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内向的前妻突然自杀,他打开她生前留下的保险箱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19-10-09 8:41:40  


她叫Lori Ruff,乍一看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美国中年妇女。

她有个丈夫,有个女儿,平时在家接点工作,日子过的平平淡淡。

2010年,丈夫提出离婚。

那年圣诞节前一天,她突然在车里开枪自杀。

死后,各种谜团叠加,丈夫想起了她生前不准任何人碰的保险箱,打开后,在里面发现了前妻隐瞒了所有人的秘密….

Lori根本就不是真的Lori,她的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

事情要从2003年说起,

2003年,Lori嫁进了Ruff家族。

Ruff家族住在德州东部的一个小城,他们喜欢社交,家庭成员关系紧密,从事银行和地产行业,几乎整个小城的人都认识他们一家。

Lori的丈夫是Blake Ruff。

Blake是个好脾气的老实人。

Lori身材高挑,长相清秀,喜欢小动物,还很聪明。

两人在达拉斯的一个教堂相识,很快坠入爱河。

听说儿子恋爱了,Blake父母很开心,立即约他们一起吃饭,想多了解一下这个未来的儿媳。

“跟我们说说你的故事吧?”

“你的家人在哪呢?”

“你在哪里读的高中?”

Lori的回答让他们感觉有点奇怪,

她说她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叔叔婶婶,整个家族就剩她一个。

高中的话题她直接略过,转而聊起了自己的大学…

这,就是一个背景一片空白的女人啊!

Blake父母感觉Lori来路不明,对她始终存有疑虑,但Blake似乎完全不介意。

.

Lori曾经跟他说,她过去的人生回忆起来很痛苦,所以她把照片都烧了。

什么事那么痛苦?

Blake没有问下去。

.

当Blake决定要娶Lori后,他妈妈本想在报纸上登个结婚公告:

新郎:Blake Ruff,Jon 和 Nancy Ruff 的儿子。

新娘:Lori Kennedy,谁的女儿?

Lori不让登,她说他们那里不搞这一套。

最后他们结婚的方式也让家人看不懂。

没通知任何人,他们俩跑到了一个小教堂就把婚结了,除了牧师,没有邀请任何人。

.

婚后,两人在离Blake父母家125英里的地方买了套房子过起自己的小日子。

来到新的社区,Blake跟邻居表现的很友好,但Lori似乎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她每天晚上在屋子周围散步,避免任何眼神触碰。

她在家工作。

婚姻期间,最想的,就是有个自己的孩子。

在多次怀孕,流产,各种不孕治疗后,2008年,她终于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她很宝贝这个女儿,不让她乱咬任何东西,也不让孩子奶奶单独照顾她。

.

对女儿的过度保护,再加上一些怪异的举动,让Lori和Blake家人的矛盾逐渐爆发。

一家人聚会时,家族里的女人们都聚在厨房做饭聊天,Lori有时会直接跑去睡午觉。

她难以融入,不断挑剔,会记下他们对她的种种怠慢,并不断跟丈夫抱怨。

关系更加恶化后,她甚至不愿意让女儿去参加丈夫家族的聚会。

而家人对Blake又非常重要。

夹在中间的他实在忍无可忍,最终在2010年夏天提出离婚。

他把房子留给了Lori,自己搬回父母家住。

.

没有了丈夫,Lori垮了。

Denny是她的邻居,Blake搬走后,他发现Lori和女儿变的非常瘦,她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的状态。

去教堂找牧师咨询时,她会带着笔记本,上面潦草的写着:“我怎么了,怎样才能让他回来。”

聊天的时候,她的手停不下来,一下子玩弄头发,一下子摆在眼前盯着看,然后又反过来看…

她讲话的时候,也是经常翻来覆去的重复同一个句子。

比如:“我和Blake的事是这样的…”, 下一句又是:“我和Blake的事是这样的…”,有时候可能这样持续一个小时。

牧师感觉她有强迫症。

Blake则记得,她之前好像有吃“注意力不集中症”方面的药。

.

最终,

各种咨询也没能修复这段婚姻。

在意识到丈夫不可能再回来之后,Lori变得歇斯底里。

2010年秋天,她开始给丈夫家寄威胁信。

在一次孩子监护交换的时候,她大闹了一场。

之后,Blake家发现自家钥匙少了一个。

.

