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刚把日本叫成中国,新西兰总理今天又开始说起了中国话……

新闻来源: 走进新西兰 于 2019-09-24 0:12:56  


我们这代人

从小唱着ABCDEFG

念着《走遍美国》

读着《新概念英语》

刷着四六级、雅思托福GRE……

英语,可以说是我们这代人

最可怕的“成长的烦恼”

学英语的路上,

不仅有日积月累的血汗,

更洒满了我们的血汗钱——

四六级补考费、新X方课程,林林总总就算没上万,也得大几千;

雅思托福GRE,报个名就是一两千,天知道一刷就是多少遍……

最终好不容易,拿下了英语,来到大纽村,却在纽式英语中开始怀疑人生;

就在我们暗暗擦干眼泪,誓要跟英语干到底的时候,一帮新西兰人,却开始悄悄学起了中文——

今年9月22—9月28,是新西兰的中文周。

不少新西兰人借这个机会,讲起了自己跟中文的“爱恨情仇”。

而无处不在的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也专门录了视频,不光鼓励大家学习中文,还带头秀了一把。

“绿茶还是驴茶?”

Mike Insley

2015年,因工作需要,

前往宁夏的一个小村庄。

他说汉语的声调和书写,简直是太难了!

“汉语是有声调的,相同读音,但是不同声调,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要是不注意,‘绿茶’就能变‘驴茶’——虽然我们听起来是一样的。”

“你要是点‘驴茶’,那可要被服务员笑话了。”

Insley说,辞不达意的时候往往觉得很沮丧,但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体会到,那些英语不太好的人来到新西兰会有多艰难。

“新西兰人口音很重,而且很多用法跟标准英语还不太一样……(对他们来说)真的太艰辛了。”

所以我对来到新西兰并努力融入的人感到十分敬佩。

Insley鼓励新西兰展开第二语言教育,尤其是汉语——毕竟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学汉语,除了能了解不同的文化,也是对来到新西兰的中国人的尊重。至少见到中国人的时候,能把他们的名字说对是最起码的尊重。「还没遇见过会念Quan、Zeng之类名字的Kiwi」

但是,新西兰遗世独立的地理位置拖了后腿。“我们是个小国家,与世隔绝,在新西兰生活根本用不上外语,去澳大利亚也不需要。但是只要去欧洲、去中国,就会发现大家都会好几种语言。”

今年4月Insley回到了马尔堡,“绿茶”、“驴茶”不是问题,而且他学会了欣赏中国和汉语。“在中国住了4年,我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我发现中国是个很友好、很安全的国家。所以我十分乐意支持、鼓励新西兰人了解中国。”

“努力学一点汉语,是一种文化尊重”

Amanda Cropp,

基督城商务局主席,

因商务往来,时常前往中国。

想象一下,刚好是中国的节假日,你站在火车站,想跟中国人沟通,但你不会说汉语,也不认得那些指示牌……但还好,我是跟着一个团出行的。

我方向感极差,所以在成都迷了路,而是还是在酒店里——这个锦江宾馆竟然有3000多间房!「绵羊酱查到只有700多间房……」

锦江宾馆官网显示,只有700多间房

而我又不会说中文,没法求助,最终我竟然找到了正确的大厅,因为大厅都有好几个!

我和一个同行的伙伴逛西安回民街的时候,她突然想去洗手间,我们拿着Google翻译费了老大劲「绵羊酱想问怎么用Google」,那时我多希望自己能记得几句欢迎手册上的中国话呀!

