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强迫未成年少女取悦各路权贵的亿万富翁突然死了?! 被掩盖的秘密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19-08-11 10:51:32  


当地时间8月10日,一个人在监狱里自杀的消息,迅速在网上传开,成了各国报纸的头条。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亿万富豪Jeffrey Epstein。

富豪坐牢的事情并不少见,囚徒狱中自杀也非奇闻异事,Jeffrey Epstein的死亡之所以引起大范围的讨论,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身份,以及他所犯罪行和牵涉到的人:

他是亿万富豪,也是与英国王子、美国总统、好莱坞名人有着密切私交的富商;

他生前所涉及的罪名,不仅包含多起性侵罪,更有“组织和强迫未成年女性性交易”。

而这些未成年人的性交易里,似乎有他交往的这些名流参与....

这一个个因素加在一起,他的定罪、入狱、罪行公开,牵涉到的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名誉,还有那些与他有着各种暧昧私交的大人物们的名誉。

在那些跟他私交比较深的大人物里,有英国的爱德华王子,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当然也有美国现总统川普。

如今,Jeffrey Epstein在关于他的2000页起诉书公开后不到24小时自杀了。

但关于他和那些名人可能有的罪行的讨论,却因他的自杀,越来越激烈。

这究竟是一个利用权势性侵成瘾的富豪悲剧,还是一个世界顶级皮条客为掩盖更多人的罪行而选择的“牺牲”?

关于这一且,还要从十多年前说起…

【从退学青年到亿万富豪,Jeffrey的前半生是一部成功学小说】

打开Jeffrey Epstein的百科介绍,会发现几个很矛盾的关键词:

1953年出生的他,是美国著名的投资家、科研慈善事业赞助者,也是记录在案的性犯罪者。

这几个身份里的每一个,都值得掰开了说一说。

Jeffrey出生于一个犹太人中产家庭,高中毕业后虽然两次进入大学学习,但都因为退学、休学,没有取得任何学位。但这并不影响颇有天资的Jeffrey在70年代发家致富。

他在数学方面很有天赋,从大学休学后进入了美国纽约曼哈顿的道尔顿学校,教微积分和物理学。

在这所全美最负盛名的学校当老师,能获得的当然不是一份优厚的薪资。

Jeffrey在教书期间结识了一位重要的学生家长: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董事长。

在这位董事长的引荐下,1976年,Jeffrey入职贝尔斯登担任交易员,正式开启了自己的金融业生涯,专为高净值客户提供税务建议。短短四年后,就成为了贝尔斯登公司的合伙人。

1982年,Jeffrey成立了自己的财务管理公司,管理的客户资产净值超过10亿美元。之后几年里通过接触到几位大客户,做成了几笔大的收购,将纽约上东区的一所私立学校改建成了一栋私人豪宅。

有了这栋全纽约最大的私人豪宅,Jeffrey富豪的名声也传的更开了。

1996年,他将自己的公司改名为金融信托公司,并出于税收方面的考虑,将公司迁往美属维京群岛的圣托马斯岛上。

从此,Jeffrey正式跻身美国亿万富豪界。

从Jeffrey的发家历程来看,他不仅仅是一个聪明、有投资头脑的商人,也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利用周边所有的人脉资源的人。和名人、权贵们结交,不仅成就了他的一番事业,也为他的长久富贵提供了保障。

但光是有钱,还不足以让Jeffrey从“富豪”变成“知名富豪”。

2000年,Jeffrey出资建立了一个基金会(Jeffrey Epstein VI Foundation),以资助科研和教育项目。基金会比较出名的捐赠,是在2003年为哈佛大学进化动力学研究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研究资金。

从1976到2003,Jeffrey的人生似乎就是一部成功学小说,从一个大学退学的普通人变身为有钱有名的大富豪,功成名就后还不忘回馈社会。

但这样的“成功学”画风,延续了近30年后,也差不多结束了。

Jeffrey在大众眼中光鲜亮丽的人生,因为一场起诉,从2005年开始变味了。

【重罪被轻判,性侵犯还能继续当大富豪?】

2005年3月,一名女性来到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警局,声称她14岁的继女,被一名年龄稍大的女孩带到了富豪Jeffrey的豪宅里。

