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为了娃上国际学校,我全家搬到了泰国

新闻来源: 看客 于 2019-08-13 7:39:19  


最好的教育在哪里?

很长一段时间里,海淀拼娃群、魔都牛娃的军备竞赛此起彼伏;天价学区房、小升初派位战轮番上阵刺激着中国家长的神经。

面对激烈的厮杀,有人选择从现有的赛制中悄然撤出,转而投奔另一条升学路。

国际学校就是沙漠里的那片绿洲,满足着人们对“更好的教育”的想象。

近年,更有一群中国家长不惜“曲线救国”,将目光投向了两千公里外的泰国清迈。

目前,清迈聚集了近千个远赴泰国求学的中国家庭。图为清迈一所国际学校里参加活动的中国家长,2019年5月校方给出估算,称该校中国籍学生达30%。

仿佛一夜之间,“泰国国际学校”闯入了人们的视野。比起国内的国际学校,它似乎费用更低廉,课程更西式,也更符合中国家长期望中的教育图景。

借着出差的契机,我和几个移居清迈的中国家庭聊了聊,关于他们离开的原因,异国的生活,未来的打算以及可能付出的代价。

“儿子不用学奥数了”

曾经,教育问题像手心上的蚂蚁,挠得安澜无比纠结。

儿子Zack今年12岁,五年前在成都的小学上一年级。一个寒冷的冬日,当时只有7岁的Zack放学回家,看上去有点沮丧。

“临近期末考,他告诉我说这次学校布置了八篇需要默写的课文和两套试卷,他担心自己完不成,边说边哭,看着我都心疼。”

题海战术加上没完没了的补习班,有段时间Zack变得非常瘦。

小孩压力大,安澜作为家长压力也大。

可能是没给老师发过红包的缘故,学校里的老师有点针对她儿子。她想换学校,却需要15万的“关系费”。

逃离应试教育的念头,开始在她心里隐秘生长着。

早些年安澜从事服装设计工作,在国内有自己的服装厂。图为安澜视察自己在清迈投资的房产。

事实上,和安澜有同样考虑的人并不少。

在市场经济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父母开始意识,考高分、进名校,并不等同于好的教育。

人们希望“把孩子当一个人来培养”,而非竞争机器;希望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有机会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从小拥有国际化的视野和思维。

出于这些考虑,一部分人决定放弃公立学校,砸锅卖铁也要送娃去国际学校;也有人是不得已而为之,户籍、学区房、人脉,每一个都像难以逾越的大山,把他们拦在了公立名校之外。

来自南昌的杜璇不是没有考虑过国际学校。但她了解到,国内的“国际学校”分两种:外籍国际学校和民办国际学校。

前者作为纯正的国际学校,一般只招外籍和港澳台籍学生;后者的数量在近十年里呈爆发式增长,虽然接收陆籍生,但实际上并没什么年头,课程质量参差不齐。

其中的名校也不是花了钱就能进的。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热门学校的报考人数众多,排队一两年是常事。更有魔都家长透露,“明星学校的录取率比哈佛还低,连朋友圈中一位中英双语词汇过千的牛娃都被拒”。

人们不得不将思路转向海外。欧美是首选,但这意味着价格高,签证困难。

乘着国人在东南亚旅游和投资热潮的东风,有人发现了泰国北部的清迈。

泰国的国际教育在亚洲名列前茅,这与泰国历来欢迎外籍人士前去工作、居住不无关系。清迈也是一个外国人口众多的城市,他们的子女需要接受教育,便孕育出了各种各样的国际学校。图为清迈一所国际学校的升旗仪式。

目前清迈有15所国际学校,入学没有太高的门槛,幼儿园阶段给钱就能上学,年龄再大一些则要参加考试。

师资主要来自英、美、澳、加等英语国家,课程设置也与世界一流大学接轨。“无论是适合欧洲还是美加的 IB、AP、A-Level 教制都有得选。”

