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女主丈夫正遭高云翔律师严密盘问,或成本案关键人物

新闻来源: 杰夫 于 2019-11-08 3:10:04  


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第十日庭审,已持续审理了两周。在唐宁中心地区法院,双方被告代表律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记者团队正在现场,独家为您直播庭审经过(法庭实录)。

你认为本案谁会笑到最后?

高云翔,我认为他最终会脱罪

王晶,我认为他最终会脱罪

女当事人,我认为她最终是清白的

投票

以下为实时滚动更新:

1: 00pm

法庭休庭。下周辨方律师将继续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12: 50pm

辩:“当你报警时,是你报的警,对吧?”

证:“是的。”

辩:“不是你妻子,对吗?”

证:“是我报的。”

辩:“她当时在睡觉,对吗?”

证:“是的。”

辩:“为什么你会报警?”

证:“我觉得有些事不对了, 警方可能能帮上忙。她告诉我,‘他们强迫我,我不能动,他们拿走了我的手机’。”

辩:“这些是你妻子给你解释,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无法回电话和信息,对吗?”

证:“那个时候,是的。”

辩:“当时6点,你是怎么给警察的说的?”

证:“他们强迫她亲吻,拿走她的手机,她不能回家。”

沈:“‘被迫’报警对检方非常失分,实在不明白检方为什么让丈夫出庭,应该是让辩方传唤丈夫出庭,检方对丈夫进行盘问,这样的话局面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

辩:“警察到你家的时候,你妻子在睡觉吗?”

证:“是的。”

辩:“第2份证词的时候,有女警员告诉你,起诉与否取决于你妻子,对吗?”

证:“是的。”

辩:“你后来去了City警局,对吗?”

证:“妻子一个人进去的,我去接小孩了。”

辩:“妻子给你发了一张City警局的照片,对吗?”

证:“应该是等候室。”

辩:“后来又给你发了几张照片,对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和妻子在来法庭作证前,商量好一些特定问题的答案了对吗?比如你没有愤怒?”

证:“我没有和她沟通过这些。”( 辨方律师出示女受害者在警局录第2份证词时,发给丈夫的照片)

12: 40pm

辩:“你看见送她回来的车了吗?”

证:“没有。”

辩:“你是在家等她开门,对吗?”

证:“是的。”

辩:“当她到家后,她全身很整洁,对吗?”

证:“她很害怕的感觉,逃避眼神接触。”

辩:“她直接去卫生间了吗?”

证:“我问了她几个问题。”

辩:“当时她手里拿着什么?”

证:“包。”

辩:“其他的呢?”

证:“不记得了。”

辩:“你问了她几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晚回家’?她说,晚餐、KTV、宵夜’,对吗?”

证:“是的。”

辩:“她安全到家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能感到她在撒谎,对吗?”

证:“她感觉很害怕,肢体语言和眼神都很慌。”

辩:“她是在害怕你,对吗?”

证:“不是害怕我,是害怕整个事情。”

辩;“你怎么确定?”

证:“我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10年,我能感觉到。”

辩:“在她告诉你,有人强迫她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不愤怒吗?”

证:“我没有愤怒,当时她突然开始哭,我很担心她。”

辩:“你想弄清楚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弄清楚整个事情。”

辩:“你具体是想弄清楚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在某个时间,我问过。”

辩:“先生,你并不想她和两个年纪相仿的男人独处,对吗?”

证:“取决于他们做什么。”

辩:“她之后告诉了你事情经过,对吗?”

证:“是的,当她从医院出来,当我发现她腿上有淤青后,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辩:“你给王打电话后,发生了什么?”

证:“他没接电话。”

辩:“妻子洗澡的时候,她手机在哪?”

证:“不记得了。”

辩:“她刚回家的时候,你就要她把手机给你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看她手机上的信息了吗?”

证:“没有。”

辩:“你看到当晚她在凌晨2点多,还给王打过电话,你产生了怀疑,对吗?”

证:“我没有检查通话记录。”

辩:“你给Li Ma打电话了,对吗?”

证:“是的,但不记得具体打的时间了。”

辩:“打通了吗?”

证:“没打通,后来是他打回来的。”

辩:“你对他很生气,对吧?”

证:“我不太记得了,我跟他说我报警了。”

辩:“你辱骂他了吗?”