其实,学外语我一直都很擅长,我曾经学过拉丁语、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

去年去欧洲之前,我还下了个app学了点基础的葡萄牙语,至少点杯酒、喝个Flat White是没问题的。「新西兰人到底有多爱Flat White」

我还去法语联盟Alliance Française捡起了法语,后来在法国中部的Bourges也能跟人谈笑风生。

因此,我忽然想到,因为不会汉语,我错过多少跟当地人交流的机会。尤其是后来我跟三个中国家庭聊起他们来新西兰度假经历时,小孩子们多少都会说一点英语,但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翻译才能沟通。我顿时觉得,要是我会说点汉语就好了,毕竟他们这么费心诚意地说英文。

Cropp(左一)和受访的成都家庭

中国市场专家Jerry Clode曾经在中国生活好几年。他告诉我,对每一个想在中国做事的人来说,努力学一点汉语都很重要。“这是一种文化尊重的表现——如果连几句汉语都说不出来,也就能看得出是抱着怎样的一种态度吧。”

“你的中文特别好”

Jimah Ruland Umata,

才18岁,但他常常一张口,

就能吓呆一众中国游客,

因为他的中文特别好!

Umata11岁就开始学汉语。“当时我们我们班上有个新同学。他英语不太好,我就想学中文,用中文帮助他。”

“现在,在Tamaki,我是个导游,但我更是一位中文翻译。如果中国人来到这里,不太懂英语,我就会上前去帮他们翻译。我会在他们身旁耐心解释毛利文化中的各种细节,告诉他们Takaki village的一切。”

而汉语也带Umata踏上了中国的土地——2017年Umata曾经代表新西兰参加汉语演讲比赛。他说学汉语的技巧就是,一直说,尤其是在外面吃饭的时候。

“有一次我去一个中餐馆吃饭。老板听到我跟服务员说中文,就跑出来试试我的中文到底说得怎么样,就那么一会儿所有的厨师都端着食物跑出来了。老板跟他们说,有个外国人中文说得比中国人还好。他们还给我送了各种吃的,给我开心坏了。”

不光是中国人对他钦佩不已,连他的新西兰朋友也觉得他说汉语超酷。“他们总是叫我出来给他们做翻译。”

18岁的Umata对未来有许多憧憬,明年他就要去北大学医学了——“我希望未来能做一名药理学家,想研发很多药物,让家乡的人和中国人更加健康。”

在新西兰,像Umata一样,热心学汉语的学生其实有很多。

在今年的中文周上,三名来自Samuel Marsden Collegiate School的学生,发起了一项5天学会5个汉语词汇的挑战——#5Days5Phrases

这5个词分别是:你好,谢谢,再见,欢迎,请。

其实,在新西兰,正在学习汉语的,远远不止视频中的Annabell Jessop, Amy Cooper和Lyra Ashwood。

挡不住的学汉语热潮

Angeline Tan

在奥克兰的一所小学教普通话。

三年前,只有80来个学生想学汉语。但现在,已经有180多个孩子正在学习这门语言。

在新西兰,学汉语最重要的是引导孩子们关注汉语的独特之处,以及学会欣赏中国文化。

根据新西兰教育部的数据,2017年,新西兰的小学生中,有64874名学生在学习汉语;而在此一年前,还只有56000名。2018年的数据显示,中学生中,有5814名学生在学习汉语。

对于Angeline Tan来说,教中文最大的乐趣在于,看到学生对这门语言的爱和好奇。

除了学生之外,还有另一部分也早就开始学习汉语,那就是新西兰警察。

为了更好地跟辖区内的华人沟通,许多新西兰警察也自发学起了汉语。据今年1月份的数据,奥克兰已经有20名警察完成了一级普通话课程,11名警察完成了二级普通话课程。

他们每周四上午9点都会参加汉语课程,以增加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包括中国的幸运数字、文化符号、以及基本的问候语等。

其中一名警察说:“举个例子吧,警察有时候会去参加亚裔的葬礼,那么关于葬礼的习俗和葬礼中常用的颜色等细节就需要格外注意。”

中新之间交流越来越频繁

学习汉语的潮流只会更加火热

不知道学习汉语的新西兰人

是不是能体会到我们学习英语时的

复杂心情

如果有一天

中式英语和纽村汉语碰头

那才真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口音呢!

你说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