这意味着,孩子毕业后可以无缝衔接,通往发达国家的名牌大学。

费用相对便宜是吸引中国家长的另一个原因。

相比国内一线城市动辄30万一年的高昂学费,泰国的国际学校倒是便宜不少。根据教学质量和校区环境,从一年几万到十几万不等。

普林国际学校是全清迈最好也是收费最高的学校之一,但学费也比国内同水准学校便宜一半。该校400多名学生来自31个国家,毕业生的35%以上能够进入全球前50名的大学求学。

2013年,安澜带着Zack在泰国参加了为期40天的夏令营。她觉得“那边的老师挺好的”。

后来她刷朋友圈,夏令营期间认识的朋友看上去生活也都不错。“那不行,我也要过得挺好的。”

次年,她放弃了国内的工作,带着儿子来到清迈。

目前Zack就读的NIS国际学校是一所美式学校,每年学费约合人民币6万多元。

2019年1月26日,Zack参加一年一度的学校国际日活动。

儿子的适应能力超过安澜的想像。

刚来到清迈时,Zack刚刚上完二年级。“当时我的英语特别烂,很多单词背不下来。但是在那个环境里,我很快就能适应,现在英文也说得特别好。”

一幅从未想象过的教育图景也在她面前徐徐铺开。

堆山填海的作业被运动和阅读取代,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需要熟读并背诵,老师也从不吝啬为儿子的每一丁点进步鼓掌。

教育氛围变了,Zack 的性格也起了变化。

有次上完英语强化班,他居然很开心地在课堂上写了20篇作业。“要知道在国内他是多么的恨写字。”

他对科学类节目越发感兴趣。“现在会自己上外文网站去找,有时会告诉你免疫系统是怎么回事,免疫细胞又是怎么回事。说出来的故事我都不了解。”

Zack在客厅与自己的宠物猫玩耍。

和国内相比,这里最大的区别是回家不用写作业,这也是Zack最喜欢的一点。

课余时间多了,孩子打游戏的时间也多了。这曾经让安澜有些焦虑。“毕竟我骨子里还是个中国人。”

但细想一下又没什么好焦虑的。

安澜的教育理念深受卢梭《爱弥儿》的影响。虽然国际学校不如国内的基础教育“扎实”,但安澜并不觉得成问题,“不就是不会奥数呗”。

相比于成为一名“熟练的解题工”,她更看重的是孩子的格局,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

“如果一个人格局够大的话,他也能宏观地看问题。”

有时她会想到国内的90后,在上海七八点上班,在深圳九十点才吃饭。“他们是很拼,但你会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去上课前,Zack在房间里听窗外鸟儿的啁啾,他说这在老家成都无法体会到的。

儿子的改变令人欣喜,生活也如她所料般展开。

“虽然语言不通,但语言不通的哑巴也能出国啊。”

再说了,她是去消费的,他们总归要卖东西给她,对她可积极了。

安澜在居住的小区前。

为了方便孩子上下学,安澜在距离学校车程不到十分钟的小区租了一套两层带院子的小别墅,月租4000多人民币。

这属于性价比很高的选择。在清迈,平均五千到一万人民币,就能租到一个庭院很大的两层别墅了。

再加上几年前安澜在清迈买了六套公寓,如今交给中介打理出租,每年有将近100万泰铢(约合20万人民币左右)的收入,足以支付母子俩在清迈的学费、房租和生活开销。

法律规定外国人在泰国不允许拥有土地,也就是说不能买别墅,只允许购买公寓。图中这种酒店式公寓就很受中国人欢迎。据业主安澜说,该楼盘30%的公寓都被中国人买下。

在清迈,因单亲陪读而分居两地的家庭大概占90%。

清迈距离成都一千多公里,安澜和丈夫也被分隔在两头。

但两地的飞程只需两个半小时,丈夫邹先生目前在国内某大学教产品设计,每到寒暑假等公休假期,都会从国内飞来和家人过过悠闲日子。

“毕竟现在通讯发达”,母子俩一吵架了,孩子就去跟爸爸告状了。“他最喜欢爸爸。”

