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28岁半,德国工作合同提前终止,我该何去何从?

新闻来源: WEGZUDE留德圈 于 2019-08-25 3:55:05  


2019年1月初的一天,我吃过晚餐和父母一起出门,看似平常得像一个回大学宿舍的周日,但搭载的交通工具早已不是开往四平路的576路公交车,而是飞往德国的LH727航班。飞机上摒弃一切电子屏幕,伴着引擎的轰鸣,读着小说《解忧杂货店》,读到很多触动的文字让自己热泪盈眶。也许是一个人的航班可以肆意抒发情绪,也许是预知到了回到德国后会面对生命中不平凡的一年。自己像店主爷爷一样,是小粉丝们踟躇不前时为他们指明道路的灯塔;自己也像给杂货铺写信的人一样,是面对未知手足无措的沧海一粟。

清晨降落雪中的慕尼黑 (二)1月中旬的一个周三,我照常在学校教课。大休息时被校长喊去了办公室,他说对于延长合同实在是无能为力,他对我十分满意,只是因为公立学校能给对代课教师的课时数有限。因此,1月底我就得离开学校了。其实在上一学年我和校长早已达成共识,把手头上的那个班教到七月学年结束,我就功成身退。没想到消息如此突然,我的离开竟然比预想的还要早半年。和校长握了手,走出办公室,鼻子还是不由自主地泛酸,但这种感觉还是被抑制住了,因为我还得马上回教室上课。望着那群可爱的德国青春期少男少女,真不忍心告诉他们半个月后就得说再见。于是我权当做不知道这个消息,好好享受已经为数不多的上课时光。

上班最后一天和学生们在满天飞雪中的合影 前一节课给学生们发了中国带来的糖果零食,受到了学生的一致好评,便问我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大白兔奶糖可以给他们,我灵机一动说:“想要吃更多,就得用中文说。”于是在黑板上写下了“我还要X颗”的句式,开火车让他们一个个说。矜持的妹子们都在空档里填了“一”,而轮到男生马涛有些犹豫,羞羞地和我说:“我还要五颗”,我咧开嘴大笑,给他塞了一把糖。幸亏外婆留在我临走时塞了好多好多包糖果,避免了我在课上无糖可发。这是自己生命中教得最开心,也是最难忘的一节课。不为离别而感伤,而是纯粹享受和学生们在一起的快乐。还记得自己去年写的文章在德国,记得要好好道别,1月月底终于要践行“好好道别”的理念了。带了饼干给同事们,在办公室的白板上贴了自己拿着告别语的照片。课间,在艾佛尔山区的满天飞雪里和学生们合影留念,在积了雪的操场上用脚划出了两个汉字——“再见”。

用脚划出的“再见” (三)靠着在两年创业公司助理大管家与德国官僚抗争的经验,和对于繁杂手续的耐心,我及时申请到了失业金。幸好,在合同结束前的两个月侥幸拿到了德国永居,所以无需再面对在德居留的压力,不得不说是走了狗屎运。其实早已打算和南德的朋友一起做些事情,也筹划自己给自己做一些事情,但是没想到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3月,开始收拾行囊向南迁移。没有城际搬家经验的我,蜜汁自信地按照DHL邮寄最大规格买了好几只人都可以躺进去的纸箱子,结果发现即使箱子只塞了一半,我一个瘦弱的女子也无法抬起。在无助的边缘想着每次都把我行李塞得井井有条的处女座老爸在身边的话,肯定会有办法。最后还是好友波恩城内搬家用剩下的几个小纸箱拯救了我。于是在短短的几天内把自己五年来的一家一当,该扔的扔,该送人的送人,必须要带走的居然装了满满九个箱子。封箱的时候,想到了四年前作为翻译却在鞋展上帮孤军奋战出国参展的客户把样品装箱打包的情景。那个姐姐说:“你的动作一看就是个读书人,我们厂里的那些小姑娘都可麻利了。”我想,用胶带封箱的水平也许是从那刻开始长进的。

搬家箱其实不只这六个 虽然拿到了驾照,但是自己还是怂得不敢独自一人开长途。幸好南德的朋友仗义,接收了我的这些邮寄过去的搬家箱,在她家的地下室躺了好久。搬离波恩前的最后几日住在一位好友处,而三年前她刚从埃尔朗根来波恩与博导面试和找房,在我家蹭了几天。我迎她来,她送我走。在异国他乡就必须得习惯:人来人往,各自珍重。

在朋友家借宿给朋友做的爱心晚餐,郁金香是我前房东送的 (四)南德的朋友本来给我安排好了一个住处,但是临到搬家的时候黄了。她为了让我心里踏实,说服了她的德国老公,让我他们家客厅价值上千欧的沙发上睡觉,直到我找到房子。来到南德的第一天就刷起了WG-Gesucht,第二天开始了到处看房的日子。打开谷歌地图,找寻这些不熟的地名时,其实我内心是抗拒的,虽说自己在德国已经是个老油条了,但在如此紧迫的时间内在陌生的城市找房,其实还是第一次。

