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活了500万岁,遇上人类它们差点在100年内灭绝,这种萌令人心疼…

新闻来源: 英伦圈 于 2019-07-10 9:43:26  


说起“猎豹”两个字,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是比博尔特快三倍、陆地上速度最快的哺乳动物▼

图:Tenor

是萌得莫名其妙的黑色“泪痕”▼

图:Travel Butlers

还是迪拜土豪标配宠物,搭配豪车更佳?

图:PetHelpful

图:Middle East Eye

其实,猎豹这种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500万年的生物,在人类文化和历史上具有太多重要意义。

从古埃及时代开始,猎豹就被用于狩猎和探险;除此之外,它们还是高贵的宠物,因为相对别的掠食动物,它们更容易被驯服。

迪拜土豪,不过是养猎豹当宠物的“新贵”。在他们之前,著名的猎豹“铲屎官”就有19世纪的意大利女侯爵Marchesa Luisa Casati,她养了一对猎豹,看心情挑选哪一只陪她进餐▼

图:Pinterest

上世纪30年代巴黎“红磨坊”的明星Josephine Baker,也曾和她的宠物猎豹Chiquita一起表演▼

图:GC McRae

1939年,默片时代女星Phyllis Gordon甚至带着自家宠物猎豹在伦敦街头轧马路,这张照片也是很经典了▼

图:The Hairpin

在地球上火了500万年,猎豹身上甚至每一处颜色,都是大自然最为精妙的设计。

比如它们脸上独特的黑色“泪痕”,其实就是为了防止眩目的阳光反射到眼前,这对于在白天狩猎很有用处▼

图:Twitter

而猎豹尾巴上的白色尖端,能够让幼崽在灌木丛中跟上母亲的脚步▼

图:Kids At Risk Action

它们有“洁癖”,比起掉在地上的食物,更偏好干净的、没有沾染尘土的肉,仿佛有种与生俱来的傲娇。

图:BioExpedition

它们甚至是唯一一种会发出呼噜声的大猫:狮子是咆哮,豹子是拉锯般的叫声,只有猎豹,一种粗哑、持续的呼噜声,声音很大,还带着节奏,就像一只体型过大的喵星人一样。

除了呼噜声之外,猎豹也会吠叫,会尖声鸣叫,或者发出嘶嘶声。戳下面视频来一场全面的云撸大猫▼

然而如今,世界上只剩不到7500只猎豹,因为90%的猎豹已在上个世纪消失。

它们面临的问题,和其它濒临灭绝的动物一样:缺乏栖息地,猎物不足,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人类对自然的逐步侵占……

图:We Heart It

南非国家纳米比亚,是目前猎豹分布最集中的国家,约有1500只成年猎豹和青少年猎豹。

在这里,90%的猎豹生活在保护区之外。纳米比亚还有个和其他非洲国家都不同的规定:如果你拥有一片土地,那么你就同时拥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

纳米比亚野外。图:Today

在这样的法规下,加上纳米比亚有40%的土地归农民所有,为了保护家畜,村民们会枪杀或捕捉猎豹。但猎豹在这里依然能大规模繁衍生息,部分原因在于劳里·马克尔(Laurie Marker)博士的不懈努力。

她毕生致力于保护猎豹,并于29年前在这里成立了猎豹保护基金会(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简称CCF)。

CCF创始人马克尔和猎豹在一起。图:CCF UK官网

最近,《英国电讯报》记者兼专栏作家杰赛米·卡尔金(Jessamy Calkin)到访了纳米比亚的CCF猎豹保护基地,探访这些美丽优雅而又濒临灭绝的大猫们,并撰文介绍了拯救这个物种的计划。

* 以下内容以卡尔金第一人称叙述。

并没有人类以为那么“凶”的猎豹,其实听得懂人话

猎豹保护基金会CCF现在有4只“形象大使”,是一母同胞的4只“兄弟姊妹”猎豹,分别名叫虎皮百合(Tiger Lily)、彼得(Peter)、赛妮(Senay)、凯杰(Khayjay)。

在只有3周大的时候,这几只小豹的母亲因为误入农田而被开枪杀死。

而现在,它们懒洋洋地躺在一丛小金合欢灌木的树荫下,互相倚靠着,就像窝在一起看电视的人类青少年一样。

4只形象大使中的彼得和凯杰。图:英国电讯报

前面已经提到,在40%土地所有权归农民的纳米比亚,村民们有时候会为了保护牲畜而开枪射杀猎豹。

但他们其实被误导了,猎豹对家畜的威胁并不像人类想象的那么大。而猎豹保护基金会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深入农业社区,帮助村民们更好地管理牲畜。基金会还会繁育安纳托利亚牧羊犬,保护牲畜免受野生捕食者的侵害。

