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这个东西降价了,但却是个极坏的消息

新闻来源: 微财经 于 2019-10-10 0:13:12  


新西兰什么东西都在涨,

但有一物却降价了,

且降至历史最低价格,

社会良知人士因此而感到很慌,

这东西就是Methamphetamine。

Methamphetamin中文化学名称甲基苯丙胺或甲基安非他命或去氧麻黄碱,属强效中枢神经系统刺激剂,中文俗称冰毒,在新西兰属于A类毒品,俗称“P”,判监和罚款级别均定为最高。

这里说的价格当然是黑市价格。

全国范围内,甲基安非他命的价格都在下降,其中北岛几个主要城市——奥克兰、怀卡托和惠灵顿价格下降最明显。

根据专业调查,2017/2018时全国中间价$538,至2018/2019降至$500一克。在奥克兰等大城市,甚至降至$450一克。

根据梅西大学一个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甲基安非他命的全国价格分别是:

Auckland: $450

Waikato: $450

Wellington: $450

Bay of Plenty: $500

Canterbury: $500

Gisborne/Hawke's Bay: $500

Northland: $500

为什么这种降价很可怕…

一般来说,犯罪集团会紧盯交通线,因此靠近机场、码头、偏远的海岸线等地,价格会较低。

负责这项研究的梅西大学副教授Chris Wilkins说,“因此在相对较远和竞争较少的南岛,价格会比北岛更高。”

Chris Wilkins说,他感到惊讶,他做跟踪研究10年了,10年前刚开始做的时候,价格要$1000一克。

但毒品降价很可怕,因为这通常代表了两个情况会发生:

第一,毒品降价说明货源到达新西兰的更多,可以用警方扫毒的缉获量来证明,在降价的同时,扫毒缉获量也在上升,基本证明入境的毒品更多。

第二,贩毒集团正扩张地盘,通常贩毒集团吸引更多新人开始吸食某种毒品的时候,毒品价格会呈现下降。

最近几起缉毒大案包括在奥克兰港缉获高达500公斤冰毒,在怀卡托地区缉获超过200公斤。

“现在$450一克的历史低价真的出乎预料,低价格会吸引更多人开始吸毒,甲基安非他命的缉毒扫获量达到了最高,但不幸的事实是,市场淹没了毒品执法,我认为我们要专注于打击毒品进口,打击贩毒团伙。”

研究者采集的价格数据,是通过New Zealand Drug Trends Survey匿名调查采集了新西兰16个地区的10,966名新西兰人反馈,得出了冰毒在所有毒品中价格下降最快的结论。

吸毒会造成整个小镇沦落

在新西兰北岛东海岸内皮尔市,有一个当地最穷的区叫做Maraenui,白天,这里了无生气,而夜幕降临,这里最活跃的却是吸毒者。

基层警察说,他们已经尽了全力。

Maraenui社区警察Hoki Ward说,整个社区几乎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了毒品的影响,,吸毒成了整个社区弥漫的风气。

“在这里,每个人都用它,就像喝酒和抽烟一样,所以你面对的是一个分布广泛的年龄群体。

使用最广的是合成类毒品,也有其他各种类型毒品。“从小孩到大人,他们原本应该照顾自己的家庭,照顾自己的孩子的。”

作为社区警官,他大部分工作时间用于“教育”和"帮助”,对象是吸毒者和他们的家庭。

“我小时就在这里长大,很多小时候认识的孩子,现在都已经是帮派(Mongrel Mob)的资深成员。

“以前,这里还经常能够看到一些年轻人开好车,现在这也没了。

“我们只能和他们一起工作,你能怎么办?都是三代、四代的帮派成员,你很难打破这个纽带。”

30年来,他也亲眼目睹一个地区的沉沦,在这里最好的时代,有两个镇中心,好几家面包店,一个New World,一个肉铺,几个蔬果店,一家银行。

然后,先是肉铺倒了,然后其他店开始关门,然后银行被抢,然后银行搬走了。

有时,你会看到瘾君子会在呕吐,在昏迷不醒,但是醒来又想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问周围的人:“Have you got a dollar?”这就是一个小镇的沉沦。

帮派人数在上升,到底什么原因?

截至2019年8月31日,新西兰警方提供给警察部长Stuart Nash、然后提供给国家党警察发言人Mark Mitchell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新西兰有6729名帮派成员。与2017年10月相比,这一数据增长了25.9%,当时新西兰有5343名帮派成员。

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表示,政府对犯罪过于心软,导致帮派人数增加。

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对Newshub表示,他很清楚的是,帮派成员可不是每个周日下午骑摩托外出的友好摩托车俱乐部成员,他们在以毒品和暴力的形式兜售着苦难。

他相信,工党一直专注于错误的领域,促使帮派成长并变得更加大胆。“我当然认为这是政府的责任,他们过分专注于减少监狱人数,并且还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即对犯罪持软态度。”

但警察部长Stuart Nash反对国家党称政府无所作为的说法,并表示Bridges的说法“经不起推敲”, “帮派人数增长的很大一部分可以归因于从澳大利亚驱逐出境的罪犯。自2015年以来,已有1800名罪犯回到新西兰,其中自2017年以来已有近1200名罪犯回到新西兰。”

* 新西兰酒精和毒品问题紧急求助热线:alcoholdrughelp.org.nz / 0800 787 797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