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中国人从来都不是吓大的!130多年前,华人移民在美国率先说不!

新闻来源: 天维网 于 2019-05-16 3:43:24  


这两天有一句话火了:

中国人不是吓大的。

人们说,中国现在站起来了,富强了,就不怕被欺负了。

但其实,无论国力强弱,历史上中国从来都不缺有骨气的人,中国人在对抗不平等和霸权时,始终都站在前面。

今天,天维菌就要给大家讲一件100多年前,一个中国移民家庭,为了自己8岁的女儿接受公平教育,率先勇敢对抗美国种族隔离的故事。

说起美国的种族隔离,很多人都知道,过去美国有很长时间,各种公共设施,如旅馆、学校、厕所、公车、飞机、餐厅、俱乐部、医院等,黑人都不能和白人一样进入,只能使用次等设施。

这个现象直到1950年代后,才开始逐步消除。

其实中国人在当时,也一样是种族隔离的受害者。

他们被视为黄祸,无论走在哪里,都会引来异样的眼光……

鲜有人知的是,面对种族隔离,特别是教育隔离,是中国人最先不畏权势地站出来,向不公说No。

最近,美国历史频道就讲述了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是住在加利福利亚的中国移民Joseph和Mary Tape一家。

照片摄于1911年,Tape的子女及孙辈

事情发生在1884年。Joseph和MaryTape的大女儿Mamie,到了读书的年纪。

Joseph和MaryTape都算1.5代移民,他们很小就移民到了美国,并凭着自己的努力,成功地经营着一家物流生意,过着安乐稳定的中产生活。

他们自然也希望自己作为二代移民的女儿,接收到良好的教育。

然而,当地的Spring Valley小学校长Jennie Hurley却拒绝了Mamie的入学,告知他们学校有政策,不接收华人孩子。

1880年代旧金山的唐人街

当时,美国正处于反华热潮当中——

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排华法案,规定10年间不允许放入任何中国移民,也不允许任何华人入籍。

很多美国白人指责中国移民,在经济困难时期抢夺了他们有限的工作岗位,同时,由于当时中国移民在穿着打扮、信仰和生活文化各方面“特色太鲜明”,人们也不认为中国移民可以真正融入到美国主流文化中。

1880年代旧金山的唐人街

在旧金山,这种歧视尤其严重。即便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小孩,都没法进入公立学校。

讽刺的是,1880年加州刚刚通过了一项全民教育权法案,法案明确赋予了“所有儿童进入公立学校的权利”。

然而,在歧视面前,这条法案被人钻了漏洞。

种族歧视者们提出了一个可笑的说法:“隔离但平等”,从而为隔离教育辩护。很多地方宁愿耗资给“有色”孩子建造“专门的学校”,也不让“有色”小孩进入“白人的学校”。

面对这样的偏见和刻板印象,从小就来到美国,并接受了西方教育,说一口流利英文的Joseph 和Mary,决定反击。

他们找来了律师,对校长Hurley和旧金山教育局发起了诉讼。

Joseph本名叫Jeu Dip,出生在中国广州,1864年,才12岁的他来到了旧金山。

当时,旧金山的淘金潮已经过去,矿工工作很难找到,Jeu Dip就在一家牧场做男仆,之后又负责去运输牛奶。

1875年,Jeu Dip遇到了他的一生挚爱,Mary McGladery。

Mary的原名已不可考——

1868年,她11岁那年,就从上海来到了旧金山,在那里的唐人街她渡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几个月——被迫在一家妓院当雏妓。

后来,她被女性保护协会及时救出,并送入了专为穷困女孩开设的救济所。

在那里,她改了名,并开始接受完全的英语教育和西式礼仪。

晚年的Mary

在遇到了Jeu Dip后,他们很快坠入爱河,并决定结婚。

他们举办了西式的婚礼,两人还都把姓改为了一个德国姓氏Tape,Jeu也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Joseph。

