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5%的10年学生尝试过摇头丸!警惕大家远离毒品!

新闻来源: 澳洲中学 于 2019-07-12 0:28:35  


可怕的毒品泛滥!

年轻人在音乐狂欢节中因为服用MDMA(摇头丸)而导致死亡的案例不断增多,但这也没有阻止到这种药物的滥用。

一位著名的教育家表示,MDMA 是年轻人最流行的“药”,而且其使用量仍在飙升!

今天就为大家分享一下6名年轻人在音乐节因MDMA导致体温飙升到致命水平而经历了可怕的最后死亡时刻,以示警醒。

为了生命安全,请远离毒品!

年轻人滥用MDMA的死亡时刻

服用MDMA 的人会出现肌肉和下巴痉挛等症状,还有的不得不被医护人员扑倒在地,将管子插进他们的喉咙里,试图降低他们沸腾的体温。

19岁的 Alex Ross-King 在 Westmead 医院经过4个小时的抢救后死亡。

这名在家长眼中成熟、责任心强的女孩最终还在倒在心肺复苏急救台上,此前曾遭受多次心脏骤停。她的体温达到了42摄氏度。

Hoang Tran又名 Nathan,在2017年12月16日在 Sydney Showground 去世,此前他购买了4粒胶囊,与人分享了一瓶掺有 MDMA 的水。

这位平时举止温和的电脑迷在服药后开始变得焦躁不安,最终不得不戴上手铐才能进入临时医疗中心,而他的体温飙升至41摄氏度。

他在到达医院90分钟后死亡。

去年9月15日,21岁的 Diana Nguye 在悉尼国际赛艇中心举办的 Defqon. 1音乐节上,她和朋友们喝了三杯蔓越莓伏特加,还吃了2片药。

随后突然变得很热,语无伦次,还流着汗。

一位保安不顾她的抗议,坚持把她送到医疗帐篷进行诊治,随后送到地方时就已经失去知觉了。

她的下巴肌肉痉挛,医护人员无法打开她的嘴,他们通过她的鼻孔插入了一个鼻咽通气装置,进行紧急处理后,在送往Nepean 医院的路上,体温飙升至39.5摄氏度时心脏骤停。

Joseph Pham 和他的5个伙伴兴致冲冲地来到 Defqon 节日,准备疯狂玩闹。

他后来告诉朋友,他吃了三四粒药片,晚上七点半时感到非常不舒服,去医疗帐篷时体温也飙升到39.5摄氏度。

后来心脏骤停,死于Nepean医院。

和其他年轻人的父母一样,Callum Brosnan的父母并不知道他吸毒。

去年12月8日在悉尼观看比赛时,他服用了大概6到9粒药丸,随后不停地口渴疯狂喝水。

当他和同伴回家时,他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火车站的站台上失去了知觉。翻白眼,呕吐不止,随后被送往医院,当时的体温达到了41.9摄氏度。他患上了多系统器官衰竭。

健康数据显示,参加狂欢节的人群中约有90%的人都会吸毒!

不容忽视的咖啡因粉危害

一名年轻男子的家长声称,仅仅一茶匙的纯咖啡粉就有可能致命。

2017年,21岁的 Lachlan Foote 在庆祝完新年除夕后回到蓝山的家中,喝了亲自调制的奶昔,几个小时候,他晕倒在浴室里。

新州验尸官裁定,导致 Lachlan Foote 死亡的直接原因就是“咖啡因中毒”,这让他的父亲Nigel Foote 非常吃惊。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纯咖啡因粉。据我所知,Lachlan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

“我们不知道他是否经常在饮料中添加这种物质。他只是偶尔喝蛋白质奶昔。”

纯咖啡因粉已成为蛋白质奶昔中最受欢迎的添加物!

但美国卫生当局警告称,这一茶匙纯咖啡因粉相当于喝28杯咖啡。在美国,它一般是被禁止销售的。

在澳大利亚,还没有相关的管制。

5%的10年级学生尝试过毒品

澳大利亚毒品与酒精研究与培训机构的创始人 Paul Dillon 表示,尽管最近音乐节上接连发生死亡事件,但 MDMA 的使用量仍在飙升。

即便高中生吸毒的比例已经呈三倍趋势下降了,但总体吸尝试过吸毒的人数还是很多。

在调查中发现,10年级学生群体中,每20个人中就有1个尝试过MDMA。

“15岁的这个群体调查让我感到很困惑。”

到了17岁时,尝试MDMA 的比例急剧增加。约有六分之一的男生尝试过;约有十分之一的女孩尝试过。

死亡事件根本阻挡不了年轻人吸食毒品的好奇心!

专家们的建议

Paul Dillon 表示,他支持药物测试与药物教育相结合,来组织年轻人吸毒死亡事件发生!

还有人表示,确保澳大利亚社会更加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将所有毒品合法化并加以监管,这不但可以削弱犯罪团伙的势力,还可以增国家收入,挽救生命。

合法化并不意味着海洛因、可卡因、阿片类药物等可以在当地的超市轻易购买。想要获得这些药物,必须通过医疗处方才可以购买。

部分将毒品合法化的国家,其药店在销售风险药物如摇头丸时,同时把年龄和数量想结合,并提供健康消费建议。

而受管制的药物则意味着这些物质更加清洁,减轻了对用户造成的伤害。

国家或者经批准的私营公司生产和密切监测药物的化学成分,不允许做广告。如果任何人成为吸毒成瘾者或者受到伤害,可以有明确的途径获得国家支持的治疗。

而联邦和州政府获得的合法药物销售资金,可以用于医疗、教育和基础设施。

任何受监管和合法化的毒品市场的倡导者都不应忽视这种物质仍会杀人的事实。它们毁坏了众多的家庭。这并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

不知道各位是如何看待毒品问题的,你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