在这所豪宅里,她的继女被要求表演脱衣舞、为Jeffrey按摩,以此获得300美元的报酬。她有理由怀疑,像这样招揽女性、尤其是未成年女性,要求她们提供各种与性有关的服务的事情,正在Jeffrey的豪宅发生。Jeffrey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希望警方立案调查。

富豪勤换女友、私生活混乱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如果涉及到未成年人和金钱交易,那性质就从“私生活混乱”变成“涉嫌性犯罪”了。

所以,在接到报案后,美国棕榈滩警方对Jeffrey家进行了长达11个月的卧底调查。

2006年,警方根据搜查到的资料、5名出面的受害者的案例调查和17分经过宣誓的证词,认为Jeffrey的确有向他人支付报酬以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与之发生性交易的女性中还有一部分是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

在调查告一段落后,警方将调查结果汇总成一份长达53页的联邦法院起诉,准备对Jeffrey进行刑事罪行起诉。

按道理有了这么多的证据,检方不仅能将Jeffrey定罪,还能顺带继续调查和他相关的一系列社会名人、权贵的涉嫌性犯罪的事情,最终可能会引发一个轰动全国的大案。

但是,这之后事情发展的走向,让所有人都非常意外。

在起诉书递交到联邦法院后,检方给Jeffrey提供了一份认罪协议。

根据该协议,联邦政府将给予Jeffrey有限联邦刑事指控的豁免权。最关键的是,四名当时已经查出却未公开身份的共犯、潜在共犯,将和Jeffrey一起享有这个豁免权。

同时,该协议还将终止对Jeffrey的调查并封存相关的起诉书。

而换取这些好处的代价非常低:

只要Jeffrey同意对一项涉及一名未成年女性的性交易罪名认罪、愿意被注册登记为性罪犯就行。

这个协议虽然从表面上看符合法律流程,但只要稍微懂点量刑的人都能看出,这对Jeffrey来说是大大的轻判,更有掩护权贵的嫌疑。

但出人意料的事情是,当时的佛州南区联邦检察院检察长 Alexander Acosta,同意了这份认罪协议。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Jeffrey召集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律师团,对自己遭到的控诉进行无罪辩护。

2008年6月,Jeffrey签署了那份异常友好的认罪协议,对佛州检察院提出的“与一名年仅14岁的女孩进行性交易”的罪名表示认罪,被判处18个月监禁。

而对于联邦警方确认的、参与了Jeffrey性交易的30多名年轻女性的民事诉讼,Jeffrey都通过经济赔偿免去了更多的法律责任。

一场原本可能会导致他终身监禁的官司,最后“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只有一项罪名和18个月监禁就结束了。

更加让人感到不公的是,佛州其他被判刑的性罪犯都需要被送入州监狱,但Jeffrey却享有“特权”:

他接受监禁的地方,是一个位于棕榈滩的四周有围栏的私人机构。

在这里,他能够自行安排自己的服刑细节。

例如,可以获得每周六天、每次12个小时的“工作假释”,让Jeffrey能前往自己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处理工作事务。

又例如,在他服刑一年后,就可以申请正式的假释。

在假释期间,他可以搭乘自己的私人公务飞机,往返他位于曼哈顿和美属维京群岛的家。

就这样,一个被登记注册为再犯案概率最高的三级性罪犯,在服刑的18个月里,依然享有非常有质量、有自由、在全美来去自如的生活。

坐牢工作两不误,该怎么风光还是怎么风光。

毫无疑问,Jeffrey的判刑引起了美国司法界同仁的强烈抨击和巨大的议论。

法律上的后果似乎很轻,但舆论上的后果,并没有因为法律的轻判而减小。

这个轻判就像一颗雪球,在之后的十多年里,越滚越大….