证:“时间隔太久了,我记不清了。”

辩:“你记得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说你不记得了,是因为你辱骂了他吗?”

证:“不是。”

辩:“你骂他‘f**k you, f**k your family’?”

证:“我不认为我这么说了。”

辩:“有没有可能你骂了,只是不记得了?”

证:“我不认为我这么说了。”(证人边摇头边说)

沈:“骂人不是错,是正常反应,过分把自己包装成100%正确反而不符合常理,更加失分。辩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有证据可以证明他骂了。”

12: 20pm

高云翔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被告王晶辩护律师(下简称“辩”)开始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辩:“你妻子此次的工作,对她公司很重要,对吗?”

证:“是她其中一项工作。”

辩:“很赚钱,对吧?”

证:“我不知道。”

辩:“她有告诉你关于王晶的信息吗?”

证:“告诉了一点,王是制作人。”

辩:“她告诉过你她和王相处愉快吗?”

证:“我不记得了。”

辩:“你之前认识高吗?”

证:“不认识。”

辩:“你知道高多高吗?”

证:“不知道。”

辩:“你知道王多高吗?”

证:“不知道。”

辩:“她有给你发送过高的照片吗?”

证:“有一张动物园的。”

辩:“照片是你妻子和高的合影吗?”

证:“不是。”

辩:“是3月26日发的,对吗?”

证:“是的。”

辩:“你认识Li Ma吗?”

证:“没见过本人,但知道是他介绍王和我妻子认识的。”

辩:“你怎么知道是他介绍的?”

证:“我妻子告诉我的。”

辩:“你妻子对此次拍摄兴奋吗?”

证:“她工作都很努力,这是其中的一个项目。”

辩:“她的收入是用于支撑家庭开销么,对吗?”

证:“是的。”

辩:“她给你发了在‘水井坊’吃饭的照片,对吗?”

证:“是的。”

辩:“是不是她和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更放心?”

证:“我们会经常互发信息,确认对方状态。”

辩:“在当晚,你似乎感冒了,对吗?”

证:“是的。”

辩:“当晚你就想让她赶紧回家,对吗?”

证:“我就想告诉她这个情况。”

辩:“你告诉她的目的,就是想催她快回家,对吗?”

证:“没有特殊目的,就是正常的更新状态,告诉她我的状态。”

辩:“你就是想让她快点回家,不是吗?”

证:“我不记得当时我的想法了。”

辩:“如果她在工作,你不期待她会立马回你,对吗?”

证:“微信的功能可以留言,她通常忙于工作不能立刻回复。”

辩:“你女儿曾想要你给妻子发信息,对吗?”

证:“在女儿睡之前。”

辩:“你发信息,通常会期待对方回复,对吗?”

证:“当她看到的时候。”

辩:“当晚,你有收到妻子说‘快回来了’的短信对吗?”

证:“是的。”

辩:“你回复了她一个‘哭脸’的表情,对吗?”

证:“是的。”

辩:“当晚12:54am,她给你发,‘还有好多人’,对吗?”

证:“是的。”

辩:“你知道她当时还在KTV,对吗?”

证:“是的。”

辩:“你问她‘都有什么人’,对吗?”

证:“是的。”

辩:“她没回复,对吗?”

证:“没回。”

辩:“你中间睡着了几个小时,对吗?”

证:“是的。”

辩:“凌晨4点你醒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发现你妻子还没回家?”

证:“是的。”

辩:“所以在3:54am,你给她打电话了,对吗?”

证:“是的。”

辩:“没人接?”

证:“是的。”

辩:“你给她发信息,‘太晚了,还不回’?”

证:“是的。”

辩:“你开始担心了,对吧?”

证:“我开始担心了。”

辩:“4:04am,你给她发,‘不接电话,这样不好’?”

证:“是的。”

辩:“你当时有些沮丧,对吗?”

证:“是的,有点失望。”

辩:“4:12am,她给你打电话了,你从电话里听到她在给出租车司机报家里地址,对吗?”

证:“是的。”

辩:“你和妻子通话了46秒,对吗?”

证:“我不记得了。”

辩:“她那时告诉你KTV之后,又去吃饭了?”

证:“没有。”

辩:“她说了什么?”

证:“她说‘在回家路上了’。”

辩:“那46秒都说了什么?”

