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搂抱、接吻,“礼貌”还是暧昧?王晶休庭期大笑...

新闻来源: 杰夫 于 2019-11-07 2:08:50  


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第八日庭审。在唐宁中心地区法院,被告王晶的代表律师继续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

记者团队正在现场,独家为您直播庭审经过(法庭实录)。

坐在被告席的高云翔和王晶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以下为实时滚动更新:

3: 35pm

辩:“你在事发后两天告诉一个制作人,‘高和王喝太醉了,你必须照顾他们’,这样的话?”

女:“我不记得具体对话内容了。”

辩:“当时你认为,你对这两位男士有监护的责任吗?”

女:“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

辩:“你的衣服不是被脱掉的,对吗?”

女:“就是被扒下来的。”

辩:“你是在夸大其词,对吗?”(检察官反对)“你的毛衣开衫有破损吗?”

女:“我没有发现。”

辩:“如果有人强行脱你的开衫,你会抓的紧紧的,因为反抗导致一些损坏,对吗?”

女:“当时是两个人脱,我怎么反抗的过两个男生。”

辩:“你可以用手抓住衣服啊,不行吗?”

女:“我就是往回拉,他们继续。”

辩:“这样都没有导致破损?”

女:“衣服不在我这儿,我无法回答是否有破损。”

辩:“你给了警察,对吗?”

女:“是的。”

辩:“连体衣也没有撕裂或破损,对吗?”

女:“好像没有破损,记不清了。”

辩:“你的内裤也没有破损,对吗?”

女:“我没注意过,没再去看过。”

辩:“你有极力反抗过吗?”

女:“事发突然,我不记得什么情况,就是被扒了。”

辩:“你脖子上的项链呢?”

女:“我不记得带的什么项链了。”

王晶辩护律师出示女受害者和被告在KTV的合影。

辩:“这些照片是你想要照的,对吗?”

女:“你表述不正确,我不记得为什么要拍这些照片。”

辩:“你是想要通过和高合影,来炫耀你和大明星一起,对吗?”

女:“首先我不记得是否是我要求拍的,因为照片没在我的手机上,既然别人拍了我的照片,我就有权拥有那些的照片。”

辩:“那你记得拍这些照片吗?”

女:“是的。”

辩:“你和高合影,你摆了个pose,对吗?”

女:“是的。”

辩:“这个pose有什么含义吗?”

女:“没含义,只是个pose。”

3: 25pm

辩:“你告诉法庭,当王强奸你的时候,你跟他说,‘我能不能明天再来’,他说‘我什么时候能再见你’?”

女:“是的。”

辩:“你的意思是,你这么说的时候是在发生性行为时,为了离开,对吗?”

女:“当时我想尽快离开,我一再发出请求,因为我开始说,‘让我走’,但他没有停手。”

辩:“事发当天,你在第1份笔录第31段中提到,‘我开始哭,求他让我走,我的衣服都在厕所,我的开衫在卧室,王躺在床上,我求他让我走’,对吗?”

女:“我不止一次说过,第1份笔录是在极度恐惧情况下提供给警察,顺序比较混乱。”

辩:“在警局录证词的时候,没有人能伤害到你,对吗?”

女:“我不知道你指的什么证词。”

辩:“你从未被锁在酒店房间内,对吗?”

女:“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上锁。”

辩:“酒店房间一般会有安全锁,是不需要钥匙就能打开的,对吧?”

女:“我不知道房间内的锁什么样。”

辩:“我的意思是,你随时都可以打开酒店房间门,离开对吗?

女:“我想要走的时候,我已经被扒光了衣服,两个男生站在那里,我怎么走?!那个时候局面已经不受我控制了。”

辩:“你从没害怕过这两个人会打你,伤害你,对吗?”

女:“我害怕了,我已经被人控制起来,像一个奴隶。”

辩:“没有人把你当奴隶,你是完全自愿在那里的,你怎么说?”

女:“我不是自愿的,我当时就像一个奴隶。”

辩:“你从未跟他们说过你像个奴隶,对吧?”

女:“我说过无数次的‘不要’,‘不要碰我’,但他们没有停。”

辩:“但你为什么没尖叫呢?”

女:“是那种疼痛的叫喊。”

辩:“你告诉警官说,他们把我锁在这个房间里面,对吗?”

女:“哪个警官。”

辩:“不是警官,是一个制作组女成员。”

女:“我不记得有这么一段对话。”

辩:“你是否告诉过这位女士,房间门被锁住了?”(检察官反对)“你在第二天还告诉过一名制作组的男士,王和高喝醉后就成了‘白痴’?”

女:“我说过了,我不记得我和他的对话是什么。”

辩:“你曾说过王和高突然就不醉了这样的话?”

女:“我听不懂你的问题。”

辩:“你是否认为王在进房间之前,王有受酒精影响的迹象,但进房间就没有?”

女:“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3: 16pm

庭审继续。

3: 05pm

法庭短暂休庭。

2: 45pm

辩:“你曾在第1份证词说过,‘在酒店外,我当时感到我要离开的话,王会伤害我’,对吗?”

女:“我觉得他要伤害我是在房间里,但第1份证词时,我的思维很混乱,说的很多东西都混在一起了。”

辩:“你告诉警察的明明是,你之所以没在酒店外离开,是因为怕王伤害你啊?”

女:“我回答过你的问题了。”

辩:“女士,如果你要离开的话,你在酒店外根本就不用害怕王会伤害你,对吧?”