邹先生在清迈的家中陪儿子看科学节目。

近5年,带娃来泰国上学的中国家庭逐年成倍增长。

安澜注意到,刚到清迈时学校里只有十来个中国面孔,现在已经裂变成一百多个。

安澜在新搬来的中国邻居家聚餐。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清迈的国际学校里,中国学生大概有一千多位。

学位越来越紧张,一些学校开始提高入学门槛,入学时不仅要考核孩子,还会考核家长。

考核内容包括英语水平、对学校的教育理念是否认同、对孩子的教育工作是否配合等。

“差不多是一位难求了。”

每天从花香中醒来

从做决定到现在,安澜已经在泰国度过了五个年头。

刚来清迈的时候,很多朋友不理解 —— 干嘛要去那么落后动乱的地方。

但说起这里的生活,安澜只觉得“暗爽”。住着一间两层的别墅,小孩放学后可以开心地玩耍,请的保姆一天到晚都在干活。

“可以把窗帘拆下来洗干净再帮你烫一遍,一个月才两千二。”

2019年1月16日,清迈,送孩子上学后,几位中国妈妈一起吃早餐。

到泰国的头两个月,她捡过树上掉下来的甜到晕的芒果、一大串芭蕉,一个杨桃,还有只学飞的大鸟。

别墅的围墙外是一大片水稻,每天早上六点和上午十点,是各种鸟来吃面包的时间。

5月13日早晨八点,她在各种花香中光脚散步,碰到野兔一只。

5月14日送儿子出门,儿子踩着脚下的鸡蛋花飞跑。为啥跑这么快呢,因为书包里只有一个文具盒,一本课外书。

“去他的拉杆箱。”

来自北京的王依玄看着孩子们放学回家。

离开了巨兽一样的都市,杜璇一家也找到了自己的自在。

杜璇一家来自江西南昌。孩子的教育只是他们迁居泰国的原因之一。“没有谁迁就谁,没有谁为谁牺牲。”

老家南昌的冬天很冷。移居清迈前,她和丈夫都是带着女儿在南昌和海南各待半年。但女儿慢慢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夫妻二人不得不考虑未来的教育和生活问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微信上看到一篇介绍清迈国际学校的文章。两口子便到清迈考察了两周,很快就把学校定下了。

2016年11月,全家带着90公斤的行李移居了清迈。“做这个决定也挺不容易的,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破不立。”

杜璇有一对女儿,八岁的Anni和三岁的鱼美人。目前两个孩子都在美国太平洋国际学校就读,一年学费加起来约十万人民币。

国际学校下午三点半放学。Anni每学期都可以选一门课后课,中文、法文、日文、戏剧表演、艺术手工、各类乐器和芭蕾,甚至有一门叫so problem的综合学科,专门培养孩子独自解决问题的能力。

除了课程安排外,学校还会组织他们去农场插秧,或者去蜜蜂农场采蜜,体验当一天农民的感觉。

除了基本的数理化和英语课程外,学校还设置了非常丰富的课后课。

“Anni会熊抱她的班主任peggy老师,这在国内是很难见到的。”

在这种教育氛围下,杜璇自己也有很大收获。

“有很多家长问我,想来清迈但自己英语不好怎么办?我回答他们一定要自己去学,这样才能给孩子做一个正确的榜样。”

刚来清迈时,杜璇的英语水平还停留在大学四级,泰语则是完全不通。为了考试,她猛攻英语,两周瘦了16斤。如今她和国际学校的老师交流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在家中也能用自学的泰语和保姆沟通。