证:“我不记得具体内容了。”

辩:“你后来开始变得愤怒了,对吗?”

证:“我是担心。”

辩:“但接到她电话后,确认她安全了,你就不担心而是愤怒了,对吗?”

证:“担心和焦虑。”

辩:“她到家的时候家里灯火通明,对吗?”

证:“开的是厅里的灯,我在那等她。”

辩:“她到家后多久,你用她手机开始打电话?”

证:“不记得具体时间,是在她洗澡后。”

12: 05pm

庭审继续。

11: 50am

法庭休庭。

11: 30am

辩:“你知道你妻子当晚不是去工作,对吗?”

证:“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辩:“当晚是个庆功派对,对吧?”

证:“是的。”

辩:“在妻子告诉你事情经过的时候,她有提到香格里拉酒店吗?”

证:“没有。”

辩:“她有告诉你她在KTV之后又去吃饭,是撒谎吗?”

证:“没有。”

辩:“她告诉过你,有人提出用商务车从酒店送她回家吗?”

证:“没有。“

辩:“你给王电话了吗?”

证:“是的。”

辩:“还有Li Ma,对吗?”

证:“是的。”

辩:“先后顺序是?”

证:“我不记得了。”

辩:“你先给Li Ma打的,对吧?”

证:“我不记得了。”

11: 10am

辩:“你妻子之前从未这么晚回来过,对吗?”

证:“是的。”

辩:“反常,对吧?”

证:“是的。”

辩:“你很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对吧?”

证:“是的。”

辩:“你都问了她什么问题?”

证:“你指什么时候?”

辩:“当她没有正面回答你,去卫生间洗澡,逃避你的问题时候。”(检方反对)

辩:“你都问了她什么问题?”

证:“我记不太清了。”

辩:“你能尽力想一下吗?”

证:“我记不清了。”

辩:“为什么你不记得你和妻子的对话了,警方笔录里都有啊?”

证:“笔录里是我当时在......(女受害者居住地区,编者隐去)警局录的,我当时全身都在抖。”

辩:“你去警局的时候愤怒吗?”

证:“没有。”

辩:“你确定吗?”

证:“确定。”

辩:“当你妻子避开和你眼神交流的时候,就是在逃避你的问题,对吧?”

证:“她当时很害怕。”

辩:“她是在害怕和你交流,对吗?”

证:“她害怕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辩:“你看到妻子脖子上的印记了,对吗?”

证:“是的。”

辩:“那是个什么印记?”

证:“我不确定。”

辩:“当你看到那个化妆品的印记,你认为她是在掩盖什么吗?”

证:“我不认为。”

辩:“为什么不这么认为?”

证:“我不确定是个什么印记,想搞清楚。”

辩:“根据你的生活经验,可以用化妆品掩盖吻痕,你知道的,对吧?”

证:“没有。”

辩:“一生都没有听过、看过吗?”

证:“我知道‘吻痕(love bite)’。”

辩:“你知道有人会用化妆品掩盖吻痕,对吗?”

证:“我不知道。”

辩:“你问她印记之后,她立马就洗掉了,对吗?”

证:“是的。”

辩:“她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对吗?”

证:“是的。”

辩:“她立马就去洗澡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当晚变得很愤怒,对吗?”

证:“不是的,我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但你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吗?”

证:“她当晚身体都在抖。”

辩:“你问了妻子,‘别撒谎,别撒谎’,对吗?”

证:“是的。”

辩:“你问了她几次‘别撒谎’?”

证:“我跟警察说的时候,说了好几次,说了4-5次?还是2-3次吧,具体次数我记不清了。”

辩:“你说这么多次,是想让她知道你是认真的,对吧?”

证:“我是想让她知道,我愿意帮助她。”

辩:“先生,你要想帮助她,你会用别的语言的,对吗?”

证:“我看着她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事实’。”

辩:“你看着她,想表达你很认真,对吗?”

证:“是的。”

辩:“你吼她了吗?”

证:“没有。”

辩:“你们吵起来了吗?”

证:“没有。”

辩:“你提高音量了吗?”

证:“并不是的。”

辩:“你肯定提高了音量,对吧?”

证:“并没有。”

辩:“那你为什么要用‘别跟我撒谎(don’t lie to me)’。”

证:“在中文里很正常,我想要知道实情。”

辩:“你不认为“别跟我撒谎”含有敌意吗?”