女:“我回答过你了,第1份证词时,我的思维很混乱,说的很多东西都混在一起了。”

辩:“那你第1份证词里说的是错的,对吗?”

女:“我在酒店外还不是害怕的状态。”

辩:“当你真的跟王进入酒店房间后,你在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你进去后房间的窗帘本来就是打开的,对吗?”

女:“我不记得窗帘当时的状态。”

辩:“那窗外风景呢,你能看到歌剧院吗?”

女:“当我被性侵的时候,我能看到很多高楼大厦、歌剧院和海港大桥。”

辩:“你进入房间后,王指着歌剧院说,风景不错吧,对吧?”

女:“不对,他没这么说过。”

辩:“你回答,‘我在这里已经住很久了,歌剧院都看腻了’,对吗?”

女:“我不记得我说过这样的话。”

辩:“是你让王叫高下来的,对吗?”

女:“我没有。”

辩:“你知道王打电话叫的只有高,对吗?”

女:“我说过很多次了,高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辩:“但女士,当时是凌晨3点啊?!”(检方反对)“你想见高,对吧?”

女:“我没有。”

辩:“你不想见到高?”

女:“因为王在楼下说的是,上楼和‘他们’聊一下,而且他在楼下一直亲我,我觉得有人来会安全些。”

辩:“你在楼下看到大部分人都坐着商务车走了,对吧?”

女:“不对,两辆商务车只给高和王用,其他工作人员是不用的。”

辩:“但大部分人就不住香格里拉,对吧?”

女:“小部分人住香格里拉。”

辩:“你让王告诉你高的房间号,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王曾邀请你去过酒店顶层酒吧,对吗?”

女:“他没有说过。”

2: 30pm

王晶辨方律师要求播放KTV门口监控录像,持续对女受害者盘问。

视频播放至时间 1:58am

辩:“画面里蓝色T恤的男士是谁?

女:“Yan Yu。”

辩:“他没上商务车,对吗?”

女:“我不知道。”

视频播放至时间 1:59am

辩:“你就上商务车了,对吗?”

女:“是的。”

辩:“王和你坐的同一辆商务车,对吗?”

女:“是的。”

辩:“你们到达香格里拉酒店,当王下车后,你也下车了,对吗?”

女:“我不记得谁先下的车,我下了车是为了打车。”

辩:“一开始你是跟大家往大堂走,对吗?”

女:“我不记得你说的这个情节,我记得我是去大堂找个工作人员帮我打车,因为我在酒店外面没有看到有车。”

辩:“但你手机上就可以打车,对吗?”

女:“是的,我手机上有打车软件。”

辩:“Siqi Li也告诉你,‘这么晚了,你跟我们一起走,我们送你回家’,酒店的酒吧已经关了,对吗?”

女:“我只记得一个大概内容,她让我跟她的车走,但我已经说了,我的家在北面,他们住南面,不顺路。”

辩:“你没跟她这么说,你说的是‘我要再待一会儿’,对吧?”

女:“我没这么说,她编造的。”

辩:“你跟王先生一起在王先生在酒店外呆了一段时间,当时商务车也在,对吧?”

女:“是,当时我说我要打车,但王当时一直不让我走,一直接近我,我一直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

辩:“你和王亲吻了,对吧?”

女:“说法不准确,是他强迫我的。”

辩:“你为什么不和Siqi Li走呢?”

女:“我已经回答过了,我的家在北面,他们车往南面,不是一个方向。”

辩:“你和王在激情拥吻的时候……”(被受害者打断)

女:“你用的词很刺耳。”

辩:“有一个女士在推王先生回酒店,对吧?”

女:“我不记得这个事情,从视频里看到是Siqi Li在推王。”

辩:“那时你就完全可以离开的,对吧?”

女:“我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我在等我的出租车。”

辩:“Siqi Li问你,你到底要留,还是要走?”

女:“我不记得她说过这个。”

辩:“你笑着问王,‘我要不要跟她走’?”

女:“我没说过这句话。”

辩:“你和王之后又开始拥吻了,对吧?”

女:“我没有拥抱他,一直都是他用胳膊压着我,我手里拿着各种东西。”

辩:“Siqi Li那晚一直想帮你脱身,送你回家,对吗?”

女:“我并不知道Siqi Li的初衷是什么,因为我当时是一个很困的状态,我当时没想很多。”

辩:“商务车一直等你,Siqi Li又跟你确认,‘你到底要走’吗?”

女:“我不记得她说过这句话。”

辩:“你最后选择和王上楼了,对吗?”

女:“我从来没有。”

辩:“你同意跟王上楼的吗?”

女:“是王抢了我的包。”

辩:“那在这之后,你就同意上楼吗?”

女:“我没有同意,我当时想抢回我的包。”

辩:“你告诉过woods医生,王跟你说过,上楼喝一杯再打车?”

女:“我回答过这个问题了,我不记得和医生说过什么了。”

辩:“我们现在知道你和王进入电梯的时间点。”

女:“我没注意时间。”

辩:“你从那时到4点,你都没注意时间,对吧?”

女:“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这个问题。”

辩:“2:27am,你和王出了16层的电梯,对吗?”

女:“时间我不清楚,视频上这样显示的话,那就是对的。”

辩:“这个时间点也显示,你电话里有给王打电话的呼出记录?”

女:“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机会有这个记录,我不记得我有打过这两个电话。”

辩:“你之所以打王的电话,是因为王找不到电话,不能打电话给高,你才给王打电话让他找手机,对吧?”

