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华男移民遇“黑中介”人财两失,被迫成“黑民”....

新闻来源: 今日昆士兰 于 2019-07-11 0:46:36  


在布里斯班南区Sunnybank Hills购物中心的长凳上,记者如约见到了受访人。

一个青年男子,朴实的穿着打扮,短袖衬衣的领角已经开线了不少;身材虽然壮硕,精气神却有些萎靡,脸颊和下巴上的胡茬像是很多天没有打理过。

当记者望着他做自我介绍时,他眼神有些闪躲,只是自顾地盯着手里的手机。

“大哥,上次提到的那笔钱要回来了吗?”记者开口问。

大哥摇摇头苦笑一声,叹气说,自从对方上次发了一个假的银行转账截图后,再也没了回信。

“我每天都给他拨语音电话,我知道他不会接,但这已经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事了。”

一阵沉默过后,记者又问,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我觉得活着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也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如果可以,我愿意做器官捐献,这样就能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留在澳洲。”大哥说。

1

所有关于大哥的故事都要从他的求助开始。

3月初的某天,一个头像是一头雄狮的男子找到记者,说他找中介做雇主担保移民,结果苦等2年后被拒签,而原本约定好的如果“事情未成”就会如数退还的8万澳元也没了下落。

最让他气愤的是,自己原本合法的签证身份竟“毫不知情”地落成了黑民,不久之后就要被强制离境。

当采访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憔悴但又急促的声音,颤微重复着:“我现在很急,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如果现在回国的话,一无是处…”

记者安慰他不要着急,从头开始慢慢讲述自己的遭遇。

大哥稍作停顿叹气后,说他今年32岁,辽宁人,来布里斯班已经有5个年头了。

接着,大哥非常直白的说出了他出国的原因和目的——在国内“混”的不好,想来澳洲从新开始。

大哥回忆说,他当年大学毕业后,国内激烈的竞争残酷的现实,让刚步入社会的他着实被泼了一盆冷水。求职应聘的旅途屡遭冷眼,接纳他的工作除了简单重复劳动力类之外,便是一些传销诈骗类的工作。

“零底薪,没有业绩和提成你活不下去,到时自然而然会辞职走人。”

在不同岗位挣扎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大哥得到了一个可以外派非洲坦桑尼亚的工作。“我当时就和我的老板说,把我派到那去,2年我绝对不会吵着回来。”

外驻期间,大哥从一位朋友那里了解到移居澳大利亚后“平等自由”的生活和“稳定的福利保障”。2年外驻合同到期后,靠着积攒下来的积蓄和对澳洲移民的憧憬,踏上了这片陌生的新大陆。

2

在昆士兰科技大学读书的2年里,大哥说他一直把移民当“第一要务”。

他不断的跟同学中介打听了解和移民有关的事项,同时也在积极寻找专业对口的工作岗位。

通过学校老师介绍推荐,大哥参加过几轮当地公司的面试。但他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成功入职的机会。

“和那些当地人相比,不要说语言优势了,别人看我亚洲人的长相都不愿再联系我了。”

日益枯竭的银行账户,花一分少一分的经济状况,迫使他不得不重蹈覆辙从前在国内的工作生活。大哥说,这是他“没得选的选择”。

“我白天会去按摩店上班,周末会去搬集装箱,有时候也会在餐馆打零工,帮人清杂草…”

这类工作虽然苦,但大哥认为,工作完能立马见到收入,至少保证自己不会饿死。

但相较于这类体力工作的艰辛,“坑”和“黑”是让他最难以忍受和煎熬的。

大哥是持牌有资质的按摩技师。

为了成为一名有“资质”的按摩技师,他专门投入了一笔开销去学相关的专业知识。这样做的目的除了能让自己更专业,收入更稳定,另一个目标是则是希望通过按摩技师这条路拿到PR。但在拿到按摩师职业评估这条路上,大哥也有些“不顺”。

“一个移民律师说帮我过按摩师的职业评估,我给了她2000多澳币,一直没有结果,让我再多等等。”大哥打听到,一些同事只花了1000刀左右很快就办理了下来。

大哥持有澳洲的O牌驾照,但他却从未在澳洲开过车。

“那时候我在仓库上班,老板说希望能招到一个长期开车拉货的。”但等他考过驾照,却被仓库老板告知:这份工作已经被“关系户”顶掉了。

中餐馆的“黑工”工作,大哥说是所有做过的工作里,最不想回忆起的。

网络配图

“你为他们干着脏活累活,拿不到合法薪资,最后还要交税!哎......”