2010年圣诞节前一天早晨,Blake的爸爸出去拿报纸,发现车道上停着一辆车。

里面是Lori,她开枪自杀了…

在车里,警察还发现了一封11页的信:“致我最好的丈夫”,以及一封让女儿18岁再打开的信。

信中也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一看就是一个思维混乱的人写的。

.

Lori葬礼之后,Blake的家人决定去她住的房子看看。

这么多年来,他们始终感觉她有什么东西瞒着他们。

Blake想到了那个保险箱。

Lori活着的时候,她把一个保险箱藏在自己衣柜的角落,不让任何人动。

Blake也就一直没敢碰。

也许那里就藏着Lori最深的秘密…

.

果然!

当他们打开保险箱后,里面有各种文件,

其中一份1988年的法庭文件显示,她曾经改过名,在叫Lori之前,她的名字是Becky Sue Turner。

“原来她叫Becky Sue Turner啊!”

刚好,有个私人侦探就住在附近,Blake一家就拜托他去调查一下Becky Sue Turner的底细。

.

结果一调查,事情更离奇了。

Becky Sue Turner在两岁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大火去世了!

当时那场大火烧死了3个孩子,1971年都还上过新闻头条。

Becky Sue Turner的墓地都还在那里呢…

所以,Lori冒用了一个2岁已经死亡小女孩的身份,然后又给自己改名…

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犯了什么罪?

还是为了逃脱什么邪教?

或者是间谍?

.

为了搞清事情的真相,Blake一家又辗转找到了一个社会保障管理局的调查员Joe Velling。

Joe解决过各种棘手的骗局,刚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他感觉小菜一碟,应该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他先总结出了一个时间线,

Lori应该先是拿到了一份Becky Sue的出生证,那时候,拿到这个并不难,有些地方,只要你要,就会给你寄一份复印件。

而且Becky Sue出生和死亡并不是在同一个州。这就降低被拆穿的风险。

然后她在爱达荷州用新身份办了身份证,说自己当时18岁。

拿到身份证后,她把名字从 Becky Sue Turner 改成了Lori Erika Kennedy。

最后,她拿到了新身份的社会安全卡(现在一般是孩子刚出生就有了,但那个时候,青少年拿到也很容易),

整个过程就用了两个月。

但这之后的调查就开始不顺了...

.

根据种种线索,Joe找到了几个Lori之前的朋友和同事。

其中一个说,她曾经在1990年代初期当过脱衣舞娘,但更多的信息就没了。

.

在保险箱中,除了改名字的文件,还有一封雇主和房东的推荐信,以及一些潦草的乱涂乱画,上面写着:北好莱坞警察,402个月,Ben Perkins 律师。

她是有什么法律纠纷吗?

要坐402个月的牢?

Joe以为找到线索了。

然而,Ben Perkins 律师根本对她没有任何印象。

那封雇主的推荐信,也是伪造的。

Joe把她的照片放入所有他知道的面部识别数据库进行搜索,什么也没有。

把她指纹放进FBI的犯罪嫌疑人数据库搜,依然一无所获。

听说她曾经隆过胸,

Joe想着也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据说每个硅胶假体上面都有编号,通过编号可以找到医生,再通过医生的记录来确定她的身份。

可一番调查后,Joe还是失望的发现,她隆胸的时候,用的已经是新身份。

.

那她为什么要冒用Becky Sue Turner的身份,是不是因为她认识她或她的家人?

Joe又立即找到了Becky Sue Turner的父母,

看了Lori的照片后,他们都表示不认识…

.

Lori冒用身份的时间比数字照片,电子邮件和互联网普及的时间还要早。现如今的种种技术手段都无法破解她的身份之谜。

她到底是谁?

这个故事当年报道之后,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

一些网络的业余侦探也开始加入到解决谜团的队伍中。

有些人甚至会花很长时间,一张一张对着失踪人员的照片看,试图在其中发现Lori的面孔。

事情就这样陷入了僵局,直到一个叫Fitzpatrick的科学家出现。

.

Fitzpatrick原来是一名核物理学家,但她对家谱研究很感兴趣,后来成了一名法医系谱学家。

无意中看到Lori的故事后,她马上就想到了DNA。

Lori的女儿身上有她和前夫的DNA,她知道有方法可以剔除她前夫的DNA信息,只留下她的。

因为想找到Lori的家人,之前Blake已经把女儿的唾液寄到几个DNA检测追溯宗谱的网站。

.