女:“我理解不到你这个假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打电话给王。”

辩:“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你和王在一起的时候,还会给他打电话?”

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辩:“如果你是被强迫去王的房间的话,你明明可以打电话给你丈夫,可以打000报警,对吧?”

女:“我记得当时他拉着我的手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打这两个电话。”

辩:“当时手机在你手上啊,不是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王在进房间之前,王都没拿过你的手机,对吧?”

女:“好像没有吧,记不清了。”

辩:“他在房间内,也没抢过你的手机,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反正我后来是没有手机的。”

辩:“你的手机后来放到包里了,对吧?”

女:“在房间里,我不记得我的手机放哪了。”

2: 20pm

被告王晶律师拿出王和女受害者微信聊天记录,进行盘问。

辩:“你给王发过微信‘你明晚的计划是什么’?

女:“是的。”

辩:“你说‘让我请你和Li Ma吃饭’?”

女:“是的。”

辩:“王说,‘你要请客只请我好了,不用请Li Ma’?”

女:“他发的是语音,我现在不确定,需要重听才能确定。”

辩:“你发,‘只请你,不请你爸妈,哈哈哈’?”

女:“是的。”

辨方就ZhiHui Liang经理的朋友圈内容对女受害者进行询问。

辩:“王给你发了个信息,赞扬你,对吗?”

女:“就是发了照片,转发的别人对我的评价。”

辩:“你怎么知道他是转发的?”

女:“因为我之前先在Liang的朋友圈看到的照片。”

辩:“你能懂王给你转发这个,是在赞扬你,对吧?”

女:“是的。”

辩:“你回复的是个emoji表情吗?”

女:“我回复的捂脸笑的表情。”

辩:“是表示被称赞后的害羞嘛?”

女:“害羞有另一个emoji表情,不是这个。”

辩:“那这个表示什么?”

女:“就是觉得好笑,有点尴尬的笑。”

辩:“王称赞你,‘你真的很棒吗’?”

女:“是的。”

辩:“女士,从你和王在微信上开始,到你碰到他本人,从拍摄到杀青,你和王一直在不断调情,且程度越来越重,你同意吗?”

女:“我不同意。”

辩:“在你和王、他父母、Siqi Li吃饭那晚,你告诉王,你丈夫和孩子在外地,对吗?”

女:“我不记得有这个对话。”

辩:“在KTV那晚,你告诉过法庭,你打算在结束后回家的,对吗?”

女:“是的。”

辩:“出了KTV,你为什么没打车回家?”

女:“我是想打车回家,但团队里的一个人说,不用打车了,跟着商务车去酒店门口吧。”

辩:“那个人是Siqi Li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Siqi Li曾邀请过你上车,让车送你回家,对吗?”

女:“我不记得有人说过。”

辩:“Yan Yu就在KTV外等出租车,并打到车了,对吗?”

女:“我不记得当时他在做什么,有人建议我上商务车,我就去了,因为我知道酒店门口通常都有出租车,不用等,我就上了。”

辩:“你没有打电话叫车到香格里拉门口等你,对吗?”

女:“我当时没有打电话。”

辩:“你有没有跟其他人说,让他们等一会儿,陪你打车?”

女:“我当时没有说,走出KTV后,我很快就上车了。”

2: 10pm

庭审继续。

1: 15pm

法庭休庭。

12: 50pm

辩:“警察来敲门的时候,你在睡觉吗?”

女:“我睡了一会儿,有警察来,我起来,我记得请当时的状态,很晕。”

辩:“你告诉警察,让他们先离开,你之后会自己去警局,对吗?”

女:“我不记得是不是警察让我们一会儿去警局来录证词。”

辩:“好几个小时后,你才去的警局,对吗?”

女:“小孩儿要上学,我送完小孩儿才去的警局。”

辩:“为什么你在2:25am和2:27am要给王打两次电话?当时你两人都在香格里拉酒店车道附近。”

女:“我不记得为什么我要打电话。”

辩:“当时你说你很害怕他,对吧?”

女:“我当时不是很怕,我都快回家了,我在等出租车。”

辩:“那为什么你会给他打电话?”

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手机上,会有两个我的未接电话。”

辩:“这个电话是你打的,还是王拿到你手机后,他打的?”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是为了拿到王的电话号码,你才这么做,对吗?”

女:“我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两次拨出电话。”

辩:“当晚你和王相处太过愉快,虽然有商务车可以走,但你根本就不想走,对吧?”

女:“你说的不对。”

辩:“Siqi Li邀请你上过车,对吧?”

女:“我告诉过Siqi Li,我家在北面,他们要去南面,送我会太绕路,我告诉她我自己打车就好了。”

辩:“是你自己不愿意走,对吧?”

女:“我是在等出租车啊,不是我不愿意走,因为商务车走的是相反方向。”

沈:“王的辩方的这些铺垫都是针对女当事人的人品的质疑,今天女当事人情绪稳定下来了,但这反而不是一件好事,陪审团到底在想什么就更加难以猜测了,最终决定的是陪审团。”

12: 40pm

王晶辨方律师要求再次播放事后女方离开时,酒店16楼电梯内的监控录像吗,重复、放慢播放两次,并向法官、律师和陪审团递交视频截图证据。

庭审现场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辩:“再问些3月27日早晨4点左右的问题,你在电梯里手机响了,手机是亮着的,对吗?”