在一些网络视频中,甚至能看到被人类抚养长大的猎豹和大型犬“亲如兄弟”的画面。图:YouTube视频截图

不过,将猎豹留在基地、或者说“人工抚养猎豹”,并不是CCF基金会的目标。只要条件允许,它们就会被放归自然。当然,也有些猎豹因为受伤,年老,或者从幼崽时期就被带来而从未学习过狩猎,就会留在这里过完一生。

截至目前,基金会已经救助过1000只猎豹,其中600只被送回野外。母亲被人类枪杀或被抓后,幼崽常常被救出。而眼下,CCF在纳米比亚的基地内共有38只猎豹,年龄、来源各不相同,它们绝对很有吸引力——毕竟在日常活动中,你永远无法看到它们。

图:CCF官网

现在,CCF的纳米比亚基地上,最年轻的猎豹是6个月大的多米尼克(Dominic),毛发蓬松,还是一只“少年豹”。

它刚来的时候才10天大,只能用奶瓶喂养。曾经在雷丁大学学习动物学、后来加入基金会的实习生劳伦·普法弗(Lauren Pfeiffer)说:“它小到可以捧在手掌里。”。

猎豹们会有不同的个性吗?普法弗说:“抛开身为‘猫奴'的立场,我想说:是的,完全不同。多米尼克很活泼,还处于青少年阶段。它很喜欢试探边界。”比方说,它有时候会咬人——劳伦必须强行“叫停”并拒绝跟它互动。

“它们会从中学习”,猎豹们都能听懂自己的名字,也能理解不同的说话语气。

多米尼克和CCF创始人马克尔在一起。图:英国电讯报

亲眼见到奔跑中的猎豹是什么感觉?

每天早上9 时是猎豹的“奔跑秀”时刻,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锻炼猎豹,让它们处于最佳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同时,这也是游客观看猎豹活动的好机会。

随着破布的抖动和跳跃,猎豹瞬间行动起来。从成百上千的照片和纪录片里,我们已对这样的景象很熟悉,但亲眼所见仍然令人兴奋:一只奔跑中的猎豹,身体低伏,姿态优雅;它一步可达20英尺,3.3 秒就能跑100米,比人类世界纪录保持者尤塞恩·博尔特还快3倍!

图:Best Animations

奋力奔跑之后,它们获得的奖励是放在巨大木勺上的一小块肉。

我们带着驴肉或马肉爬上敞篷四驱吉普车,猎豹们在宽敞的围栏区域里,三五成群。它们追着吉普车跑,当我们扔出肉时,它们就像狗接飞盘一样,在半空中接住肉。

在野外,猎豹从小就学习追逐猎物。一位当地农民告诉我,有一次他的一头牛犊在树下打盹,完全没意识到身边的危险,一只猎豹用爪子拨弄它,试图让它跑起来,以便追逐。

基地工作人员正在训练少年猎豹。图:英国电讯报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已经开始

马克尔住在一个被鲜花、树木和鸟类包围的漂亮土坯房里,巨大的桌子上摆满书籍和纸张,墙上挂满照片。从她的花园里,可以看到4只“形象代言人”猎豹之一的“虎皮百合”。

“你好,宝贝。”她喊道——所有猎豹都是她的宝贝。

图:Amicale

在基地,马克尔什么都亲力亲为。只要有人提出请求,基金会会帮助任何动物;但除了猎豹之外,基地没有任何设施可以容纳其它动物。猎豹,就是他们的标志。她说▼

“一切都要为保护猎豹而服务。我们不想让它们(猎豹)处于圈养环境中,但如果必须圈养,也应该以正确的方式进行,让公众可以看到它们,了解它们。”

“人们总是会问放归野外的问题,因为这听起来很诱人。但除非我们为动物在野外生活腾出了环境,否则把它们放回去的重点是什么?事实是,我们几乎没有‘野外'——地球上到处都是人,在非洲既有人又有家畜,野生动物无处可去。因此,所有生物共同生存的唯一方式,就是与人合作。”

图:giphy

马克尔还负责管理“国际猎豹谱系”(International Cheetah Studbook), 一个圈养猎豹的信息登记系统,用于监测种群的繁殖状况。她接着介绍道▼

“我们密切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把动物园纳入其中,让动物成为更有影响力的‘大使'。因为公众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实际上正处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时期。”

马克尔生于底特律,在俄勒冈州上的大学。在野生动物园里,她第一次见到猎豹。身为兽医技师的她在这里谋得一份工作,之后成为兽医诊所的负责人。

“我透过栅栏看着它,它发出嘶嘶声,向我吐口水。我当时想:哇,真有态度。“但人们似乎对猎豹知之甚少。我的主管说,你为什么不去研究它们?”