因为主动融入,也没有语言障碍,很快,这对夫妇的日子就越过越好了——

在1870年代,他们就已经经营着一个很成功的物流公司,在当地的白人社群和华人社群中,都有着不错的好名声。

1880年代旧金山的一家中国店铺

他们定居在很少华人,主要为白人居住的旧金山Cow Hollow住区,

1876年,他们的大女儿Mamie出生,之后他们又有了两个孩子,Frank和Emily。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些学校董事会的眼里,他们仍然是“次等人”,没有资格入学,和其他白人小孩坐在同样的教室里。

夫妇俩首先找到了当时的中国领事馆,对Spring Valley小学的董事会发出了抗议。

尽管董事会中有个别人提出异议,但学校还是表示,禁止华人小孩入学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Tapes夫妇找到了律师William Gibson,以女儿的名义,把校长Hurley和旧金山教育委员会,都告上了法庭。

案子到了高等法院。律师Gibson提出,Hurley校长的做法违反了美国宪法第14条修订案。

法官同意代表律师Gibson的陈诉,还进一步表示,“对华人居民强制收税,来帮助建设我们的学校,却禁止他们在美国出生的孩子进入这些学校接受教育,这是不公平的。”

当时的旧金山唐人街街头

后来,案子又被递到了加州最高法院,并在1885年3月做出最终判决,明确指出,州法要求公共教育面向“所有孩童”开放。

然而,法庭的判决却并没有明确表示,学校不可以实行种族隔绝,也没有正视“隔离但平等”的谬论,给实际的教育隔离提供了可能。

于是,旧金山教育委员会出了一招:

你要上学?好,我专门给你开一个只让华人上的学校呗!

这头,教委会费尽心思地开辟着这个“快速通道”,好赶紧打发掉Tapes夫妇,

那头,Tapes夫妇仍然在为孩子的上学发愁。他们又去找了Spring Valley小学,这一次,校长Hurley的理由是,已经招满学生了。

对此,Mary Tape怒不可遏。

她在给当地一家报纸投稿时愤怒地写道:

“亲爱的先生们,麻烦你们告诉我!中国人的出身难道是种耻辱?不是说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吗?”

“你们到底凭什么不让我的孩子上学?就因为她有中国血统?”

在Mary这封信发出后的第5天,在当地的唐人街,一间专为中国人开办的小学就开门招生了。

尽管Mary发誓绝对不会让女儿受到这样的侮辱,但孩子年龄大了,无奈之下,他们的女儿Mamie 和儿子Frank进入了这间学校。一些教会学校里的华人孩子,也进入了这里学习。

直到10年后,Mary和Joseph把全家搬到了Berkeley,他们更小的孩子才进入了到了非隔离的学校,和其他美国孩子一样坐进了同样的教室里。

虽然他们的大女儿最终仍然念了隔离学校,但Mary和Joseph的抗争并没有白费。

在他们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开始上诉学校的不公平招生政策,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孩子,出现在了原本白花花一片的公立学校里。

中国人的反抗和努力,也推动了美国全社会的反种族隔离运动。

从1950年左右开始,美国黑人们也发起了多个反对教育隔离诉讼。

其中,最有名的,是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黑人女孩琳达·布朗尝试取得就近读书的许可,以免通勤之苦,却遭到托皮卡教育局的拒绝,理由是因为就近的学校是全白人的,而她是黑人。

这件事发生后,激起当地黑人社会的愤怒,在当地有色人种促进协会的帮助下,所有有相同背景的家长们一起展开了对托皮卡教育局的诉讼。

1954年5月17日,在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决定,判决种族隔离本质上是一种不平等,终止了美国社会中存在已久的“有色人种”必须分别就读不同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现象。

而从Tape一家率先开始反抗不公的130多年来,海外的华人移民们,也愈发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当地的社会、政治、文化活动当中,为人类世界走向更平等、更融洽的未来,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在这里 ,天维菌想说

历史已经证明,中国人从来不会在强权面前低头!

对于瓢泊在海外的华人,也请记住,我们的背后,有着坚实的后盾,请勇敢的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做一个自豪的中国人!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beebeebee15发送时间: 2019年05月23日 6:08:47
中国人在华人群体中低头,在洋人社会中抬头?什么理论?窝里斗,跑到海外文明社会享受民主公平的胜利果实?
你在亚洲去跟政府军方讲法理看一下?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