得紧巴起来。宋婉萍很不满,她开始夜不归宿,整晚整晚打麻将,两人大吵一架后,宋婉萍索性搬了出去。小区里很快有传言,说宋婉萍和不同的男人厮混在一起。起初,李森不相信,直到亲眼看到宋婉萍在小区里和人拥抱,才下决心要离婚。离婚后,李森发现,他卡上的钱,都被宋婉萍转走了。李森四处打听,才知道宋婉萍的父母早和她断绝了关系。认识李森之前,宋婉萍就常年周游在不同的男人之间,还曾经堕过胎。离婚前,宋婉萍已经勾搭上一个有家室的黑道大哥。这个黑道大哥在赌场给人盯场子,因为抽老千被人打断了一条腿,再加上花天酒地,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好多人都在找他们。“过程中你有没有怀疑,母亲是在利用你?”李玉低头想了一会儿,回答:“想过。”天色暗了下来,公园里的人变得稀少了,接下来的几分钟,我们都没说话。我率先打破沉默,问起李玉之后的规划,她脸上又浮现出笑容,说她打算在附近开一家小店。见面之初,我曾问她是否能适应出狱后的生活,李玉摇头,说自己现在和人交流,还是不自在,由于还在监外执行期,上周,她和管教、狱友一起上山采野果,她还是更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又闲聊了几句,我们道别。李玉先行离开,我站在原地,看着这个23岁的女孩消失在夜色中。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