通过DNA宗谱网站的数据,

Fitzpatrick很快发现有很多人的DNA都跟Lori有关,但因为都是远亲,基本上应该也不认识她了。

唯一有希望的,是一个叫Michael Cassidy的男人,他跟Lori应该是堂兄妹的关系。

但也就这么一个名字,其他什么信息都没了。

同名同姓那么多,上哪找?

Fitzpatrick只能在宗谱网站上给对方留言,无奈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

这一等就是好几年。

Lori的案子又是毫无进展。

.

但Fitzpatrick还是没有放弃,她换角度继续找,运用自己侦探和宗谱方面的技能,几年后,她又挖出了Lori一个第三代堂兄。

他和Lori的曾曾祖父应该是同一个人。

她利用这个堂兄的信息给他建了一个家谱树,追踪到他1848年出生的曾曾祖父。

然后再从曾曾祖父出发,追踪他的第二支家谱树分支。

追着追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跳了出来:Michael Cassidy,对,就是那个没回信息的堂兄。

然后再通过脸书,讣告,公共记录,私人侦探的找人工具,Fitzpatrick确定了Michael Cassidy应该是在费城,Lori的妈妈应该是他姨妈/姑妈。

.

Fitzpatrick马上联系了Joe。

Joe火速飞往费城。

他找到了Cassidy家的一个亲戚,

他先是说了各种背景故事,对方完全没反应,直到他拿出几张Lori的照片。

“天呐,这是Kimberly!”

通过这个亲戚,Joe找到了Lori的家人。

各种确认,甚至做了DNA鉴定之后,他们确定,Lori就是Kimberly!

Kimberly的妈妈今年80岁,她最近一次见到女儿,是在30年前了。

她等了那么多年,最终得到了一个女儿已经自杀的消息…

所以Kimberly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冒用别人的身份?

Kimberly家人其实也不懂…

她舅舅说,她从小在费城的郊区长大,有个妹妹,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是木工,兼职消防志愿者。

小时候,她的童年在他看来很正常,

爸爸有时候会带她们坐消防车,家里后院还有一个很大的玩具房。一家人会出去度假旅行,每天晚上都一起吃饭。

但在Kimberly十几岁的时候,她父母离婚了,妈妈带着她们姐妹两改嫁,搬到了宾州的Wyncote,进入一个天主教高中。

好像从那时起,她就有点变了。

她不适应新房子,不适应父母的离婚。

那里有新的规矩,新的学校,各种变化可能让她难以承受。

.

1986年,在她18岁的时候,她搬到了离家半小时车程的地方。

有一天,她突然告诉妈妈,她要走了,不要找她。

从此之后,家人再也没有听到她的任何消息。

她用了别人的身份,又改了名字,家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她。

.

她不是间谍,也不是为了逃离邪教,

她的身份之谜背后,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离家出走的故事。

但这个故事,却更让人难以理解。

明明有个大家庭,为什么不愿意见面?明明有家人,为什么一定要孤独的承受一切?

30年来,改名换姓,用了各种谎言,只为逃避原先的身份。

这么步步为营费尽心机,却看似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Kimberly本人才会知道了…

ref

https://www.seattletimes.com/seattle-news/special-reports/she-stole-anothers-identity-and-took-her-secret-to-the-grave-who-was-she/

https://www.seattletimes.com/seattle-news/special-reports/my-god-thats-kimberly-online-sleuth-solves-perplexing-mystery-of-identity-thief-lori-ruff/

--------------------------------------

其实我叫蒋Aa:女主这么强吗 18岁出走伪造了这么多东西

我十八岁连个学校的出门条都伪造不出来

花麗扶酒白兔探:看没看过乙一的小说,一对双胞胎的故事。就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看到表面,事实也是如此。人要逃避身份的理由有时候很简单,因为去了远方才能得到认同和理解,在亲近人身上感受不到。

爱美眉的楠楠:这么看是不是在天主教堂里发生了些什么……

脱了胖次笑出翔:我好想让她活过来问问她这是为啥………

忘名闭心:没有什么特别原因,这个少女就是不满意自己的生活,所以改名换姓离家出走过一种全新的生活。但是中年离婚使她精神崩溃了,她发现自己努力寻找的新生活还是失败,于是自杀了。

Rebecca茉默:可怜的姑娘,这是一个有着严重心理问题的姑娘,以为结婚后终于找到了内心深处的依靠。可是因为自己心理的阴影,最终吓跑了自己深爱的丈夫。

振秋hatyes:有点悲伤……这是一个一辈子都活在迷茫与孤独中的人的故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