朋友家价值千金的沙发,睡得特别舒坦 因为预算有限,只能找WG,因此见了各式各样的人。有个住满了年轻人的七人大WG准备要我成为他们的新室友,房东却因为我没有固定的工作而拒绝了。还记得今年的四月很多凄风苦雨,我在看完了第十一个房子的路上收到了这条消息,加上姨妈附体,不知道有多失落。恐惧大多房东都会是这样,那么我成功找到房就是个伪命题,况且那时候还瞒着父母自己居无定所的事实,那时我曾怀疑自由职业是不是一条明智的路。朋友一家出去度假了,留下我一个人,我在厨房看到了几包薯片,就实在没有控制住自己,偷偷拿了一包拆开就往嘴里塞,拌着眼泪一分钟以内就全部消灭了。好像我平时对零食都很克制,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找理由吃薯片。几天后心情好了一些,朋友问我找房找得怎么样,我调侃地说“大V正在视察路德维希堡周边各种住房情况”。在第十三次看房的路上由于谷歌的误导,坐反了公交车,自己有点想放弃了,但是还是扼制住了这样的情绪。看完房,房东便利落地和我说道:“这房间我给你了,我下周一开始休假,最好明天中午之前给我答复。”我有种直觉房东是个热心又幽默的人,所以就准时答应了。最关键的是,他居然没有问我要任何收入证明。房子很宽敞,室友是一个长得很可爱但身高1米8的德国小妹妹。第一晚躺在新房间里准备睡觉,关上灯,居然看见了夜光的星星铺满整个天花板。望着“满天星辰”,觉得折腾了一路,却遇到了如此“惊艳”的一刻,也都值得了。

办了新家之后做了一面照片墙,全是美好的记忆 (以上找房的经历较为简洁,之后会单独出一个详实的版本。)(五)为了申请宣誓翻译,得回莱茵兰上一个周末的法律常识课,下一周的周六考试。课程很有趣,因为自己在上课之前已经自学了多年难啃的法律词汇,去公证处翻译买房合同很多次。课上我还知道了不能随便把护照吃了,因为本人只是护照的持有者(Besitzer),而所有者(Eigentümer)是国家。周日下午课程结束了,收到母亲的微信问我要不要视频。我和她说我在科隆上课,可以等会语音打给她。于是我在莱茵河边坐下,用流量给相隔八千公里的家人拨通了语音。

阳春五月科隆街头然而我投资六百欧去上课考证被母亲否定成无用功,她否定了我所说的一切计划,她觉得我现在就是个“高分低能”,因为快三十的人独自在德国飘着,还不好好找工作。我透过手机都听得出她几乎在嘶吼了。我把这种盲目的否定定义为对我的担心。毋庸置疑,父母都希望孩子可以轻松快乐地过日子,却忽略了孩子是不是喜欢当下做的事情。母亲是想表达对我的爱,但用错了方式。她想用这些言语上的“打击”让我知难而退,从而能回到她眼中幸福的生活。 我极力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心平气和地和母亲说:“让我们都冷静一个月,不必通话和视频了,但我会好好生活的。”挂上了电话,在莱茵河边吸了吸眼泪和鼻涕,发了一会儿呆。接着走到火车站的咖啡店,点了一杯热饮,开始复习考试。

科隆Funkhaus的生姜薄荷茶,但不是文中当天的那杯热饮 (六)发现自己是一个有教育缺失的人,所以上上个月报名了学游泳。教练让我绑着浮力腰带一蹬脚跳下水去,我却迟迟犹豫。想到了自己上初中时的傻事:老师为了让我们在立定跳远时跳得高些远些,特意要求我们跳过平地与塑胶跑道之间的两级台阶。我就是怕绊倒把牙齿磕了,眼泪汪汪死活不肯跳,老师也拿我没办法。在泳池边,我望着脚趾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眼一闭一咕咚跳了下去,感觉并没有很可拍,而且鼻子嘴巴做好应对的准备也不会呛到水。这在别人的眼中虽然只是个什么都不算的动作,但算是我人生的一大步了。从小生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收获了厚重的安全感。当一个人飞去异国他乡时,也想获得同样安全踏实的感觉。为了消除未知带来的不确定性,自己会把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弄得非常清晰,当然这样也练就了我如今的德语水平。不敢跳台阶,不敢跳泳池,因为不知跳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恐惧。做自由职业,没有稳定的收入,也会让人望而却步。

泥巴跑的最后一关 上个月和伙伴们参加了斯图加特的泥巴跑(Muddy Angel Run),过了重重障碍,满身是泥冲过终点,拿到一杯无酒精的西柚味啤酒,牛饮一口,觉得比以往任何喝过的饮料都好喝。那时的我渐渐坚定了我的想法:现在的这个选择是对的。 本文真实记录了这波折又充实的大半年,有共鸣可以抒发留言,不过劝小朋友们不要动不动就学我,真的去付诸实践时还请三思。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bombe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2:56:15
加油努力吧,其实大家都在努力的路上,只是有的人走得快一点,有的慢一点。
评论人:watermelon王子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26日 15:57:18
学妹加油,祝你好运。只要坚持,不言放弃,你在德国一定会成功的。很多人都在德国经历力就业挫折,但是这也是人生宝贵的财富,只有失去,才会懂得对未来的珍惜。加油吧!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