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爱尔兰本地新闻信息】 

征收碳税对民众来说公平吗?

新闻来源: 爱尔兰门户 于 2019-10-14 7:08:10  


有报道称,在2020预算公布前夜,许多车主开车到加油站排队加油,以减少可能征收的更多税费。

然而,即使他们有一辆柴油汽车,加60升柴油也只能节省不到2欧元。

关于碳税的争论如今愈演愈烈,有人说政府应该加快征收碳税的脚步,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这只是又一个征税的借口,并不会产生真正的作用。

那么,事实到底是怎样的呢?

碳税是指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它以环境保护为目的,希望通过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来减缓全球变暖。

征收碳税的计划是什么?

财政部长Paschal Donohoe宣布,将碳税从每吨6欧元提高到每吨26欧元,此税额变更立即生效。

实际上,碳税在柴油和汽油的总体税收负担中只占相对较小的一部分,因为每次车辆的加油量都是有限的。

对其他燃料如煤、泥煤和家庭取暖油征收的附加税将推迟到明年5月实施,即冬季之后。

这意味着政府将会额外获得9000万欧元的税收。

部长还明确承诺,政府将继续朝着今年早些时候Oireachtas联合委员会多数成员同意的目标迈进,即到2030年将碳税提高至每吨80欧元。

引入碳税是因为市场价格没有考虑到燃烧化石燃料引起环境污染的成本——用经济学术语来说,这是一种负外部性。

碳税还旨在促进企业在清洁技术方面的资金投入和研究——因为他们认为这方面的需求将会增大。

虽然道理是显而易见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颇有争议。

争议一:它没有成效?

有证据表明,征收碳税确实有效,但温和的征税额度却收效甚微。那些在这方面领先的国家,尤其是瑞典,表现出了令人深刻的税收成效。

瑞典自1991年开始征收碳税,现在大约是每吨117欧元。自从引入碳税以来,瑞典经济增长了60%,但碳排放减少了25%。

环境系统研究所(ESRI)的一篇研究论文《增加碳税对经济和分配的影响(The Economic and Distributional Impacts of an Increased Carbon Tax)》中说道:“将碳税调整至每吨80欧元的目标,将使爱尔兰的碳排放减少15%,低于原本的水平——这是一个有益的贡献。但同时也有必要出台一系列其它政策。”

论文中提到,碳税本身不会完全消除碳排放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然而,这被视为实现我们目标的重要一步,即到2030年,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30%。

到目前为止,我们远远落后了。

用经济学术语来说,碳税被视为应对气候危机的“必要但不充分”的解决方案。

政治上的问题是,尽管提高税收会带来更多贡献,但它也将更难被接受。

争议二:它不公平?

碳税对某些人的打击比其他人更大——毕竟这就是这整个计划的目的:污染最严重的企业需要付出的代价会更高。

然而反对者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受打击最严重的人无法改变自己的行为。例如,居住在农村地区的人往往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汽车作为交通工具。因为电动车对他们来说仍是很昂贵的。

本周的ESRI研究显示,农村家庭平均比城市家庭受到的税收影响更直接,贫困的农村家庭受到的影响最大。

在城市地区,中等收入家庭受到的税收影响最大,因为他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汽车。

另一个常见的疑问是,既然家庭只占碳排放量的10%,为什么要把家庭作为税收目标?

这是因为人们忽略了一个事实,碳税也会对企业造成打击,欧盟的《排放计划(Emissions Scheme)》涵盖了规模较大的企业。

碳排放大户将会惩罚,这会迫使他们减少排放或付出代价。但批评人士认为,这比直接征收碳税的惩罚要轻。

在这场辩论中,公平将成为一个关键问题。

其中一些人将其归结为筹集起来税收额的使用方式的问题。

牛津大学两名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论文《为什么某些国家的碳税比其他国家更成功》中说道,对政客高度信任的国家最容易引入碳税,例如斯堪的纳维亚和瑞士。

公众相信政客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而且会好好利用这笔钱。

在大多数其他国家,怀疑主义和民粹主义现在占据主导地位,这意味着政客们需要更努力地工作,以获得征收更高碳税的认可。

争议三:反正政府也只会浪费掉这笔钱?

碳税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是如何使用这笔钱。

英属哥伦比亚的选民接受度最初得益于通过直接税收和福利支出向选民和企业直接返还现金,不过现在也有一些资金专门用于投资。

在爱尔兰,政府选择通过直接支付的方式返还一些税款,例如向贫困家庭发放燃料补贴。此外,部分资金还将用于受气候变化政策影响最大的地区,尤其是中部地区。绿色项目包括绿岛建设、汽车充电站建设等也将获得投资。

对税收政策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公众对这些支出项目的接受程度,同时要说服人们,筹集到的大部分资金并不只是用来投资在那些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项目上。

牛津大学的研究称,“将碳税收入作为常规红利进行重新分配,是提高政治可接受性的唯一且最有前景的选择”。尽管它补充称,其他方法也可以奏效。

而政治问题在于,碳税政策集中造成了家庭支出的增加,但收益却往往是分散的。这意味着可能会缺乏民众支持。

因此,政府必须证明贫困家庭得到了保护,并希望能获得他们对该政策的支持,例如获得现金补贴的中部地区。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爱尔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