女:“我不记得在电梯里的场景。”

辩:“你看到的是你丈夫给你打电话,但当时你没接听,对吗?”

女:“我没看到手机是个什么状态,我不记得当时的状况。”

酒店电梯内监控录像播放至 4:11:09am

辩:“女士,你能看到你手机在响,是手机来电了,对吗?”

女:“我能看见屏幕是亮的,但我看不清是否是我丈夫给我打电话。”

辩:“手机响了,你低头就能看见是谁打的,对吧?”

女:“我现在不记得当时我看到的是什么了。”

辩:“除了你丈夫,还能是谁打的?”(法官反对)“从这3张放大截图中,可以看到第3张里有个未接电话,对吧?”

女:“我看到,但现在没有通话记录,我不记得是谁打的了。”

辩:“在你回家见到丈夫后,你没说两句话就去卫生间洗澡了,对吗?”

女:“我记得是这样。”

辩:“你说过4:45am的时候,不是你给王打的电话,对吧?”

女:“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但是我的丈夫打的电话。”

辩:“丈夫如何拿到你的手机的?”

女:“他问我,我给他的。当时我都快昏厥了,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给他的。”

辩:“你之所以给他,是他要你给他手机的,对吧?”

女:“我不知道他的想法。”

辩:“他叫你‘别撒谎’,对吧?”

女:“我不记得他说过这个话。”

辩:“他问了你脖子上的印记,对吧?”

女:“先后次序我不记得了,我记得他问我‘你脖子为什么这么脏’?”

辩:“然后你就用水洗了脖子,对吗?”

女:“我记不清是在哪洗的。”

辩:“如果是在洗澡间,你就看不见它是什么样子,对吧?”

女:“我记得我是看了下镜子。”

辩:“你没告诉你丈夫,那个印记是什么,对吧?”

女:“我没有,因为他问我脖子为什么那么脏,我就从镜子看到有精液痕迹在我脖子上。”

辩:“这时,他叫你‘别撒谎,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对吧?”

女:“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生了对话,以及具体内容。”

辩:“你告诉丈夫,他们拿走了你的手机,不让你打车,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睡觉前,有没有跟他说过警察的事情?”

女:“我当时已经吓晕了,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辩:“你睡觉后,下一件事就是警察早上来你家了,对吗?”

女:“不是,当时老公给我说,如果发生了什么,我们就报警。当时我真的很累很累,我当时只想睡觉。”

辩:“第二天早上6点,你发现警察来你家了,对吗?”

女:“我不记得当时几点了,但确实有警察来家里跟我说话。”

辩:“不是你自己报的警,对吧?”

女:“不是。”

辩:“你丈夫没有征求你的允许报警,对吧?”

女:“我当时快晕倒了,他当时给我说, 如果有任何事不对,我们就报警。”

辩:“那你怎么回答的?”

女:“我不记得具体的对话内容。”

辩:“你没有叫他报警,也不同意他报警的行为,对吗?”

女:“我没有让他报警,是因为我当时不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我应该做什么。”

辩:“你就没有跟他说事情经过,对吧?”

女:“我没有具体告诉他,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

辩:“你只是告诉他‘你不能用手机,被困在酒店房间里了’,对吧?”

女:“我当时的状态就是很不正常的状态,一直在哭,说不出几个词来。”

辩:“你在酒店电梯里并没有哭,对吧?”

女:“没有,但仔细看,我的脸上是有哭的痕迹的。”

辩:“你在出租车上也没哭,对吧?”

女:“没有,睡着了。”

辩:“你跟你丈夫通话的时候,没有哭,对吧?”

女:“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当时想的是,不想让我老公知道,因为这样我的父母也会知道,我当时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会是怎么样。”

辩:“你回到家是灯火通明的,对吗?”

女:“是的。”

辩:“你丈夫非常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晚回家,对吗?”

女:“对,他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这不是我正常回家的点,我从未这么晚回家过。”

辩:“然后他要求看你的手机,看你打给过谁,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他给王打了电话,也给Li Ma打了电话,对吗?”

女:“是的。”

辩:“你当时睡着了,对吧?”

女:“我不记得当时是否睡着了,但我告诉他这些名字,他才打的电话。”

辩:“你听到他打电话给Li Ma了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丈夫在电话里跟Li Ma非常愤怒,对吗?”

女:“我不记得他是个什么状态,老公打电话是在客厅,我在卧室和小孩儿在一起。”

辩:“他提高了音量,对吧?”

女:“我不记得了。”

辩:“他对Li Ma的用语非常尖锐,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有给Li Ma发信息吗?”

女:“我有回Li Ma信息,他先发给我一个信息。”

辩:“你给Li Ma发的什么?”

女:“我回的是‘出事儿了’。”

辩:“7:39am,你丈夫给Li Ma说,f**k u, f**k your family, f**k u?”

女:“我不记得了。”

12: 30pm

辩:“3月24日,在女演员和另一人在场时,你和王交谈,过吧?”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曾问过王是否结婚,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问过王是否有女朋友,对吗?”

女:“我不记得当天的对话了。”

辩:“你是在否认你曾问过王的婚姻状况吗?”

女:“我不记得我问过。”

辩:“3月24日,在你拍摄完法拉利车内照片后,王当时也在场,Terry、Li Ma、Gino都在,你曾问过王,你能送我一辆法拉利当礼物吗?”