【法律放过了他,媒体没有:Jeffrey背后可能有哪些人?】

为Jeffrey进行宽大处理引起了司法界人士的不满,棕榈滩警察局局长直接公开指责佛罗里达州州政府,很多曾经接受过Jeffrey资助的个人、机构,开始退还Jeffrey之前的捐款。

更重要的是,联邦调查局里的一些调查员,还在继续针对Jeffrey一案中的疑点、司法不公之处,进行调查。

2010年6月8日。Jeffrey的前任房产经理被判监禁18个月,原因是警方发现他曾经试图出售一份关于Jeffrey活动的文件。

而这份文件在之前警方调查中非常重要,这个房产经理却刻意隐瞒,这已经构成了阻碍司法调查的罪名。

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在拿到并审阅了这份资料后,表示这些资料中包含了重要证人和其他受害者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对Jeffrey一案的追查十分重要。

这项突破之后,联邦警察局的调查又再次陷入了困境之中,但媒体的调查却没有停止。

从已经公开的部分法庭文件和认罪协议来看,参与Jeffrey组织的性交易的男性中,一定有一些大人物。这些大人物的势力可能比Jeffrey更强大,同时也一定和Jeffrey有一些私交。

所以,媒体列举出了过去十多年里,和Jeffrey有着密切关系、且有可能参与他的性交易活动的名人。

每一个人,都因为Jeffrey的入狱而充满了嫌疑。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有三个人。

第一,是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

克林顿曾经在采访中赞誉过Jeffrey在慈善工作方面的成就,更重要的证明他和Jeffrey私下关系不错的证据,是克林顿的飞行日志。根据Jeffrey的私人飞机的飞行日志,克林顿曾经搭乘过这个飞机26次。

而这个飞机的媒体中有个外号,叫“洛丽塔专线”,暗示Jeffrey曾经用这个飞机接送一些年轻的女孩,组织她们和权贵进行性交易。

而搭乘这趟飞机的人,都是对年轻如洛丽塔的女孩、甚至是未成年少女有着特殊爱好的男性。

第二,是目前的美国总统,川普。

川普也曾经公开称赞过Jeffrey,认为他很有趣,并在2002年时说“我认识Jeffrey15年了,他是很棒的家伙,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他和我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其中很多还是很年轻的那种。”

另外,Jeffrey还曾经在1997年、2000年两次拜访川普位于棕榈滩的私人俱乐部,两次都与川普留有合影。而2009年Jeffrey的个人通讯录泄露后,其中就有川普及他的14位员工的电话号码。

由此可见,川普也与Jeffrey有私交。

第三,也就是对Jeffrey的性犯罪最避讳的人,英国女王的次子,安德鲁王子。

根据媒体公开的影像资料,Jeffrey和安德鲁王子的交情,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初。

安德鲁王子夫妇和Jeffrey曾经一起在泰国、圣特罗佩参加过派对,看起来也是一起玩耍过的人。

(2010年被拍到的安德鲁王子与Jeffrey)

对于媒体的猜测,名人们当然都直截了当地进行了否认,都表示自己与Jeffrey关系一般,根本就是点头之交。

尤其是英国皇室,更是“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的口吻,严厉否认了有关安德鲁王子的所有猜测。

可是,上诉这些否认,都在2015年发生了改变:

这一次,当年的受害者中有人站了出来,走到媒体前,拿出了更多的证据,告诉世人:

你们的猜测没有错,关于Jeffrey给权贵、皇室拉皮条的怀疑,都是真的的。

【民事诉讼都不了了之,花钱施压就能摆平一切?!】

2015年1月,一名31岁的女性Virginia Roberts,拿出了一份宣誓证词,表示自己曾经在1999年到2002年期间,沦为Jeffrey的性奴隶。

Jeffrey不仅对她进行过性侵犯,虐待,还将她贩卖给其他人,其中就包括英国的安德鲁王子和哈佛法学院教授阿伦·德肖维茨。

除此之外,Jeffrey还要求Roberts为他继续招揽更多的未成年少女,参与他为权贵组织的性交易活动。

进一步的,Roberts表示,联邦调查局中有人试图对案件真相进行掩盖。

原本Roberts以为自己能拿出照片、证词、能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就能对Jeffrey等人提起有效诉讼。

(Roberts与安德鲁王子的合影)