3

工作的转变不代表大哥打消了移民的梦想。

硕士毕业后,大哥依旧在找寻途径移民澳洲。

通过介绍引荐,一名声称可以通过雇主担保,实现移民梦的中介“走入了大哥的视线”。

回忆当时的场景,大哥说,对方叫Ej,称认识的雇主能提供适合他的工作岗位,为其担保拿到PR。在过去的几年间已经帮助不少人,通过雇主担保这条路径成功移民;按照这些成功案例的审批速度,最快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大哥就能成功移民。

“我一开始对这条路是非常犹豫的,毕竟这些花费,几乎是我所有的积蓄。”

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的疑虑,EJ给出了一项“承诺”:如果被拒申请失败,退还除律师咨询费外的所有费用。

“他们当时还拍胸脯说,失败了就是卖儿子也会把这钱退我。”大哥摇摇头说道。

就这样,大哥先后分两次交付了3万和5万澳元现金,约定事成后再补交剩下的5万澳元,全部总花费是13万澳元。

2016年10月,大哥满怀期待地、激动地递交了移民申请。

但22个月后,他用 “人生最大的危机”来形容自己收到拒签信的那一天。

4

2018年8月,移民局向大哥发来了拒签信。

即使距离被拒已经过去半年之久,大哥说起这件事时,话语里依旧充斥着不甘与难以平歇的遗憾。

“我不敢相信,我被拒了......我符合要求,我为什么会被拒?”

伴随拒签信而来的,还有一份感情的结束。

大哥谈到,曾经有一位北京女孩和自己在一起,虽然从没有表达过任何想要移民的想法及意愿,但在知晓他的PR申请遭拒后,两人就断了联系。

“她再没有理过我。”大哥缓缓说道。

拒签信收到后, 大哥被邀前往一间位于Logan的律师事务所。

大哥称,当时在场的除了Ej外,还有一名澳洲西人女律师和一位台湾裔律师。三人除了说明了签证被拒一事,还向他提出看能否另寻出路,通过别的途径拿到PR。

“先是说帮我提出上诉,要求重新审核移民签证;然后说让我去考PTE四个8,给我好处费再带一个女孩配偶移民,但我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2019年2月,在“上诉”5个月后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大哥发现在政府官方系统里查不到他任何有效的签证信息。

“我当时知道查不到我的签证记录时就很慌,没有签证信息那不就等于黑民吗?”

结果印证了大哥的想法——大哥的有效签证实际上很早就过期了。

“Ej和负责我事务的移民律师根本没有帮我,也没有告知我要在拒签后的21天内上诉,否则就要离境;我就这样不知情的黑了5个月,这是一个移民律师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5

在得知自己“被”黑民后,大哥迅速联系新的律师帮自己补办了过桥签证,政府要求其尽快离境。

大哥迫切地问记者:“你说,如果我就这么走了,那我的钱是不是再也要不回来了?”

网络配图

然而即使留在澳洲,讨要这笔钱对大哥来说依旧举步维艰,“犹如登天”。

在知晓中介和律师把他“搞黑”了后,大哥便拼命地打电话联系二人。

“律师说他已经回台湾了,EJ一直说会还我钱。”

大哥告诉记者,申请187的2年时间里,他除了在签合同交定金和拒签后见过Ej两次,剩下的都是通过微信语音联系,连对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一个。

“一开始他还会接我微信语音,让我不要急,客气的答应会还我钱,但渐渐地他语气开始变得不耐烦,也不再主动接我电话了。”

记者得知,当初的8万澳元是通过现金的方式交付给对方,且没有收到任何的收据;此外,对方也没有任何实体办公地址。

大哥说他感到十分害怕,并在不断地猜想: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对方设好的“骗局”?

“我前段时间认识一个女生,她也曾通过Ej花费数万澳元办雇主担保移民,结果失败。”

大哥表示,这个女孩似乎被“伤的非常深”,带着巨大的伤痛离开了澳洲,“她怎样都不愿开口再提起这件事”。

6

大哥没有在过桥签证到期前离境,而是继续以“黑民”的身份留在了布里斯班。

“黑民的日子很难熬,不敢去打工,走哪里都担惊受怕的。”

网络配图

但即使这样,大哥说他还是经常会出去走走。

“在密闭狭小的房间里呆久了,我会胡思乱想,精神更痛苦。”

拨打语音电话联系Ej成了大哥周而复始必做的一件事,尽管每一次拨打电话的结果都是“无人应答”。

“我每天早上起来了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给他拨语音电话,然后我去做我自己的事情。”

维权在大哥看来,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不仅因为身份,更多的是“不知道该相信谁”。

身份落黑后,大哥称前后共计花费近5000澳元,通过律师重新申请过桥签证和上诉法院,寻求“洗白”的出路。但花出去的钱,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只换回的两次申请提交,无关成功与否。

“律师都只是在收了我钱后,草草帮我递交了签证申请。我这次发现要求提交的材料我都没有提供,结果律师告诉我申请已经递交,叫我等结果就好。”大哥苦笑道,“我都这么惨了,这些人却根本一点不在乎。”

大哥还告诉记者,自己手里的资金所剩无几。“现在不能打工,手里剩的钱估计也就够再撑个几周,在之后恐怕要流落街头了。”

对于离开澳洲,返回中国这条路,大哥始终不愿去想,并且表示无论怎样都不愿意回去。

“我和父母早已断绝关系,亲戚朋友更没有联系。像我这种穷鬼屌丝,谁会在意我的死活呢?”

“也许真的,死亡才是我现在最好的解脱方式。如果可以,我愿意在澳洲捐献我的器官,以另一种方式留在这片土地上,也算是完成了我留在澳洲的心愿......”

出于对受访者隐私的保护

在征得大哥的同意之后

记者只留下一张他离去的背影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