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6旬中国老太独自来澳寻女,“失联6年,她被人洗脑控制”...

新闻来源: 唐城 于 2019-05-16 1:11:13  


“求求你们帮我找找女儿吧,6年没和女儿见面,我怀疑她被人控制了。”记者接到一位何女士的求助电话,沟通中情绪激动,语气焦虑。

5月14日,何女士向记者讲述寻女的“苦楚经历”。

当记者辗转找到她的女儿时,对方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地决绝。

妹妹怂恿女儿“洋插队”?“她有自己的算盘”

5月11日,何女士第二次踏入悉尼。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6年没有见面的女儿Alin(化名)。

何女士穿着蓝色针织衫,红色外套,头发有些凌乱的扎在脑后。

何女士自称是武汉理工大学的退休教师,向记者展示了护照与教职工卡。

护照显示其1954年出生,出生地为湖北。

何女士(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2004年,何女士因身体原因经历了一场大手术。

她告诉记者,“女儿衣不解带的照顾我,有次还因太疲劳而差点晕倒,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

在何女士病慢慢好之后,何女士妹妹即Alin的小姨表示,让孩子去见国外见世面。

“她小姨把这叫‘洋插队’,虽然我不舍得,但也不想孩子继续辛苦,要放飞女儿。”何女士说。

这个决定让何女士后悔不已,“她小姨有自己的小算盘,并不是真的为她好,就是想要我女儿过来帮她看房子。”

但谈及其中具体内容,何女士并不了解,也没有具体资料与证明。

女儿来澳后性情大变?“她压力太大!”

据何女士称,女儿2005年来澳留学,学校为新南威尔士大学。

“学费太贵,只能把之前给女儿买的商品房卖了。”何女士说,“她还向同学和老师借了点钱。”

筹集好学费后,Alin一边学习一边打工,以此来维持生活和学业。

何女士告诉记者,“女儿一直报喜不报忧,是个非常有毅力、刻苦的孩子。”

“我一直不放心她,看她照片,眼睛无神,很瘦,肯定在澳洲受了很多苦。”

图片来源:网络

2013年,何女士办理旅游签证,第一次来悉尼看女儿。

这一次的经历让其骄傲又心酸。

“女儿工作特别辛苦,把所有的债都还清了。”何女士说,“这次见她,看到女儿精神状态很不好,做妈妈的特别心疼。”

据何女士描述,Alin身兼数职,会计、设计师、管理、翻译。

她说,“女儿工作的公司特别不好,是一对上海夫妇,人很刻薄,不给节假日,累到吐血。”

何女士认为,高强度的工作与生活让女儿“性情大变”。

“孩子压力太大,变得非常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和以前开朗爱笑的样子相差很远。”

何女士回忆,两人曾发生过争吵。

“我就是想让她注意个人问题,不要耽误自己。一谈就暴跳如雷,还说这是她隐私。”

“不怪她,我是亲妈,孩子压力大,也不能向其他人发泄,只能向最亲的人发发火。”

据何女士描述,Alin会给她买最爱的玫瑰花,带她去各国餐厅吃饭。

“女儿虽然没有口头道歉,但我知道她在用行动道歉,是个非常孝顺的好孩子。”

“他们孤立我女儿,没一天有笑容!”

在与记者沟通过程中,谈起这一个月的记忆,何女士几度落泪。

她告诉记者,“女儿工作特别不好,老板、老板娘把女儿与朋友、亲人隔绝。与别人交流时脸上表情严肃,战战兢兢。”

“女儿不但身体坏了,情绪也坏了。作为妈妈我非常担心,希望她离开这个公司。”

何女士认为,Alin的老板老板娘非常不好,“孤立我女儿。”

记者问起具体事例时,何女士回忆,“他们常在女儿面前说些不好的新闻,比如哪个女孩被杀了、哪个大公司裁员了。”

图片来源:网络

据何女士回忆,在悉尼的一个月,女儿没一天有笑容。

“我只要一说话劝她,她就发火。”