女:“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我也不知道Terry是谁。”

辩:“Terry是Yan Yu。”

女:“他是王公司另一股东。”

辩:“你曾问过王,‘你能送我一辆法拉利当礼物吗’?”

女:“我不记得跟这些人聊天,不记得聊天场景。”

辩:“3月24日,你曾问过王要一辆法拉利当礼物,对吗?”

女:“我回答过很多次了,我不记得了。”

辩:“当天你又问过,‘你什么时候给我买’?”

女:“我不记得我说过。而且这辆法拉利是用于拍摄用的,为什么要一直强调这辆法拉利呢,我不太懂。”

辩:“你曾向王要过一辆法拉利,还想当他的女朋友?”

女:“我回答你无数次了,我不记得了。”

辩:“你曾跟王说过,‘有法拉利谁还要老公’,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这是有人编造的。”

辩:“这是你说的,对吧?”

女:“我不记得了。”

辩:“在你拍完照片后,法拉利就被开走了,对吧?”

女:“我不记得我拍照片的时候,拍摄有没有拍完。”

辩:“你记得法拉利被开走时,你在场,对吧?”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还说过高非常帅,对吧?”

女:“我不记得当天你说的这些东西了,就是很正常的一天。”

辩:“拍摄期间,你曾多次说过,高真的太帅了,也有其他人在场,对吧?”

女:“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也不记得多少次,赞美他帅也没有问题,他就是一个中国的演员,有无数的中国演员也是很帅的。”

辩:“你并没有夸其他中国演员,‘你夸的就是高很帅’,对吧?”

女:“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我也不记得我说过多少次。”

辩:“你还跟王说过,王也很帅,要是再有辆法拉利就更帅了?”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是这么想的吗?”

女:“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工作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要我来安排。”

辩:“证据里的5张照片只是很小一部分,你还和法拉利拍了很多很多张,对吧?”

女:“高的助理用相机拍的,但我不知道他拍了多少,他也没发给我。”

辩:“这些并不是制作中的部分,对吧?”

女:“不是,是在休息期间。”

辩:“是你要王去叫那个摄影师给你拍的,对吧?”

女:“我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最后是高的助理,用相机给我拍了很多照片。”

12: 15pm

被告王晶辩护律师当庭拿出标记为“B2”的信封,内有5张女方坐在红色法拉利的照片。

辨方就此继续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

辩:“聊下3月24日,当王在拍摄现场,当时你也在。当天,你和王在现场交流过吗,关于他是否满意你工作表现?”

女:“我不记得具体谈话内容,但拍摄法拉利的这一天,是他第一次出现在拍摄工厂。”

辩:“你问过他是否满意你工作表现了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有聊到3月26日会有杀青庆功宴,他来付费吗?”

女:“我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

辩:“你是否记得24日当天,王告诉你会在26号举办庆功宴?”

女:“我不记得当时聊天内容了。”

辩:“你在2天前,就知道26日会有庆功宴了,对吧?”

女:“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做这个沟通的,但在影视行业,所有的拍摄完成后都会有杀青宴。”

辩:“你2天前就知道了,但你并没有提前告诉你丈夫,对吧?”

女:“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知道有这个杀青宴的。”

辩:“一直到26号当天,你才跟老公说,你当天会晚回家,对吧?”

女:“我不记得。”

辩:“你曾跟王说过他很大方,对吧?”

女:“我不记得说过。”

辩:“你认为王是个大方的人吗?”

女:“我不知道跟他聊了什么,我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辩:“女士,记不记得是一方面,你作为影视行业从业人士,你是否认为王是个大方的人?”

女:“我的团队给他们极大的帮助,顺利完成了拍摄,我觉得他请大家是个正常的行为,不是什么特别慷慨大方,而且他请的还是中国的团队的工作人员。”

辩:“你知道王是用他自己的钱,而不是制作组经费来请客,对吗?”

女:“我现在不知道,不记得了。”

辩:“他请的是中国的团队吃饭,而不是澳方团队,这个钱本来就该他付,我方制作费里并不包括这个费用。”

辩:“你告诉过他,他是个非常大方的人,对吗?”

女:“我回答过,我不记得当时跟他说了什么。”

12: 05pm

庭审继续。

11: 20am

法庭休庭。

部分主流媒体,因报道内容不准确,遭到法官警告。

休庭期间,王晶在被告栏内和律师交流,不断低声询问,时不时露出微笑。部分为英文直接沟通,未经过翻译。其间一度抬头大笑,但并未发出笑声。

10: 50am

辩:“你告诉过王,你结婚了吗?”

女:“没有。”

辩:“我不知道他在那里听到,在KTV他跟我说过,‘你结婚了,你还有个小孩儿’?那你怎么回答的?”

女:“我不记得。”

辩:“你说‘老公和孩子都不在悉尼’,对吧?”

女:“没有,这是你编造的。”

辩:“你从这次拍摄中赚了不少吧?”

女:“你知道高赚了多少吗?!一天拍摄就赚20万澳元。这些都是无关性侵的问题,能不能把问题放在性侵上?”(女受害人回答时情绪有些激动)

辩:“要是我的问题不对,检方会反对,可是他没有。你曾跟王在微信上说,有部分费用要涨价,对吧?”

女:“事实工作量和之前约定的工作量有出入,所以我提出了合理的要求。”

辩:“你曾给王安排过去墨尔本的旅游行程,对吗?”