可惜的是,在Jeffrey、安德鲁王子和哈佛教授都否认了Roberts的控诉后,Roberts和当年其他对Jeffrey提起控诉的女性一样,与Jeffrey签署了庭外和解协议。

在这之后不久,一名来自加州的未公开姓名的女性,对Jeffrey和美国总统川普提起了诉讼,诉讼的理由和Roberts一样:他们曾经在Jeffrey组织的派对上对自己实施性侵,而当时的她只有13岁。

但奇怪的是,这名女性的指控,在2016年5月被联邦法官驳回、6月被纽约州法官驳回。

在2016年9月补充了证据资料决定再次提起诉讼前,这位“无名氏”女性的律师决定在2016年大选前6天召开记者会,公布自己的证据和资料。

但随后却突然取消了这个计划,仅仅通过律师表示自己受到了威胁。随之而来的,是对第三次指控进行撤诉。

关于这个无名氏女性的指控,川普的律师是直接否认了,但Jeffrey的律师却拒接回应。

两名女性的起诉最后都不了了之了,但这两次公开起诉,也将人们对Jeffrey一案的调查关注度延续了下去。

最终,坚持到了警方找到法律突破口的一刻。

【翻案!性犯罪和司法不公,都要重新审判调查!】

从2015年Roberts起诉以来,陆陆续续有一些女性站出来,对Jeffrey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就当年的教唆性交易进行赔偿。

这些民事诉讼有的像Roberts那样庭外和解了,有的像无名氏女性那样撤诉了,但也有坚持到法庭上的。

2018年12月,又一起关于Jeffrey涉嫌教唆性交易的民事诉讼在佛州开始了审判。

虽然佛罗里达州检察官决定通过此次民事诉讼庭审,为当年涉及此案的受害者们提供一次公开指控的机会,但这次上诉在审判的第一天就结束了:Jeffrey迅速认罪,但有关当年案件的调查资料仍然保持封存。

对于期待这次诉讼能将部分Jeffrey的犯罪事实公之于众,甚至推动当年刑事案件重审的的受害者、检察官们来说,Jeffrey的迅速认罪并不是好事,人们还需要重新再找一个突破口来推动案件重启。

在进行四个月的案件研究调查后,2019年2月21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肯尼斯·马拉找到了一个当年认罪协议书的漏洞:

当年检察官们在向Jeffrey提供认罪协议前,并没通知所有对Jeffrey提起民事诉讼的受害者们,这其实是违反了佛罗里达州的州法的。

所以,认罪协议书中所提及的“封存调查起诉书”的条件,可以是无效的。这也给现在的检察官、法官们留下继续矫正当年结案失误的机会。

2019年7月6日,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警方逮捕了从法国刚刚飞回美国的Jeffrey。

同时,联邦调查局在他位于曼哈顿的豪宅中发现大量淫秽照片,还有大批安装在豪宅哥哥角落的隐藏摄像头。

至此,纽约联邦警方就Jeffrey在2002年到2005年间组织未成年女性性交易、拐卖未成年女性等罪名,对他提起正式起诉。

起诉书长达14页,除了陈述当年的案件的疑点和他逃脱严厉制裁的不公,还重点强调将要重新审查Jeffrey多年来与政府、商界、学术界等大人物的往来是否有非法部分,当然也包括对Jeffrey与川普、考虑到、安德鲁王子等人的往来调查。

这算是正式对2006年的判决进行翻案了!

就在Jeffrey被逮捕六天后,当年通过了认罪协议的检察官、如今的美国劳工部部长Acosta,因为巨大的舆论压力,正式宣布辞职。

而另一边,Jeffrey没有获得保释的机会,如果被判有罪,他将面临至少45年的监禁。

更加让人关注的,是随着翻案定罪,这些年的调查资料、起诉书的公开。

十多年的追查,终于要迎来真相大白的一天了,大众自然是无比关注。

但让人惊讶的是,到了这个关键时刻,Jeffrey出事了!

