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深度了解了老外轻松带娃的原因,新西兰华人妈妈最终选择了认命…

新闻来源: 小怪兽在南半球 于 2019-06-13 4:28:13  


早上小怪作妖,吃早饭各种难。让她自己吃,她喊着要大人喂。等你喂她,她又开始各种花样堵着嘴不配合。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离出门尚有十几个重要步骤还未完结,我的耐性变成了内心的炸裂,转头一走了之。

走远之后听到小怪哇哇的哭声。

队友照例又来抨击。

“你可以离开,但能不能不表现出生气?”

我:“……”

老娘难道还不够克制吗!!!

“不是你自己要学白人妈妈不生气的吗?”队友一脸幸灾乐祸。

我:“……”

是啊,我还跟他说过,发火、严厉、表情严峻,这些能让孩子知道自己错了,但结果只是让他们学习去服从,这不是教育的目的,他们应该培养的是良好的判断力。

(图片来自Google)

真是说得比唱得好听,说完自己都信了。

1.

>>>第一个故事<<<

我下决心跟白人妈妈学习的第一个技能是:时刻面带微笑。

带小怪上音乐课兴趣班,有一次她状态不好,一直东张西望,心不在焉。

下课后,怀着满腔的怒火拖着她往外走,没想到恰好跟同班一个小男孩的妈妈四目相对。

我永远记得那位胖胖的白人妈妈脸上绽放出的灿烂笑容,一双明亮的眼睛,分明在告诉我她打心眼里高兴。

(图片来自Google)

估计我丧尸脸上硬挤出的一丝皮笑肉不笑,也能让她记一辈子吧。

开车回家的路上,扭了扭已经僵硬的脸部肌肉,越想越纳闷。

不对啊,他们家孩子比小怪表现得还差呢,全程躺在地上不起来,老师说什么都不听。这要是我儿子,我早一脚踹飞了。他妈居然还能这么高兴?

只能说心态太好了,所见皆佛。

2.

>>>第二个故事<<<

有一回跟邻居家的小妹妹一起去公园玩。妹妹正在进行如厕训练,妈妈需要给她很大的鼓励,她才勉强同意坐下自己上厕所。

厕所出来之后死活不愿意洗手。讲道理、看厕所里的洗手标识、请小怪做示范,足足耗了五六分钟,妹妹还在“NO, NO, NO”的不愿意洗手。

(图片来自Google)

换做是我,直接抓到水龙头底下。上完厕所洗手这种事有啥好讨价还价的,重复若干次养成习惯就行了呗。

可小妹妹的妈妈一直超级有耐心,而且简直是在给我上一堂标准的英语礼貌用语课:“Will you please”,“I would suggest”,“would you mind”……

客气得让人无法拒绝。

最后小妹妹终于被说动了,洗完手后,妈妈各种夸各种感谢。

所以这手到底是给谁洗的?

3.

>>>第三个故事<<<

白人朋友二胎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加上老大才刚三岁,也是个男孩,我光想想那画面都要为她捏一把汗。

双胞胎宝宝两个多月的时候,她就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回到了Playcentre。每次见她开着一辆巨大的车来,拉开车门,里面有三个坐在安全座椅上的娃,真心佩服她看上去一点都不疲惫的样子。

“孩子白天睡觉多吗?”看她精神头不错,我猜俩娃估计是觉多的天使宝宝。

(图片来自Google)

“一点都不多,他们白天几乎不怎么睡,而且睡一会儿就醒。”

啥?才两个月白天就不怎么睡了?

回想起小怪刚出生的时候,我还买了婴幼儿睡眠宝典,认认真真地做好笔记。什么“吃玩睡”作息训练、哄睡之后放下的几种姿势、半小时就醒如何接觉等等,亲身实践,各种抓狂,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她的娃怎么白天就不睡呢?

