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跑腿小哥的微信里,藏着城市的十万种秘密

新闻来源: 网易新闻 于 2019-06-12 8:53:01  


“除了犯法,我们什么都干。”

南宁的夏夜,是米粉、烧烤和热带水果的味道。

每天24小时,老潘和他的员工们都会骑着电车,穿过温热的大街小巷。

他们是一群来自南宁本地的野生跑腿员,每天的工作,是解决市民五花八门的订单需求。

买卫生巾,买安全套,从酒桌上扛回烂醉的男女,陪伴失眠的上班族入睡……

晚上七点,市民在邕江边吹风。

待夜色褪去,街道变得敞亮,单子更加密集地涌来。

开家长会,写小学生作文,帮忙删朋友圈,帮忙跑步,然后拍照发朋友圈……

阿潘要求跑腿员随便拍照,然后每天挑出最奇葩的几个单子同步至朋友圈。有客户看见,截图下来,发上了网。

就这样,老潘和他的公司在网络上走红。

在网上走红的奇葩单

网友们惊讶于跑腿小哥丰富多彩的工作内容,感慨他们无所不能。媒体也蜂拥而至,从南宁本地媒体到门户网站,还将他们称作“城市超人”。

老潘对此却不以为然,“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啊,单子还变紧张了呢!”

“看人睡觉可以,陪睡就不行了”

阿潘说,之所以给公司取名「菜鸟跑腿」,还是想沾点阿里的光。

公司名字听着时髦,但运作方式仍有些“原始” ——

一是办公室的地址,位于民族大道纬武路的一间老房里。

如果不是墙上的广告,很难发现里头是一间办公室。

二是接单的方式,客户都是通过熟人介绍,加个微信,或者打电话下单。

配送单按距离算,5公里内15元,之后的每公里加3元。

其他单子按时间算,第一个小时50元,之后每个小时30到35元。

不管多奇葩的需求,只要肯花钱,且在“合法的范围内”,跑腿员都能满足。

客服小米每天坐在电脑前,处理客户的订单,再发布到微信群里。

签到打卡、帮忙开会是常事。有的会议需要认真听讲,记下重点,有的坐下就可以睡觉了。刚开始,老潘觉得还挺新鲜,去的次数多了,也厌倦了。

还有假装客户的男朋友,带女孩逃离混乱的酒局。老潘特地派了个帅小伙过去,胳膊上有鼓鼓的肱二头肌。

以及帮小学生写作业。掏钱的当然是家长,希望帮孩子减负。这种活,得找个字丑的跑腿员干,内容嘛,上网抄呗。

写作业通常是一口价,一篇小学生作文收费50至100元不等。

如果问老潘,每天具体接了哪些单,跑了什么地方,他答不上来。重复的内容太多,记不清了。

只有少数“特别奇葩”的单子,才能被刻进脑子里,成为茶语饭后的谈资。

比如某个半夜跳出来的单子,要求跑腿员在午夜十二点,带束黄菊花到坟地上香。大家都瘆得慌,最后一个胆大的员工接过了单。

一位家长要求跑腿员跟踪自家小孩,看他放学后都跟什么人接触。

还有一次,一位漂亮的老客户失眠了,叫人“过来看我睡觉”。老潘犹豫了一会儿决定接单,他在客厅看电视,姑娘在卧室尝试入眠。

两小时后,姑娘还没睡着,付了钱,把他打发走了。

临走前,老潘依然鼓起勇气,问客户能否拍照发朋友圈。

看人睡觉是可以的,陪睡就不行了。

某天夜里,有位老客户叫人过去“为爱鼓掌”。老潘以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对方来真的,他赶紧给回绝掉。

没单子的时候,跑腿员会待在公司等候。这个小哥才休息几分钟,就出门跑下一单。

如今,老潘微信里躺着上万个好友,每过两三个月,他就去淘宝卖测粉工具,把不活跃的ID删掉。

能记起来的熟客,大概两千多人吧,每天至少涌来上百个单子。

生意可以说是红红火火。

不过,当初老潘发展「菜鸟跑腿」这项业务,纯属迫不得已。

五年前,刚成立的菜鸟公司主要负责南宁本地的货物取送。后来大公司加入竞争,不断砸钱压价。

老潘为了留住客户,只能把配送费往低了压。这导致「菜鸟」一度每月亏损两万,濒临倒闭。

南宁街头,停放着整排的电动车。

最后实在扛不住了,老潘决定另辟蹊径,开始做跑腿。

那时候,公司只有他和一个员工,微信列表1000多个好友。只要给钱,什么都接。来一单接一单,口碑渐渐建立起来。

最初,客户只是按部就班地下单,送货、排队、买东西。渐渐地,熟客发现他们方便又靠谱,需求没边没际地滋长开来,而后催生了这一系列走红网络的奇葩单。

骑电单车的城市超人

五月的南宁已经35度了,在室外站一会儿,老杨的皮肤很快因出汗而变得黏糊。

他是菜鸟的跑腿员之一,今年四十岁,但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

老杨说,做这一行很累,靠的就是保持年轻人的心态和激情。

跑腿之前,老杨在制作电缆的流水线上呆了三年,每月工资四五千。

“好无聊的”,他呆不下去,“我屁股是尖的。”

如今换了跑腿这份工作,天天走动,还能月入过万。

傍晚,老杨常常经过的邕江大桥,车流开始变多。

早上四点半,老杨的闹钟就响了。他快速地洗澡刷牙,然后骑车赶去医院挂号。他总能排到队伍的最前面。

天空逐渐泛白,医院的人流变多,客户最终在七点半赶来。任务完成。

出了医院,老杨立刻给老板汇报工作。下午还有两单,他想抽空回家补个觉。

老杨买了包子,一边吃一边回家。干这行,三餐很难规律。

在菜鸟,每个员工负责不同的领域,老杨主营的业务是排队 。

“排队也不简单滴。”