女:“不是我安排的行程,王当时问我有没有朋友做旅行社的,他想要在拍摄结束后去澳洲其他地方玩一玩。”

辩:“在微信记录里面,包括你之所以给他安排旅游,是因为你为了感谢王给你安排了这个项目,让你赚了不少,对吧?”

女:“我不记得具体内容怎么说的了,但这是一个做项目的常态,通常完成项目后,会有一个这样表示感谢的方式,比如请吃饭啊,是在正常范围内。”

辩:“你尤其感谢王,给你解决了‘唐德’的问题吗?”

女:“唐德不是一个人,是个公司。”

辩:“王帮你解决了唐德方面的问题,对吗?”

女:“他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帮我,是帮他自己,好让拍摄顺利在澳完成。”

沈:“女当事人关于高20万澳币一天的回答就是一个‘双刃剑’典型例子,有时候辩方律师用力过猛,被盘问者会给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答案,这个答案给陪审团听到,对高是不利的。陪审团的心理是很难把握和掌控的。”

王晶律师就女受害者和王晶的微信聊天记录进行盘问。

辩:“第29页,‘她应该是与唐德高层接触的那个人’,对吗?”

女:“不对,她是中方的另一个制片人,我曾经问过王另一个制作人应该问她老板。”

辩:“王回复,别担心,对吧?”

女:“是的。”

辩:“你回,‘不好意思让你生气了’?”

女:“是的。”

辩:“他回,‘我没生气,不用放在心上’,对吗?”

女:“是的。”

辩:“你回,‘希望我没给你添麻烦就好’,对吗?”

女:“是的。”

辩:“王回,‘没问题,别担心’,对吗?”

女:“是的。”

辩:“围绕这个问题你们聊了很多,对吗?”

女:“因为当时拍摄的时候,唐德和王的公司都是投资这个电视剧的公司,一起合作在澳拍摄的。”

辩:“王曾说过公司要上市的事情,你跟他说,‘带我一起,哈哈哈哈’,对吗?”

女:“我的意思是他的公司要上市的话,我愿意当股东。”

辩:“Li Ma还说过,我们公司要有个漂亮的女股东了,对吗?”

女:“是的。”

辩:“你回复‘哈哈哈哈’,对吗?”

女:“但我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意思。”

辩:“你曾跟王聊过一辆法拉利,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还记得有天拍摄用到了法拉利吗?”

女:“是的。”

辩:“你记不记得当时,你让Jiang Lin给你拍摄你坐在法拉利里的照片?”

女:“我记得Jiang Lin是高的助理。”

辩:“他也是一个摄影师,对吗?”

女:“我不知道他是否是摄影师。”

辩:“你让他给你拍在法拉利里的照片了,对吗?”

女:“他那天拍摄了好多照片。”

沈:“这是王的辩方对于经济方面进攻的铺垫,在向陪审团展现女当事人追求豪华奢侈生活(会某种程度上引起陪审团对女当事人的反感)的同时,引申到女当事人可能因为经济原因谎报性侵。”

10: 40am

辩:“你在证词里提到,尽管王多次亲你,你出于礼貌也没有离开KTV,对吗?”

女:“对,我一直在拒绝他跟我的亲密接触,从视频里你们应该看的很清楚。”

辩:“在视频某些时刻,你好像在主动亲王,对吗?

女:“你说的不对。”

辩:“你们嘴唇接触了,对吧?”

女:“我不记得嘴唇是否接触,但他确实亲过我。”

辩:“并不是简短的,大概持续了1分钟时间,你怎么说?”

女:“视频根本看不清楚,我的头一直往墙的方向躲,他亲不到我的嘴。”

辩:“你在KTV有4小时45分钟那么长,对吗?”

女:“大概是9:30pm-2am结束。”

辩:“在4小时之长的时间内,你一直坐在王旁边,你怎么说?”

女:“因为我和王是KTV两个主要人物,因为一开始选好了位置,大家通常都不会换位置。”

辩:“在这4小时内,你也不是一直坐着,经常有站起身换座位,对吗?

女:”我站起来换位子,就是为了躲开他,这不是正好说明这个问题吗?”

辩:“大家都是坐商务车去的KTV吗?”

女:“不是所有人,有些是Li Ma和王晶的朋友,他们也去了,他们不是制作团队的人,他们自己开车去的。”

辩:“王的商务车是你付费的,对吗?”

女:“王的商务车是他自己付的,高的商务车是我这边垫付的。”

辩:“你坐的那辆商务车是王自己付钱的,对吗?”

女:“我当时不知道王是自己付,之前说的是我方支付超时费用,正常情况下,是我的公司先付,但我的同事并没有去付,王自己付的。”

辩:“王负责晚餐到KTV之间的交通,对吗?”

女:“这两辆商务车是我的公司租的,是我们公司安排用于拍摄的,只有拍摄之外是他们自己用的。”

辩:“女士,我的问题是王方面,来负责晚餐到KTV之间的交通,对吗?”

女:“不是我安排的,但我不知道是谁安排的,你说是Siqi Li应该就是吧。”

辩:“在酒店门口,Siqi Li曾邀请你上商务车,对吗?”

女:“我不记得具体场景,视频里能看到她邀请我,去坐那辆商务车。”

辩:“晚饭后,王曾在Siqi Li在场时,在安排谁要去KTV时,跟你说过,你已经结婚了,为什么不回家啊?”

女:“王没有这么说过,这有点好笑。”(受害者笑)

辩:“在事发当晚和当晚之前的拍摄期间,你从未跟其他人说过,你老公和女儿在外地?”