有一次她把两个睡着的娃放在院里一棵树下的垫子上,跟旁边的妈妈们聊起天来。

我闲的没事干,蹲那儿观察这俩娃,于是得出了三点易被惊醒的隐患:

首先是光线。很快,阳光透过叶片的缝隙照射在孩子的脸上,薄薄的小眼皮底下,一个娃的眼球动了动,感觉要醒的样子。再瞅他妈,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于是我止不住伸手拉了拉垫子。

躲开光线,娃睡踏实了。

(图片来自Google)

其次是地上太硬。其中一个娃才满三个月已经学会了翻身,本来睡得好好的,一翻正好卡在地上裸露的一截树根上,换做是我,硌疼了也得嚎。

还有一点是天气。当时已经进入夏末秋初,天气微凉。看着俩娃单穿着连体衣趴在薄薄的垫子上,我都觉着有点冷。

果然,没到半小时,其中一个彻底睁开眼了。聊天正开心的妈妈没准备再拍拍或者哄哄,让娃自己先在垫子上挣扎了一会儿。

妈妈明明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心大有心大的轻松,放手能给孩子自由。

4.

>>>邯郸学步<<<

就上面三个故事来说,白人妈妈比我更加宽容、尊重和放手。她们可以一人带三个、四个、五个娃不在话下,给了我很多做减法的启示。

于是乎,我也“邯郸学步”起来。但这个过程是真难。

小怪不爱喝水,以前总是逼她喝,经常搞得我火冒三丈。现在不逼了,说服自己孩子的身体自会调节。但之后她很快就感冒了。在感冒期间更加不愿意喝水,四十天没好利索。

小怪每周末上舞蹈课。一开始我还经常叮嘱她要集中注意力,一看她东张西望,就见场外围观的家长群里蹿出个我来,手比划着提醒她要去看老师。

(图片来自Google)

后来我也试着跟其他家长一样佛系,任由孩子在教室里跑来跑去,无数次冲出教室外赖在家长身边。于是小怪每节课后从老师那得到的贴纸奖励日渐萎缩。

更关键的问题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丝毫解脱的快乐。我把火压下来,我把话咽进去,这些东西通通给我炸出个内伤了。

比这更麻烦的是,我学成了四不像,最后连自己怎么走路都忘了。

(图片来自Google)

当我去幼儿园接小怪放学的时候,她总是想多玩一会儿(小怪的幼儿园规定,只要家长在限定时间之前到达幼儿园,同时幼儿园没有关门,小朋友可以继续在幼儿园里玩)。

有一次我竟然陪了她足足一个小时,才勉强把她劝出来。老师说,“你真是个有耐心的妈妈。”我突然恍然大悟,在该坚持原则的地方,我竟然都忘记该怎么去坚持了。

5.

>>>鸡血老母<<<

而我真正告别这种浑浑噩噩状态,是因为我看到了白人妈妈减法背后的一些不太认同的东西。

白人妈妈不觉得孩子课上吊儿郎当是多大的事儿,因为他们的文化就是不迷信学校教育的权威。他们可以接受孩子不接受高等教育或者高中辍学去从闯天下,但亚洲文化不是这样。

能让自己全神贯注是种能力,如果连课堂内容都没有积极参与过,谈什么不感兴趣都是不值得尊重的瞎扯。

那个对孩子如厕后洗手特别有耐心的妈妈,在生活中的其他场景均不要求孩子洗手,哪怕是吃饭前,不洗也没关系。

这也是老外随意、不拘小节的一面,妈妈的工作量因此减轻了不少,必然会更有耐心。但我真心接受不到这份儿上。

还有对孩子的放手。小怪比很多白人小朋友的独立性要差,她总喜欢让我陪着。看着那些白人孩子自由玩耍,我很羡慕,可有时看孩子的独立我又有点心疼。

(图片来自Google)

在Playcentre里有个小男孩特别喜欢独自探索,他妈妈也是特别勤快的一个人,我从没见她闲着过,不是做值日,就是去修剪花园,整理资料。他们双方似乎都不需要陪伴。

有一次小男孩在厕所里喊妈妈很久,我忍不住去帮他找,没想到他的妈妈说,“我听到了,但我就是想等一会儿再去。”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延迟对孩子这种需求的满足,也不想说谁对谁错。只是我从小耳濡目染的文化背景,让我无法做到这一点,这也是小怪总是需要我陪的部分原因吧。

于是就释然了。

既有的文化背景不同,必然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我们听了太多海外育儿专家的声音,自圆其说容易,但能在自己身上融会贯通却很难。

归根结底还是当妈不自信。

当我恢复了发火、批评和说教后,我顿时觉得精神头好多了。

铆足了劲儿,带娃路上我又是一条好汉。

祝各位又坚定又沮丧,又鸡血又疲惫,又通情达理又不可理喻的老母亲们,天天开心!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