除了语言关,适应清迈的生活几乎没有困难。

来泰三年,她在抖音更新自己的清迈日常,吸引了5万多粉丝。

常有网友留言问起她的大别墅。

杜璇总是耐心解答:“房子是租的,含物业费一个月95000泰铢,约合两万人民币,房子面积300多平米,土地1600平米。想买下来也可以,400万人民币,但要注册公司,通过公司的名义购买。”

同时她强调,这并非平均线 —— 有的陪读家庭一年花30万,有的花60万,各家情况都不一样,大家不需要以她为参考。

面积大加上游泳池维护十分耗电,杜璇家一个月的电费单有时能达到1600元人民币。

另一些常见的问题是,“谁都不认识怎么生存啊?家里有矿啊?”

面对“到泰国怎么找工作”这样的问题,杜璇有些意外,“陪读签证在泰国是不可以工作的。”

出国前,丈夫鱼先生从事股票期货投资生意,杜璇则是一名母婴全球代购,有自己的工作室。

“我也是需要工作的。但鱼先生和我一样,都是自由职业者,有手机有网络就可以工作。”

杜璇在家里的办公区工作。

她认识的清迈家庭里,有的家庭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所以并不需要做什么。

其他各有各的活法。有的开个民宿、开个餐馆、做游学中介(都需要工作签),有的做旅拍摄影师、自由撰稿人,还有的做代购做微商。

“既然你来了就是一个很大的改变,要拥抱改变。”

来自陕西的Echo一家目前在清迈经营一家中式小龙虾餐厅,不到一年餐厅就成了当地的网红店。

越来越多人向她咨询赴泰事宜,杜璇明显感觉到,来泰国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

“有人单纯地想来读书,有人是以泰国为跳板,爬藤上欧美的好大学。”

对于未来的生活,她和丈夫也有自己的计划。

Anni就读的是一所采用IB国际教制的学校,可以一路读到高中。研究过2016年所有毕业生的去向,杜璇很是满意。

考美国、欧洲、澳洲,或者是泰国的大学都可以。甚至,爱上了一个中国男孩,回中国去,一切都有可能。

“考大学都18岁了,未来选择权在她自己手里。”

至于孩子以后是纹身穿孔,还是单身丁克;做战地记者,或是个同性恋,杜璇觉得都可以。“不妨碍别人,你选你自己的人生。”

晚餐后,8岁的安妮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任何选择都意味着代价”

郭明是北京土著,曾经在微软任高级工程师。

2016年7月,他带着一家人,下定决心离开生活了快五十年的城市。

“很多人已经适应了这个充满丛林法则的社会,而我不希望孩子在这个丛林中长大,如此而已。”

清迈的物价不高,一栋两层带院子的别墅房租也只有北京公寓的一半。郭明把北京的房子租出去还能剩下不少生活费,“一家人生活绰绰有余。”

儿子小土豆今年11岁,在清迈最贵的普林国际学校上六年级,年学费大概十三万多人民币。

除了国际教育资源外,清迈近年来也成为不少人口中的“养老天堂”。

泰国的政策规定,50岁以上的外国人,泰国户头里有16万人民币左右的泰铢就可以办理有效期一年的养老签证(一年后可就地续签)。

为了方便照顾,许多陪读家庭都会把家里的老人接过来养老,郭明一家便是其中之一。

一家人在清迈的家中吃晚饭。

和教育不一样,在郭明看来,养老要重点考察的是医疗条件。

清迈的医院让习惯了国内就医环境的他“受宠若惊”。

这里的两家国际医院几乎是酒店式的服务,有免费的中文向导,全程跟着指导;医生不会给病人开不必要的高价药,医药费也是看完病之后一并支付,不需要跑好几次。

“还有就是,医院内部的条件很好,挂号大厅就像酒店大堂一样富丽堂皇的。”

在这里看门诊并不贵,但住院费很高。一次小土豆感冒导致肺炎,医生建议住院一天。“住院部和宾馆差不多,医护人员都很耐心。最后花了两万泰铢,约合人民币4000多元。”