女:“我不记得,我通常不跟同事聊家庭状况。”

10: 30am

被告王晶律师就第3份警方笔录和KTV的监控录像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

辩:”在第3份笔录中,你再次提到‘礼貌’,第11段第4行,说‘我出于礼貌喝了4分之1酒’?”

女:“是的。”

辩:“期间王和我挨着坐,只说了些庆祝项目完工的话,对吗?”

女:“是的。”

辩:“你之所以喝酒,并不是你想喝,而是出于礼貌,对吗?”

女:“是的。”

辩:“你说过,‘在晚餐后,我并不想去KTV,但出于工作需要去的’,出于礼貌,对吗?”

女:“是的。”

辩:“第16段,你说王叫你‘看着我的眼睛’,这让你不舒服,但你对此也没说什么,对吗?”

女:“是的。”

辩:“王让你出去和他一起抽烟,尽管你不抽烟,但你出于礼貌还是去了,对吗?”

女:“是的。”

辩:“女士,作为一名不抽烟的人,当吸烟的人要去指定地点抽烟的时候,你根本不用跟着他们去,为了表示礼貌,对吧?”

女:“我的角色是澳洲负责人,当中方负责人要求我去一个社交情景,我难道不去吗?”

辩:“你是认真地在说,你出于礼貌才跟着这些吸烟的人出去的吧?”

女:“是真的,我不想让这些人觉得我很拘谨,很不友好,而且跟他们出去吸烟,和性侵本身没有关系。”

辩:“你觉得,让王一边抽烟,一边搂着你,你允许他这么做也是出于礼貌吗?”

女:“我不知道当时聊得什么内容,当时还有其他人。他一直在聊‘我在这次拍摄期间,多么出色,一直在赞扬我’,我以为搂着是属于朋友与朋友之间那种友好。”

辩:“他一直在赞美你,对吗?”

女:“具体内容我不记得,应该就是赞扬我的意思。”

辩:“他左手搂着你,右手抽烟,对吗?”

女:“从视频里,是这样的。”

辩:“你根本不抽烟,对吗?”

女:“我不抽。”

辩:“他当时说,‘你在整个拍摄期间很出色,完成的很好’,对吗?”

女:“大致是这个意思,具体记不清了。”

辩:“当时他还说了些内容,让你笑到都弯腰了,对吗?”

女:“视频里看我是弯下腰笑了一次,但我不记得说了什么了。”

辩:“你弯腰笑是出于礼貌,还是真的很好笑?”

女:“我不记得具体内容了,无法回答。”

辩:“有没有可能也是出于礼貌笑的,谈话内容其实很无趣?”

女:“这是你的假设,我无法回答。”

辩:“你出于礼貌喝酒,对吧?”

女:”我平时是个不怎么喝酒的人,喝一点点脸就会很红。在这种社交场合,别人举杯敬酒的时候,你杯子里一点酒都没有,是很不礼貌的。”

辩:“你作为不吸烟者,跟着一群吸烟者出去抽烟也是出于礼貌,对吧?”(法官表示问题重复)

高云翔和王晶坐在被告席中,一直认真聆听女受害者的陈述。

10: 20am

被告王晶律师就第1份警方笔录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

辩:“第2段中,你提到你当时36岁,在自雇的公司上班,第4段提到你是中澳合拍项目制作人,对吗?”

女:“是的。”

辩:“第7段中,你说晚饭你没喝酒,其他人喝了?”

女:“我当时是喝的很少的,出于礼貌才喝的酒,整个晚饭期间,没有超过四分之一杯的红酒。”

辩:“第11段,你挨着王和高坐,对吗?”

女:“我挨着王坐,高在王右边。”

辩:“第11段,你说,‘他们一直在劝我喝酒,我为了礼貌喝了点’?”

女:“是的。”

辩:“你说的‘他们’是指高和王吗?可能也指其他人?”

女:“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给第1份证词的时候是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我一直在哭,话也说不全。”

辩:“女士,你在录第1份证词的时候,到底在怕什么?”

女:“当时录第1份证词,还没决定要不要报警,因为会有很多后果(consequence),因为他们在中国有钱有势,这样的案子报出来,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辩:“你当时在警局,这么多警察保护你,你的害怕不是身体上的,对吧?”

女:“你说法并不成立,害怕并不是只有身体上的受伤才会害怕,心灵上的,之后事业上的创伤都会让人害怕。”

辩:“你之前说的‘后果’,其实是担心事业上的后果?”

女:“各方面的影响,因为他们在中国有钱有势,他们可以用钱在中国解决任何问题。”

辩:“他们两个当时是要回中国,对吧?”

女:“是的。”

辩:“你在澳居住了15年了,对吧?”

女:“是的。”

辩:“你不会回中国了,对吗?”

女:“我会,我的好多亲戚朋友都在中国。”

辩:“你的父母在哪?”

女:“在中国。”

10: 10am

女受害者(下简称“女”)身着黑色西服和黑色内搭出现在视讯中。

被告王晶律师(下简称“辩”)持续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内容关于女当事人与王晶和丈夫的对话。

辩:“你丈夫在你回家后是否生气?”

女:“不是生气,是着急,他问我去哪了?为什么这么晚?”

辩:“他问了‘你去哪了’?”

女:“我不记得具体问的,只记得大体意思。”

辩:“你编造了借口回答他,对吗?”