【资料公开后24小时死亡,自杀还是他杀?】

就在媒体等待案件审理结果公布时,7月24日,Jeffrey被发现在牢房中受伤昏迷,脖子上还留下了受伤的痕迹。

据称他可能是尝试自杀未遂,也有消息说他遭到了狱友攻击,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媒体尚不清楚。

此时,大众中已经开始流传一种阴谋:

Jeffrey此案重审看样子是势在必行了,之前关于案件的调查资料也要公开了,参与Jeffrey性交易犯罪的大人物们可能要曝光了。

或许,Jeffrey自杀,只是受到了威胁,目的也是为了终止调查,保护身后的人,甚至是防止他供认出更多的人。

人们还是期待着Jeffrey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让关于他的案件调查和审判能顺利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Jeffrey在24号试图自杀后不久,监狱方对Jeffrey进行了一定隔离和防自杀监控,但这种监控在7月29日结束了。

为什么会取消?这样一个在关键案件中有关键地位、又曾经试图自杀的犯人,不应该严密监管防止其再次出事吗?

(Jeffrey曾住的监狱牢房)

就在有媒体表示对Jeffrey安危的担忧时,2019年8月9日,一份长达2000页的Jeffrey法庭调查文件公开了。

这份文件的公开是2015年时警方关于Jeffrey调查的汇总。它像是一颗炸弹,让欧美媒体的焦点从Jeffrey自杀未遂瞬间转移。

根据这份文件,Jeffrey曾经与美国名媛Maxwell一起,将30-60名年轻女性、未成年“贩卖”人给富商、政要、名人,让她们对这些权贵提供色情按摩和性交易,甚至对其中一些愿意介绍更多女孩子前来的女性给予额外的金钱。

当然,当年Roberts声称与安德鲁王子发生性关系的证词也被公之于众。

而这些指控,在2015年的调查中,被法官命令删除,认为它们是“无礼的”。所有被牵涉到的名人,都迅速公开声明,否认一切指控。

可是,就在媒体还没来得及研究透彻这份文件时,在文件公开后不到24小时,Jeffrey在狱中自杀身亡了!

8月10日早上7点,在监狱中的Jeffrey被人发现上吊身亡。

之后,他的尸体被人从监狱运送到了曼哈顿下城医院,在医院里他被正式宣布死亡。

验尸官随后赶到,对他的尸体进行验尸,以进一步确认他的死因。

关于Jeffrey为什么突然死亡还没有确切结论,关押他的监狱大都会惩戒也只是迅速发布声明,表示联邦调查局已经对Jeffrey之死展开了一项专门的调查。

所有关注此案的人都对他的死无比震惊。

美国现任司法部在威廉·巴尔对此表示十分愤怒,表示一定要对Jeffrey之死彻查到底:

“我很震惊地得知Jeffrey与今早在联邦拘留期间自杀身亡。他的死引发了一些必须要回答的严肃问题。联邦调查局除了之前原有的案件调查外,我还与监狱长进行了磋商,将另外对Jeffrey之死进行专门的调查。”

联邦监狱系统的前监狱长也出面对指出监狱方的失职:“对于一个可能是联邦监狱系统中最受关注的罪犯,居然在他试图自杀后不久就解除了对他的自杀监控,这是极大的失职!”

前警长卡梅伦·林赛也对媒体表示,Jeffrey本人在这个重要案件之中是最核心的人物,本应被特殊关押并提供额外的安保工作,但却在案件文件公开前一周,莫名解除了对他的自杀监控,是导致他有机会“自杀”的直接原因之一。这种做法简直是荒谬到让人震惊。

与此同时,华盛顿的政府高层开始出面要求检方提供更多有关Jeffrey事件的信息。最近两年备受瞩目的国会议员Alexanderria Ocasio-Cortez也通过推特表示:“我们需要知道答案,很多答案。”

司法界、政界人士的态度也是大部分公众此时的态度,但还有一部分人对Jeffrey之死感到无比的“遗憾和悲伤”,比如那些受害者们:

一名声称自己曾经在15岁时被Jeffrey强奸的女性对媒体表示:“我很生气Jeffrey不能在法庭上面对他的受害者们了。对受害者们而言,我们必须在余生都忍受Jeffrey的行为带来的伤痛,而他将永远不用面对他所犯下的罪行的后果了。”