郭明租住的小区位于一个高档高尔夫球俱乐部内,每天饭后,他们会陪老人出门散步,走一圈要将近2小时。

“这里的人都和和气气的,房子也比国内大很多,待着很舒服。”老人表示。

但毕竟甘蔗没有两头甜。

由于语言不通,两位老人没办法自己出去购物,这里也很难找到能聊天的老年朋友。

喜爱热闹的老人往往在清迈待不住,会频繁返回国内。来自江苏的沈爷爷和张奶奶表示,儿子儿媳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上班,没时间来陪读,他们只好长期待在清迈照顾孙子孙女。每次要购物,老两口都要走上十几分钟去最近的农贸市场,带着儿子提前兑换好的泰铢,该给多少钱,全靠手机计算器和比比划划。

事实上,安置老人并非陪读家庭要考虑的唯一问题。

2017年年底,郭明建起了如今“清迈地区最大的留学咨询群”。两年时间里,“1群”迅速扩张成“3群”。

作为清迈留学界的KOL,他每天都能收到家长们各种各样的咨询。

郭明在群里和有意送孩子来清迈上学的家长们交流。

“有的家长的思路很简单,就是先让孩子出来再说,我非常理解这种冲动。”

2017年2月,郭明在公众号上更新了一篇文章,从清迈的市政建设一路聊到了教育问题,给大家“泼个凉水降降温”。

“很多家长认为把孩子放到国际学校就行了,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 欧美老师走马灯似的老换茬,你能接受?很多学校不开设中文课,孩子中文咋办?大部分家庭爸爸还要在国内工作,孩子不在双亲环境里长大真的没关系?

还有一个挑战是观念方面的。“国际教学的精髓,往往和我们几十年在国内养成的观念相冲突。”

比如教育方式。“年级越低作业越少,总出去玩。数学课程跟国内也没法比,更别提什么奥数之类的提高班。你确定能接受?”

又比如国内家长很看重的升学率。“你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人家校长最看重的竟然不是名校升学率!”

总之,来了,就相当于断了回国参加高考走传统路线的路子。“这么关键的事你想清楚了?”

杜璇的父母在清迈的家中欣赏外孙女Anni表演吉他。对于Anni从小就出国接受国际教育,杜爷爷有着自己的担忧:“虽然在家里和我们说中文,但Anni的读写能力相比国内的孩子还是有些落后。” 杜先生总觉得,孩子如果中文不好,将来回国工作不利。

也有一些家庭因为不适应而半途折戟,“不是孩子不适应,是大人。”

外国人在泰国不能工作,这是个很具体很现实的问题。

安澜见过因房产而发财的人,变卖了北京的房产,在清迈买了几套公寓。但公寓套住了现金,变卖又很困难。一家老小生活难以维持,过了几年就呆不下去了。

杜璇还没听说过这样的例子,因为这种情况会“特别隐形”。“比方说我过不下去了,那我也不会逢人就说我得走了,甚至可能会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维持表面的虚假繁荣。”

总之,安澜提醒,“那些坐吃山空的人就不要来了。”

放学回家后,郭明和小土豆在院子里打羽毛球。

出国陪读,短则两三年,长则十来年。“要知道,任何选择都意味着代价。”

对于郭明而言,这个“代价”是家庭年收入减少、放弃国内的商机以及长期积累的社会人脉资源,甚至更具体的,被清迈的蚊虫咬成了烦人的虫咬性皮炎。

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他从小就喜欢观察云彩,到了这里再次如愿以偿,百看不厌。“有人说清迈其实是一把筛子,她确实不适合所有人,但是我喜欢上了这里。”

目前,清迈的很多国际学校已经开始限制中国学生的数量,但郭明的咨询群依然热闹。

究竟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在不在这里?家长们仍在寻找答案。

但大多数人更愿意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正如郭明所说的,“当你得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你失去的、你面对的,都会变为可接受的。”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