何女士离开悉尼当晚,写过一封长信劝说女儿。

她说,“不知道女儿有没有看到,我回去后,女儿这边的联系越来越少。”

6年不联系亲妈,“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据何女士称,从她离开澳洲后,Alin与其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少。

“邮件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微信也不肯加我。”她说。“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何女士向记者展示了部分发给Alin的短信。

何女士展示所发短信(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妈妈当初不该听你小姨的蛊惑同意你去澳洲,结果陷入那么极端的困境。”

“妈妈后悔呀,如果你不出国,现在早就过上富裕悠闲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所以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非常想你,吃着炒茭白、鲫鱼煨藕汤就立刻想到你,因为这是你最爱的菜。”

“我的好孩子,注意听妈妈的话,并且立即去做,那就是立刻停止使用微波炉,而且要把它狠狠地扔进垃圾桶,永远禁用。”

何女士展示所发短信(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本月初妈妈刚拿了老年优待证,这才意识到自己已进入老年。趁着现在腿还走得动,眼睛还看得见,脑瓜也还清楚,妈妈想来悉尼多看看陪陪你。”

......

记者注意到,发短信间隔时间不等,有时相差一个月,有时几个月。

何女士在短信中多吐露对女儿的思念与各种生活中的劝诫,但记者未看到任何回复。

“6年时间啊,我每年大年三十都等她电话,可是都没有等到。”何女士说。

何女士告诉记者,这期间她并未尝试报警。

2018年何女士联系中国驻悉尼大使馆,得到回复,Alin电话能够接通,并表示会发邮件联系她。

“我是她亲妈啊,为什么不联系我?我怀疑她在这边被控制,被洗脑。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何女士情绪激动的说,希望今日悉尼能够为其寻找女儿。

矛盾不可调和 “她最恨的就是这两人”

今日澳洲App记者按照何女士提供的电话联系Alin,电话很快接通。

Alin承认,向本网求助的何女士的确是其母亲,但并不愿意和她见面。

“我和她有不可协调的矛盾。”Alin说。

关于具体矛盾,她表示是家务事,不愿详谈。

据Alin回忆,在她来澳洲之前,母女两人关系也并不如何女士所说那般“和谐”。

何女士曾向记者吐露过,前夫与婆婆因为重男轻女,一直试图害死她们母女。

但Alin予以否认,“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想办法试图帮助我妈。每次事件发生后,她都会有猜想,然后把猜想当作实际发生的事。”

“我爸和我小姨是这个世界上对妈妈最好的人,可她最恨的就是这两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断绝母女关系,我们之间没有和平!”

关于2013年何女士来悉尼的那一个月,Alin坦诚,“她什么都要管,我带她去吃,去玩,送花,都不能让她满意。”

“过得很痛苦,没有超过5分钟不吵架,我们两人之间没有和平的时间。”

“每晚都睡不好觉,躺着就胸闷,只能坐着睡觉。连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同事,都忍不住问我,你妈妈什么时候才回国?”

据Alin回忆,2013年在母亲离开后,她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生活。

“当时我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去看了心理医生,花了将近2年时间才恢复。”

Alin承认6年间和何女士只有极少的几次沟通。

“我一边留学,一边挣钱把家里欠的债还清了。接到过大使馆的电话,但不想和她联系。”

“每次和她沟通完后,我的心情都非常受影响,病情加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图片来源:网络

Alin表示,她与所有的亲戚都保持联系,关系良好,每年时间充裕也会见面。

但同时希望记者不要打扰其他家人,“我小姨现在生病很严重,不想这样的事影响她的心情。”

对于记者建议为母女二人搭建一个沟通平台,Alin明确拒绝。

“我妈一直试图干涉一切。和她断绝关系是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下的决心,不会轻易改变。”

今日澳洲App记者尊重Alin个人意愿,并将其不愿见面的消息转达给何女士。

何女士并不甘心,“她小姨一定说了什么坏话,在洗脑控制她。我是亲妈,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您如何看待何女士与Alin之间的关系?有何建议?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