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26年前的今天,诗人顾城在新西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新闻来源: 这才是新西兰 于 2019-10-10 0:13:05  


看了日历,没错,今天是顾城的忌日,10月8日。

1993年的今天,他用一把斧头结束了妻子的生命,随后自缢身亡。回望这段过往,顾城和谢烨的结合,从一开始,就酿下了悲剧的种子。

顾城,1956年9月24日生于北京,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被称为以一颗童心看世界的“童话诗人”,但在他充满梦幻和童稚的诗中,却溢着一股成年人的忧伤。

1979年7月的一天,在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上,顾城遇见谢烨。谢烨把衣架上顾城的挎包取下来,挂上了自己的背包,顾城虽然不高兴,但两个年轻人也算因此相识。

顾城是从上海回北京的家,谢烨是去承德看望父亲。

车到南京,被人占了座位的谢烨站在顾城身边看他画画。顾城画了身边每一个人,却没有画谢烨。

(年轻时候的顾城)

“我觉得你亮得耀眼,使我的目光无法停留。”(顾城给谢烨的第一封信)

在北京站下车前,顾城给谢烨留下了在北京的地址。

“你还在笑,我对你愤怒起来,我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你生活着、生长着比我更真实。我掏出纸片写下我的住址。”(顾城给谢烨的第一封信)

“你把地址塞在我手里,样子礼貌又满含怒气。”(谢烨给顾城的回信)

之后,两人坠入爱河。

1983年8月8日,顾城和谢烨在上海登记结婚。

(顾城与谢烨)

结婚三年后,在一场诗歌交流会上,一位年轻的女子李英,经由好友的介绍,结识了顾城。

李英立刻被顾城所吸引,她形容自己每次见到他“像进殿堂朝圣一样,我的精神世界被他的光环所笼罩”。

在1988年顾城、谢烨即将前往新西兰的前一天,李英担心自己的心意再也无法传递给顾城,便当着谢烨的面向顾城告白。

1990年7月5日,李英离开北京,应顾城谢烨夫妇的邀请前往新西兰激流岛,妻子谢烨默许了李英与顾城的情人关系,三个人生活在了一起。

(谢烨、顾城、英儿)

然而,三个人的生活对两个女人都是折磨。

1992年3月,顾城与谢烨一起前往德国参加学术交流会,独留李英在激流岛。不久,李英同在岛上教她英语的英国移民约翰结婚,婚后就去了悉尼。

谢烨原以为自己的家庭可以从此恢复到曾经的和睦,岂料李英的离岛让顾城彻底崩溃。

1993年10月8日,姐姐顾乡接到了顾城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顾城只说了一句:“我把谢烨给打了”,声音低沉,充满绝望。即刻意识到大事不好的顾乡马上拨通了当地急救中心的电话。

当救护人员到达现场后,发现顾城已经自缢于一棵大树之下,其妻谢烨则倒卧在岛上的一条小径上,头部有被斧头砍伤的痕迹,送医后抢救无效离世。

没有人能够知道究竟那天发生了什么,让这位“童话诗人”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将爱人和自己都引向了生命的尽头。

(顾城亡地)

顾城最后的死亡,令许多顾城诗歌的爱好者产生一种分裂感,觉得顾城的诗和顾城其人难以统一起来。

01

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避免》

02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远和近》

03

一切都明明白白,但我们仍匆匆错过,因为你相信命运,因为我怀疑生活。——《错过》

04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一代人》

05

我从没被谁知道,所以也没被谁忘记。在别人的回忆中生活,并不是我的目的。——《早发的种子》

06

执者失之。我想当一个诗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诗,我想当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我自己。在你什么也不想要的时候,一切如期而来。——《执者失之》

07

小巷,又弯又长,没有门,没有窗,我拿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小巷》

08

黑夜灌醉了一盏盏灯火,一个个窗口断了光波;最后只剩下村头的路灯,闪亮亮地嘲笑没酒量的夜色。——《路灯》

09

我要像果仁一样洁净,在你的心中安睡。我要汇入你的湖泊,在水底静静地长成大树。——《南国之秋》

10

我愿作一枚白昼的月亮,不求眩目的荣华,不淆世俗的潮浪。——《白昼的月亮》

11

玫瑰佩戴着锐刺,并没有因此变为荆棘,它只是保卫自己的春华,不被野兽们蹂躏。——《玫瑰》

12

我是黄昏的孩子,爱上了东方黎明的女儿,但只有凝望,不能倾诉,中间是黑夜巨大的尸床。——《我是黄昏的儿子》

13

热风推动着新月型的波浪,波浪起伏汇成黄金的海洋,海洋吞没了多少迷途的生命,每个生命都化作一粒石英的光。——《沙漠》

14

花全开了,开得到处都是,后来就很孤单。——《麦田》

15

我想画下早晨,画下露水,所能看见的微笑。画下所有最年轻的,没有痛苦的爱情。她没有见过阴云,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她永远看着我,永远,看着,绝不会突然掉过头去。——《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16

化为幻想的云朵,去眺望故居的窗栏;鼓起向往的风帆,驶向记忆的边缘;从怀念的书籍上,剪下一页页生活的片断;收集起希望的光泽,熔铸一个灿烂的明天。——《怀念》

17

你的笑,是大海拥抱海岛的笑,是星星跳跃浪花的笑,是椰树遮掩椰果的笑。你笑着,使黑夜奔逃。——《你笑了》

18

我把我的足迹,像图章印遍大地,世界也就溶进了我的生命。——《生命的幻想曲》

19

如果你跟我走,就会数我的脚印;如果我随你去,只能看你的背影。——《田埂》

20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你都在命运中。——《英儿》

(如今的激流岛) 每一条生命都值得尊重和珍惜,当一个人举起闪烁着寒光的斧头的时候,他任何诗意或者堂皇的身份都已隐遁,而只剩下一个——屠夫。 并不是纪念他,而是这个世界,顾城曾经来过。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