证:“我当时只想搞清楚实情,哪能像你这样有这么多选择。”

辩:“为什么你不用亲和的语言,而是用了‘别跟我撒谎’?”

证:“我就是这么说话的,脱口而出。”

辩:“你多次问她后,她回答你,‘有人强迫我’,对吗?”

证:“她是这么回答的。”

辩:“是你在逼问她,对吧?”(检方反对)

toutiaoabc.com

法官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法庭气氛激烈,高云翔律师的提问,多次被法官打断驳回。法官说,“如果你想和我辩论,我现在可以让陪审团先退庭。”

AHL法律沈寒冰律师(下简称“沈”):“这样的情况在庭审中不常见,可能是法官看到检方比较弱而做出的反应,但是这样又很容易造成给辩方上诉的机会(因为法官不公平)。”

10: 50am

女受害者丈夫(下简称“证”)一身黑色西装,佩戴黑框眼镜,坐在证人席上,基本全程用英语回答,语速较快。

被告高云翔辩护律师(下简称“辩”)继续对他进行盘问,内容围绕女受害者事后回家的情景。

辩:“先生,请念一下你在3:56am发的这条信息。”

证:“‘还没回啊,太晚了’,‘不接电话啊?过分’”

辩:“先生,来看你证词的第3页第11段,4:12am,我妻子给我打电话说,‘我在回家路上了’,我能在电话里听见出租车司机的声音,电话里妻子的声音听上去很害怕,对吗?”

证:“是的。”

辩:“你当晚等妻子等了好几个小时对吗?

证:“我1点过睡着了一会儿。”

辩:“你醒后发现妻子还没到家, 对吗?”

证:“是的。”

辩:“4am之后,你开始不断给妻子打电话,对吗?”

证:“是的。”

辩:“当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立马问她你去哪了,对吗?”

证:“我问她,为什么你还没回家。”

辩:“她说什么?

证:“她说在回家路上了。”

辩:“这就是你们全部对话了吗?”

证:“我记不太清了。”

辩:“你说过,‘女儿也在等你啊’,不是吗?”

证:“我没有。

辩:“你问过她去哪了,对吗?”

证:“我没有。”

辩:“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在那时候问吗?”

证:“我问的就是,‘你怎么还没回家’?她回答我在回家路上了。”

辩:“你妻子到家后告诉你,她当晚吃了晚饭后,去了KTV后又去吃饭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满意他的回答吗?”

证:“不是很满意。”

辩:“你从她的回答里发现了些什么,对吧?”

证:“我这么认为。”

辩:“你认为你妻子在逃避你的问题吗?”

证:“我觉得她当时很害怕,害怕告诉我。”

辩:“害怕告诉你实情,对吗?”

证:“是的。”

辩:“你想知道你妻子到底去哪了,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你想知道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具体到和谁在一起。”

辩:“你在撒谎,对吗?”

证:“没有,我当时没有问她具体到和谁一起,我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你认为你妻子在逃避你的问题吗?”

证:“我觉得她当时很害怕,害怕告诉我。”

辩:“你怎么判断她很害怕?”

证:“我和她在一起10年了,我了解她,我能感到她很害怕。”

辩:“她是在害怕你的反应,对吧?”

证:“她在害怕整个事件,我认为。”

10: 40am

庭审开始。

律师分析该案走向

昨日庭审后,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指出本案辨方盘问看点。

“女当事人的丈夫应该在今天被高和王的辩方盘问,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很难受和难熬的一天,最为担忧的是不知道他会给出什么样的回答,因为盘问是可以问任何问题,他的‘逼迫’妻子去报警会被辩方拿来大做文章,一旦成功,女当事人因为害怕婚外情暴露而被迫报警会对检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天的变数太大,静观其变吧。”

9: 23am

高云翔身穿黑色西装,提前约半小时抵达法院门口。尽管他眉头微皱,但较前期的烦躁情绪,他神情更加淡定,缓步走进法院。

9: 00am

主流媒体已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外准备就绪。

9: 00am

今日澳洲App的庭审记者团队已经到达庭外。

高王二人案件将继续并案审理,计划上午10点开始。

高云翔、王晶案件法庭排期(图片来源:新州法院网站)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