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不惧移民潮,他成了住在这条街上的最后一个欧洲白人

新闻来源: 走进新西兰 于 2019-09-17 0:12:41  


移民持续不断的涌入,让种族融合、多元文化成为新西兰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而奥克兰作为新西兰的最大城市,更成为这个国家多元文化的一个标本。

最近本地媒体Stuff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奥克兰族裔融合的现状及背后的问题,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作者Amanda Saxton,

Stuff专栏作家

Ken Elton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这条街上

唯一一个欧洲白人后裔。

Ken Elton已经93岁了,他在奥克兰东区这条街上住了四十多年,从前这里还是个大农村。但是十年前,各种豪宅拔地而起,取代了以前哞哞叫的奶牛,而Elton走出去转一转,就发现每个人都会对他微笑,但是没人说英语。

Elton的红砖房子对面,一家中餐馆取代了以前的小马俱乐部。

Flat Bush以前什么都没,现在完全是为印度和中国的移民量身打造——房地产开发商开口就谈风水,足以供三代人居住的房子才是这里的标配。

而且这里还有新西兰最大的佛寺,有些餐馆都懒得将菜单翻译成英文。

奥克兰已经是全世界最多元化的城市之一。虽然目前欧洲白人后裔依然是新西兰最大的族裔,但20年后就不见得还是如此。

新西兰统计局预测,到2038年,亚裔将占奥克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毛利人占五分之一,太平洋岛民将占另外五分之一。

奥克兰的族裔比例分配不均,因此族裔居住地也出现明显的差别。教育部数据显示,Flat Bush的学校里,82%的学生为亚裔。Otara则有70%的太平洋岛民学生。而奥克兰东区的St Heliers和Kohimarama的学校里,则有80%左右的学生是欧洲白人后裔。

奥克兰族裔聚居如此多元,那么这个城市到底有没有种族歧视?

Stuff在奥克兰随机采访了20个不同肤色的人,其中有印度人、阿富汗人、中国人、韩国人、毛利人和萨摩亚人,其中有14人说自己曾经遭遇过种族歧视,包括被无故指控偷东西;被人盘问怎样在新西兰骗到工作;以及遭遇年长的白人说“店里没有白人雇员”,所以以后不会再光顾之类的。

但每个人都说得风轻云淡,只有4个人认为奥克兰是个种族歧视的地方。

心理学教授James Liu表示,Kiwis没有出现更严重的种族歧视其实是个奇迹。

Liu教授是个华人,曾经在美国学习,现在常住奥克兰,在梅西大学任教。他认为新西兰是“不担心、不害怕移民”影响其政治和媒体的的西方政体,这是不多见的。

他说:“如果你内心是个种族主义者,每一次看到来自不同族裔的人就会感到不舒服,那么你或许就不想在奥克兰生活。”

学术界都认同怀唐伊条约为新西兰多元文化奠定了基础,但涉及到原住民的种族问题依然存在——上个月,奥克兰有两名毛利女性因为遭到种族攻击,而登上头条。

毛利长老 Busby Noble在说起最近的移民潮时,表示“媒体说亚洲人的到来导致了住房危机,而毛利人尤其损失惨重。我并不指责移民,而是觉得政策出了问题。但现状是,这种情况的确导致一部分人义愤难平。”

但是,后来Noble去Manukau理工学院参加成人教育项目,与许多国际留学生有了更多沟通,他便决定要帮助这些留学生留下来。为此,他还去学了考了ESOL,之后就去教毛利语。

种族主义让他反思自己身上流着的毛利、中国、和欧洲人的血液——这让他选择种族包容,而不是种族主义谩骂。

奥克兰大学的心理学教授Danny Osborne表示,种族主义其实是一种自然现象,因为人类倾向于内团体偏差(in-group favouritism)。

Osborne解释道,研究表明,团体内成员会将自己与其他团体成员就资源、价值观等进行比较。由此就会产生刻板印象(stereotypes)和冲突。

在奥克兰地区,许多观念会引起种族对立,比如“华人移民推高了房价”“太平洋岛民懒惰成性”“毛利人拿了太多政府福利”“欧洲白人都是殖民主义强盗”“穆斯林欺压女性”等等。

这样的对立往往来源于彼此的不了解,而这种对立的恶化,对社会融合则十分不利。

说回到Flat Bush, Ken Elton爬上梯子,在自己后院里摘了几个柠檬。他的院子里所有植物生机盎然——黄水仙迎风摇曳,鹤望兰亭亭。他吃着自己种的银甜菜,也自己砍树枝劈柴火,时时修建枝桠,就怕伸到了别人院子里。

这个院子既是他的骄傲,也是乐趣所在。他不理解隔离邻居家,房子都快挨着栅栏该怎么生活。“他们都没地方活动呀,孩子连养个豚鼠的地方都没。我就是觉得有点替他们感到遗憾,没别的。但是他们可能也乐得其所,只不过我不喜欢这样而已。”

他的邻居Suni住在一栋两层的大豪宅里,前门是指纹识别的。78岁的Suni和儿子,儿媳以及23岁的孙子住在一起,他们才搬来一年多。

而来自印度的Suni则为Elton家杂乱无章的植物和巨大的草坪感到吃力。“这得多费事啊!”戴着All black帽子的Suni摇了摇头说道。

Suni喜欢每天早上,去附近公园里完全免费的绿地上走个把小时,而且他很喜欢自己的老年卡(SuperGold公共交通免费,还有许多其他优惠。)

“这是个很美丽的国家,对老年人很好。政府提供了很多设施——免费的医疗、免费交通,都很好。”

虽然Elton不喜欢Flat Bush现在这些一栋紧挨着一栋的房子,但依然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其中,对住在里面更是没有任何一件。

“我根本就不会想到种族之类的问题,我以前跟毛利人一起踢足球,一起工作的人里则什么地方的人都有。既然新来的人融入得不错,也不伤害谁,为啥要对这个问题(种族问题)着急上火呢?”

你怎么看新西兰的种族问题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