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中国留学生担任悉大半数职位,学生会主席:欢迎多样性

新闻来源: SMH 于 2019-08-13 0:07:18  


长期以来,悉尼大学一直是包括Gough Whitlam、艾伯特和谭保在内的政治名人的摇篮。现在,中国留学生主导着悉尼大学的校园政治。

据报道,学生代表委员会(SRC)和悉尼大学研究生代表协会(SUPRA)的主席都是由来自中国国际学生团体的候选人担任的,而在学生会董事会中,约有一半的当选职位也是由中国留学生担任的。

由于担心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以及香港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悉尼大学的中国学生领袖们在澳大利亚的同龄人应该如何进步或保守的问题上存在着分歧。

孙德成(Decheng Sun,音译)(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就在2015年,国际学生还很少参与校园政治,但2016年,随着首位获得学生会理事会席位的中国留学生孔一凡(Yifan "Koko" Kong,音译)当选,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这结束了与工党、自由党和绿党结盟的国内学生几十年来在校园里的封锁。

这同时也反映了悉尼大学更广泛的趋势。自2012年以来,悉尼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学生中大多数是中国人,约占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每年要向这所大学支付数千万澳元的学费。

校园里最大的国际学生团体是Panda,他们比较保守。该团体把为学生提供服务放在首位,希望国际学生乘坐更便宜的交通工具,而且普遍不信任激进主义。Advance是该团体较为激进的对手,其成员谴责种族主义,反对Ramsay西方文明中心(Ramsay Centre for Western culture),并为争取堕胎权而战。

据学生报纸Honi Soit报道,由于包括Advance和Panda在内的校园团体以及国内学生团体之间的分歧,8月份的SRC理事会会议被取消,原因是理事会工作人员认为各方之间的敌意程度“不安全”。

前学生会主席Michael Rees表示,该部门有积极的一面,因为它展示了国际学生的多样性。Rees表示:“有人认为,中国留学生是一个同质的政治群体,这是非常非常错误的。”

该校发言人表示,很高兴看到国际学生参与进来。

这位女发言人说:“我们在学生群体中有很强的政治辩论、行动主义和倡导历史,看到这一传统延伸到我们的国际学生身上,以确保我们的代表机构和我们的学生群体一样多元化,这令人鼓舞。”

Jacky He(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SRC主席Jacky He是Panda团体的一名领袖,来自中国,但在澳大利亚拥有永久居住权。他说,他的组织和Advance团体之间的分歧就像是不同工党派系之间的冲突。

他说:“你知道工党左翼和右翼不能真正互相容忍。他们仍然都是工党成员,但你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彼此忍受,有时候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He的主要对手是孙德成(Decheng Sun,音译),学生会名誉秘书和Advance的领导者。当Panda团体与校园里的自由党结盟时,孙德成表示,他“不能接受,因为这不是我的意识形态。”

在香港民主问题上,孙德成和He都很谨慎。香港的民主问题震惊了其他校园,导致昆士兰大学的学生发生肢体冲突。

He表示,他不能“就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件发表任何意见”,也不能说出其他Panda支持者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而孙德成则表示,他将“鼓励我所在团体的代表就他们的良知投票,双方都有争论,所以情况很复杂”。

悉尼大学(图片来源:网络)

其他中国学生则采取了不同的方法。

中国共产党党员梁伟宏(Weihong Liang,音译)曾担任了两届SUPRA协会主席,直到今年7月毕业到中国找工作时辞职。他说,党员在中国很常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政府的代表。

他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党员都是中共领导人,这只是意味着(他们是)一名党员。”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