于是她真的去研究了,很快就成了权威。

1977年,她带着一只在俄勒冈州长大的猎豹幼崽到纳米比亚参加一项研究项目,看看人类是否能教猎豹去捕猎。就在那时,她看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猎豹,听说了村民如何杀死他们。成立猎豹保护基金会的想法,就在此时萌发。

马克尔和同事一起救助猎豹。图:Natural World Safaris

留住最古老的大型猫科动物

猎豹保护基金会的管理者伊莱·沃克(Eli Walker)是个年轻热情的美国人。2011年,还是学生的他来到这里,现在负责研究数据以及管理饲养员。他的桌子上摆着一只伤痕累累、威风凛凛的猎豹照片,那是一只叫迈尔斯(Miers)的雄性猎豹。

迈尔斯是被当地村民捉住的,他们说它杀死了牲畜,但沃克认为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一点。然而被救下之后,迈尔斯的状况很不好。沃克说▼

“人们经常觉得:哦,拥有一只猎豹肯定很酷。之后才意识到这是个非常糟糕的主意。”

“其实你能看出野生动物什么时候放弃挣扎了——当它们精神崩溃,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时候。刚被抓住时,野生猎豹会惊慌失措,可能会伤害自己,试图逃出笼子。”

图:Edupics

沃克说,当基金会接到有关被困猎豹的电话时,最理想的情况是说服抓住猎豹的人把它放走。但有些人会不分清红皂白先把猎豹关进笼子,然后说:“我们真的不想杀它,你们能来把它接走吗?”

这种情况下,工作人员会先去沟通,看看能否提供帮助。要是那些人仍然拒绝释放猎豹,或者猎豹已经受伤,那么基金会就会接收它。

幼崽们会被安置在一起,鼓励它们组成联盟。如果它们学会了捕猎,就有可能被一起放归野外。沃克解释道▼

“我很愿意找到把猎豹放归野外的最佳方法,但这对猎豹保护而言只是非常小的贡献。更重要的是我们为了保护野生猎豹种群所做的工作,例如牧羊犬计划和教育计划,以及我们与村民一起开展的工作,这些才是真正具有改革意义的事。”

图:giphy

后来,马克尔又带我们去见多米尼克。在进入它的围栏之前,马克尔让我们把背包放在外面,因为它喜欢攻击背包。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相当好,马克尔给多米尼克检查牙齿时,它就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不过,马克尔对拍照内容很谨慎,她不希望猎豹被视为宠物,但坚信它们作为形象大使的价值。

她的第一任形象大使是楚巴卡(Chewbaaka)。24年前,这只病重的幼崽被马克尔买下。

“我费了很大劲才让它活了下来,我们的羁绊很深。小学生和村民来参观时,楚巴卡会跟他们见面。它还在纪录片里出现,几百万人看到它和我一起走在灌木丛中。我就是它的猎豹妈妈。它教会了纳米比亚人猎豹是什么——为什么我们应该保护这个物种。它非常非常特别。”

16岁的楚巴卡最终于2011年过世,基金会为它设立了纪念碑。

威风凛凛的多米尼克。图:英国电讯报

猎豹对整个生态系统至关重要。马克尔这样举例解释▼

“羚羊之所以跑得那么快,是因为像猎豹这样的动物会吃掉羊群中的‘老弱病残’。猎豹只吃它需要的部分,剩下的猎物尸体养活了胡狼、蜜獾和秃鹫——这样胡狼就不需要去袭击人类养的山羊。”

但猎豹的生存也很艰难。它确实跑得很快,但一旦它捕获了猎物,往往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更大、更强壮的捕食者(花豹或狮子)抢走了。

有证据表明,猎豹是所有大型猫科动物中最古老的一种。如果它们消失,那将是一场灾难。

10年后的猎豹保护基金会,会是什么样子?马克尔说:“我希望到时候根本没有猎豹保护基金会——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