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100万澳洲人,政府每天白给40澳元,大家抱怨太少了

新闻来源: CityDiscount 于 2019-10-14 4:08:15  


Zareen Nisha,48岁,1992年从斐济来到澳洲,拿政府奖学金,应用金融学士,小学教学硕士,前后在澳洲统计局、税务局、联邦银行和教育部工作过

去年4月,她失业了,过去17个月,一直靠拿Newstart失业津贴生活。她对SBS频道表示,这些钱无法供她的住处。

澳洲的Newstart失业津贴的标准现为单身无孩人士每两周拿到559澳元(一年14534刀),单身有子女人士604.7澳元,有伴侣的话每人504.7澳元。

目前有100万澳洲人在领这个钱。年满22岁都可能可以获得该福利。

这个体系,25年没有改变过。

澳洲社会现在有广泛的声音敦促政府增加津贴的额度,每周至少增加75澳元的失业津贴,达到每周355澳元,据说各个额度可显著改善澳洲贫困人口的生活;

以及呼吁降低失业人员申请津贴的门槛,取消目前的规定:需要一直证明你找工作(每月至少申请超过20份工作)。

今年大选前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2%的澳洲居民认为应该提高失业津贴。

目前议会在做相关的调查论证。

家庭和社会服务部长Anne Ruston则坚持,政府更加愿意努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同时帮助失业人员摆脱药物滥用和社会隔离才是关键。

失业近10年的女子Joanna Kearney表示,为持续申领失业救济金,自己已完成了至少4门TAFE课程,但“没有谁真正在帮她找工作”。

失业的新闻记者Mark Morduel表示,报社倒闭后,他也一直在领这个津贴,绝大部分需要拿来支付房租,但他使用的计算比较极端:

“如果你的房租是两周680澳元,那么就算你的Newstart失业津贴达到每两周695澳元,也意味着只剩下15澳元去买半个月的食物,交水电费,交通费等等了。这根本没法生存。”

不过真的有数据显示:

澳大利亚超过23万人失业超过2年,有25万户家庭中的成年人已至少一年没有工作;

生活在墨尔本,领取Newstart救济金和联邦租房补助金的单身失业者,要花费70%的钱支付房租(不含水电煤网等费用),使得每周生活费平均剩下98澳元,每天14澳元;

生活在悉尼的话,意味着每周这样的生活费只剩下48.24澳元,每天6.89澳元;

民政服务部公布的年报显示:

2017-18财年一共收到失业救济金申请56.2万个,最终通过了42.4万人的申请,拒了13.8万人;这比2016-17财年时领取人数减少了5.9万人;

2018-2019财年,有74.5万人被一共拒绝支付了约237万次每两周一发的津贴。

现有的规定是,如果一个求职者累计被取消5次支付时,且没有充分的理由的话,将会被停发津贴。

最早可能于明年1月生效的新规定则更加收紧了福利金的发放。

流动资产达1.8万澳元以上的单身人士,以及达3.6万澳元以上的夫妇或有孩人士,领取福利金的等待时间加长至26周;但需要“立即经济援助”的人将可豁免。

现有政策是:

单身无孩人士的等待期从5500澳元算起,资产达到1.15万澳元以上的话,需要等待13周。

单身有孩或有伴侣人士的等待期从1.1万澳元算起,拥有2.3万澳元以上资产的话,需要等待13周。

在收入方面,绝大多数澳洲人比较低调,多半避免谈起。你一般也很难从一个澳洲人的外在上看出他的财富水平。

经合组织(OECD)在今年4月发布了报告《压力之下:受压的中产阶级》(Under Pressure: The Squeezed Middle Class);把发达国家社会里的【中产阶级】定义为可支配(税后)收入在中位数收入的75%至200%之间的人或者家庭。

放在澳洲,这意味着税后收入在$33,300至$88,700的单身人士,或这个数字乘以2的需要抚养两名子女的家庭被认为是中产阶级。

按照这一标准,58%的澳大利亚人属于中产阶级,略低于发达经济体61%的平均水平。此外约10%的澳大利亚人属于较高收入群体,以及32%属于低收入或贫困者。

一份询问了1200名澳大利亚人的调查报告显示,2%的澳洲人认为自己是上流社会,57%的人称自己为中产阶级,41%自称劳工阶级。这表示实际的高收入者中,80%没有表示自己处在上层社会。

房地产经纪人Sarah Case,41岁,住在墨尔本Malvern,年收入15万澳元,已婚,育有一子。她说:“你拥有的越多,花费就越高。”

“爸爸拥有混凝土厂,现在72岁,依然每周工作六到七天,穿着他的工装短裤和衬衫,靴子上满有泥巴,开一辆旧Range Rover,浑身水泥尘。对我们而言,更多的是脚踏实地和平易近人。我们当中最富有的人经常穿着T恤和短裤。”

前生产力委员会主席Peter Harris表示,

作为中产阶级,这更多地取决于你的支出而非收入;消费才至关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而非投入。花在旅行和汽车上的钱比花在住房上时对于你的生活方式的贡献程度更大。澳大利亚人普遍并不具有提升自己在社会或阶级中的地位的渴望。

Matt Hearn,28岁,经营砌砖生意,雇有5名员工,薪酬一年9万多。

“自己是哪一个阶级,我从来没有真正考虑过。”

“我父亲从事大型建筑工作,我们家当时情况很好。但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谈论过金钱,也没有谈过我们所处的社会阶层。”

“与办公室有着不同的氛围。我们的技工工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团队合作。如果你不与人合作,那是行不通的。但我们不会谈论像阶级这样的事。我们只知道必须做些我们需要做的事来使自己快乐。”

2018年10月,《瑞士信贷全球财富报告》(Credit Suisse Global Wealth Report)里称澳大利亚成年人的人均财富中位数为191,450美元,在发达国家中名列第一。

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Crawford公共政策学院的社会政策研究员Peter Whiteford表示,瑞士信贷那里的数据是围绕着与大的州府城市住房相关的高水平财富而建立的;澳洲中产阶级的生活压力在增加,尤其是住房。

澳洲人真的看开了,不在惦记着发点小财?

还有数据显示,这样一个仅2500万人口的国家,每年花费在赌博上的钱超过240亿澳元;且人均赌博损失全球第一高。

(悉尼一亚裔女子本周获得1200万澳元彩票头奖)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