女:“不对。”

辩:“你说KTV之后你又去了另一地方吃饭,这是编造的,对吗?”

女:“我不记得当时我说了什么,我记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真相。”

辩:“所以你跟他说了慌,对吗?”

女:“这不是谎言,只是在极度恐慌下,不知道说什么。”

辩:“你告诉他,‘KTV之后去别处吃饭了’,这就是个谎言,对吗?”

女:“我不记得跟他说了什么了。”

辩:“如果假设你这样说了,这就是个谎言,对吗?”

女:“你说的特别难听,我是在极度恐慌下不知道怎么说。”

辩:“你极度恐慌是因为你的丈夫,他知道你这么晚跟两个男人在酒店房间里,你为了逃避才说谎,对吗?”

女:“你说的不对。”

辩:“你之所以告诉丈夫去吃了另一顿饭,是因为王这么给你的建议,对吗?”(检方反对)“王告诉我,‘他告诉你这个借口是他建议你的’,对吗?”

女:“我没有和王进行这些对话。”

辩:“王说过,‘我才来悉尼几天,你在悉尼几年了,你知道的餐馆名字多’,对吗?”

女:“我没有和王进行这些对话。”

AHL法律沈寒冰律(下简称“沈”):“女当事人的回答犯了大忌。盘问的规则是:不知道答案不问,也就是说,盘问时候的问题辩方已经知道答案,通过这些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来测试被盘问者的诚信度。女当事人即便承认辩方所提出的一般问题,也无关紧要。”

辩:“你回家后告诉丈夫,你不能离开香格里拉酒店,是因为王拿走了你的手机不给你,对吗?”

女:“我已经说过了,我不记得跟老公谈话的具体内容了。我记得我跟他说过,‘他们在酒店不让我走,还想亲我’。”

辩:“你说过,是你丈夫在4:45am用你的电话,给王打的电话,对吗?”

女:“具体时间我不知道,但他问过我有谁,我说了王晶的名字,然后他打电话给王晶。”

辩:“来看下时间顺序,你4:32am付了车费,对吗?”

女:“是的。”

辩:“你下车后,是要花几分钟才能进到家里面,对吧?”

女:“大概5分钟以内。”

辩:“你回答过高的律师,王问你‘下次还能见到你吗?’,你说‘对’?”

女:“我没有说过‘对’,这个对话是发生在被强奸的时候,我求他, 问他‘我能不能明天再来,现在放我走’,是在这个情境下。”

辩:“你的意思是,在发生性行为的时候,王问你‘下次什么时候再见你’?”

女:“是在我问他,‘我能不能明天再来’之后,他的回答。”

辩:“王说的这句话,明显是性行为之后,他在给你告别说的,对吧?

女:“不是,是在发生性行为时,我在请求离开的时候他说的。”

辩:“你从没有在发生性行为时,跟王请求过离开,对吧?”

女:“你说的不对。”

辩:“你跟王说过,‘我能明天再来吗’这句话,对吗?”

女:“我说过了,这是在他对我性侵的时候,那会儿很疼,很难受,非常不舒服,这是我的一个请求,我想用任何方式离开那里。”

辩:“那为什么你不说,‘这很难受,很痛苦,我要报警了’,而是用上面那样的方式?”

女:“不知道,当时我很乱,很害怕。”

辩:“整个晚上,让你害怕的应该是你丈夫,对吧?”

女:“不对。”

辩:“你那么做是为了再次展现‘礼貌’吗?我说再次,是因为之前你多次提到‘为了礼貌’。”

女:“请求重复问题。”

辩:“你跟警方说过好几次,你做了多次你不愿意做的事情,都是出于“礼貌”对吗?

女:“我是个很有礼貌的人,我不想让人觉得难堪。”

辩:“那是不是说,即使有人让你感到恐惧和不舒服,你还是会保持礼貌呢?”

女:“一开始没有觉得特别奇怪和不舒服,他大部分时候看起来只是喝多, 我想让项目有个完美的结束。”

10: 00am

庭审开始。

律师分析该案走向

昨日庭审后,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指出本案辨方盘问看点。

“根据王的辩护律师的盘问猛烈程度,今天女当事人和辩方律师的对立将会达到顶峰,有可能女当事人再次崩溃,也有可能激起陪审团极度反感(对女当事人,也可能是对王)。今天的冲突会是一场十分重要的'重头戏'。如果盘问完毕,那么检方的‘补洞’工作就变得极为重要,但是根据这场已经发生的情况来看,能够挽救的可能性不大。”

9: 23am

高云翔一身黑色西装,搭配蓝色领带,提前约半小时抵达法院门口,被告王晶律师与高云翔团队同行。他神情淡定,缓步前行,邻近法院门口还主动望向主流媒体镜头。

9: 00am

三家主流媒体等待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外。

8: 50am

记者团队已经到达庭外。

高王二人案件将继续并案审理,计划上午10点开始。

高云翔、王晶案件法庭排期(图片来源:新州法院网站)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4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人间主角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4:55:31
别说律师恶毒,这婊子从头到尾就不是个好东西,强奸个屁,通奸而已
评论人:你就在我身边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03:43
为何如此琐碎的提问?事隔几年,根本就记不得了,完全有权拒绝回答。
评论人:潜水7年多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3:07:32
估计那两男的快没事了,恶毒律师
评论人:cxy1223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09日 14:00:37
 回复1楼:
这个案子除了证人证言就没有可以定罪的证据啦。不回答肯定就无罪释放了。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