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韩国喷子连续杀人事件

新闻来源: 看客 于 2019-10-21 8:58:28  


雪莉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吗?

周一,是韩国综艺节目《恶评之夜》录制的日子。

然而,10月14日的那个周一,身为MC的雪莉却没有出现。

10月14日,雪莉被经纪人发现死在家中,大批媒体围在雪莉的住宅外。图源韩联社

在大众印象中,雪莉一直是站在风口浪尖的艺人。关于她的争议从未消停。

“雪莉最棒的代表作是Instagram吧?”

“脸长得像鱼种,做事是关种(喜欢受关注的人)。”

“看看雪莉的瞳孔,一看就是吸毒者。”

雪莉在《恶评之夜》中,一条条念出了这些恶评,然后笑了出来。

雪莉在《恶评之夜》中笑着认证自己是“关种”。

“我以为她有这个承担力。”

一名雪莉的粉丝至今不愿相信现实。

没有人知道,荧幕上开朗爱笑的雪莉,内心早已如临悬崖。无论雪莉为何自杀,谁都无法否认,她生前曾饱受恶评的困扰。

韩国有一句俗语:“开玩笑的石头砸死了青蛙。”

人们总是很难意识到,那些微小的恶意,积聚起来也会成为杀人的武器。

"是希望我去死吗?"

韩国演艺圈里,受到网络暴力折磨的明星,雪莉不是第一个。

2008年8月,演员安在焕疑似因无力偿还巨额债务,在车内吸入蜂窝煤燃烧的气体自杀。

接着流言传来,“崔真实是放高利贷的,为了收回借给安在焕的25亿韩元,胁迫他致死”。

传谣者言之凿凿,称消息来源可靠,已得到调查警方的确认。

一夜之间,崔真实便从令人尊敬的国民女演员,成了人人口诛笔伐的杀人凶手。

安在焕是崔真实好友丁善姬的丈夫。听到安在焕的噩耗后,崔真实在赶往医院的途中晕倒。图源nocutnews

此前,崔真实已经因为丈夫家暴与离婚等问题,饱受恶评的煎熬。如今又因毫无根据的诬蔑,陷入被孤立的境地。

“别说是高利贷,我连基金都没有买过”,崔真实气愤地反驳道。

“我只是抚养孩子过日子的普通母亲。”

很快,警方就追查到了谣言的源头,发现其来自一名证券公司女职员白某。

白某称,“只是把工作群中听到的小道消息上传到网上而已,没有别的想法。”

无意间上传的一句话,却拥有毁灭一个人的力量。

两个月后,身心俱疲的崔真实在浴室中上吊自杀。

死前,她给白某打了两次电话,但未能接通。

最后她留下遗言:“无论是高利贷还是别的,都与我无关,不知道为什么要折磨我。”

崔真实的出殡仪式。

崔真实死后,恶评依然触目惊心。

崔真实死后,网络上针对艺人的恶评没有因此偃旗息鼓,反而愈演愈烈。

六年后,SM旗下艺人泰妍和伯贤被拍到约会的照片,这在禁止恋爱的偶像行业里,无疑是犯下了弥天大罪。

新闻一出,来自双方粉丝的恶评再次铺天盖地。

D社拍到泰妍和伯贤在车上约会。图源Dispatch

两人成了众矢之的。特别是泰妍,无论她更新任何动态,底下评论都是骂声一片。

如果泰妍穿了短裤,就会被骂“暴露症患者”、“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泰妍发了与妈妈的合照,就有人留言“教育一下女儿吧”;

泰妍发了与小孩子的合照:“只要是男人的话,年龄大小都没关系吗”……

泰妍只是穿短裤坐在地上,就收到这样的恶评。

关于外貌的指责更是没停下来过:“整容失败的脸快垮塌下来了”,“为了掩盖你崩掉的脸才用美颜相机的吧”。

还有人刷了一整页的“去死”。

波及到家人与朋友的恶评,让泰妍忍无可忍。她决定采取法律措施,搜集证据起诉恶评者,还在社交网络上公开了部分恶评者的账号。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曾经留下恶评的人急忙上传了道歉文。

一年后上传道歉文的恶评者,却在推卸责任。

因网络暴力而受到伤害的,不只明星艺人,还有普通人。

16岁女高中生李某为了过世的奶奶,成功在三个月内从87kg减肥到47kg,并登上了韩国的一档综艺节目。

在节目后台,她还与一名人气偶像合影。

不过是与喜欢的偶像合影而已……

李某没有想到,节目播出后,她收到网友大量无来由的恶意:“长得真晦气”、“是做了抽脂手术吧?”