一名代表三名匿名受害者的律师也表示,“我们现在永远不会有释怀的感觉了,我真的生气。明明监狱可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但我们永远看不到他接受关于他的恶行的制裁了。他的死偷走了我们渴望寻找的公正结果。”

当然,也有人似乎对Jeffrey的死不以为意:

就在Jeffrey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出后几小时,克林顿夫妇们被媒体拍到笑容满面地出席活动,与网友亲切合照,似乎一点也不受这件轰动美国的事情的影响。

而另一头,多次否认、仅仅在2011年通过皇室助理承认自己接受过按摩的安德鲁王子,在深陷性犯罪丑闻这么多年后,在Jeffrey死了不到一天时,于今早和女王一起乘车去教堂。

和克林顿一样,看起来心情很好、笑容满面,完全不受Jeffrey之死的影响。

这一举动,也被媒体解读为“女王对安德鲁王子反击流言的支持。”

此时,一部分关于Jeffrey死前在监狱中的生活状况信息,通过知情人士透露后被媒体曝光了。

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Jeffrey在监狱的日子不长,却非常起伏。

他曾经在监狱中“像猪一样地生活,趴在地板上吃饭。甚至可能在第一次自杀未遂后,被监狱中的囚徒们霸凌。

另外,他曾经在死前一段时间,不断要求监狱像他提供卫生纸,需求量异常,但却不知道他到底用卫生纸来干嘛。

还有人称,Jeffrey曾经向狱友们询问他们的囚徒号码,据说是想要给他们打钱来换取他们的帮忙。

也有人觉得这是他杀,他们将目光集中到了Jeffrey自杀前的狱友,一名曾经绑架并谋杀了四个人的毒贩Nicholas。

那Nicholas有没有在他人的授意下,威胁,协助自杀又甚至是杀害Jeffrey的嫌疑呢?

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之前监狱监管人员曾经在Nicholas的旧宿舍找到一部手机,这是否是他联系外界的一种工具?

面对质疑,Nicholas迅速回应,他的律师表示, 两周前Jeffrey尝试自杀时,正是Nicholas发现并及时抢救了Jeffrey。Nicholas没有杀害Jeffrey的可能。

(Jeffrey所住牢房结构)

不过,就算Nicholas没有嫌疑,但Jeffrey在监狱里曾受到威胁已经得到了多个消息来源的确认:

一名知情人士向每日邮报透露,Jeffrey曾经向警卫和囚徒表示,有人曾经在几周前试图杀死他。

与此同时,Jeffrey的精神状态良好,求生意志正常,并没有任何迹象表示他可能会试图自杀。

消息人士称:“在我看来,Jeffrey已经开始适应监狱生活了”

有了这些信息,人们关于“Jeffrey是自杀”的说法就更不买账了。

“每个人都知道,Jeffrey不是主动自杀的,他是被那些与案件相关的大人物买通的杀手们,通过可能某种特别的办法谋杀死的。

一没摄像头,二没有自杀证据,三没有自杀目击证人。

我们都知道答案了。”

“他在两周前都已经有过自杀未遂的行为了,为什么还能让他有条件完成自杀呢?”

“Jeffrey Epstein的一生都是个阴谋,别告诉我他的死就不是了。”

“Jeffrey Epstein 在24/7小时的自杀监控(和所有可能用于自杀的东西都被收走后)自己上吊自杀了...散了散了,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

“我强烈要求联邦警察局不要仅仅靠Jeffrey Epstein来查案。这个案子仍然在受到一些有重要权力的人物的影响。地球上是少了一个强奸犯,但仍然臭气熏天。调查必须继续。”

或许正如网友们所讨论的那样,Jeffrey的死,只是让人们对这个案件更加关注。

就目前来看,检方并不会因为他的死就结束对案件的调查。

希望Jeffrey的死,不是让一切沉入黑暗之中,而是在黑暗之中撕开又一个突破口,让多年来人们苦苦追求的真相,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Yumama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1日 11:54:51
这你要问川普Jeffrey是怎么死的了。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