他说话时带着浓重的广西腔,尾音拉长得婉转。

排队可以细分为很多种,他掰着手指给我数:看病挂号你得排队吧。买房买车、银行办理,你都要排队吧。你吃个宵夜都要排队哦。

在这之中,挂号是最频繁的订单。

等待挂号时,老杨在窗口前找张凳子坐下,开始吃鸡。

跑医院总能看到哭天抢地的客户,要么没钱,要么治不好。老杨见过一个患肌肉萎缩的孩子,头大身子小,“好可怜的”。

为了保护隐私,老板没把这个单子晒在朋友圈。

还有家名声响亮的中医馆,老杨常去。中医馆在三楼,排队的人们沿着楼梯,一级一级坐下来,有些“熟客”还会带上小板凳。

早上六点半,中医馆已经排了一溜人。老杨供图

入行两年,老杨买了四辆电单车。问他为什么不买摩托车?

“哎呀,电单车便宜嘛。”

他给我算了笔账:两架车充满电,一度电不到可以跑两天,就几毛钱成本。但是摩托车一天跑几十公里,最少也要十块钱。

南宁下起了下雨,老杨穿上雨衣继续赶路。

公司出名之后,许多人瞅着挣钱,想加入。

但老潘很谨慎,除非有熟人引荐,不然不太信得过。做他们这一行,诚信高于一切。

“客户把几万几十万的东西托付给你,你回头拿着东西就走,损失的还不是公司的信誉。”

因此,公司现在七八个全职和三十多个兼职,遇到大宗生意,还是得老员工上。

不少本地人模仿他们,微信接跑腿单,然后同步到朋友圈。还有跑腿员离职,转头开了一模一样的公司。

还需要面对的来自大公司的竞争。两年前,饿了么和美团在南宁开展了跑腿业务,虽然范围只限于代购,但着实分走了一块市场。

对此,老杨倍感压力,老潘倒还好,“做好自己就行了。”

城市生活的十万个秘密

年初游荡于城市之中,老杨悄悄见识着人们的另一面。

有个叫他上门清洁的女客户,一米七几的模特身材,妆容精致全身名牌,还养着一只名贵的宠物狗。

“光鲜,非常光鲜。”

没想到的是,女孩居住在城中村的一间又老又破的房子里,用过的姨妈巾都直接搁洗手台上。

南宁城中村。

还有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又高又壮,下单的任务是叫他上门捉老鼠。

老杨把房间检查了一通没找着,再找一遍,发现那只刁钻的老鼠藏在电视机背后的凹槽里。伸手去捕,老鼠跑开,后来在空调管道里被找到。

老鼠又跑掉了,走投无路从阳台跳了下去。

二十多楼的阳台啊,那只老鼠是死是活无从得知了。

跑腿员吃饭的时间不固定,地点也不固定。今天,老杨买菜做饭,跟不跑单的几个小哥一起吃饭。

还有南宁那几个最热闹的酒吧,老杨不太爱去。

“我都是玩过来的人啦,看淡啦,又不像那些小年轻。”

每逢周末,来自酒吧的单子特别多,大多是帮小年轻占座。去之前,跑腿员们通常先洗个澡,换上“稍微光鲜”的衣服。

他们把这叫做“霸台”。

霸台是不消费的。有的客户大方,会给跑腿员存酒喝。但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在那儿百无聊赖地干坐三四个个小时,小口小口抿着白开水。

水也不能多喝。尿意一来,屁股一旦离开座位,占的位置就作废了。

跑腿员阿周九点半就来酒吧霸台,一直等到十点半,客户还是没有出现。

起初,吧台的服务员们对他们客气得很,好言相待,还不停倒水。后来发现是跑腿的,态度变得不耐烦,不停催促买酒点单 —— “先生,要不要开这瓶酒?”

“有的酒几千块钱啊,这可不敢乱开。”每当遇到这样的场景,老杨都会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还有人请他们过去喝酒,把客户喝爽了就有钱拿。

某天夜里十一点,老板阿潘从酒吧打来电话,叫老杨过去救场。当时老潘已经喝了一扎洋酒两扎啤酒,把一众客户喝得微醺。老杨接力,把客户喝到趴下。

第二天,他浑身乏力,睡了大半天没去跑单。老杨开玩笑,那是“轻微酒精中毒”。

喝一次酒最少能拿三百块,钱是来得快,但真的伤身体。

阿周在占座。他之前在企业上班,上班时间固定。他更喜欢跑腿的工作,新鲜,自由,收入高。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老杨喜欢接市内的长途单,听听歌,看看路旁的风景。

特别是骑行在江北大道上时,邕江的风带着水汽往脸上扑,不用说话也不用思考。

入夏后,南宁市民常去邕江游泳消暑。

在这行干久了,每天都追着单子跑,过程都变得模糊不清。

那些顾客也一样,他们之间的交往,仅限于微信上的几句话,递收挂号单或者球鞋的那几分钟。有时连个照面都不用打。

他们不知道这位跑腿员长什么样,多高多瘦。

不知道他今早六点起,昨晚三点睡,前些日子还生了病,跑起腿来不太利索。

不知道指定的那家宵夜摊在百度地图上根本不存在,跑腿员骑着车兜兜转转,连问了三个街坊才找到。

更不知道他有过一段婚姻,偶尔会想念不在身边的女儿。

就这样吧。他是城市的超人,是万金油,也是普通的一个中年男人。

他骑上精打细算买下的电单车,然后汇入南宁街头的电单车流。你在人海中看不到他。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