最严重的时候,她一天内能接到10多个恶意电话和短信。

不堪其扰的李某在网上诉苦:我最近被恶评折磨着,我应该怎么办呢?是希望我去死吗……

最终,无法承受这一切的她,选择在房间里上吊自杀,结束了正值花季的生命。

留在书桌上的遗书写道:“给父母带来心灵上的痛苦,对不起。”

自杀新闻一出,网络上的恶评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屏的“祈求冥福”。

网友们的善意,总是来得太迟。

是地狱朝鲜,

也是“恶评共和国”

网络暴力问题,长期以来都是韩国社会的症结。

明星艺人的一举一动只要稍有争议,就会成为恶评者的猎物。即使毫无差池,只要在某些群体眼中是“非好感”,恶评也从不会缺席。

雪莉对这一点也心知肚明,但她没有选择躲起来或者噤声。

一再挑战网民底线的雪莉,也成为了媒体追逐的对象。

隔三差五,雪莉就会出现在娱乐新闻版,并被转载至各大论坛。不少人一看到雪莉的名字就留言,“她又干嘛了?”

有网友讽刺:“如果雪莉穿上了bra,韩国一半记者都会失业。”

在恶评占比达17%的naver网站上,每一条新闻下方,都会显示留言者的性别比例。这一功能被网友诟病是诱导男女对立,导致恶评越来越多。

雪莉的新闻,留言的总是男性比较多,同时,性骚扰留言也会增多。

而在另一些更为小众的网站或论坛上,对立的情况更为严重。

一个主要用户为男性的论坛ILbe上,由于出现大量“仇女”言论,该网站的用户被嘲为“ILbe虫”;

而另一个女性向论坛nate pann的用户则被不怀好意地称为“pann婊”。

于是,在不少网站评论区,都能看到“韩男”和“韩女”对骂,恶劣的留言氛围就此养成并激化。

雪莉no bra新闻下的恶意留言。

尤其在2014年前后,恶意回帖和散布虚假消息的网络暴力案件数量激增。

从2012年的5千多件,增加到2015年的1万5千多件,翻了三倍。

这只是被检举的案件数量,实际上未经检举的恶评案件要多得多。

而在小中高学生中,有16.2%表示曾经实施过网络暴力,这一比例在成人中是18.4%。

2008年,崔真实自杀后,韩国警方曾对散布谣言者和恶评者展开集中管制,共抓获了1200多人,近70%是男性,60%在20岁到30岁之间。

最后实际拘留的只有11人。

韩国政府曾试图立法“信息通信网法施行令修正案”,也称“崔真实法”,目的是推进网络实名制。

可是2012年该法被认为违反宪法“言论自由”的精神,因此被废止。

最近一项调查显示,近七成韩国网友支持再次引入网络实名制。

根据韩国目前现行法律,通过恶意留言等毁损他人名誉的,最高可处以7年以下有期徒刑,5000万韩元(约30万人民币)以下的罚款。

但是,恶评者一旦删除留言,证据就难以收集;若是将id注册在海外,或者注册的是虚假id,要寻踪觅迹,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实际检举成功并进行处罚的案例不多。

韩国美妆博主裴丽娜发布了一个卸妆视频,用素颜面对镜头,却被骂“我要是长成你这样,我就去自杀”。裴丽娜能做的,只有关闭评论。

从本质上来说,网络暴力不过是言语暴力的现代化形式。

网络匿名化的特点,像给恶评者披上了一件隐身斗篷,他们得以肆无忌惮,随意释出黑暗的恶意。

有40.1%的恶评者表示,他们在写下恶性留言后感到“心情舒畅”;至于写下恶评的理由,也是各式各样:“心情不好”、“因为有意思”、“因为其他人也这样做”……

于是,继“地狱朝鲜”之后,“恶评共和国”的外号也在韩国流行起来。

总是读无法承受的恶评,生活就会变得很颓废。

没有经历过网络暴力的人,恐怕很难体会个中苦痛。

同样作为恶评的重点攻击对象,搞笑艺人金钟民曾在《恶评之夜》中剖白心境:

因为恶评都是匿名的,不知道骂你的人是谁。某个瞬间一出门,觉得街上的人都可能骂过我。随着出现妄想,整个国民都像是恶评者。

一旁的雪莉深有同感:”我就是这样产生社交恐惧症的。“

网络暴力,往往比现实中的暴力更可怕,也更难以对付。

因为网暴受害者需要面对的,是面目不清、数量庞大的加害者。一旦谣言已经广泛传播,就会被误认为是事实。受害者既难以辩护,也无法反击,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孤立感与无力感。

“感觉全世界都在讨厌我。”

就这样,受害者被一步步推向深渊。

当你说什么都是错时,便再也不敢说话,即使只是一句“我累了”。

匿名网站上,

那些恶言相向的普通人

几乎没有人在现实中遇到过恶评者,但在网络上,他们无处不在。

写恶性留言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他们可能是任何年龄、任何学历、任何职业,你甚至无法给这群加害者画一个“凶手画像”。

他们也许在现实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电脑一开,他们就是隐身黑暗的刽子手,给予他人伤害,却无需为此承担后果。

雪莉也曾起诉过恶评者,却发现那人是同龄的名牌大学学生。

有一次,韩国警方正在调查一位写下“像抹布一样的婊子”的恶评者。

本以为是不懂事的学生写的,没想到,最后追查到的是44岁的贸易公司男职员,而他平时在同事眼中,是安静文雅的人。

造谣崔真实的白某,也出身于京畿道某大学的经济系高材生,崔真实曾经质问她:“明明是学历很高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崔真实死后,白某的个人信息被人肉出来,真名、样貌、学历全被挂在网上,恶评换了一个对象,再次如潮水般涌来。

周围人责备的眼神更是如利剑一样射来,白某无法上班,只好每天躲在家里以泪洗面。

给予恶评的人,最后也遭受了恶评的折磨。

网友曝光的白某照片,连电话、住址也一并公开。

在韩网dc inside上,一位名为“大势的战略”的网友上传了数百条恶意回帖,包括各种辱骂、人身攻击以及恐吓等。

于是,网站官方以妨碍业务为由,起诉了这位网民S某。

调查发现,S某从高中退学,梦想成为一名职业游戏玩家,由于父母不理解,便从家中搬出来独自居住。

他每天都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打游戏上,唯一与外界沟通的窗口就是网上的匿名留言板。

像S某这样的人,被网友称为“恶评废人”。

心理专家分析,这类人一般有潜藏的自卑情绪,通过攻击辱骂他人来获得满足感和成就感,也借此释放真实生活中的压力。

然而,被举报的数个月后,22岁的S某从10层公寓跳下来自杀了。

S某在网站上的最后一条留言。

承受恶评的人自杀了,给予恶评的人被曝光后也自杀了。

这个恶循环似乎没有尽头。

不过,这一次,雪莉的离开似乎带来了改变。

雪莉死后,网友自发发起净化雪莉相关搜索词的运动,“雪莉,我爱你”、“雪莉的桃子”等词登上韩网热搜;

韩国演艺管理协会发出声明,对待恶评不再停留在要求道歉和反省上,而是采取强硬措施,让恶意留言者得到严惩。

“雪莉,我爱你”等搜索词上了naver热搜。

还有韩国议员呼吁引入“雪莉法”,希望能彻底杜绝恶性留言。然而,你无法捂住所有人的口,只要人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恶评就不会消失。

有专家认为,“比起强制推行网络实名制,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以及对青少年进行教育,可能效果会更好。”

扭转“恶评共和国”,将是一场道阻且长的艰辛历程。

世界需要改变,也许未来会有所不同。

演员刘亚仁在悼念雪莉的长文中写道,“我曾经是隐藏在她身后的大众中的一员,属于大众这边。……我把她孤身一人置于了悬崖边缘。”

得不到理解的雪莉。

无数的我们,都属于大众这边。

大众的力量如排山倒海,能够轻易左右一个人的生死。今天你是大众中的一员,也许明天,被推至悬崖边缘的人就是你。

也许,互联网上的世界永远不会变好。

而我们每个人能做的,就是在说出任何一个字之前,先想一想,再想一想,再行动。

“对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事,负起责任来。”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